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一百四十一章,是过失还是故意杀人?

    “哎,福康啊,谢谢你啊,那个什么,我们先回去了。”林秀芝觉得丢脸,一分钟都不想呆,起身走人。



    肖丽丽的父亲和哥哥也起身。



    “爸,哥哥,你们也不管我了吗?”肖丽丽伸手拉住了哥哥,祈求的看向他们。



    “丽丽,妹夫已经保证了,你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吧,真要离婚了,你也嫁不出去了。”



    韩福康将三人送走了,回到家把门锁好,对着本来还期待能好好过日子的肖丽丽狰狞的一笑。



    终于头不疼了,韩福康穿衣服出门,不忘把门锁,省的她再跑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肖丽丽生活在煎熬之,韩福康现在开始用皮带抽她,用鞭子打她,在名誉与生命二选其一的情况下,她依然选择了生命,人只要活着好。



    十天后她终于忍受不了,砸碎了玻璃,逃了出去,这回她没回娘家,而是去了派出所,只是离婚已经不能消除她内心的恨意了,她要韩福康付出代价。



    “警察同志,我要举报有人故意杀人。”肖丽丽忍着身的伤痛,终于来到了派出所,见到警察的第一句话,是报案。



    值班的警察看到举报人,被打成这个样子,赶紧让她坐下,“同志,你这是被人打得吗?要不要先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要举报,平城乡的乡长韩福康故意杀人。”肖丽丽摇头,这些伤,她要加倍返还给韩福康。



    “你等一下,小王,你过来一下,帮这位同志简单处理一下伤口,我们等下记笔录。”警察朝着里面的一名女同事喊道。



    话说这几天,何念念跟着父亲去公司班,忙的时候帮着接订单,接电话。



    等不是很忙的时候,何浩陪着姑娘去练车。



    这天午二人正在办公室吃饭。



    何浩突然接到了平城乡派出所的电话,让他和媳妇肖桂英去趟派出所。



    “爸,怎么了?”何念念在何浩的办公桌吃午饭。



    “隔壁乡的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让我和你妈赶紧过去一趟,说是有事。”何浩放下手机,赶紧把剩下的饭吃完,然后擦了擦嘴,拿起了车钥匙。



    “爸,我跟你们一起吧。”何念念赶紧站了起来,想跟过去看看。



    “你在公司呆着吧,还不知道什么事呢。”何浩觉得还是不带闺女去的好。



    “好吧,爸,你去买点葡萄糖带着,我老姨血糖低。”何念念只好叮嘱父亲。



    何浩不明的看了闺女一眼,“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难道是桂琴他们出事了?”



    何念念摇了摇头,“不清楚,反正老姨情绪很激动,差点晕了过去,还有我妈也是,你多看着点。”



    “那个,要不你还是跟我一起吧,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心里没底。”何浩被姑娘说的心里有些发慌,还是决定带她一起。



    二人路从药房买了几盒葡萄糖,何浩不放心还买了速效救心丸,以备不时之需。



    然后开车去开发区的超市接肖桂英。



    等三人开车到了平城乡派出所,肖舅舅也开车刚到,等在外面的还有肖桂兰夫妇与肖桂琴夫妇。



    “这是怎么了?怎么把你们都叫来了,你们没事吧?”肖桂英下了车,看向了妹妹弟弟。



    “大姐,你们来啦,我也不是很清楚,放了学接到了电话,我跟老二一起过来了。”肖桂琴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派出所的把他们找来为了什么。



    说话的功夫,又有人进了派出所大院,这次是骑着自行车过来的林秀芝夫妇。



    “表哥,表嫂,你们怎么也来了?”肖桂英闹不清楚了,不是他们家的事吗?怎么林秀芝他们也来了。



    “表妹,警察说是丽丽报的警,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接到电话,骑车赶过来了。”林秀芝微微摇头,不明白为了什么。



    这时候,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大家,“人都到齐了吧,请跟我进来吧,我跟大家说一下情况。”



    大家跟着来到了一间较大的房间,找好位置坐下。



    走进来两名警察,手拿着资料。



    “各位好,我是吴警官,今天把大家找来,是因为报案人肖丽丽提到了她的表舅姥爷肖永安的死因,所以才通知你们过来核实一下。”



    “什么死因?”一句话激起千层浪,肖桂英姐妹几人立马站了起来。



    “是不是当年撞我爸的人,抓到了?”肖桂英激动的问道。



    当初老爷子被人撞了,没人看到车,肖外公也没说是谁,所以到最后,他们都不知道是谁将人给撞了。



    “请冷静,这事有点复杂。”吴警察赶紧抬手,让大家保持冷静。



    何浩几个爷们,赶紧拉着媳妇让她们坐下听着。



    林秀芝紧握着手,不明白这事肖丽丽怎么知道,而且为什么过去了那么久才说。



    “肖丽丽举报她的丈夫韩福康涉嫌故意杀害肖永安,我们已经将韩福康请huípài出所,据初步调查,他已经承认是自己不小心撞了人,但是不承认故意杀人。”



    “目前,肖丽丽说自己是目击证人,但是因为她被家暴,存在故意报复的嫌疑,所以嫌疑人当时是过失撞人潜逃,还是故意杀人潜逃?还要近一步调查。”



    听了警察同志的话,大家都很愤怒,哪怕是过失撞了人,你将人送卫生所也行啊,居然跑了,导致老爷子最后的离开。



    “请大家过来,是想询问一下,肖永安同志有没有说过关于这起事故的话或者透漏是谁撞得?”



    “没有,关于怎么被撞的,谁撞的,老爷子都、”作为第一当事人,杨振国从遇到老爷子开始,他是知道的最清楚的一个,也最有发言权。



    “等下,大姨夫。”何念念突然出声打断了杨振国后面的话。



    杨振国扭头看向何念念,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何念念站了起来,看向警察同志,“我记得外公有说过一些话,但是不确定是不是说的肇事之人。”



    “念念,你外公说了什么?”几人看向何念念,以为老爷子真的私下跟何念念说过什么。



    “警察同志,我可不可以偷偷见一见韩福康?只有见一面我才能确定外公留下的话,是不是说的这件事。”



    肖桂英何浩一下明白闺女的意思了,她是想用特殊能力查看一下,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何浩也站了起来,“这位警察同志,我觉得从外面偷偷地看一眼,应该没关系吧,也不用看这个人的正面,看一下背影也行。”



    “对,看看背影也行,我知道外公说的话是不是跟被撞有关了,你们也能很快的破案。”



    “这个,也不是不行,不过案件的性质还没有定,你们作为家属要冷静,不可以有过激行为,必须在门外看,不可以进去。”对方想了一下,觉得看一下是没问题的,只要他们不动手。



    “我不动手,我保证,你要是不信,我可以一个人过去。”何念念举手保证。



    “好吧,小王你带着她走一趟吧。”吴警察对旁边的小王说到。



    “那个,警察同志,我可不可以见见我的女儿肖丽丽。”林秀芝站了起来。



    “可以,不过举报人受了较重的伤,你们不能待太长时间。”



    林秀芝夫妻俩担忧的跟着另一名警察离开了。



    等何念念跟着王警官回来,她没有去之前的那个大房间,而是请王警官将之前那名警察也是他们的头请过来。



    何浩不放心跟着过来了。



    “人也看了,这下可以说了吧?”吴警官开口问道。



    “可以了,外公是在医院私下跟我说的,他说,你父亲的事情过去那么久了,都是那个年代带来的伤害,谁也不想的。”何念念一旁叙说,旁边的王警官做笔录。



    “嗯,还有吗?这个线索如果是真的,说明当时受害人和嫌疑人是在一起说过话的,很重要。”吴警官点头,这一点推翻了嫌疑人说的开车的时候没有看到人,等发现了,他因为害怕而逃逸了这么一个犯罪经过。



    “我外公还说,你现在有了这样的成不容易,好好干吧。外公说他因为生气撞了我,我不怨他,我欠他父母的。



    还有,如果对方还不承认故意撞人,你们可以问问他,当时戴的那个手表是不是不见了,被我外公捡了。车祸后外公当着大家的面不说,甚至不报警,是不想去追究。”



    “嗯,还有吗?”



    何念念摇了摇头。



    “很好,谢谢你,你提供的线索非常有价值。”



    等何念念跟着父亲出来,发现外面有些乱。



    原来林秀芝晕过去了,大家帮忙把她抬到屋里,肖桂英把丈夫买的葡萄糖和速效救心丸拿出来给她服用,人才缓缓的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她抱着丈夫哭。



    何浩唏嘘不已,本来这东西是给肖桂英她们姐妹准备的,结果,她们没用,到给表嫂用了。



    接下来,肖家一大家子被送出了派出所,让他们等消息。



    很快案件会移交到县公安局。



    何浩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回县里。



    半路,何浩不解的问闺女,“你不是说你老姨会晕过去吗?怎么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