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狼抬头 > 第0374章 艺术品【感谢喜新不厌旧哥们三连解封】
        张军一笑,“还有这规矩啊?那行!”

        说着,张军就给自己和巴图斟了一杯白酒,两人扬脖喝了一杯。

        一杯酒喝完后,巴图才擦了擦嘴,伸手一指最右边的一个皮肤较黑的光头青年:“就从最旁边的这位开始吧,他叫噶拉仓巴拉丹扎木苏日丹巴拉,再往下是乌勒吉德勒格列日图愣巴猜阿古拉!第三位是巴尔斯阿尔布吉——”

        “啥玩意?”

        张军整个人都听懵了。

        不只是张军,还有旁边的斌子和童虎两人也懵了。

        三个人的名字念完后,张军是一个人的全名都没听清,只听到第二个的最后几个字是阿古拉,此外,巴图巴拉巴拉一大堆的,像是在念叨日语似的,完全听不懂。

        张军懵了半天,才有点无语地冲巴图说道:“巴图兄弟,除了喝酒,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哈哈。”巴图咧开大嘴一笑,“哥们,可不是我故意要你喝酒,我们内M酒桌上喝酒是有这么个规矩,但名字稍微长了点,这也是有原因的。”

        “我们的名字通常是由姓加名组成,只不过我们的姓和汉人的姓区别很大,我们的姓氏几乎是没有家姓的,我们有部落氏族姓、也有祖姓,还有汉姓,比如一些族姓像孛儿只斤啊蔑儿吉骀啊的,你们汉人听起来可能比较拗口,但在我们当地,大家都习惯了。”

        张军调侃说道:“巴图兄弟,你们的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啊,就是有一点不好!”

        巴图眉毛一掀:“哪不好了?”

        “就是考试的时候得先写名字啊,否则满分的试卷,最后却因为名字没写完整打了零分,岂不太可惜了。”

        “哈哈,张军兄弟你真会开玩笑。”巴图大笑,伸手指着身旁的一人说道:“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今天的正主,阿古拉勇士!”

        张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这人确实是比较符合巴图口中勇士的造型的。

        在巴图说话的档口,阿古拉就站了起来,目测看此人身高一米八三,体重大约一百四左右,这个体重对于他这个身高来说,一点不显胖,反而感觉挺精瘦的,他肤色略黑,脸容坚毅,小平头,坐姿军整,目光锐利!

        “你好你好!”

        张军赶紧站起来,伸手与阿古拉握了握手。

        随后巴图又郑重的介绍了其他两人,介绍完毕后,众人年纪差不多,而内M人也确实挺豪爽好客的,大家一块喝着酒聊着天,气氛就活了。

        ……同一时间,隆H,桑八家院子里。

        “叮铃”

        单车在院门口停下,景钱也没下车,一脚瞪着地面,扭头扫视一眼四周后,随即冲正在院内乘凉的桑八低喝道:“老八,货出来了,跟我去看看!”

        坐在小板凳上的桑八抬头:“你直接拿过来不就得了。”

        “我就这一辆单车,大白天的提着那么大一个包裹能方便吗?”景钱冲桑八招了招手,语速较快地说道:“赶紧的,我放在我们厂附近的一个猪圈草垛里,你跟我走去一块提了,顺便看看成色!”

        “哎,行吧!上我的车!你那两轮的不方便!”

        桑八皱眉说了一句,迈步就出了院子。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人到猪圈里提走了货,又回到了院内。

        桑八房间内。

        “哗啦啦”

        景钱解开蛇皮袋绳结,双手倒提着蛇皮袋两角,将袋子内的假钱全倒了出来。

        一捆一捆的崭新的钞票!全是一百的!

        桑八望着地上那一堆百元大钞,连忙捡起一沓钱翻了翻,随即又抽出两招,照着房间中的灯光,仔仔细细地看了看。

        “怎么样?”

        桑八眯着眼看着钱,随后还从兜里摸出一只红外线小手电,端详着。

        好半晌后,桑八才放下钞票,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景钱:“老钱啊!你真是个人才啊?你怎么造出来的?这TM的也太真的吧?”

        “能用就行!”景钱叹口气说道:“其实要再多花点时间调配下油墨,成色可以再好一点的。”

        “不不用了,再好就是真的了!不,这已经是真的了!这是艺术品啊!”桑八一拍大腿,手指着地上的钱,瞪眼低喝道:“就这一批货!价格能卖到一比三!成色就不用说了,比当初的孟源的都好!”

        景钱一愣:“孟源?孟源是谁?”

        桑八自知失言,连忙岔开话题说道:“老钱,这次印了多少货啊?”

        “一百二十六万。”

        桑八微微颌首:“按三比一的价格卖!我们对半分,这样,这些货在七天之内我给你处理了,钱我也可以先给你垫付23万!你看行不?”

        景钱低头想了下,随后抬头,皱眉说道:“钱没有问题,但是……”

        “但是什么?”

        景钱叹口气,满脸愁容地说道:“刚刚收到黄主任给我的消息,我们那个厂子啊,已经被收购了,从明天开始就不姓私改姓公了,以后……我想再进西房就难了。”

        “姓公又怎么了?”桑八闻声有些好奇地说道:“你是凭手艺吃饭,前些天我还去你们厂子里打听了下,你的手艺那没得说啊!你说就你这技术,厂子就算被收购了,顶多也就是管理层换一批,还能把你给炒了?”

        “话是这么说,但管理层大换血后,我后边想再半点私事儿就没那么方便了。”

        “那你想咋弄啊?”

        “我有两个想法。”景钱深吸口气,轻声说道:“第一,那些特殊的纸你最好是帮我搞到配方,或者进货渠道,第二,我想……咱们可以再找个地儿,隐蔽点的,专门生产!”

        “这个思路好啊!你也省的每天熬夜了!咱自己建个厂子,流水线生产,岂不更好?”桑八闻声眼睛一亮,“至于纸,你就别操心了,我来搞定,多的不敢说,就上次那个量,一个月能给你弄出来两次!”

        听到这话,老钱在心底下盘算了下,一个月两次一个人就能赚46万,刨除那些微薄的成本,净赚也有四十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