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神级修炼系统 > 第两千七百七十五章 那你想怎么样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月古堡之中,所有的建筑都是散发着古意,在时代变化极为迅速,神祭所不断引导新技术的黑暗天界。



    古老的东西,是稀罕的。



    尤其是从亘古以来都不曾变过的真正古韵,更是难寻。



    所以来到此地之人,都是趁此机会,好好在古堡之中游览,其中一些古朴纹路,若是机缘到了,甚至将是一场造化。



    如此机会,谁又不想把握?



    秦齐不想。



    秦齐带着零陵露她们,来到了一座高塔,这里是黑月执行者为他们所准备的居所。



    既然秦齐已经是美人图的参与者,黑月执行者作为东道主,也不可能吝啬这么几个房间,招待之处,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筱筱自己一个房间,出于某些考虑,她进入房间之后,就没有再出来。



    而秦齐也没有理会她。



    让零陵露和不死天后在一个房间里休息,秦齐自己,便在窗边喝茶。



    他也想看看,接下来是不是还会发生些什么。



    想必都不会太无趣。



    以秦齐的感知,自然可以察觉古堡之中有许多道意志正在关注着他们这边,其中不少,实力不凡。



    其中黑月的强者不去说它,有一些却是值得注意的。



    是年轻一辈的高手,顶尖翘楚的级别。



    应该就是之后美人图上会遇到的对手吧。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将自己当做劲敌,但秦齐倒是不在意他们有多强。



    毕竟,都没有他强。



    “既然都露面了,应该会过来吧”,秦齐低语一声,将手一挥,整座高塔都瞬间融入到了无定无常的状态之下。



    在这种力量的影响之下,外界想要探知里面的情况,难上加难。



    当然,秦齐并没有设置超出传统印象之外的力量,所以若是真正强者强行突破,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那样一来,就实在有些难看了,脸面上也挂不住。



    等了一会儿,秦齐将手一招,房门自动打开。



    一个身穿斗篷的女子,不露分毫气息,略微怔了一下,也就走了进来。



    即便是宽松的斗篷遮掩,依旧难以完全盖住那曼妙身躯。



    显然是一位丽人。



    “你知道我要来?”梅菲斯掀开斗篷,露出绝美容颜。



    一双美目望着秦齐,疑惑之中透着几分郁闷。



    “就你这点实力,过来还能瞒得住我?”秦齐毫不客气的道。



    这一下梅菲斯也就更郁闷了。



    不由得有些不服的道:“我可不是当初的我了,现在的我,距离大匠师也只有一步之遥!”



    “那的确挺厉害的,我想击败你的话,大约需要用一根指头吧,或者,半根?”秦齐道。



    “你!”梅菲斯咬咬牙,一时说不出话来。



    想她梅菲斯,从光明界群归来之后,实力大进,速度之快,冠绝整个黑暗天界,能有如今成就,堪称传奇。



    只是眼前这个家伙,却还是稳稳的压着她。



    恐怕现在动手,她的下场不会比造化之地时要好。



    甚至连对战的资格都没有了。



    “你就是个妖孽!”梅菲斯最后只能道。



    秦齐笑了笑,倒是没有在刺激梅菲斯,而是递了一杯茶给她。



    梅菲斯怔了一下,连忙接过。



    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当初如何被秦齐虐,但秦齐现在乃是天地至尊,一位至尊为你斟茶,天下少有人可以拥有这等荣誉。



    虽说梅菲斯也明白,秦齐是将她当做朋友,才会如此,否则只是合作关系的话,跪着说话都算是给面子了。



    毕竟秦齐不是夜殇,没有任何人敢心存不屑。



    “我的真实身份,是青無告诉你的?”秦齐问道。



    “青無姐姐的美人图已经结束了,结果还算不错,所以他赶到了黑月迷林,将这件事告诉了我”,梅菲斯解释道。



    她看着秦齐,满是不可思议。



    “没想到你竟然能做到那样的壮举,在我看来,那是你们光明界群的末日,却不想,我黑暗眷属那么多的战士强者,竟有去无回。”



    梅菲斯喝了口茶,神色复杂的道。



    她的确不知道该用何种心情面对那一战。



    “这也正常,毕竟亘古那一战,你们本没有机会”,秦齐淡淡道,随即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个了,毕竟两界之间,已经不会再有战争。”



    梅菲斯闻言,苦笑了一声,道:“因为你已经来了,是吗?”



    “差不多吧”,秦齐道。



    他既然已经来了,就不可能再给黑暗天界入侵光明界群的丝毫可能。



    若是真有人再启战端,那么秦齐可以让他们死在黑暗天界的本土。



    “所以强大如你,这次来参加我的美人图,又是想闹哪一出?”梅菲斯微微翻了一眼,无奈道:“该不会就是找乐子吧?”



    “找乐子自然是一方面。”



    梅菲斯愈发郁闷。



    “当然最重要的,其实还是黑木神谕者的那则预言”,秦齐道。



    梅菲斯闻言,忍不住紧紧的咬牙,寒声道:“我迟早去杀了那个老太婆!”



    吐出一口气后,梅菲斯才道:“你也想要衍印?那到底是什么?”



    “我只知衍印很重要,而且两界皆有,其中蕴含着一个大秘密,可惜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



    “不过我想,这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总是最好的”,秦齐道。



    梅菲斯点点头,的确如此。



    “听说前四还能在你们的宝库之中选择一块深渊石,我也挺感兴趣的”,秦齐笑道。



    这个都是细枝末节,梅菲斯并不在意。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那个叫做夜未央的女人,她现在就在我族禁地之内,你也是为她而来吧?”



    秦齐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我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闹得太大”,梅菲斯道。



    “这取决于你们的那位至尊是否友善了”,秦齐耸耸肩道。



    反正打架他是不怕的。



    若是不放人,那就只能跟那位老牌的至尊战上一场。



    对方极强,乃是如今的轮值议长,威能超越夜殇自不必说。



    但秦齐也不是吃素的,真要打起来,灭了他也不是不可能。



    就算,这是他经营日久的祖地!



    闻言,梅菲斯也只能苦笑。



    这种层面的事情,她的确也做不了什么。



    既如此,她也不愿多想那些无法左右的事情。



    即将开始的美人图,才是她当下最麻烦的事。



    “既然你都来了,应该会夺取美人图吧?”梅菲斯问道。



    “其实赢不赢都无所谓,对我而言影响不大,不过你要是希望我赢,我也可以卖你一个面子”,秦齐笑道。



    梅菲斯咬咬牙。



    她如今在黑暗天界的身份地位,绝对是最顶级的贵女,结果这会儿,还得求人赢得自己的美人图?



    这也太悲伤了吧。



    只是比起渊神止那样的人,梅菲斯宁愿让秦齐赢下美人图。



    反正秦齐也不会真的娶她。



    “那还请你多多费心”,梅菲斯道。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秦齐摇头笑道。



    梅菲斯眼角抖动,忍着怒意道:“那你想怎样?”



    “距离美人图开始还有几天,你就在这里当个使唤丫鬟吧,来,给我捶捶腿”,秦齐懒洋洋的道。



    这几天,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无聊透顶。



    梅菲斯深吸了好几口气,不断告诫自己这是一位天地至尊,给她捶腿绝不是丢人的事情。



    别人想捶还没有机会呢!



    如此催眠自己,梅菲斯这黑暗天界的顶级贵女,天仙般的人物,开始给秦齐捏腰捶腿,端茶送水,那叫一个悲凉。



    尤其是梅菲斯发现自己在这方面还挺有天赋的,就更是苦闷至极。



    而有心想让自己不那么专业,却又不敢,这会儿的煎熬,那真是只有老天知道了。



    感觉比起当年一直被虐的青無,还要苦逼得多。



    ……



    梅存烙从执法堂领了责罚,此刻已经回到了新月古堡。



    他当然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结束。



    即便上面已经告诫,不许再有争端,但他还是要去见秦齐一面。



    他必须要让秦齐明白,他根本不该参加美人图,更没有可能成为他姐夫,更没有资格娶她姐!



    这件事,他必须再一次警告才行。



    而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对秦齐有什么礼貌可言,飞掠过来之后,直接一脚踢开了房门。



    这才符合他梅存烙的性格与霸道!



    这件事,他是不可能有丝毫退让的!



    “无道,我警告你,你……”梅存烙声音冰冷,满是警告的味道,只是他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



    当他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形时,整个人都僵住了,瞪大眼睛,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房间里的两个人都是向他望来。



    而梅菲斯蹲在秦齐边上,还保持着给秦齐捶腿的动作。



    这动作,也完全僵住了。



    梅存烙有生以来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