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大唐如意郎 > 第42章 利之所在
    利益永远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利刃,掌握不好会自断头颅的。

    “今天冒昧拜访,是在唐突,我还有事便先告辞。”

    “送客!”

    裴青璇更干脆,王伯当怎么进去的现在又怎么出来,很快来访的一行人马下了山。

    议事厅内。

    几个人重新回来落座,此时裴家二老重新出面坐在头把交椅处,刚才的话他们都听到,四十八万两,若是得到,狮陀寨将直接晋升狮陀山城。

    备受二老重视。

    裴家姐妹知道黄冈的事情需要由二老来决定,都沉默着等待着。

    “贤婿,你觉得黄冈的事情是否可行?”裴仁基问道。

    李德没想到便宜岳父竟然问自己,劫皇纲这个事情确实是个烫手的商誉,但是后来不是有人成功了么,所以事实证明,事在人为。

    对于裴家人,虽然做了赘婿可真没有想他们害他们的意思,察言观色看得出在场的人全都心动了。

    他想离开山寨,但他忘记考虑很重要的事情,风云变幻他下了山能够平静的生活么,他想要的是平静的生活么,或许寻找父母只是一个执念。

    见李德没有立刻回答,二老暗自点头,如此大的事情三思后行,心中赞叹读书人想的就是多,实不知李德想的是多,可并不是在正事上。

    “贤婿……”

    李德走神儿时间长了点,裴仁基不得不开口提醒。

    “咳,实不相瞒,昨夜我夜观星象,荧惑守心,天责帝君,过不了多久天下将大乱。”

    李德一本正经的扯犊子。

    “贤婿懂星象占卜之术?”裴仁基激动道。

    “略懂。”李德一点不谦虚道。

    见到裴仁基如此激动,知道古代人比较流行这门学问,随口一说,竟然让人信了几分。

    “贤婿,快说说,裴家将何去何从?”裴仁基急忙问道。

    “进一步尸横遍野,退一步明哲保身。”李德忽悠道。

    “进退具体适何意?”裴仁基道。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进一步富贵险中求,退一步随波逐流,便是如此。”李德道。

    裴仁基想想立刻明白李德的意思,简单说要么参与其中,要么看着别人建功立业,如何选择自然不是李德这个女婿可以决定的,关键还要看他如何选择。

    “李德,莫要胡说,如今皇权稳固,兵强马壮,什么天下大乱,关我们什么事儿。”裴元庆不有思索质疑道。

    裴仁基做过山马关总兵,真正的情况他是很了解的,兵强马壮只是表面,勾心斗角,羽翼之争,奢侈无度,都是想象不到的。

    如今皇子之争更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大皇子劣迹斑斑,二皇子仁德躬亲,北方局势更是有外族威胁,看似和谐的天下,实则暗流涌动。

    裴仁基当年要不是受到高人指点早早辞官归家,或许现在正在镇守边关。

    为大隋抛头颅洒热血他不怕,可高人告诉他如此继续下去裴家将有灭顶之灾,为了保全家人不得不在狮陀寨定居。

    “元庆,不得无礼。”裴仁基开口道。

    裴元庆有些不服气,他发现自家爹爹对李德越来越信任,不是他有多讨厌李德而是他对所有读书人都不怎么待见。

    他是个直爽的人,解决事情更喜欢简单直接,性格使然,似乎很难让他改变态度。

    “爹爹,靠山王杨林兵强马壮,想要从他说上劫得黄冈虽然可为,但凭借几个山寨似乎都无法做到,危险重重,若是一着不慎恐怕会功亏一篑。”裴青璇开口道。

    “恩,青璇考虑的有道理。”裴仁基认同道。

    “爹爹,靠山王有什么了解不起的,让孩儿去,保证让他们片甲不留。”裴元庆自信道。

    裴仁基连忙摇头,对于他这个小儿子真是又爱又恨。

    单从他沉不住气这个份上,似乎成不了大事,仗着武艺高强顶多能算个厉害些的勇夫。

    “三弟说的没错,要知道靠山王厉害,可是他如今白发苍苍,想要战胜并非不可能,再说我们在暗处,用什么办法还不是我们说的算。”

    裴元通动脑子了,他的想法比较简单,绿林套路,他们都懂,没必要非要跟人家硬来。

    他随便一说,倒是说到了点子上。

    “元通的话,有道理。”裴仁基赞赏道。

    李德有些愣神,刚刚不是研究要不要参加行动,怎么突然之间就研究起策略来了,真是搞不懂他们的跳跃思维。

    再说黄冈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原来的计划,说好的包工程呢,说好的光明正大赚钱呢。

    “岳父大人,此事要三思后行,想那王伯当将消息散播出去,事情定然不简单。”李德突然道。

    裴母一直没有开口,李德知道只要便宜岳母不点头,其他人说什么没用,他决定有必要提醒一下。

    “如意郎(李德的字)说的有道理,黄冈一事传开对谁最有利,如果换成是你会将这般重要的事情随意说出去么,最怕背后有人算计,我等绝对不能做了别人的刀柄。”

    裴母要么不说,要说便是一鸣惊人,直至关键。

    “大娘子的意思是?”裴仁基轻声问道。

    “先静观其变,派人暗中调查,再做计较,再说咱们眼下要做的是修路,其他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裴母道。

    “听大娘子的,打探的事情交给元通去办,散了吧。”裴仁基说完,先跟自家大娘子去了后厅。

    李德出了议事厅,突然的事情差点打乱他的计划,如此一来更是为了提了个醒,生逢乱世男儿当有所作为,下山后做什么呢。

    他不得不为自己以后的生活考虑。

    议事厅裴青璇本以为王伯当提及的事情与她所知道的事情是一个,没想到竟然不是,一颗心算是放松下来忽然想到李德紧忙追了出去。

    “相公留步。”

    裴青璇叫他。

    李德停了下来。

    “有事吗?”

    “你真的懂占卜之术?”

    李德自己知道他什么占卜纯属借题发挥,留意裴青璇像是真的有事,要是真的应下了会不会露馅。

    但还是决定硬着头皮认了。

    “略懂。”

    “太好了,能否帮我预测一下?”裴青璇道。

    “你所求何事?”李德随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