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 第六十五章,该怎么办?

    赵主任眉头松开了不少,不过,还是担忧,何念念是根据他看到的画面,应该还是跟他有关才对。



    想到这,他碰了一下校长的胳膊,让他在仔细问问。



    “念念,刚刚你没说有没有伤亡呢,是不是过两天也会出现什么事故?”齐校长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继续问。



    何念念这次闭了嘴,不再说话,不过她的不语反而说明了一件事,那是真的会有事故发生,否则她应该摇头才对。



    齐校长心也跟着绷了起来,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何念念不说出来,前面两次都可以看出,这是一名心地善良的小姑娘,这次是因为什么呢,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齐校长扭头看向德育处赵主任,是不是他们家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所以何念念才不愿意说出来。



    赵主任见校长看他,他一脸懵逼的摇头,不要看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何念念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会有人员受伤,但是伤的不重,而且跟学校没关系。”



    两人眼巴巴的瞅着何念念,但是后面的话,她不再说了,没办法,他们知道与学校无关好,至于别的,人家不愿意说,他们也不能强迫。



    等何念念回去已经课后十分钟了,任课老师没说什么,让她回去坐好课。



    何念念在大家的注目下走到了位置坐好。



    “念念,讲到这了。”同桌是一名个子不高的男生,他指了指书本知识点你的位置,让她看。



    “嗯,谢谢,我知道了。”何念念道谢,把书拿出来打开,书里的知识她早会了,现在心里想着事,更是听不进去了。



    她有些乱,手不自觉的摸着胸口的福石,想念莫奈,想问问他自己该怎么办。



    “念念。”



    脑海传来莫奈的声音,何念念赶紧低下头,假装看书的样子,“莫奈,是你吗?”



    “嗯,是我,不要纠结,有些事即使提前预警了,也是无法改变的,有些人的命运也是注定的。”脑海再次传来莫奈低沉的嗓音。



    不能改变吗?何念念微愣,那次地动的事件呢?还有高一同学林皓阳,难道他们都难逃一死吗?



    “傻丫头,我说的是有些人,不是指的全部,而且地动和那个怨婴,涉及到鬼怪,有些属于可变性。”



    “可是,莫奈,那白爷爷的事呢?”何念念还是想不通。



    “他的劫难属于可改变的,像你的外婆生病去世,属于不可改变的,即使你提前看到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再如你今天预见的事,避免人员受伤是可变的,但是最后的处理结果不会改变,所以放心的去做吧。”



    有了莫奈的解释和保证,何念念想开了,也不再纠结,既然有些不可变,那么自己还怕什么,顾忌什么。



    何念念腾的一下站起来“报告,老师,我现在有事想要离开一下。”



    任课老师看了看,面没什么表情,点了下头,让她离开了。



    何念念这次直奔校长室。



    校长室,赵主任还没有离开,当看到何念念再次回来,他眼前一亮,站了起来,“何念念同学,你是不是打算说了?”



    何念念看了看赵主任,微胖的身材,平时都板着脸,挺唬人的,现在冲着自己笑,看去挺和蔼的,不过平时因为管纪律,所以一直板着脸。



    “赵主任,校长,我过来是想说一下两天后会发生的事。”



    “好,坐吧,坐下说。”齐校长从办公椅站起来,让何念念坐下,他和赵主任坐在她对面。



    赵主任心下很高兴,还拿出纸杯,给何念念倒了杯水。



    “我看到的人不是赵主任,至于是谁我不知道了。”何念念说明了一下。



    “嗯,没事,你先说出了什么事,然后在描述一下那个人长什么样。”赵主任这回较能稳住,只要知道是什么事好。



    “我看到有一名男子骑着摩托车,路面突然塌陷,他把车扔了直接从面跳了下来,滚到了草丛。谁知道被草丛的玻璃渣和碎石子给划破了手臂,他去找附近的施工队理论,然后让人推了一把,撞了一名推石子的工人,工人的车倒了,石子滚到挖掘机的车下面,车轮突然打滑,挖掘机翻了,撞了旁边的搅拌机,然后和搅拌机一块撞了正在建设的楼房面。”



    齐校长和赵主任都有些傻眼的听着何念念描述着,这也太凑巧了吧,怎么听都不像是真的,可是何念念的预见能力,他们已经领教过了。



    “面的工人都被喊了下来,然后楼塌了,一共受伤的没有超过五人,而且都是轻伤,唯一流血的是骑摩托车的那个人了。”



    “你说什么?楼塌了?”前面那么多巧合也算了,可是好好的楼怎么会塌了,因为被两个机器撞了一下吗?怎么可能,这楼也太脆弱了。



    “是塌了,我不愿意说,是因为,这一看是dòufǔzhā工程,如果建好了,以后会有多少人遭殃,还不如现在出事呢。”何念念很肯定的说到,而且还很气愤。



    齐校长听了有些哭笑不得,“念念啊,是真的偷工减料了,也不会两个机器装一下塌了的,你是好意,但是真的误会了。”



    “我理解错了吗?”何念念不解的眨眼看着二人,电视不是说dòufǔzhā工程,很容易出现裂缝,或者坍塌吗?



    “你跟我们说说,楼有多高了。”齐校长想了一下,问道。



    何念念歪着头回忆了一下,划了划,“大概有三层吧,这个办公楼矮一些。”



    “这个高度,好多开发区和新的项目都在动工,不好排除啊,还有没有别的特点?”



    何念念摇了摇头,“我看到的这么多。”



    “那好吧,形容一下,你看到的骑摩托车的人长什么样?”齐校长只好从另一方便下手。



    “嗯,穿着灰色的外套,好像二十多岁,摘了头盔,长得一般。”



    “念念,不能这样描述,你说说这个人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赵主任哭笑不得的打断何念念,让她说的详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