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你在万丈荣光中 > 第三九五章:不是他还能有谁
    麦依依点头:“对,而且来的时候还挺嚣张,说如果你不管他,他就去找你们领导,什么不赡养老人之类的。不过被我外公骂了回去。我还琢磨着,这次的事情是他干的。”

    顾承川蹙眉,眼中光芒逐渐冷厉起来,这次早早丢的蹊跷,而且也是被预谋好了。

    并不像是人贩子偷孩子那么简单。

    毕竟在饭店最热闹的时候偷孩子,风险系数太高,一楼服务员来回穿梭,要把孩子抱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肯定是有一套完整的计划,所以那天只要早早离开大人视线几分钟,就会被抱走。

    顾崇柏可以不来,但是他有钱可以找别人来做,而且顾崇柏手下还是有那么两三个忠心的人。

    许俏抱着早早看着顾承川,她的想法跟顾承川一样,也认为就是顾崇柏找人干的!那天那么激动的来,连重孙子的手都没摸到,肯定不会甘心的。

    他却平静的很多天没有出现,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预谋怎么把早早抱走。

    只是怎么抱走的,现在还是一个迷。

    陶妃看看时间不早,跟顾承川说道:“你先带着许俏和早早回去休息,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我们也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过来,再看有没有什么帮忙的地方。”

    说完过去抱了抱许俏:“以后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我们,有个比我们大点的嫂子在京城成立了一个救援会,就是帮助咱们这种丈夫不在家的军属们。虽然现在人不是很多,但是能力还是很大的。他们有他们的担当,我们也绝不会拖后腿,抱成团来互相帮助。”

    她看电视时,也看见了个顾承川救孩子的那一幕,她害怕许俏会多想。

    有时候理解是一回事,真要是遇到事了,那又是另一回事。

    许俏懂陶妃的意思,使劲点了点头。

    她从来都没怨过顾承川,就算看着顾承川抱着别人家的孩子那一刻,她也只有自责,没有看好早早,不知道该怎么跟顾承川交待。

    陶妃又抱了下许俏,才和林萌萌离开。

    柳净池开车送发顾承川一家三口回去,路上三人都不说话。

    许俏只是紧紧抱着早早,生怕一松手孩子就不见了。

    小家伙哪里知道刚经历了一场是惊心动魄的的失踪,这会儿在妈妈怀里睡的正香,小嘴巴还时不时的咧一下,像是梦到什么美好的事情。

    到家后,顾承川看着许俏把孩子轻轻放在床上,过去俯身从后面抱住许俏:“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们。”

    许俏使劲摇头,任何时候她都不会怪顾承川,也舍不得怪他。

    而且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她没有看好孩子。

    顾承川太了解许俏,知道她出任何事情都会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抗,总是无条件的顺着他,纵容他。脸颊紧紧贴着她的侧脸:“不要自责也不要难过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对不起。”

    许俏转身,伸手搂着顾承川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胸口又无声的哭起来。

    直到现在,她还是忍不住后怕,怕早早回不来。

    在顾承川的坚持下,许俏去匆匆洗了个澡,头发都顾不上吹干回来,紧张的看像个小青蛙晒肚皮一样熟睡的早早,两只小手放在脑袋两边,小胖腿半弯的蜷着,呼呼睡的很香。

    许俏心踏实了,趴在早早旁边看着,舍不得移开目光。

    顾承川无奈,去拿了个毛巾过来给许俏细心的擦干头发,又哄着她躺下。

    直到快天亮,许俏才搂着早早沉沉睡去。

    顾承川却一夜无眠到天亮,看着许俏和儿子睡熟的模样,心里那股后怕就没有消失过。

    天亮时,柳净池给他发来一个消息,对昨天救了笑笑的人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笑笑晚上跟麦依依去了柳净池家,一大早三人又赶到了京西小区。

    麦依依虽然给笑笑做了半晚上的思想工作,可是小丫头依旧是深深的自责,早早丢就是因为她的疏忽大意。

    一晚上没睡,这会儿眼睛熬的跟小兔子一样红通通的。

    麦依依伸手搂着笑笑的肩膀:“这件事根本不是你小心就会躲过的,对方已经有预谋的盯上你了,就算这次小心了说不定还有下次。如果几次不成,对方说不定会抢人。你想如果是我外公推着早早在外面晒太阳时被人抢走了孩子,是不是后果更?”

    “所以这件事可能是防不胜防,毕竟坏人一直在暗处盯着。不是有句老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吗?我们早早就是太可爱,被人惦记上了。”

    说着还问前排开车的柳净池:“你说我说的对吧。”

    柳净池嗯了一声,这件事还真是防不胜防,谁能想到会有人敢青天白日下的明着偷孩子。

    笑笑咬着下唇不吱声,因为自己的孤勇感到羞愧,如果昨晚没有好心人出现,她不但找不到早早,可能还会搭上自己的安全。

    麦依依看小丫头脸上满满的懊恼,继续做着思想工作:“是不是有想自己傻,跟着陌生人走呢?其实并不是你一个人会这样,如果是我,或者许俏都会这样。在那种情况下,都想着不能错过一点儿消息,哪儿怕明知道可能是骗人的,也不甘心错过。很多坏人就是利用受害者这样心理,趁机敲诈的。”

    笑笑吸了吸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还是怪我,我太粗心大意了。”

    麦依依心里叹口气,这个倔孩子没法劝了。

    好在早早找回来了,要不这个孩子恐怕就算沿街乞讨,跑遍全国,也要去找早早。

    三人到京西小区时,顾承川已经起来在厨房做早饭,许俏和早早还在卧室睡觉。

    麦依依蹑手蹑脚去门缝看了一眼,见许俏搂着早早睡的正香,而早早已经醒了,瞪眼抱着自己的手啃的也很香,笑了下又轻轻退回了客厅。

    柳净池去厨房给顾承川帮忙做早饭,边煎着鸡蛋边说:“昨晚的事情,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周燕生干的?”

    顾承川切着黄瓜,头都没抬:“不是他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