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你在万丈荣光中 > 第一一四章:总有碍眼的人(加更)
    许俏自然乐意:“好啊,省得将来我们的大画家出名了,一画难求!”

    霍心颜点头:“对,就是这样的。”

    许俏非常喜欢霍心颜的单纯直率,校园里的孩子,还没有社会的侵染,美好积极的生活着。

    清大小食堂的饭菜确实不错,重油重味。

    周燕生吃了几口菜,忍不住提意见:“你们这饭菜啊,之所以好吃是因为油多火大,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啊。”

    霍心颜倒不觉得:“我们都觉得很好吃啊,太清淡的没有味道啊。”

    周燕生叹口气:“就说这个土豆,你能吃到土豆的原香味?”

    霍心颜有些不解:“想吃原味的直接煮一个吃好了啊,干锅土豆片,不就是为了吃麻辣味?”

    周燕生吧嗒了下嘴,竟然无言以为。

    许俏笑看着周燕生吃瘪,才冲霍心颜说:“你以后要吃辛辣刺激的,对肠胃不好,也对皮肤不好啊。京城本来冬天就干燥,吃辣的多了容易上火,还容易引起皮肤过敏。”

    霍心颜惊讶的看着许俏:“俏俏,你懂得真多!好像还挺有道理的,以后我注意哈。”

    周燕生:“……”

    他说的就不对吗?

    饭后,霍心颜非拉着许俏去她宿舍看看,周燕生不方便上去,去车上等着。

    等人一走,霍心颜又不死心的问:“你真的不喜欢这个周燕生啊?他长的可是比我们学校的校草还帅呢。”

    许俏叹口气:“我现在一无所有,谈什么感情啊?而且我也不喜欢周燕生。”

    霍心颜哦了一声:“周燕生是有些油嘴滑舌了,那顾承川呢?”

    许俏惊讶:“怎么又扯到顾承川了?”

    “因为你对顾承川不一样啊。”

    许俏想了想:“我对顾承川不是喜欢。”

    “那是什么?”霍心颜追问。

    许俏沉默了会儿:“反正现在不是喜欢,我现在就想让自己快点儿独立起来,不依附任何人。不说大富大贵,也要衣食无忧。”

    她觉得一个人连肚子都填不饱的时候,还有什么空谈感情?

    霍心颜又拉着许俏嘀嘀咕咕说了很多学校的事,才依依不舍的送许俏下楼。

    周燕生背靠着车门站着,接受过往行人的注目礼,看见许俏慢吞吞的走来,啧啧抱怨:“你可真慢啊!差点儿把我冻成肉干。”

    许俏有些不好意思:“那,那我请你喝奶茶?”

    周燕生有些惊讶:“哎呦,葛朗台妹妹变大方了啊。”

    等他看到许俏在小区楼下便利店买了两袋百利包的牛奶,又买了包最便宜的红茶,就知道这丫头还是那么抠门!

    边喝边嫌弃:“你说你有那么多钱干什么?”

    许俏狐疑:“你确定我这儿千儿八千叫钱多?”

    周燕生点头:“对啊,而且钱这个东西没了还会再来。”

    许俏却突然想到另一件事:“我想让你给我帮个忙,能把我的户口从许家迁出来吗?”

    周燕生好奇:“为什么?”

    许俏也不隐瞒:“万一我以后有钱了,又突然死了,那许家就是第一遗产继承人了啊。先把户口迁出来,然后我再写个全捐的遗嘱,这样他们一分钱都得不到。”

    周燕生默了默,丫头你真狠!

    “想迁户口,结婚就行了啊。”

    许俏摇头:“如果你有办法,还是先迁户口,就是京城周边随便哪儿地方都行。”

    周燕生点头:“好吧,回头通知你啊。”

    两人聊天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周燕生端着奶茶有些奇怪:“咦?要是老顾和老柳,他俩有钥匙啊?要是别人,我不认识这么有礼貌敲门的啊。”

    许俏:“……”

    起身过去开门,就见龚艳萍穿着黑色修身羽绒服,手里拎着鼓鼓囊囊几个塑料袋。

    龚艳萍看见许俏也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许俏堵在门口:“你有事?”

    龚艳萍被许俏的态度气到了:“我和承川好歹是一家人,你问我干嘛?”

    许俏哦了一声:“什么家人?顾承川的妈妈已经死了啊。”

    龚艳萍懒得跟她说:“承川呢?我有事跟他说。”

    说着就要推开许俏,强行进门。

    周燕生突然出现,站在许俏身后,伸手撑住门:“哎呦,这不是顾夫人吗?这是来干什么?”

    龚艳萍顿时像换了个人一样:“燕生啊?我听说承川回来了,就去超市买了些东西过来。”

    周燕生隔着许俏垂眼扫了下龚艳萍的袋子,讥笑:“顾夫人开始搞慈善事业了啊?这我们哪儿忍心让顾夫人破费啊。”

    龚艳萍脸上依旧维持着得体的微笑:“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是这么嘴贫。承川在不在?”

    “你来干什么?”

    不等周燕生回来,一道声音从龚艳萍身后响起。

    顾承川拾级而上,抬头看着龚艳萍,目光平淡无波,肩背挺直。

    龚艳萍转身看着顾承川,心里却莫名有些紧张,有几年没见顾承川了,这个青涩的男孩已经成长成了成熟的男人。

    宽阔的肩膀,已经扛起责任。

    “承川,好多年没见,真是一点儿没变啊。”龚艳萍压住心里的慌乱,虚伪的笑着。

    顾承川脸上的表情更淡了,开口声音都没有什么起伏:“当初我从顾家走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我与顾家再无任何瓜葛。你安心当你的顾夫人,我对你没有什么威胁。”

    龚艳萍脸色快速的变了变:“承川,你爸爸快不行了,我想不管咱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还是有什么恩怨。他总归是你父亲。不管怎么说,他给了你这条命。你去看看他也是应该的。”

    声音格外的真诚,说到动情处,还把自己打动哭了。

    顾承川依旧淡淡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场戏。等龚艳萍是擦着眼泪不再开口,才说道:“你回去吧,就算他死了,也不用通知我。”

    周燕生在一旁帮腔:“对对对,不用通知我们,免得我们一激动,还想放鞭炮庆祝一下。”

    龚艳萍气的想心梗,直视着顾承川:“你真的不去看看?心就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