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狐妖重生在五零 > 053 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叶修礼只能在唐家居住三天的时间,唐德恺征询了他的意见后给他买了三天后的火车票,回京城。

    临近过年,不管是唐德恺还是林红绣都十分的忙碌。

    过年前夕,是犯罪率最高的一段时间,街面上的各路人马又出来兴风作浪,意图“赚”些钱好过个肥年。

    而国人过年又不得不买一件新衣,因此制衣厂已经连续加班两个月了。

    家里只有唐阮阮和叶修礼两个人。

    唐阮阮将寒假作业的最后一道算术题做完,放下铅笔,走到隔壁,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

    叶淮生的声音有些低,如果不是唐阮阮专心听不一定可以听得到。

    推开门叶修礼正坐在书桌前读书。

    唐阮阮走上前去,坐在床边,看向书的封皮,这是一本英文书。

    唐阮阮不禁读出了书名。

    “Jane Eyre”

    “你竟然会读英文”

    叶淮生惊讶道。

    唐阮阮笑笑:“我们学校开设了英文课。”

    叶修礼将书扣在桌面上,微微侧转了身体面向唐阮阮。

    “这本书,讲的是什么?”

    唐阮阮看着他清瘦的面孔问道。

    叶淮生两只手分开又交叉在一起,“讲的是一个叫简的女孩子的故事,她可怜而又坚强,父母去世后被舅舅收养,却被舅妈和表兄弟们独立冷言嘲讽,后来被送到了孤儿院又受到了虐待,长大后她决心离开孤儿院,来到一座庄园做家教老师。”

    “然后呢?”

    唐阮阮追问道。

    叶修礼摇摇头:“我只看到这里。”

    说罢,他又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恐怕我也要过上简那样的生活了。”

    唐阮阮默然,她知道叶修礼的母亲去世,他即将要和陌生的父亲在一起生活,而且这位陌生的父亲已经有了新的妻子和孩子。

    那个家对于他而言无疑也是陌生的。

    “如果,如果你在那里过得不开心的话,可以再回来。”

    话说出口唐阮阮便后悔了,她现在尚且还在依靠父母抚养,又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呢。

    幸而叶淮生似乎也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一笑。

    唐阮阮便赶紧转移了话题:“不要一直在房里看书,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叶淮生欣然点头,然后又郝然道:“我身上只有英镑和港币。”

    唐阮阮霸气的拍拍口袋:“没事,我带了。”

    ………………

    叶修礼很多年后都会想起这一幕。

    自己面色古怪的站在人群中,阿阮惦着脚尖期待的望着队伍的尽头,那里有一口大锅。

    他本以为唐阮阮说的美食,会是小姑娘爱吃的糖果,糕点或是肉食,却怎么也想不到唐阮阮的口味如此的奇特。

    她竟然喜欢吃臭豆腐。

    “你没有吃过吗?”

    唐阮阮抬头问道,“港城没有臭豆腐吗?”

    叶淮生摇摇头:“我曾经听我妈妈讲起过,却从来没有吃过。”

    “很好吃的。”唐阮阮开心的说道,随即又问道,“港城是什么样子的?”

    叶修礼眯起眼睛,慢慢的带着一点忧伤地说道:“港城、是一个很没有归属感的地方。”

    然后他凄然一笑,“这是我妈妈说的话,她说港城就像一个流落在外想要归家却不得的游子。”

    然后他看着唐阮阮不解的神情,调整了心情,说道:“那里很热,每天都像一个蒸笼,住的地方也很小,就像鸡笼一样,街头还有很多外国人,他们有的说英语有的说葡语,在街上行走你会看到带着帽子,穿着制服手拿警棍的巡警,但是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唐阮阮从没有去过港城,她从收音机里听到过这个地方。

    她问过唐德恺,唐德恺听到问题后有些伤感,说祖宗不争气将兄弟卖给了别人。

    这样的话与叶淮生母亲的话有点类似。

    “到我们了。”叶淮生提醒道。

    叶淮生从摊主阿力的手中接过臭豆腐,两人捧着站到一出避风的街角,像是偷油的老鼠,你一块我一块的吃起来。

    “很好吃的对吧?”

    唐阮阮问道。

    叶淮生咽下一块臭豆腐,点点头:“虽然闻着有些臭,但是食起来真的很美味。”

    “对了,你们在港城怎么过年啊?”

    唐阮阮问道。

    “我妈妈是北方人,过年要吃饺子的,我最喜欢吃的是白菜猪肉馅。”

    叶淮生被街上热热闹闹,人来人往讨生活和置办年货的人群感染,也不那么伤感,说起去世的母亲也能坦然的回忆,更多的是幸福和怀念。

    ………………

    叶淮生在沪市的三天中,唐阮阮带他去了很多地方,他们聊了很多。

    通过与叶淮生的交谈,唐阮阮对港城这个遥远的地方有了一定的了解。

    叶淮生也会给她讲很多趣事,教她读英文。

    站在月台上看着火车冒着黑色的烟开远,唐阮阮才放下来摇摆的手臂,心中却有一丝失落。

    叶淮生,真的是一个好朋友。

    虽然不舍,但是唐阮阮还是希望他能在京城的新家里过得开心。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一家人开始紧张的置办年货。

    林红绣好像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

    这是一家人团圆的第一个新年,她要好好地操办,祈祷以后年年团圆,年年平安。

    “1952年秋,中朝人民军队有组织有计划地在全线进行具有战役规模的战术反击作战,攻占了“联合国军”许多营以下阵地。

    接着在规模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上甘岭战役中,粉碎了“联合国军”发动的“金化攻势”。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又一阶段性胜利。”

    唐阮阮坐在沙发上听着播音员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来。

    “阿阮,来尝尝姆妈做的糕好不好吃。”

    林红绣在厨房喊道。

    “来了。”

    唐阮阮伸手关掉收音机,来到出发。

    “每日抱着收音机听,也不晓得你听明白了什么。”

    林红绣嘴里虽然抱怨,但是心里却是为自己女儿自豪的。

    别人家跟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年纪的孩子,哪个不是在玩泥巴哭闹,自己女儿每天不哭不闹,老师布置的作业不用监督自己就可以完成,还懂事的不得了,有这样的女儿,她不知道比别人少操了多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