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大唐如意郎 > 第6章 相敬如宾
    罗士信大闹狮陀寨,看似闹剧一场,可李德感觉似乎与裴青璇闪婚有关。

    他在想不会自己是替罪羊,关键时刻用来顶坑的吧。

    很快寨子里恢复平静,他被直接带到狮陀寨的议事厅。

    裴青璇坐在头把交椅上,两边站一群人。

    议事厅建筑结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整个一个土匪窝。

    “公子好胆量,配得上寨主。”

    “公子好俊俏,配得上寨主。”

    “公子……”

    李德感觉无语,心说难道是女主天下?

    如果是真的,他接下来是不是要开始准备斗小三了。

    想想心中觉得恶寒。

    “去去去,瞎咋呼什么,我姐姐与姐夫有事要说,都散了吧。”

    裴元通了解山寨的人就喜欢瞎起哄,凑热闹,及时将人驱散,以免新姐夫尴尬。

    粗中带细,不得不说有些时候,五大三粗之人心是可以很细的。

    议事厅剩下三人。

    都不知再说些什么。

    尴尬了。

    裴元见冷场当即道:“姐夫敢与罗士信叫板,实乃真英雄,恭喜姐姐喜得良人,元通先去处理事情,回头与姐姐姐夫畅饮。”

    “你且去吧,记得照顾好罗家寨的几个人。”裴青璇嘱咐着,看紧了,意思在明显不过。

    待裴元通离开,李德觉得应该说点什么,继续冷场很尴尬。

    他快速思索一番,尝试着问道:“寨主匆忙成亲可否是因那罗士信追婚?”

    “是。”裴青璇平静淡然,毫不做作的坦言道。

    李德心思急转,把自己先嫁了总比跟讨厌的人在一起强,可惜自己清白之身。

    如果帮忙解决罗士信的事情,他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反正自己不说没人会知道,他继续调查身世的事情,其实身世是对前一个灵魂的慰藉。

    凭借他的本事应该好好混混,做逍遥郎,最不济混个大富翁,富贵一世总好过当压寨夫人。

    “既然是为了应对事情,成亲算不得数,胜罗士信后,我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李德说着,觉得好聚好散很符合两人当前的情况,成亲不作数,当时演了一场戏就好,问题解决各自安好,皆大欢喜。

    谁料裴青璇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打算。

    “夫君说的哪里话,小事从权,大事从道,夫君是读书人应该知道,权宜之计,与道德都是不能背叛的,所以……”

    “怎样?”李德疑惑道。

    “成亲对我来说是小事,可既然成了亲就不能背德,以后留在山寨,我不会亏待你的。”

    李德听的清楚,果然‘压寨夫人’是没有自由的。

    “太过分,我可是有抱负有理想的人,怎么能留下来吃软饭呢。”

    李德反复思考斟酌决定先潜伏下来,待到了解情况后再做打算。

    机智如我。

    李德心中打好了盘算,江湖闯荡,从山寨开始吧。

    至于泡妹子的事情不会耽搁的,看似冷厉的女子都是外刚内柔,他不信搞不定。

    “你我的事情讲明,名义上咱们以夫妻之礼相待你看可好?”裴青璇伶俐的目光叫人心中生寒。

    李德觉得一开始成亲的目的不单纯,名义就名义吧,他说不干能行吗。

    很识趣答应下来。

    “相敬如宾没问题,只要你不去找野男人私会,我就答应你。”

    李德直接开出条件,即便是名义他也不能让人绿。

    “做我裴家上门女婿是为难你了,我答应你。”

    裴青璇是咬着牙答应下来的,不是她不愿意答应,而是李德把话说的太难听。

    她裴青璇可不是不守妇道的女子,说的太直接,让她感觉很不好。

    两人把话挑明,相互看着对方的时候倒是自然很多。

    “夫君对战罗士信之事,有几分把握?”

    裴青璇不再想着刚刚的事情,马上问出他关心的问题。

    她清楚,想要成为她名义上的夫君必须先要渡过眼前的难关才行,如若命丧黄泉,到有无奈。

    “我不确定,在有准备的前提下,我能做的是尽力一搏,至于结果如何真无法估量。”李德坦言道。

    裴青璇微微蹙眉,对于抗击雷电之事她是知道的,如果真的被击中肯定灰飞烟灭,李德无法预料是和应合理的。

    裴青璇知道结果可能会是十死九生的局面,心有不忍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让裴远通全力配合就行了。”李德道。

    裴青璇一想事情都已经这样,当即答应下来。

    李德忽然觉得,他站在议事厅你像是个受审的犯人,感觉很不自在,于是很随意的就朝着裴青璇走了过去。

    “夫君,你想做什么?”

    裴青璇见到李德的突然举动,语气平静,可是眼神犀利,一时之间她相处了很多手段将对方制住。

    还好没出手,就见李德搬了个矮凳在她的头把交椅旁边直接坐下,矮是矮了点,但总比站在厅堂中间强。

    现在虽然座位一高一低,好歹是在同一个位置上,感觉好多了。

    裴青璇见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才放松下来。

    与其他男子坐的靠近她是第一次,与跟她的弟弟坐在一起感觉很是不同,心中有些小紧张。

    “师姐,你在吗?”

    一道悦耳之声,清晰干脆,听着有些熟悉从门口传进来。

    随之进来的是之前遇到的白衣女子,此时的她依然如此打扮,头上的黑纱兜里依然未曾摘下。

    他才想起从见面开始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女子进来后见到屋内两人,从她的角度来看两个人同坐在一侧,一高一矮看着并不太和谐。

    “媚娘见过师姐,见过李公子。”

    裴青璇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心中疑惑李德怎么会跟她师妹有接触,表情平静自然,没有应承。

    “你好,啊,有理有理。”李德随口说着。

    媚娘,武媚娘?

    李德开始胡思乱想,名字实在是太敏感了。

    “师妹舟车劳顿,应该好好休息才是。”

    裴青璇用细不可查的余光瞄了李德一眼,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总之感觉不太好,说话的语气格外平静。

    “劳烦师姐关心,听说师姐大婚,特来送上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