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大梵行 > 第一卷 入世 第八章 烈阳天
    小黑的体积太过庞大,因此在荒漠之中比较显眼。
        尤其是因为暮兽的双眼都拥有夜视能力,小黑想要瞒过它们,几乎难以做到。
        而白发似乎毫无躲藏之意,命小黑无需有丝毫忌惮,朝着墓塚前进便是。
        水俪虽贵为公主,但却丝毫没有一点公主的架子。
        与手下人不时开开玩笑,只是有时候望向白发的眼神,却显得些许怪异。
        “怎么一直望着我?”白发见到水俪在打量自己,便冷声问道。
        水俪的容颜本就绝美,再受这白发一问,脸颊瞬间羞红,娇羞欲滴的样子格外的令人一阵心悸。
        “我觉得你很奇怪,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
        水俪俏皮说道,昨晚见识了白发的实力,此时的他自然不太担心安全问题。
        以参加血狱刹那些年轻修士的实力,恐怕在这白发青年手中过不了三招。
        白发挤出一丝苦笑,随后又取下腰间酒葫芦再次灌下,没有回答。
        “对不起呀,是我口无遮拦。”
        水俪见白发默然不语,一个人仰天喝着闷酒,便觉得或许是触及到了白发的旧事。
        白发良久不回应,水俪再次问道:“你应该有名字吧,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
        白发依旧不语,水俪只好悻悻的坐到邢战身旁。
        邢战也似乎突然想起,便问道:“水俪公主,七皇子呢?昨夜应该没有他在场。”
        水俪思考了一番,便说道:“后来可能是因为脱离了戮的控制范围,七皇子座下的水晶毒蝎竟然偷袭他,此时可能已经在暮兽的肚中了。”
        “一方主宰在区域内都有绝对的控制权,昨晚那些暮兽也定然是由你们说的戮所控制,否则它们根本就不敢靠近我。”
        白发一席话,显得十分的理所应当,在场自然也没有人会怀疑白发所说。
        “所以,是戮下令杀了七皇子?”
        水俪见到邢战依旧在凝神思考,随后又点点头,恍然大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些自称神之后裔的赫利俄斯一族,如果是死在次元界,那倒不是什么坏事。”
        邢战道:“暮兽与赫利俄斯一族从来都不和,这七皇子与戮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水俪点点头,那个曾经试图羞辱她的七皇子死在她的面前,她自然是开心极了。
        众人又稍作休息,反正是呆在小黑头顶,又有白发在一旁,众人十分放松。
        “小黑,越过这片荒漠大概还需要多久?”白发问道。
        看了看天色,今天的夜似乎过得快一些。
        小黑的声音似乎显得有些力竭:“大概...大概还需要两个时辰...左右。”
        从出发到现在,小黑已经接连不断的行了数千里,体力也稍稍快到临界点。
        白发道:“原地休息,你能铸一座简易的庇护所吧?”
        小黑点点头,停下来将众人放在地面。
        只见小黑身形在黄沙之中腾挪转移,还不时的喷出一些液体。
        周围只有黄沙,一望无际。
        ……
        约莫半柱香过后,一座仅有数十尺高的沙堡便屹立在这无法地带中央。
        白发带着众人进去,仅留下小黑在外头望风。
        “大家稍作休整,天黑再出发。”
        此时的外头已经天色轻亮,微弱的阳光投射在沙堡顶部,却无法照射进来。
        白发惬意的躺在地面。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外头的烈日已经高悬上空。    即使处在沙堡之中,炙热的气息也扑面而来。
        白发不断的喝着酒葫芦中的清水,面色却依旧发白。
        邢战见到此,心中暗道原来白发竟然真的惧怕烈日。
        “不好!”邢战突然大叫一声。
        轰隆隆,外头忽地发出巨响,这座沙堡也摇摇欲坠。
        白发忙艰难的爬起,下意识地挡在水俪身前。
        双掌朝天两道黑气翻腾而上,直接顶住了这千斗黄沙。
        砰,沙堡已经崩溃。
        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白发等人从泥沙之中露出。
        忽地只听得白发惨叫一声,小狸的尾巴没来得及遮挡这空中烈日。
        白发的面庞瞬间化作一片焦炭,冒出黑烟。
        “将白发保护好!”
        邢战大吼一声,阔剑持手,望向那黄沙表面一个一个的漩涡。
        “将主人给我!”小黑纵身跃起,一把将众人正抬着的白发吞进嘴里。
        当小狸与水俪大惊之时,小黑含糊不清的道:“放心,主人在我嘴里。”
        果然小黑说话之时,嘴里还能见到已经昏死过去的白发。
        “是戮!”邢战见到了相同的泥沙漩涡,面色惨白道。
        此时若是遇到了戮,恐怕真是凶多吉少。
        “人类!”戮的声音从地底悠悠的传来,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地下探出。
        此时的戮身体竟然附着着一层白色的冰,显然防御更加的提升了一个档次。
        “风雪!”邢战暗惊这戮竟然有如此庞大的界力,可以一直供给维持风雪赫令的消耗。
        “这赫令效果不错,够凉快。”戮似乎已经把他们看做瓮中之鳖,不紧不慢道。
        转眼又一个声音传来:“戮,不要废话,这件事不要拖到天黑!”
        听到这声音,水俪又是眉头一锁。
        一个矮胖的身影透过漫天黄沙走出来,身旁跟着十三位随从,每人都奇装异服。
        “九皇子?”
        水俪咬牙切齿道:“你们赫利俄斯皇族,难道都喜欢与暮兽混在一起吗?”
        “诶诶诶,非也非也。水俪公主言重了,我与戮只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罢了。”
        九皇子一脸肥肉,看上去却有一股莫名的英气。
        “你哥哥呢,难不成是你的授意?”
        水俪似乎想到什么,七皇子就这样被戮下令杀死,恐怕另有原因。
        “哈哈哈,不错,我那七哥整天沉迷酒色,王政今后可绝不能让他来执掌。”
        九皇子冷笑一声:“先解决他,以后就会少一人与我争夺皇位。有何不可?”
        连戮都不禁一阵心悸,心道,此人连自己的兄弟都不手下留情,与他合作还是小心为妙。
        “我们已经没有赫令了,那样珍贵的东西,家父又怎会全部交给我们。”
        水俪眉头深锁,她也知道戮对赫令兴趣勃然,于是道。
        “不杀你这光头也是我的意思,只是那几百只杂鱼暮兽竟然连个小姑娘都抓不到,死了也罢。今日我们的目标不在赫令,你们几个离开,把它留下!”
        九皇子肥手一指,正是小黑。
        当听到九皇子说“那几百只杂鱼暮兽”之时,戮的两只小眼睛内掠过一丝戾气。
        “它只是次元界内普通暮兽而已,为何……”邢战话还未说完,便被九皇子打断。
        “我要它嘴里的那个人。”
        邢战冷哼一声,想都没想便道:“不行!”
        水俪也果断说道:“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会将他交给你的。”
        “他的身上有赫令的气息,甚至拥有那股久远又熟悉的气味儿。”
        戮顿了顿,继续道:“他必须留下。”
        话毕,戮还探出半截身子,直接俯视着小黑,一张大嘴满口倒牙。
        “你就是森林贤王的副将吧,这次还得感谢你给本座的帮助,那么,现在该把他交给本座了!”
        小黑摇摇头,莫名其妙,连带着水俪与邢战也是一头雾水。
        “吼!”
        戮一声低吼,气浪直接将小黑震到后退数十尺。
        小黑在戮的面前,数百丈的身躯也显得那样无力。
        “还不明白吗?你昨夜蜕的皮,有我放的虫蛊。你们的一举一动,在昨夜之前,我都了如指掌。”
        话毕,戮张开大嘴阴谋得逞般狂妄地大笑起来。
        众人皆惊,小黑暗道不好。
        想起半个月前,曾有数十位北面区域的使者前来请求结盟。
        森林贤王拒绝之后,它们竟然在南面区域大闹起来,当时参战的便有小黑以及其他森林贤王的亲信。
        “看来迄今为止,都在你们的计划之中啦!”
        小黑似乎有些愧疚,正是因为自己,才导致了众人陷入绝境。
        幸好,昨夜在白发授意下蜕了皮。
        “不错。”戮洋洋得意,似乎是看着几位待宰的羊羔。
        “暗魔!”九皇子见戮迟迟不动手,也知道自己无法命令它,便抬手道。
        身后一女子拱手,转眼便消失在原地。
        “小心!”邢战眼尖,注意到九皇子身边少了一人,忙朝着小黑大喊!
        小黑反应过来,身体侧向扭动,长尾横扫。
        一道人影在半空一个扭曲的翻滚,竟然躲过小黑这一击。
        手中弯刀顺带着划过小黑的尾部,顿时冒出绿色的血液。
        小黑怒叫一声,蛇头侧撞,暗魔的身形再次消失,轻易躲过一击。
        “我来!”水俪大叫一声,从身后一名武士腰间拔下长剑,便跃身在小黑头顶。
        水俪的剑招变化多端,暗魔竟然一时也难以近身。
        “你们带着白发先走,我来断后!”邢战眼神一凛,身上的气势愈发强大。
        邢战双手高举阔剑,阔剑之上燃起熊熊火焰。
        虽然如是说,邢战的心里却十分没有底气。
        “邢战!用这个!”
        小黑的蛇嘴里,白发已经清醒过来,只是身体依旧虚弱。
        话音落下,小黑嘴里一道白光电射而出。
        邢战飞身接过,是一支晶莹剔透,透明的令牌,令牌之上仅有一个白色字——“冰”。
        “这是?”
        邢战见之,双手颤抖不已,阔剑上的火焰顿时消失。
        一层冰凉的寒意,从令牌上传到全身,而邢战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觉得特别清凉舒适。
        九皇子见到此,不禁惊呼道:“这....这难道是十六‘临’级!七元素赫令之一!冰之赫令!你这小子身上竟然藏有此物!”
        说完此番话,戮眼里的恐惧一闪而过,随后立马透露出贪婪。
        随着戮的狂啸,上千只暮兽从泥沙漩涡之中陆陆续续爬出来,将邢战众人重重包围,水泄不通。
        九皇子也带着部下朝着邢战等人逼近,他面色凝重,死死地盯着邢战手上的赫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