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一百四十章,遭到毒打

    韩福贵一把将药扔在了地,非常坚决的拒绝吃药。



    “医生,要不送他去精神科那边吧。”护士小声建议,“他都自残了,精神肯定受cìjī了,说不定是那个不能用了,想不开了。”



    “在精神科那边观察两天也行。”医生点头了,给韩福贵再次转科,送到精神科那边的住院部了。



    等人走了,负责登记的护士才开始八卦。



    “那个人是报应,你们不知道吧,我负责帮他们登记信息和交钱,原来啊,那天和他一起送过来的女人,是他大哥的媳妇。”



    “不是吧?那不是*吗?”



    “看着不像个好人,都病成这样了,还天天那个,我每天给他换床单,看到都觉得恶心。”



    “嘿嘿,我听医生说了,他的那个东西废了,该。”



    “你们说,他声称见鬼了,是不是真的啊?”



    “谁知道呢,亏心事做多了呗,我在医院呆了十几年了,也没见过鬼。”



    一群护士围在一起八卦着,路过给丈夫打热水的肖丽丽,羞红着脸快步跑了过去,她觉得还是早点出院好,再说,韩福康已经醒过来了,是头有点疼,这都不是个事。



    再说被送到精神科住院部的韩福贵,让医生给自己打xīngfènjì,反正是不睡觉,医生肯定不给他开,而且病人的情况一看是严重的睡眠不足。



    经过观察,发现病人精神有问题,因为他一睡着,会自虐,强迫自己醒过来,而且他本人拒绝配合医院的治疗。



    没办法,在与病人家属韩福康协商后,在院领导的批复下,让三人交钱出院了。



    等韩福贵三人回到了他的职工宿舍,得到的通知是因为作风问题他被开除了。



    韩福康只好带着精神有问题的弟弟回了乡里面,一路肖丽丽都胆战心惊的,生怕丈夫问起那天晚的事,好在一直都没有问,她心里存着侥幸,也许丈夫喝醉了,根本没看到呢。



    韩福贵困得不行,可是不敢睡,因为梦的美女变了,他拉着大哥不停的说话,跟他说自己遇见鬼了,一睡觉会被恶鬼吃掉。



    韩福康以为弟弟是精神问题,可是经不住他的哀求,没有勉强他睡觉,而是忍着时不时的头疼陪着他聊天,又熬了一天,早的时候肖丽丽去做饭,韩福康接到了乡里的电话,他只是接了一个电话的功夫,两分钟。



    等他回过头来看到弟弟坐在沙发睡着了。



    “总算睡了。”他敲了敲脑袋,头疼减轻了一些,过去将人放到了床。



    出了门,看得到在厢房做饭的人,韩福康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韩福贵一睡着,被拉进了梦,眼前是赤\/裸的美女,她妖媚的一笑,在他失神的一瞬间,将他缠住,把他手脚绑在了柱子。



    眼前的美女突然变成了张着血盆大口,双眼空洞留着血泪的恶鬼,韩富贵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想故技重施,自虐让身体因为疼痛而醒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他的手和脚都被绑住了。



    他用力的挣扎,哀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一定给你多烧纸钱,你要什么你说,我一定帮你办到,求你放了我吧。”



    “嘿嘿,我要吃了你的灵魂,你答应不?”恶鬼发出阴森的声音,说着还伸出鲜红的长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灵魂?不要啊,我还有大哥,大嫂,你吃他们的,他们两个人,你不是还赚了吗?不要吃我的。”韩福贵吓得一哆嗦,赶紧想办法,他还有大哥呢。



    “可是我只吃色鬼的灵魂,他们不符合要求。”恶鬼摇了下头,也不再跟他废话,脑袋直接变的水缸那么大,朝着他一口吞了过去。



    外面,等肖丽丽做好饭了,喊丈夫吃饭。



    韩福康瞥了她一眼,敲了敲还在疼的头,起身去喊弟弟吃饭,等到了里屋叫人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没了呼吸。



    韩福康抱着弟弟的尸体放声大哭,这是他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啊,这么没了。



    肖丽丽听到声音站在门口看着屋里面,没想到一个大活人说没没了。



    韩福康用余光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心的火气腾的来了,他放下弟弟的身体,朝着肖丽丽冲了过来,抬手是一巴掌。



    “你个jiànrén,要不是你,我弟弟能死吗?我打死你个jiànrén。”



    肖丽丽被他一巴掌扇的倒在了地,脸瞬间肿了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福康,“二弟死了我也难受,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们那天的事我都看到了,要不是你,福贵能受伤住院?你个贱\/货,当初想尽办法嫁给我,我满足不了你吗?你居然去勾引我弟弟。”韩福康指着躺在地的人,想到弟弟被她害死,抬腿又是一脚踢了过去。



    “勾引他也算了,你还不好好伺候他,把他弄进了医院,现在人也没了,你还活着干什么?我打死你给我弟弟偿命。”他一边骂一边对她拳打脚踢的。



    肖丽丽蜷缩着身子,忍受着对方的暴力殴打。



    等韩福康打累了,他才停了下来,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着躺在地的人,心里舒坦了不少,头居然也不疼了。



    他敲了敲脑袋,还真的不疼了。



    人还是不能打死,毕竟是犯法的,这个韩福康还是知道的,还是先给弟弟办丧事吧。



    他起身,离开了房间出门了。



    现在是夏末,天气还很热,韩福康也没停棺,直接当天下午将丧事草草的办了,给人埋了。



    肖丽丽被打的鼻青脸肿,到了晚才被允许出房间去做饭。



    她忍着身的伤痛,给丈夫做晚饭,嘴巴因为被打伤,留了好多血,她晚饭都没怎么吃。



    到了第二天早,韩福康又头疼了,医生说是酒精毒伤到了脑子,以后会时不时的疼。



    他敲了敲头,看了一眼睡觉的肖丽丽,抬脚踹了过去,“草,老子头疼的这么厉害,你还有心情睡觉。”



    肖丽丽一下被踹下了床,本来身很多伤还没好,摔倒了地,疼得她龇牙咧嘴,可是又不敢吱声,生怕对方再打她。



    再说踹了一脚肖丽丽后,韩福康发现头疼居然减缓了一些,他有些疑惑,难道打人能不疼了?



    韩福康为了试验是不是这种情况,他朝着床另一边的人走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抬手是一巴掌。



    肖丽丽哭着看着对方,开始求饶,“福康,求你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可是发现头疼又缓解了一些的韩福康怎么可能不打,接着是一顿拳打脚踢。



    等头不疼了,他才将人放开,神清气爽的去班,估计他这个头疼是被这娘们气的,打一顿出了气,好了,这是他的内心想法。



    人走了快一个小时了,肖丽丽才从地爬起来,她摸了一下嘴角的血,穿衣服回娘家,这个日子没发过了。



    午韩福康发现头又开始疼了,他决定回家吃饭。



    回到了家,发现肖丽丽一家都在,他的岳父岳母和大舅子,都冷着一张脸,看向他。



    “韩福康,我要离婚。”肖丽丽有人撑腰,底气足了。



    “韩福康,虽然我不明白你们是怎么看对眼的,可是当初你娶丽丽的时候,保证过会好好对她的,这是你的保证吗?”林秀芝指着女儿身的伤质问他,脸肿成了包子,身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姓韩的,别以为你是个乡长,能为所欲为,我这个当哥哥的也不是个摆设。”肖丽丽的哥哥冲他扬了扬手,手拿着木棍。



    肖丽丽的爸爸只是沉默的看着对方没说话。



    “爸,妈,大哥,你们可能不太清楚事情的原委,丽丽有没有跟你们说,我为什么失手打了她?”韩福康忍着头疼,苦着脸一张脸,扮演被人同情的一方。



    “这个?”三人一愣,肖丽丽还真没说,只是他们一看到闺女被打,来了火气,带着家伙过来找他算账来了。



    肖丽丽被父母看的一缩脖子,原因她真的说不出口啊。



    “妈,别管什么原因,他把我打成这样,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婚。”



    林秀芝看闺女的神色知道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于是问韩福康,“你说说,你为什么把人打成这样?”



    “哎,我说出来都觉得丢脸,丽丽她,她勾引我弟弟床,还把他的命根子给弄伤了,住了院,结果病没治好,人昨天没的,我觉得这事丢脸,草草的把弟弟给葬了,没通知您二老知道。”韩福康一副没脸的样子,用手捂着脸。



    “啥?你说的是真的?”肖丽丽的爸爸突然开口了。



    “爸,这么大的事我还能骗人不成,福贵因为这个原因都被局里给开除了。”



    “肖丽丽,你真是能耐了。”她的父亲指着她,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打你都活该。”



    肖丽丽低着头,并没有反驳,默认了韩福康说的话,本来给她撑腰的娘家人,都觉得脸臊得慌。



    “爸妈,这事,村里没人知道,我也是看到弟弟去了,一时心生气没忍住,我保证以后会好好对丽丽的。”韩福康老实的做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