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634阴郁轮椅大佬vs伪甜美治愈师(34)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5,当前好感度65。恭喜宿主……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55,我哭,宿主你搞什么,不是,boss搞什么……

    ——叮,目标人物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60。我佛了,再这么波动下去,我该坏了:)

    池芫:……

    鬼知道大佬的心思怎么想的。

    要是说有非分之想,保证要翻脸赶她走,但她都这么乖了,说没有了,还拉着个脸甩脸色。

    池芫表示,我太难了,我真的太难了,我上辈子一定是麻将里的“南”。

    接下来,车里没有开冷气却自动降温了好几度。

    高特助小心翼翼地将人送到了,便立马溜之大吉了。

    刘妈见原本出去聚会的人也回来了,不禁有些惊讶。

    但池芫说是临时取消了,她恰好遇到了沈昭慕,就跟着一道回来。刘妈将信将疑地点头,心里猜想一定是少爷主动去接的,但池小姐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便这么解释了。

    池芫登录了qq,群里果然在议论她,不过都客气了许多,话里话外都带着几分小心,生怕得罪了她一般。

    池芫没多想,直接屏蔽了群消息,然后退出qq。

    这些人,读书的时候就没多熟,毕业后,更没必要来往多少。

    倒是方悦,微信上问了不少,池芫见解地回了她几句。

    只说了大佬脾气不好但本性不坏,她还在追,成效一般。

    那头静默了许久后。

    才爆发一句——

    我靠,你确定这叫还在追?你追?你看看他今天护你护的,实力护妻好吗!

    池芫:……

    算了不解释了,反正60好感度明晃晃地提醒着她,大佬对她吧,才产生一点喜欢的好感。

    想到剩下的40,她无语问苍天,太难了,她真的好难。

    洗完澡换了睡衣的池芫,擦着头发从洗手间出来,然后她一抬眸,就看见大佬就在电梯口,坐在轮椅上,就等着她过来一样。

    她愣了下,手上的动作停了停,然后走过去,“还不睡?”

    沈昭慕抬眸,冷不丁地看着她,漆黑的眼里静静如古井。

    “准你有非分之想。”

    他没头没尾地丢下这么一句话,也不管池芫听没听懂,是什么反应,就直接转身,进了电梯。

    一脸懵逼的池芫,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她在车里说对他没有非分之想,所以他这是来大赦天下给她格外开恩,告诉她,准许她喜欢他的意思了?

    明白这层意思后,池芫一头黑线,扯了扯嘴角。

    只想给大佬锤爆他狗头,教他重新做人。

    有这么说话的么?应该是注孤生的待遇才对!

    池芫洗漱完,就直播了。

    她留意了下,s先生果然也在看直播,她别过脸,偷笑了下,随后便甜美营业。

    她记得某人说弹幕素质不好的事,便在直播时,稍微提了提。

    “大家,以后不要皮了哦,不能睡我,不能喊我老婆,某人会生气的。”

    这话一出。

    弹幕沸腾。

    ——妈蛋,这个某人,是谁,给老子出来,我要和他决斗!

    ——呜呜呜甜甜这是恋爱了?

    ——我就说这么漂亮的主播怎么可能没有对象!

    ——我心伤了,甜甜有别的狗子了qaq

    ——甜甜的意思……这个某人是不是现在也在看直播!

    ——啊前面的真相了,快给我出来!

    ——夺妻之仇不共戴天,野男人快出来和我决一死战!

    此时正在屏幕前的“野男人”沈:……

    举报,一个一个举报,必须举报。

    池芫看得眼花缭乱,拼命忍住笑,难以想象大佬看到这些言论会是什么表情。

    她当然想不到,沈昭慕这会儿正和网友较劲,一个一个地举报。

    “好了,大家都别闹了,不是对象。是我——嗯,长辈。”

    半天,池芫才想了个形容的词。

    一时间弹幕都是“……”。

    谁家长辈管得这么宽。

    好吧,如果是长辈貌似可以理解了。

    毕竟有代沟了。

    于是,弹幕开始讨论长辈的老土和固执话提。

    被迫长了一辈的沈昭慕:“……”

    气得直接将笔记本合上了,退出直播。

    长辈?呵,真亏她敢说。

    不过他完全没发现,他对于弹幕说他是池芫对象这件事,根本没介意,还很有代入感地举报他们。

    直播结束后,池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发现有个未接来电,但她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也就没怎么留意。

    然后打着呵欠爬上床,就睡觉了。

    等到第二天,她是被来电吵醒的。

    “喂——”

    “死丫头你敢拉黑你老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快点给我打钱来!这个月的钱你还没给我!”

    睡意就这么被那头暴跳如雷的男人的怒喝声给搅没了。

    她一看手机,原来昨天临睡前的那个电话,是原身便宜爸打来的。

    一大早的就讨债,池芫心情立马不好了。

    尤其是对方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

    “没钱,不打。”

    池芫冷冷地回了四个字给他。

    最近日子过得太舒坦,她都快忘了原身还有个吸血鬼的父亲和弟弟了。

    “死丫头,你再说一遍?”那头气得呼吸急促了下,没想到池芫敢这么刚,深深吸了口气后,才咬着牙骂道,“你不给,我就来找你,我去你上班的地方闹,我就不信你个赔钱货不要脸面了!”

    池芫听到“赔钱货”三个字,眼神便冷了下来,原身这个爸,一边嫌弃女儿是赔钱货,一边却源源不断地索取原身的钱。

    这样的吸血虫,根本不配当人父。

    她语气更冷,甚至还笑了一声,“呵,你试试,忘了告诉你了,我失业了。我真的没钱,你有本事就过来闹吧,我不怕。”

    “你,你失业了!”男人声音发紧,不敢置信之后,便暴怒,“你个赔钱货,我养你这么大有什么用啊你!年纪轻轻的白瞎了一张漂亮脸了,你什么工作不能找?你再不行,找个有钱人不行?这点本事都没有,你个废物!”

    池芫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她没想到原身这个父亲自私无耻到居然宁可女儿去卖,也要她的钱。

    畜生!

    “我警告你,嘴巴放干净点,要不然,我不仅不给钱,我还要你儿子的学上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