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大梵行 > 第一卷 入世 第一章 白发
        …………
        浩瀚宙宇之中,正中心依旧是耀眼的赤红色悬界,其名为赫利俄斯。
        炽热的气浪扑面而来,即便远在数亿万里外的悬界,依旧能够被其光热覆盖。
        而在赫利俄斯顶上方,盘踞着一只巨大的红龙。
        红龙的躯体一眼难望到边际。
        鹰爪,无翅,虎须鹿角,尾部带着一团金色火焰。双眼微闭,似在休憩。
        红龙背上,是一座超巨型悬界,虽略不及赫利俄斯的大小,但放眼较之其它,无能出其左右。
        红龙背部悬界之中,耸立一极高亭台,台榭之上,仅有三字——“醉流霞”
        亭中为檀木香桌,座椅乃桃花木,对坐有两人。
        一人身披黑袍,红发过肩,腰间太刀无刀鞘,手端一碗浊酒,翘着二郎腿侃侃而谈。
        另一中年男子一袭白衣,器宇不凡。端坐于对位手持一盏清茶,不时小嘬两口,时而应答几句,若出世之仙。
        两人时而碰杯,谈笑风生。
        而纵观四周,唯有此俩,高坐危楼,四望无人。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白衣人起身,红发亦站起,抱拳相送。
        只见白衣人亦还礼,随后掌心朝天,五指轻轻一捏,一道黑色裂缝从半空打开。
        随着一声嗷鸣,一只百尺长狼首鹏身的巨鸟踏空而出,双翅于半空律动。
        白衣人一跃而起,身形已然立于鹏鸟之上。
        再次挥手,请红发留步。
        红发爽朗大笑,端起桌上酒坛,一饮而尽。
        白衣人转身,驾鹏鸟离去,转眼便破了云际,消失在目力之内。
        …………
        赫利俄斯正中心盘踞着一座极其雄伟的古城,此城南北纵跨近百里。
        某几座古老的建筑之上,甚至布满了晦涩难懂的符号文字。
        夜晚,城南口。
        一老者身披黑袍,鬓发皆白,双眼深邃如星空,背负长剑,手持拂尘。
        老者身旁一人年纪较轻亦黑袍加身,白发飘扬,阴郁的双眼透露出一丝邪魅。
        最为奇特的是,其腰间别着一只密布暗纹的暗紫色酒葫芦。
        精致的纹路清晰可见,细密的铭文在其表面蜿蜒。
        随着青年的走动,葫芦中的酒水碰撞葫芦壁发出清脆的荡漾声。
        “等太城,这就是帝都?”白发青年撇撇嘴道。
        老者微颔首望向星星点缀的夜空:“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废墟。”    青年还想问什么,老者拂尘一挥,便踏步迈向城内。
        老者的步子看似不大,不过青年却得小跑才能跟上。
        城内。
        八只脚的独角苍兽拖拉着四轮车沿着街边右侧缓步行走;衣着整齐的大汉骑着双头豹类苍兽在街头店前打酒,走时不忘扔下几颗铜石。
        苍兽,浩瀚才存在的一类异兽。
        ……
        城内车水马龙,却又有条不紊。
        老者不禁夸赞一声随后便走进了一处偏僻的酒家。
        “老板娘,来三百坛上好的黑浮酒。”老者将两颗赤色石头扔在柜台,便找了一处边角坐下。
        酒馆内呈冷灰色,馆内设施十分朴素,却又令人觉得十分舒适。
        “没得!”
        老板娘是一位眉心一颗痣的中年妇女,身形有些发福,头也没抬的说道。
        忽地见桌上两颗赤石,双眼放光。
        随后又满脸诧异的惊叫一声,忙拉过身边一名小二,俯身在其耳边说了什么,还塞给他一颗赤石。
        小二点头,迅速朝着阁楼上跑去。
        白发青年跟从着老者坐下,四周的餐桌无人。
        几位刚进门的顾客见到白发与老者两人,立马驻足,嘀咕着什么,未作踌躇的立即转身离去。
        老板娘捧着一颗赤石,有些犹豫的走到老者桌旁,恭敬说道:“两位稍等,当家的马上就来了。”
        老板娘虽如是说,手心却在不住颤抖,犹豫许久。
        又见她颤颤巍巍说道:“这...这个...我们不能要。”
        似乎做了一番思想斗争,随后又将赤石放在老者面前。
        “为何?”
        老者随后又摇头道:“罢了罢了。”
        收好赤石,也不愿再问。
        砰砰砰!木梯被踏得作响。
        响声伴着喘息声:“啊!这个!这个我们当然……当然能要!”
        只见一个粗壮的身影从阁楼上撞下来,幸好扶梯足够结实。
        “慢些!”老者抬手虚按,直接托起这粗壮的身体。
        来人迅速爬起来,又立刻单膝跪地,抱拳作揖。
        来人正是这家店的掌柜。
        眉目粗糙,跪在地上都足有六尺高,虎背熊腰,袒露的胸前两道十字刀疤深深的烙印在皮肤内。
        掌柜此举惊到周众的常客,无不露出惊恐的眼神。
        “起来吧!”老者对他人视若无睹,只是轻轻抬手,将掌柜再次扶起。
    老板娘一时间反应过来迅速道:“想必您就是恩公大人!”
        见掌柜也点点头,老板娘不禁瞥了一眼旁边的白发青年。
        “恩公,我们稍后再详谈。”
        掌柜左右环顾,便带着老者与白发青年上了阁楼。
        老板娘立马将店门关上,立下打烊牌子,随后三位先前就坐着的顾客也随同老板娘一同上了楼。
        白发青年一直默不作声跟着老者,不时的取下腰间酒葫芦,小酌一口。
        阁楼较高,想必是原本的两层并作一层而来。
        “还未请教,这位小兄弟是?”
        掌柜将两人招呼在一间秘房坐下,随后恭敬问道,望向白发青年。
        白发依旧不语,老者笑笑,回道:“这是老夫的徒弟,平日素来不擅交谈,莫怪。”
        掌柜欣然道:“莫非也是来参加此届的血狱刹?”
        见老者微微点头,掌柜顿了顿,继续道:“没想到您老终于肯出山了。”
        掌柜与老者相谈甚欢,白发在一旁,依旧默不作声。
        ……
        半柱香功夫过后,这诺大的密房内已经堆满了酒坛子。
        先前那坐在店里的寥寥几人,竟然也都是店里的伙计,不断的将一坛坛黑浮清圣搬进来。
        而白发青年只是将腰间紫黑色酒葫芦的壶口揭开,坛中酒水便被这酒葫芦吸收入内。
        这放在桌面的小小紫黑色酒葫芦,不断闪烁亮纹,吸引着掌柜的目光。
        掌柜仔细的打量一番,倒吸一口凉气,眉头深锁地望着这酒葫芦。
        见老者摇头示意,掌柜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叹道:“它竟然被你用来盛酒喝,唉!”
        随后两人又谈天说地,却对这白发青年再也只字未提。
        ……
        良久。
        “哈哈哈!即使老夫已经如此谨慎,看来还是被她发现了。”
        老者哈哈一笑,将手中清酒一饮而尽道:“我俩日后再聚,老夫先解决眼前的事。”
        掌柜点头会意,白发青年也塞住壶口,随同老者下楼。
        老者的身影极度虚幻,只是瞬间,便已经走出店外,而大门却依旧紧闭。
        掌柜拉住白发青年,与其一同躲在屋内。
        白发青年也没有反对,站在窗边望着外头。
        店外无人,本就是一处偏僻不起眼的酒家,此时却寂静得可怕。
        老者负手而立,站在门外,眼神微凛似乎在等待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