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没人会帮你 > 第74章 送错件了
    杜森打开图片,虽然心里很是失望,可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不快:“给我讲解一下吧。”

    言言看着自己的效果图:“卧室的地面,我选用的是脚感更舒适的木地板,墙面没有做过多的修饰,只是采用乳白色乳胶漆粉刷,表现出美式风格追求简单、实用的特点。”

    杜森想说,这也太简单了吧。可又一想,不出奇招怎么能打动小符姐。

    杜森等言言讲解完,问道:“你在讲解的过程中,为什么不看着我呢?”

    言言愣了一下,她这才意识到,刚才忘记看老板的反映了。

    杜森接着说道:“你需要看我的反映,来调整讲解的内容。比如你讲解的是全屋,如果你在讲解卫生间时,我的目光并不跟随你,你就不需要再详细讲解,可以两句话带过,切换下一张效果图。你讲主卧时,我认真地看着图片,这时你就需要给你讲出,你的理念和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如果你能编出一个故事来,那就更完美了。”

    言言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老板,明天,你可不可以,帮我讲解。”

    杜森摇了摇头,“你需要自己来。”

    “可是……李承的方案都是你讲解的。”

    杜森笑了笑,“李承的方案代表的是创佳公司的作品,而你的方案,是赵明成要求你作的,是他想看你的作品。”

    言言虽然明白杜森说的道理,但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老板,我怕我讲解完,赵明成更没心思签单了。不如……”

    “言言,”杜森说道,“明天小符姐和刘一帆都会在现场,你不用紧张,你就像在玄符山庄大家一起吃烧肉时一样,随意一些。你可以直接跟小符姐说,姐,你看这里放个休闲椅,赵哥没事儿的时候躺在这儿晒太阳怎么样?”

    言言若有所悟,“我明天要以小符姐为主?”

    杜森用食指轻轻敲着桌子,“你要明白这个意思,却不能表现出来。记住,付我们钱的人是赵明成。”

    言言点头。

    杜森继续说道:“小符姐现在还不是女主人,所以你跟她提方案的时候,要像跟你的朋友讨论一样。是询问她,你给客户这样设计怎么样,是否合理,而不是我给你家这么设计可以吗。”

    言言愁眉苦脸:“好难啊!”

    “你讲解几次就有经验了。”杜森说道,“我们在不确定客户之间关系的时候,要尊重每个人,但是不能多说一句话。不要主观地去认为他们应该是父女,或是夫妻。也许问这问那的人,只是他们家的司机,但是司机的一句话,可以成全你这一单,也可以毁了你这单。”

    言言点头,“我记住了。”

    杜森笑了笑:“你既然跟刘一帆很熟,平时就留意一下有钱人的八卦吧。有些事儿,看着与你无关,但是说不定哪天,那个人就走进创佳成为你的客户了。”

    言言眨了眨眼睛,“设计师还要关心隐私吗?”

    杜森解释道:“这要看怎么说,如果你了解赵明成和小符姐之间的关系,你在给他们讲解方案的时候,就不会把小符姐误认为是女主人。换成其他客户也是一样。”

    言言深吸一口气,“我懂了。”

    杜森关闭图片,拔下U盘,“把你的全部方案做成PPT,下班之前再给我讲解一遍。”

    “是。”言言拿起U盘,脚步沉重地走出办公室。

    杜森轻轻用食指敲着桌子,言言的方案实在是没什么新意,这一单他要怎样才能促成?

    杜森打开前几天给赵明成讲解的方案,又从头看了一遍。

    他确定,只要是审美正常的人,都会选择这个由李承设计客厅、餐厅、活动室,韩雪设计卧室,简爱设计师设计厨卫的方案。

    言言默默地看着显示器上的图片,回忆着杜森讲解时的语气和语速。

    “言言!”丁美美问道,“中午订餐吗?”

    “订!”言言脑子乱糟糟的,实在没有心情出去吃饭。

    丁美美忽然问道:“周焕今天怎么没来?”

    言言看向周焕的座位,桌子上的东西还是昨天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动过。

    “也许直接去工地了吧。”言言说道。

    王奕晨瞥了一眼言言,“他跟李承吵架了。”

    “他?!”言言很惊讶,在她心中,周焕是一个什么事儿都不管,什么话都不说,十分小心谨慎的人。

    什么原因能让周焕跟李承吵架?换句话说,李承得把周焕挤兑成什么样?!

    丁美美看了一眼王奕晨,转身走进茶水间。

    王奕晨的手机很快传来消息提示音。

    言言瞄了一眼王奕晨,见他拿起手机,快速的回着信息。

    言言觉得好笑:这俩人为什么不直接到茶水间去聊,非得鸿雁传书,也不闲累手指头。

    王奕晨放下手机。丁美美也从茶水间里走了出来。

    李承和周焕与言言的关系都不算好,所以他们的吵架原因,言言一点都不好奇,她继续编辑自己的PPT。

    公司门被推开,京东快递小哥放到前台一个邮件,转身离开。

    丁美美拿着小纸箱走到言言桌旁:“言言,你的快递。”

    言言看着四四方方的盒子:“我的?”

    言言很意外,她在网上购买的东西,都会寄到妈妈的单位。

    “我们公司只有你这么一位言言。”丁美美说完,转身回了前台。

    丁美美从言言惊讶的表情中看出,这不是言言下的订单。

    言言不认识包装盒上的商标,可丁美美认识,TIGER虎牌保温杯,最便宜的一款也要比言言身上的那件卫衣贵。

    丁美美心里骂着给言言买保温杯的人,真TM虎!给这么个不实货的人买杯子,花二百跟二十有什么区别。

    言言研究着快递单上的信息,很快就查到了京东的报价。

    言言轻轻摇了摇纸箱,确定里头没有异常的声音。可她还是不敢打开包装,她害怕是有人写错了地址。

    丁美美看向言言,一脸关心地问:“怎么了?”

    言言解释道:“这不是我订的,我怕是送错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