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七章、两只菜鸟压马路
    厉武既然离开了,那风景自然也就不用看了。潘龙和韩风下了城楼,在玉门城里面随意闲逛起来。

    玉门城不愧是西北重镇,相当的繁华。大多数前往北地乃至金门防线的商队车队,都会从这里路过。这座城市向南不远,就是赫赫有名的鸿雁湖——旧名波尔腾湖,后来大夏第二代天子帝乙丑西巡的时候看到这座湖里鸿雁成群,因此将其改名。

    这座湖泊提供了大量的淡水,也唯有如此大规模的淡水,才能供给成千上万人规模的队伍补充饮水,以穿越黑戈壁。

    鸿雁湖也是玉门城著名的景点,除了秋冬之外,这座湖泊里面正常都栖息着大量的水鸟。

    某次大夏天子来巡视的时候,恰巧有一只胆儿肥的水鸟向他乞食,他不知怎么的就龙心大悦,赞之为祥瑞,并下令严禁捕杀鸿雁湖的水鸟,违者按照谋逆论罪。

    一代代下来,鸿雁湖的水鸟们就一点也不怕人,甚至会旁若无人地在人们身边漫步和游弋。

    此等奇景,在整个大夏也是独一无二。历代大夏天子不止一次曾经专门来此巡游,并授予了诸如“国泰民安”“瑞鸟呈祥”等等一系列称号。

    只是在民间,这景色却有另外一个说法,叫“鸟比人贵”。

    潘龙来得不巧。如今已是深秋,水鸟早已向着南方迁徙,甚至连湖面都已经结了一层薄冰。二人来到湖边,只看到络绎不绝的取水队伍,还有停泊着画舫的皇船码头。

    韩风有些失望,定丰镇一带没什么湖泊,就连比较大的河流都不多。他一直很期待看到水鸟成群的景色——退一步,就算是没有水鸟,看一看波光涟漪的连天湖水也好。

    结果竟然只有冰面,实在是让人大感无趣。

    潘龙安慰他说:“看看画舫也不错嘛,那可是只有大夏天子才能享受的稀罕东西,我们在定丰镇,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豪华的大船。”

    “再豪华也不过就是条船……”

    韩风嘴里抱怨着,还是和潘龙一起去了皇船码头。

    码头上有驻军,不许闲杂人等靠近,掏钱都不行。但二人都是士族出身,有朝廷腰牌为证。所以驻军给了他们一点面子,允许他们到码头上去近距离看一看——但依旧不许靠近画舫。

    上了码头,才看出这天子御用之物的确不是一般的奢华。整个码头都是用上好松木建造,其中还有不少花圃,种着一些四季常青的灌木。纵然是即将大雪覆地的季节,里面也绿意盎然,除了有些冷之外,感觉不到半点秋冬的味道。

    至于那画舫,就更是了不得。披金挂彩不说,其中还竟然也种了不少花树,外壳两边更用大块水晶拼成群龙托云之状。也亏得这个世界有神通道法,若是在潘龙前世那个牛顿大爷跺跺脚震四方的世界,这样的“船”别说是航行,就算想要浮起来也绝无可能。

    韩风看得目瞪口呆,过了许久才喃喃自语:“这要多少钱啊!”

    “你跟天子谈钱?”潘龙被他逗乐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子富有四海,囊括九州。天底下的钱都是他——你说他需要考虑钱的问题吗?”

    “真羡慕……”

    路过的一个巡逻士兵笑着接过话头:“谁不羡慕呢?天底下没人不羡慕的,尤其是那些嘴上说着不羡慕的,心里也不知道羡慕成什么样子呢!”

    跟他并行的另一个士兵叹了口气:“人家投胎投得好,一生下来就是太子,命里注定要继承天子宝座。羡慕又怎么样?总不能现在抹了脖子,试试看下辈子能不能投胎到帝家吧。”

    “其实我辈也不错了。”潘龙说,“衣食无忧,还能到处看看风景。总比那些天天为吃穿发愁的人要强得多。”

    先说话的那个士兵连连点头:“小伙子说得对!我们能够不愁吃穿,就已经算是投胎投得不差了。如今天下,十个人里面总有七八个是要为衣食住行发愁的。能够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已经是福气啦!”

    四人攀谈了一会儿,他们才得知这些在码头巡逻的士兵虽然驻扎在玉门城,但其实并不隶属玉门城管理,而是朝廷禁军的编制。非但做的工作比边军轻松许多,连待遇都要比玉门城的边军要高了一大截。

    边军对此当然不服,双方经常发生一些纠纷。军纪如铁,他们不敢冒着触犯军规的风险动手开打,可吵架或者互相埋汰,却是司空见惯的。

    当然,这些跟潘龙和韩风没关系。无论边军还是禁军,对他们这些北地出身的官宦子弟都颇为友好——彼此不对付,那是一回事,但究其根本,他们终究都是大夏军人,在很多问题上,始终还是一致的。

    两位禁军十分健谈,给他们详细介绍了这码头和画舫的种种精妙设计,以及列代天子巡游时候发生的一些趣闻佚事。言谈亲切风趣,大有前世出租车司机的风采。

    不知不觉,他们就攀谈到了中午。这一班巡逻结束,两位禁军要回营房休息,潘龙和韩风自然也就告辞离开,去品尝一下玉门城的经典美食。

    和定丰镇不同,玉门城的餐饮业要丰富很多,内容也颇为全面。在这里不仅能吃到西北传统的各种面食,也能吃到一些中原甚至东南的菜肴。

    比方说,将猪肉肥瘦相间地搭配好一碗,放上配菜和佐料,在锅里隔水蒸熟,那就是南方荆州地区的一道著名美食。

    这道菜重油重糖,甜糯可口,十分合韩风的口味。他一口气吃了三份,吃得满脸是油,笑逐颜开。

    潘龙对于这道菜不是很有兴趣,倒是对扬州风格的千丁豆腐羹颇有兴趣。这道菜将以豆腐为核心的各种食材切成丁,按照一定的顺序下锅,最后炖成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各种食材都炖得恰到好处,软而不烂,一块一块清清楚楚,一勺舀起来五花八门,吃到嘴里也滋味丰富,让他不由得想起了江南的花花世界。

    (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江南,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这顿饭的确好吃,可花钱也多。两个人吃一顿,愣是花了纹银三两。付账的时候韩风都傻了,再三确认是三两而不是三钱,然后不停地跟潘龙抱怨,说是太浪费。

    “两个人在定丰镇最好的馆子吃一顿,两钱银子都用不着。玉门城的饭菜实在太贵了!”

    这样的话,他唠叨了五六回。

    三两纹银的确不是小数目,但其实也就这样了。这个世界可没有前世那么发达的物流,很多食材的运输成本都极高。要在西北之地吃一顿南方美食,而且还吃得不少,花上这个数目,倒也不奇怪。

    老爹潘雷回忆自己年轻时候闯江湖的经历,曾经谈过在扬州吃“鎏金鱼片”。深海里面才有的鱼,从抓住到切成薄片上桌,前后不会超过两个时辰,极为鲜嫩可口,让他几十年之后依然印象深刻。

    它的价格也是印象深刻的重要原因,鎏金盘的一盘鱼片,加起来不会超过二十片,便是一两黄金。

    跟那个比起来,这一顿又算得了什么呢?

    潘龙劝了韩风一番,结果韩风倒是不心疼那三两银子了,转而好奇“鎏金鱼片”究竟是什么味道。

    “龙哥,你说咱们这一趟闯江湖,要不要专门去一趟扬州?尝一尝这鎏金鱼片?”

    潘龙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我们的盘缠不少,可扬州路途遥远,一路上就要花不少钱。等到了地方,怕是也剩不下多少了——难道你想要吃霸王餐?”

    韩风顿时就蔫了,苦着脸叹道:“钱是英雄胆,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啊!”

    潘龙觉得,这小子就算要死,也绝对不会被一文钱难死,只会馋死,或者吃太多撑死!

    吃饱喝足之后,自然就该走一走,消消食。韩风又带着潘龙去了玉门城里面的另外几处著名风景:比方说当年北地尚未开辟,雍州还是九州边境的时候,曾经的玉门大都督府;又比方说号称一点狼烟,方圆千里都能看到的玉门大烽火台;还有当年“刀帝”帝乙亥和“漠北雄狮”阿特拉大单于决斗的刀帝坪……每一处风景,都有一段故事。

    韩风对这种“有故事的风景”十分着迷,每到一处,他都要追忆往昔,好好感慨一番。如果不是胸无点墨,连个顺口溜都写不出来,他估计还要吟诗一首,挥毫泼墨写下来,再找人装裱一番,等闯荡江湖结束,带回家去挂在墙上。

    这可不是潘龙胡乱猜测,而是在他们游览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在这么做。

    那是几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男女,身边带着一群仆人。每到一处,他们就讨论一番,然后仆人便拿出文房四宝,供他们将自己的诗文写下来,吹干,收好。

    虽然从潘龙的角度看来,这些诗文水平着实有些差劲,比较好的大概能到打油诗的程度,比较差的也就顺口溜而已。但那些人却都兴致勃勃,看起来十分的满意。

    他当时有些好奇,就凑上去打听了一下,才得知那些仆人其实是诗文行专门训练出来的,任务就是给这些文人墨客们提供帮助,随时随地记下他们的灵感创作。

    灵感创作?

    听到这话,潘龙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

    那些打油诗也就算了,顺口溜也能算灵感创作吗?这灵感创作也太不值钱了吧!

    看他满脸的不以为然,一个诗文行的小管事便向他解释。

    “当今世上,有钱而又有诗文传世之才的,百中无一。但有钱又想要诗文传世的,十之七八。写几篇诗文,想要流传后世,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大夏连‘他日我若为天子’这样的诗文都容得,何以容不得这些人写一些诗文传下去呢?只要他们不怕后世看笑话,那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潘龙微微点头,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

    大夏不搞什么文字狱,未必是不想,实在是做不到。这个世界的单人武力有点高,那些江湖高手们没本事杀进帝都血洗宫廷,但杀几个官儿绝对不是问题。九州大阵威力无比,可总不能有事没事就开。

    贪官污吏被高手杀了,朝廷可以想办法掩饰。但若是忠于朝廷的官员因为文字狱的事情被杀了,朝廷又拿杀人的高手没什么办法,那是要让官员们寒心的。

    大夏皇朝做事倒也实在,既然没什么办法,那索性就放弃这块算了。

    反正……嘴上哔哔几句,又不能真的给他们造成什么损失。只要脸皮厚一点,也就过去了。

    我承认拿你没办法,你想骂就骂吧,骂得死我,算你有本事。

    所以大夏文坛反贼成群,各种讽刺的诗文简直多如过江之鲫,就连韩风这个没文化的,参观各个风景的时候,都能说出几句讽刺的话来。

    相比那些反贼之意溢于言表的诗文,这些才华有限的人们写一些粗制滥造的东西,请诗文行帮忙保存乃至于印刷,又算得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潘龙不禁来了灵感——如果将来自己能够搞定祖传的那件大事,又没能争到那个唯一的宝座,倒是可以投身于文化行业,专门整理出版各种反诗。

    毕竟,造反篡逆这种事,咱才是专业人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