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废柴逆天召唤师 > 第3569章 其实,他执念更深一重
 齐昊踏破第一重幻境之后,飞快进入第二重幻境中。

第二重幻境还是在仙界。

而这一次,齐昊发现……这个仙界变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他说不上来——后来齐昊才猛然醒悟过来。

这个仙界,并没有叶玄月存在过的痕迹!修筑飞升之桥的人变成了谢长风。

他虽然是从下届飞升上来的修炼者,却成为了公认的仙界之主。

仙界之中流传着关于谢长风的诸多事迹,传扬一时,说他是何等的了不起,种种诸如此类,甚至有不少人将其当成救世主。

齐昊不管走到哪里,都发现到处立着谢长风的雕像。

这让齐昊感觉到不可思议!他隐隐觉得这个世界给他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他这一次没有再放纵自己,沉迷声色犬马,按步就班修炼,很快便修炼到了可以通过飞升之桥的地步。

第二重幻境的时间仿佛过得格外快速,他熬过飞升劫,来到神界的时候,发现谢长风已经是神界内最强大的几位至尊之一!齐昊有些恍惚,而他飞升到神界后不久,便被谢长风的手下找寻到。

他加入了神道宫,开始修炼各种高深法决,修为更是节节攀升,很快便接连突破神将级别,神王级别,甚至成为了神道宫在外最有名的几位神王之一。

他在这个幻境之中的一切显得极为顺利,神王境界的齐昊威风凛凛,得到了旁人进贡的各种珍惜神兽同法宝。

他背靠最大势力,旁人敬畏他又害怕他。

齐昊一瞬间,坠入到了这名利的漩涡之中。

他内心隐约有些感觉怪异。

但是这种顺风顺水的感觉,太令人着迷了。

他抑制不住自己的这种渴望!他无时无刻不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虽然脑海之中有道声音拼命呼唤他,让他不要陷下去。

但是齐昊,还是难以自拔。

……万梵的声音出现在通宝鼠的脑海之中。

“即便不追逐情爱,也要追逐名利修为。”

“没有真正能够漠视的。”

“至少我从未见过。”

“不过这样也好,提早让他体验一回,等到美梦破灭,反而能够令得他大彻大悟,从某些程度来说,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通宝鼠的眸光闪烁着一种精明犀利的光芒。

同执意留在楚滢滢身边的顾白不同。

齐昊所经历的,要多得多。

通宝鼠同万梵传音问道。

“难道你也一样么?”

万梵点了点头。

“我自然也是一样。

我从未逃避过自己的欲念,虽然那对我而言已经是无用之物。

我们魂修,用尽全力也要保存住念想,保存着残破的那几缕回忆,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执念?”

通宝鼠犹豫片刻,它问道。

“所以……顾白同齐昊,你是不是更看好顾白。

毕竟他心志极为坚定。”

“齐昊的表现远不如他。”

出乎意料的是。

万梵摇头。

反而给出了一个相反的答案!“不,你错了。

顾白的执念,要比齐昊深重得多得多。”

万梵停顿了一刹那,然后方才接着说下去。

“而且,我怀疑楚滢滢……其实本来也是一个修炼者,一个魂修。”

通宝鼠吓了一跳。

“你是说楚滢滢是魂修?”

“这怎么可能……我们在天通谷的时候……”通宝鼠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释,却被万梵一下子打断了。

“我几乎可以肯定。”

“我自己就是魂修,我的判断不会出错。”

“那个少女,绝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器灵那么简单。”

“我有很大的把握。”

通宝鼠很是一头雾水。

顾白……顾白他知道这一点么?

他很有可能是知道的,否则他没必要非把齐昊那个家伙拖着一块骗到这个地方来。

可是顾白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通宝鼠想不明白。

如果楚滢滢当真曾经是个魂修……通宝鼠的心头狂跳,它的声音都有着嘶哑。

“难道……”“顾白的目的,是想要让楚滢滢重新轮回转世么?”

“因为她的魂魄之力微弱。”

“所以顾白才要想尽办法去促成这件事完成。”

万梵摇头。

“他是如何打算的我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他幻境之中那个叫做楚滢滢的小姑娘十有八九是个魂修而已。”

“他同齐昊之间,我更看好齐昊。”

“是因为,很多时候,并不是所有苦心孤诣的算计,都能够取得好结果。”

“悉心营造大势。”

“有时候反而做得太多,比不上什么都不做的人。”

而通宝鼠却突然问道。

“听说这里的魂王不止你一个。”

“你们要争夺中心之地的控制权,你莫非有这种信心?”

通宝鼠是当真有些好奇。

“你的信心从何而来?”

“听说你在里头是资历最浅的一个。”

这面容颇为美貌的女子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通宝鼠。

“谁告诉你的?”

通宝鼠的声音有些含糊。

“就是……就是那个我的天敌。”

对面的女子看着它的眼神,让这只通宝鼠莫名的有些说不出的心虚,然后通宝鼠听见她说道。

“我们本事,同资历可没有半点关系。”

“那个地方,这一次的拥有权必定属于我。

这一点我百分之百肯定。”

她的话语之中,透出强烈的自信来。

通宝鼠其实很想问她为什么,但是它觉得这个女子给它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而且它们已经交谈得足够多。

通宝鼠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话便有可能触犯她,通宝鼠隐约有一种预感,若是得罪了此女,会是一件颇为可怕的事情。

所以通宝鼠闭嘴不再说话。

反而是万梵看了它一眼,才淡淡说道。

“你无需担心什么。”

“我让你去取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危险。”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家伙的状态眼下奇差无比,他能瞒过他的手下,但是却不可能瞒过我。”

“眼下他连还有几分神志都是未可知之数,你去极安全。”

“何况你也不是那种蠢笨不堪不懂得变通的,更无需担忧什么。”

通宝鼠听她语气,十分好奇。

“他手下都不知道,可见此事必定极为隐蔽,是个极大的秘密。

既然如此,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隐藏起来的秘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