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大梵行 > 第180章 大败
    车马悬界,两人相对而立。
    一方黑气缠身,黑气吞噬着周围的空间;
    另一方手持大剑,全身金光大作。
        暴风雪平静下来,空中也没有雪花飘落。
        一切已经归于平静,只等双方有一人发难。
        离眼色微动,率先进攻。
    一团黑气铺云盖月而来。
    宗亲王眼神一凝,长剑往猛地一刺,那团黑气瞬间溃散。
    离在空中跌落,趴在地面。
    口里忽的一阵发甜,强压着不让血液流出。
        这金色大剑,蕴藏着无尽的日烛之力。
    十二名剑剑谱排名第十二的鲸吞。
    能够将其吸收到的界力提纯再反馈给使用者,这也是这把大剑最鲜明的特点。
        此时的宗亲王,体内的界力已经几乎达到膨胀的地步,甚至鲸吞的剑身里都还蕴藏着大量界力。
    “以那么多部下作为献祭,只换来一时力量,宗亲王!你可真是不择手段呐!”
    离厉声道,从腰间掏出百裂太刀咬在嘴里,又拿出黑白双刃握在双手中。
        “若是能杀死你,那他们的死也是有价值的。”宗亲王厉声道,随后又戏谑道:“何况,谁说他们死了?”
        离才发觉,这宗亲王自己本身的实力竟然比上将军的实力还要再强上一些。
    再加上吸收了四位上将军的界力。
    此时的宗亲王,好比一位没有万界令的“临”。
    而且是使用日烛之力的“临”。
        骤然的危机感顿时出现在离的心头,这是他第二次觉得自己不敌,
        第一次是面对金老时,那庞大的日烛之力就让离产生不了半分反抗的念头。
    宗亲王定然不会放过自己,当下唯有殊死一搏!
    ……
        “三刀流!临技?寒邪!”
    离沉声道,体内所剩仅有两成的冰之界力,全然朝着百裂涌入。
    临力又分散成两股,融入到黑白双刃之中。
        “炙炎!轮世斩!”
        宗亲王双手握剑,以脚带腰、以腰带臂,猛地挥舞出去。
    金色剑气万丈长。
    挥舞之时,空中出现千百道虚空裂缝。
    呼啸之间,冷冷作响!
    天地为之色变,天空与地面都化作一片金色!
    ……
    良久。
        金光散去!
    扑通!
    扑通!
        黑白双刃从中断成两截,倒插在地上。
        穿着花衣裳的男子再次重重的摔倒,眼中满是不敢相信,胸口是一道三尺长的金色裂缝。
        离的嘴里鲜血喷涌,再也止不住。
        “额!噗!”
        离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呜咽声,甚至再加重伤势。
    他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被日烛之力破坏。
    现在他的体内已是一片糟粕,乱成一团。
        离体内的临力,已经所剩无几。
    万万没想到啊!
    自己在强大的日烛之力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你叫做离?多希望你不是白发啊!”
    宗亲王将大剑剑芒收住,这一击已消耗了他四成界力。
        “噗嗤!”
    离已经说不出话来。
    体内所剩无几的临力一触碰到胸口的这层金色裂缝,便会随即溃散。
        “若是你能够为我所用,假以时日,别说什么赫利俄斯,整个浩瀚都能臣服在我的脚下!”宗亲王放声笑道。
    宗亲王口中念叨着咒语。
    剑身光芒暗淡,里头飘出数道金光,那是数道人影倒在地上。
        正是宗亲王的部下,甚至包括先前被宗亲王杀死的八位都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
    “这鲸吞不愧为十二大名剑!”
    宗亲王抚摸着大剑,哂笑着望向离。
    不多时。
    几位上将军都站起来,他们面色有些虚脱,应当是界力消耗过大所致。
        一位上将军又走到被冻成冰雕的孙浩宇身旁,将赤炎界力覆盖,令孙浩宇从冰雕中出来。
        离试图挣扎爬起来,身体却好似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没有半分知觉。
        宗亲王抬起手,单手呈爪状轻轻一抓。
        离身上的冰之赫令以及车马悬界的万界令,都被宗亲王拿在手中。
    “临级的冰之赫令!这可是你师父莫云天的东西,今日我就代为保管了!”
    宗亲王将冰之赫令放入怀里。
    “这不过是小型悬界的万界令而已,你们谁要?”
    宗亲王手里拧着车马悬界的万界令,随后转身望向部下。
        孙浩宇刚从冰雕状态恢复,忙举手道:“我!我要!”
    “好!”
    将万界令扔给孙浩宇,孙浩宇高兴地收下。
    “亲王殿下!这白发应当如何处理?”
    一位上将军恭敬地问道。
    “关起来!切勿让帝都那些老家伙知道了!”
    宗亲王阴笑一声,似乎还想将离囚禁。
        身后两位部下飞上空中,将两面铜锣收回。
    天地恍然一片白,一轮烈日当空。
    阳光之下,将离的身体晒得冒烟。
        “啊!”
    倒在地上的离,只能够发出痛苦的呻吟。
    脸上的皮肤从嫩白到蜡黄,逐渐转向焦黑。
        “小心些!别让白发被晒死咯!”宗亲王道:“让那些老家伙以及明曦宫能够忌惮白发,这对我们来说大大有利。”
        一位部下立马撑开一把纸伞,搭在离的头上。
    阳光之下,一片冰天雪地。
    雪花虽然不再飘舞,但是温度却没有丝毫上升的趋势。
        “亲王,这座悬界?”
        “这座悬界已经没有一丝生气,就让它呆在这里吧。”
        “那!九皇子殿下?”
    “以他的性命换到白发!亏吗?”
    宗亲王舔了舔嘴唇。
        “你个混蛋!他可是你亲生儿子呀!”臃肿女听宗亲王如是说,又不免打骂道:“混蛋!你竟然如此无情!”
    “我早让他不要骄横跋扈,目中无人!他如今这样还不是你惯的?自食其果而已!”
    宗亲王肥头大耳,说起话来身上肥肉一颤一颤。
    “走!回帝都!”
    宗亲王一把将九皇子的尸体冰渣卷入袖中。
    其他几位部下拱手抱拳,簇拥着宗亲王。
    四位上将军转身上前欲抬起离的身体。
        此时的离已是奄奄一息,随便再受一掌,恐怕就会一命呜呼。
    “住手!”
    就在上将军要出手之时,天空中骤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
        宗亲王眉头一皱,只觉这声音有些熟悉。
    “来者何人!快报上名来!”
    一位上将军走上前,护在宗亲王身侧。
        “区区一位宗亲王再加上一些乌合之众,也配问老夫的名号?”
        来人仅靠声音的威压就令在场人一阵胆寒。
        在此人的嘴里,竟然将上将军也称作乌合之众。
    “快!白发!”
    宗亲王顿时反应过来,大声道。
        几位上将军恍然之间,地上的白发已经消失不见。
    “念在你们没有杀害他,今日便饶了你们性命!日后好自为之!”
    声音落下,便再也没传来声响。
        从始至终,无人看到说话人的模样。
        “回帝都!这尊大能竟然出手了!”宗亲王骇然:“此事必须上报给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