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夏逆 > 第三章、江湖路不好走
    解决了小小的麻烦,商队继续前进。

    能够不用和马贼厮杀,大家都很高兴。

    只有韩风一直在埋怨,一直在碎碎念。

    “为什么呢?为什么就不打了呢?”

    他碎碎念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忍不住,凑到潘龙身边,问:“龙哥你说说看,为什么就不打了?”

    潘龙早就估计到他会过来问,只是没料到他竟然能忍到现在,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高兴。

    (这小子也成熟一点了啊。)

    他心中高兴,脸上自然就有笑容,反问:“为什么要打?”

    “我们是商人,他们是强盗,他们要打劫我们啊!”韩风理所当然地回答。

    潘龙摇头:“可他们撤退了,没来打劫。”

    “那是他们拿到钱了!”韩风满脸的不高兴,“他们甚至连一箭都没射,我们就把钱财乖乖送给他们了!龙哥你说,这像话嘛!“

    (哈哈,他终究还是想不通啊。)

    潘龙问:“阿风啊,你觉得……如果我们刚才打起来的话,会死多少人?”

    韩风估算了一下,说:“那群马贼人还不少,就算我们这边有高手坐镇,总也要死上十个八个的吧。”

    “是啊,十个八个……或许更多,对吧?”

    “没错。”

    “那我们为什么要死这些人呢?”潘龙继续问,“死掉这些人,有什么好处吗?”

    韩风语塞,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们北地男儿,遇到有人打劫,难道不应该先砍死他们吗?就算是死,也不能别人一挥刀子,我们就认怂啊!”

    他这是标准的北地人思考方式,潘龙先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然后说:“你说得对,如果是我们俩闯荡江湖,有人敢来打劫我们,我肯定二话不说拔刀就砍。但是……今天不是我们在闯荡江湖,是长安商会啊。”

    “有区别吗?”韩风有些纳闷。

    “当然有区别。长安商会是商人,对他们来说,如何选择,首先要看利益。跟马贼开战会死不少人,这批人的烧埋钱可不是小数目。更不要说,和马贼开战,事后是要给保镖们加钱的,那也是一大笔钱。”潘龙一笔一笔给他算了账,“相比之下,给马贼一些钱,把他们打发走,显然要合算得多。”

    韩风皱起眉头,满脸的不高兴。

    作为一个典型的北地人,他虽然能够理解潘龙的话,但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观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声嘟囔:“那些马贼真是没用!我还以为他们有多凶残呢,结果那么多人,那么大的阵势,小小一包银子就把他们给打发了——那一包最多也就二三十两而已,这点钱够他们分吗!”

    潘龙笑了,他知道韩风其实已经明白了,只是还在闹别扭而已。

    他劝道:“马贼也是人,也贪生怕死。虽然他们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拼命买卖,但能够不拼命就赚到钱,哪怕是赚得少一点,难道不好吗?何况,我们商队实力强大,他们就算是来跟我们打,拼了性命,难道就能打赢?”

    “肯定不能!”韩风信心十足地说。

    “既然打不赢,那拼命又有什么意义呢?那包银子不多,但总算是有所收获,没破了‘贼不走空’的规矩。对他们来说,这也就可以凑合了。”

    韩风想了一想,还是有些不甘心,问:“这样就行了?”

    “足够了,马贼本来就想要撤退了,无非碍着面子而已。长安商会肯给他们一份面子,那他们当然就走了——阿风,我们行走江湖,给别人一点面子不是坏事,往往就能避免一场厮杀啊。”

    一直在旁边听他们对话的潘英这时候开口了:“阿龙说得对!行走江湖,给别人留一份面子,自己就能少一份麻烦。我们北地男儿不怕厮杀,但何苦非要逼别人跟我们厮杀呢?就算我们能百战百胜,别人难道就不是爹生娘养的?非要杀他们干什么?”

    “马贼难道不该杀吗?”韩风反问,“他们一个个都恶贯满盈,不该杀吗!”。

    “我们又不是朝廷官兵,也没有接剿灭马贼的悬赏令,马贼该不该杀,关我们什么事?”赵霖也说,“这天底下该杀的人太多太多,总不能见一个就杀一个。要是情况合适,或者是事态紧急,那杀了也就杀了。但今天的情况,实在不大适合拔刀杀人,所以就算了吧,算他们好运。这黑戈壁上马贼多的是,黑戈壁之外也多的是强盗土匪。你既然出来闯荡江湖,总有机会遇上他们的。”

    这两位都是老江湖,一腔热血早已在无数的刀光剑影之中消磨殆尽。看到韩风那热血澎湃正义凛然的样子,都忍不住想要劝他几句。

    江湖险恶,侠义心肠有时候是会害死你的!

    潘龙可不是韩风这小菜鸟,一下子就明白了两位长辈的意思,笑了一笑,没说什么。

    他并不赞成两位长辈的说法,但也不想反对。

    老江湖追求安全第一,年轻人追求快意恩仇,这是大家的人生目标不同,没什么可争论的。

    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他倾向于支持韩风。但人生毕竟不是玩游戏,既不能存档读档,也不能死后复活。谨慎一点,其实也没什么坏处。

    过了一会儿,他看到韩风还在闷闷不乐,一副“宝宝不高兴”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摇头,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向他笑了笑,点点头,以示安慰和鼓励。

    韩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顿时转怒为喜,又重新高兴起来。不一会儿,就骑着马又跑到队伍前面去,宛若哈士奇一般撒起欢来。

    看着他的身影,赵霖和潘英不由感叹“年轻真好”,而潘龙也觉得,队伍里面有韩风这么一个随时能恢复活力的同伴,或许对实力没什么帮助,可至少对士气是大有帮助的。

    他暗暗决定,等离开商队之后,如果再遇到马贼,绝对要二话不说,帮着韩风一起上去砍人!

    反正强盗没一个冤枉的,都砍死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当天晚上,商队在黑戈壁里面宿营。他们把车子围成一圈充当壁垒,安排了几十个人围绕着临时的壁垒不断巡逻,一整夜都很紧张。

    白天见到的那群马贼数目庞大,纪律也相当不错。虽然他们当时拿了钱走了,可如果他们夜里来袭击呢?

    而且,黑戈壁的马贼非常多,就算白天那一拨走了,焉知夜里不会再来一批?

    更有甚者,要是有几伙马贼联手,想要吃下长安商会的商队,那怎么办?

    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长安商会是雍州前几名的大商会,他们的商队规模庞大,运送的货物也很多。对于黑戈壁的任何马贼团伙来说,都可以称得上是一块大肥肉。

    马贼们都是贪婪而凶狠的,为了吃掉这块肥肉,他们完全可以和别的马贼合作,也完全可以不在乎死多少人。

    反正,人死得越多,最后分钱的人就越少嘛!

    潘龙他们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虽然不用守夜,却依然没能睡得安稳。

    衣服铠甲自然是不能脱的,兵器也要放在身边。如果有必要的话,随时都可以起来战斗。

    潘龙甚至不止一次梦见马贼杀过来了,急忙拔刀迎敌,然后才从梦里惊醒。倒头再睡,不久之后,却又梦见了马贼来袭。

    如此三番两次,好不容易挨到东边天空微微发白,商队就急急忙忙地收拾东西,继续上路。

    这样接连过了三天,所有人都变得疲惫不堪。

    若是这时候再有马贼杀来,他们可能就要吃个大亏。

    但马贼终究还是没有来,到了第五天,他们终于看到了一座屹立在黑戈壁边缘的城池,那是昔日大夏雍州最西北的重镇,玉门。

    当年大夏九州的边际就到这里为止,在此后的岁月里面,经过一次次的远征,跨过黑沙漠,一点一点地在荒凉的土地上开拓,才有了北地,有了北地人,有了雍州西北那一块新的大夏领土。

    而玉门城,则渐渐地从边疆最前线,变成了为前方金城防线提供支援的战区枢纽,顺带着镇守黑戈壁,时不时镇压一下闹得太厉害的马贼们。

    这座城市最著名的特征,就是城楼上总会挂着一些马贼的人头——那是大夏官兵剿匪的战果。

    每过一段时间,玉门城的官兵就会主动出击,去黑戈壁里面扫荡一圈。或多或少砍回来若干人头,用石灰腌制之后,就挂在城楼上,任凭风吹雨打,震慑四方肖小。

    江湖传言,曾经挂在玉门城城楼上的马贼人头,连接起来可以绕着玉门城好几圈。

    江湖传言,每到夜里起风的时候,都能听到无数的马贼鬼魂在低低地哭,哀叹自己的死亡。

    但所有的这些,潘龙他们都没在意。

    接连疲惫了好几天之后,就连好奇宝宝韩风,也只想赶快到商队约好的客栈,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睡上一觉。

    潘龙也是,缺乏江湖经验的他,根本没办法像老江湖们一样在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呼呼大睡,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被噩梦惊醒。现在也累坏了,必须好好睡一觉。

    商队里面,像他们这样的菜鸟还有不少,于是客栈中呼噜声连成一片,隔着很远都能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