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大唐如意郎 > 第38章 很是心痛
    “知我者,姐夫也,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能不能让罗士信退赛。”裴元通道。

    “罗士信?”裴元庆听到名字,马上站了起来,突然的紧张感让他身边的两人吓了一跳。

    “三弟,反应别这么大,我的小心脏会受不了的。”裴元通故意说道。

    “二哥,你说的都是什么话,离开半月之余怎么发现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好多话我都听不懂。”裴元庆讶然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能是跟姐夫待在一起时间长了多少有了点文气吧。”裴元通往自己脸上贴金,一点都不脸红。

    李德只能为他有一副厚脸皮点赞。

    人至贱则无敌,真不是白说的,裴元通已然掌握。

    “刚才二哥提到罗士信,他今天回来山寨不成,那个憨货,必须早做准备,有我在绝对不允许他闹事。”

    裴元庆言辞犀利,顿时做好战斗准备。

    李德不由得对裴元庆赞赏几分,听到强敌早做准备,不轻视对手是个好习惯。

    “三地,莫急,罗士信一直都在咱们山寨,事情是……”

    裴元通将罗士信的事情说了出来,尤其是将李德大战罗士信的一段说的是神乎其神,为了让人信服更是加入了不可缺少的扳倒马匹的事情。

    “李德,你真的有神力,昨天没有机会,今天你我必定要试一试。”裴元庆兴奋起来了,似乎将罗士信的事情给自动忽略了。

    李德是馒头黑线,如此便宜小舅子真不是一般跳脱,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大哥,我来了。”

    突然一个壮硕的人影走了过来,不是罗士信又是谁,见他手上拿着两张胡饼,一边走一边吃,胃口好的令人咂舌。

    “罗士信!”裴元庆本能的战栗,两人以前交过手,算是势均力敌,若是真的你死我活貌似两人之中必定会有一人倒下才能作罢。

    今天以惊奇的方式出现,裴元庆即便听说了他的事情,心里很难接受。

    罗士信胃口很好,刚走过来一张胡饼便进了肚子,要比吃目前山寨中除了李德,他绝对是无人能比。

    裴元庆一时之间很难放下防备,罗士信他太了解了,真的彪起来,他都头疼。

    罗士信留意到裴元庆对他的敌意,如今自我绝对很善良温顺的他,见到有人不友善的看他,顿时火起。

    “你瞅啥?”罗士信突然开口道。

    “瞅你咋地。”裴元庆气势上来道。

    “你再瞅一个试试?”罗士信瞪着牛眼继续道。

    “试试就试试。”裴元庆同样继续道。

    ……

    “你瞅啥?”

    “瞅你咋地。”

    得!两人直接陷入无限抖音循环播放模式。

    “姐夫,要不要劝劝?”裴元通小心的轻声问道。

    “这种距离不是要打架就是要凯斯,你想劝,你劝呗。”李德干脆道。

    裴元通沉默。

    “切!”

    李德为裴元通的怂感到不屑。

    突然两个嗓门大小一般的人相互喊话,立刻引起围观。

    “比赛继续,能不能有点竞技精神,一个溜号失去不仅仅是奖励,还有面子,比赛结束的可以围观看热闹。”

    李德前半句话说的严肃,可是后半句话一出口,整个围观的人瞬间进入了凑热闹状态。

    裴元庆的士兵们在后面直接加入‘眼神’对抗阵营。

    罗士信这段时间相处的兄弟并不少,结果又凑了一堆,两方人马现在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眼神都很犀利。

    “姐夫,你真的不要劝劝吗?”

    裴元通刚才是担心,现在已经是紧张,两方人加起来百十来号,闹起来不好收场。

    “你懂什么,眼神杀再厉害又怎么样,能瞅出下一代咋地,何况两个大老爷们……喂靠在最前面那个,你今天是不是没洗脸,眼史都冒出来,你是出来恶心人的吧,能不能有点职业道德。”

    李德突然叫道,那个被说的兄弟马上缩回了脖子,一脸委屈的跑开了,末了还没有忘了说一句。

    “李公子,你好坏!”

    李德鸡皮疙瘩瞬间将他埋葬,瞬间感觉,无语问苍天,为刚刚跑走的大好男儿感到痛心。

    “瞅瞅,都是你这个二寨主的错。”李德突然道。

    “不关我事啊。”裴元通一脸无辜道。

    “你个管后勤的,平时都不注意给兄弟们补一补,刚才那个阳刚之气明显缺失,你有责任啊。”李德意味深长的道。

    “啥?”

    裴元通要是知道斯巴达是崩溃的意思,恐怕此时一定会喊说出来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李德的身后两伙人在‘无限循环’,眼前人则是奋力角逐,结果本来围观扳手腕的人全都加入到瞪眼战团。

    刚才是因为什么瞪眼睛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完全是出于好奇,无聊,凑热闹,如此一来,让比赛的速度快了不少。

    如此情况,正符合李德的心意,早点结束他好做些别的事情,想了想突然对身边干着急的裴远通说:“上次罗士信带来的几匹马现在怎么样了?”

    “那几匹跑散的马,别说罗士信的马车用的都是上好的战马,当时捕获两匹,在马厩养着呢。”裴元通回答道。

    “天天无聊的很,要不你来教授我骑术吧。”李德开门见山道。

    “姐夫,你不懂骑术?”裴元通惊讶道。

    “我应该懂吗?”李德反问道。

    不是裴元通惊讶过度,而是在这个时代,像李德这样穿着得体的人很少有不懂骑术的,毕竟是主要代步工具,惊讶是出于潜意识。

    李德不知道,裴元通已然成了他的崇拜者,很多事情思考起来是盲目的。

    “姐夫,我姐姐擅长,让她教授保证半月可以小成。”裴元通道。

    “很快么,要是换成你教授需要多久?”李德问道。

    “最快半年或许可以。”裴元通有些尴尬道。

    “最快半年,还加上或许可以,裴元通你是跟我开玩笑吧?”李德没好气质问道。

    “真没有,骑术我是认真的。”裴元通严肃道。

    “你难道不觉得羞耻,不觉得你应该拿出你的自信,拿出傲娇,全心全意教授我骑术,超过你姐姐吗?”李德很是心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