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大梵行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十九章 轩城
        翌日黄昏,临渊已收拾好行李,早早地站在涯婧居室外守候。
    涯婧亦没有如一个小姑娘一般哭哭啼啼,背着行李便随同临渊而去。
    ……
    符文之地四面环绕着冰山、窑洞。
    涯婧带着临渊左窜右翻,终于越过来到较为开阔的地方。
        悬界与悬界之间通行,在浩瀚之中常用苍兽代步。
    “你且先稍稍。”
    临渊见涯婧一蹦一跳,丝毫没有族人大难将至的恐慌,十分俏皮。
    “行行行。”
    涯婧翻个白眼,站定。
    “哈哈哈哈!你就如孩童一般,真像个小朋友。”
    临渊不禁笑道,手中却没有停下来。
        只见其双手合十,黑袍翻涌,一股强风刮起,大喝一声。
        虚空裂缝大开,两只独角马从裂缝中踏出。
        独角马高七尺,肌肉健硕,两侧洁白的羽翼展翅而起,甚是好看。
    “这就是与你签订契约的苍兽吗?真帅!”
    涯婧欢喜的爬上一只独角兽,兴奋的在其背上欢欣鼓舞。
        临渊不禁好笑的点点头道:“走吧,小朋友。”
        话毕跃身而起,便坐在独角马的背部。
        等两人坐稳,两只独角马展开双翼,扑闪着飞了起来。
        独角马飞行极为平稳,速度却不慢,转眼便冲破了云霄,已经来到浩瀚之中。
        ……
        符文之地所处的正是最北方的一座小型悬界,悬界内仅有符文之地一处地方。
        以临渊的估计,恐怕有许多苍兽的体型都比这悬界要大许多。
        浩瀚之大,广袤无垠。
        临渊只见着数不清的苍兽在各个悬界之间飞行,他驾驭着独角马朝着就近的一座悬界飞去。
        即使是以苍兽的耐力,也无法在浩瀚之内长期飞行。
        而人类想要凭借实力任游浩瀚,那几乎更不可能。
        宙宇之内仿佛下了魔咒,曾经有人类强者独自冲破云霄企图傲游浩瀚。
        不过半柱香之后莫名暴毙而亡,尸体漂浮在浩瀚之内,最终消散于无形。
        至于死因,无人知晓。
        正因如此,如若要赶往某地,大多数修士都会一座一座悬界过去,中途得以使苍兽可以歇息。
        ……
        两只独角马散发出气泡,分别将临渊与涯婧包含在内,致使两人与外界隔绝。
        下一座悬界离临渊两人仅有千里,以独角马的速度,约莫半日便可赶到。
        临渊躺在马背上,一时的寂静又使得他能够静静梳理这一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
        涯婧笑嘻嘻的,时而望着临渊双手叉腰表示生气,时而嘴里骂骂咧咧,似乎在抱怨临渊让她呆在这样一个气泡之中许久。
        气泡只是阻隔了浩瀚,却无法阻隔声音。
        “怎么,小朋友,又生气了?”忽地临渊在涯婧耳边说道。
        涯婧眉间一笑,侧头望去,发现临渊正望着她。
        “我才不是小朋友!”涯婧嗔怒道。
        随后又别过头去才发现,临渊不知用何办法,使得两个气泡融合在一起化作一个。
        于是,两匹独角兽并驾齐驱。
    “我刚看了族长给我的信函,他说要我将你带去古神界内的古神殿。”
    临渊一把坐到涯婧身旁,将信封递给她。
    “啊?我不要去古神殿,那里可冷清了。”
    涯婧读完信后,哭丧着脸。
        “你爷爷的意思是,让我把你扔在古神殿学习符文阵法,将来复兴你符文一族。”
        临渊若有所思道:“不过古神殿可是七座超巨型悬界之一,那位‘临’会收留你这调皮鬼吗?”
        “什么?你说我调皮?”涯婧气呼呼地道。
        “这儿离古神界恐怕有将近上千万亿里的距离,看来我们得找个设立了坐标的传送阵才行。”临渊顿了顿又道:“只是不知道哪个悬界设立了传送阵。”
        听到此处,临渊忽地想到什么,大惊道:“不好,传送阵!族长爷爷恐怕有疏漏啊。”
        一说完,临渊便望向涯婧,指着刚离开的符文之地道:“赫利俄斯定然也设立了传送阵。”
        涯婧恍然大悟,惊道:“那现在怎么办?看来得回去让爷爷早些做好准备!”
        “符文之地有爷爷他们在,定然不可能被赫利俄斯直接设立传送阵。那么赫利俄斯的人只可能从附近的悬界来袭。”
        临渊想了想继续道:“我们先在附近悬界观望,依我之见,赫利俄斯的人三日之内必定出现。”
    “嗯!”
    涯婧点点头,也没有执拗的想要立马回去禀报爷爷。
        ……
        独角马再次穿破云霄,临渊与涯婧落在一处小型悬界上。
        这座悬界仅能容纳不到千人,整座悬界之上,仅有一个城市,也是一个小国家。
        轩城。
        临渊两人站在城门口,将独角马留在城外,两人便入了城。
        城内人流熙攘,见到临渊身上黑衣,皆避而远之。
    “走,先寻一处酒家。”
    临渊领着涯婧,便朝着街边一处酒家而去。
        酒家牌匾——“黑店”。
        直署名黑店?有意思。
        临渊念叨着,便推开大门踏了进去。
    “掌柜的,来三百坛好酒!”
    临渊一进门便道,才注意到那台前的掌柜竟然已经睡着。
        掌柜尖嘴猴腮,衣着破烂,歪斜着脑袋依靠在柜前。
    “嘿!”
    临渊拍了拍掌柜的肩膀。
        突然涯婧惊得叫了一声,掌柜的身体已经倒地,一地鲜血。
        临渊心惊道,自己还未使劲,怎就杀了他呢。
    正在这时。
    一名伙计忽然从后门闯进来,抱着掌柜的尸首便哭爹喊娘。
        他还指着临渊两人说要叫官爷来主持公道,一边骂骂咧咧赖地不起。
        临渊凝神,感知覆盖。
    “掌柜对我恩重如山,你将他杀死了,那我也不活了!啊呼呼呼!”
    这男子就地哭了起来,抱着掌柜的头颅不断哀嚎。
        “临渊,你也太残忍了吧!”涯婧怒道:“没想到你是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你……”
        正当涯婧还要继续骂临渊的时候,临渊眉头微微动弹,示意她朝着那边看去。
        临渊一手隔空擒起那掌柜得头颅,随意一捏,头颅便爆成一团血浆。
        涯婧正欲怒骂临渊,却见到临渊手中竟然残留着一大片木屑。
    “七大超巨型悬界之一,傀儡林之人,怎落魄到这种地方来招摇撞骗了?”
    临渊早已看穿了他的把戏,面带笑意望着那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