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你在万丈荣光中 > 第九十九章:没有你们想的剧情哈哈
    顾承川端了姜汤和蛋炒饭回去。

    进门看见许俏坐在床上,被子披在身上裹成一团,只露出一张小小的脸,笑眼迷离在愣神,和刚才炸毛时判若两人。

    过去把姜汤和蛋炒饭放在床边的桌上,拉过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伸手在许俏眼前晃了晃:“这是在想什么呢?”

    许俏缩了缩脖子,收起笑容:“那个女人还在你们队里?”

    顾承川点头:“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牛志伟的妻子。”

    许俏努努嘴:“那她也有脸待着啊!”

    顾承川笑了下,拿着装着姜汤的茶缸递给许俏:“这都是不重要的人,不用管他们。先喝点儿姜汤。”

    许俏扯了扯被子,露了个缝钻出一只藕节一样白细的胳膊,稍一用力,肩上的被子滑下一点儿,又露出白皙的肩膀,还有精致的颈窝。

    许俏脸一红,又赶紧缩回手把被子裹好。

    奇怪了,夏天敢穿着吊带出门。这冬天露个胳膊怎么就跟裸丨体了一样呢?

    顾承川:“……”

    没想到这丫头脱的这么光,喉结紧了紧,眼神赶紧移到别处,可是那一抹晃眼的白却深刻的印在脑海里。

    许俏看出顾承川的不自在,赶紧解释:“我毛衣也有些湿了,我怕弄湿你的……就都脱了……”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顾承川更不自在了,轻咳了下:“你把姜汤喝了,再把饭吃了,早点睡啊。”

    说完看都没看许俏,拿了许俏放在凳子上的湿衣服快步出门。

    许俏哎了一声,看着关上的房门,揭开被子喃喃说道:“……我还穿了吊带和内衣呢。”

    说完想起顾承川临走时不自在的模样,忍不住用被子蒙住脸吃吃笑起来。

    许俏原以为晚上会失眠,却没有想到只是辗转了几下,就沉沉睡去,一觉到起床号响起。

    朦胧间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号声结束才想起来自己还躺在顾承川的床上。

    坐起来扫了一圈,发现桌上的饭碗已经收走,床头放着她的衣服,叠放整齐。

    难道睡着的时候,顾承川进来过?

    想着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睡着时没有流口水吧?

    刚换好衣服,房间门被敲响。

    许俏抓了抓短发,开了个门缝见是顾承川,才拉开门:“早上好,顾承川!”

    神采奕奕,笑容讨喜。

    顾承川心里有些失笑,看来失眠的只有他一个人。

    “衣服是来探亲的家属给你放进去的,你收拾一下,准备吃早饭了。”

    许俏哦了一声,听了顾承川的解释,心里喟叹,恩人是真的正人君子啊!

    早饭在食堂又看见宋金燕母女,许俏瞪她一眼,从她身边过还冷哼一声。

    宋金燕理亏,只一直低着头不敢吱声。

    许俏却没有打算这么放过她,跟着顾承川去吃早饭,看见宋金燕匆匆吃完饭带着小雪出去。趁顾承川跟战友说话的功夫,也悄悄跟了出去。

    宋金燕本打算带着孩子赶紧回家,结果刚出饭堂不远就被许俏拦住了路:“宋金燕?你叫这个名字是吧?我就是想问问你昨天泡在冷水里的滋味好受不?”

    宋金燕不想理眼前这个疯女人,在她跟江正南关系融洽的时候。江正南跟她提过许俏这个人。

    曾经是个低能儿,是顾承川在火场救了她,后来突然就变得精明起来。

    当时她还好奇,开玩笑说会不会是借尸还魂?聊斋上不都这么演?

    江正南让她不要乱说,这属于封建迷信的思想。

    现在看着许俏咄咄逼人的模样,也有些不服气:“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和你没有什么恩怨,你却差点儿淹死我。如果我告你,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吗?蓄意谋杀!”

    许俏冷笑:“你死了吗?我还真就是蓄意的,你想告尽管去!但是像你这种消费别人的好心,浪费公共资源!怎么就好意思呢?”

    宋金燕知道理亏,凶狠的瞪着许俏:“那也不用你管!”

    许俏扯了扯嘴角:“我还真不屑管呢,不过你那点儿破事这回恐怕人尽皆知了吧。你那个男人怎么不给你出面啊?真是够绝情的。”

    宋金燕脸色都变了,看着许俏的眼神恶狠狠的。

    许俏就是想激怒宋金燕,就是不想看她好过。

    顾承川站在饭堂的窗口,看着许俏凶巴巴的,像个炸毛的小刺猬一样刁难宋金燕。他不动,饭堂里其他人也都不敢出去劝架。

    而且也不想去劝架。

    宋金燕词穷,努力隐忍着不让自己发火,她也怕自己和江正南的事情被捅出来。

    她昨晚只是想吓唬吓唬江正南,却没有想到消防队的人都去了。躲在暗处看着大家下水不敢出来。

    现在被许俏气的脸青红一阵,只能无力辩解:“你这是个诽谤!胡说八道。”

    许俏冷笑:“还懂诽谤?那你知道假死误警吗?昨天晚上要是有别的险情发生,大家是放弃你还是不放弃你?”

    宋金燕不想再跟许俏多说,拉着小雪要绕开许俏。

    许俏还想开口,低头看着孩子惊恐的眼神,心里的仅有一点善良被唤醒,抿了抿嘴。让宋金燕牵着孩子离开。

    宋金燕紧紧握着孩子的小手,心中羞愧低着头匆匆往大门走去。

    刚出了消防队的大门,就有个女人迎面冲过来,不由分说的上前扇了宋金燕两个耳光。

    宋金燕被打的发懵,捂着脸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对方伸手扬起一把照片:“宋金燕!你个不要脸的!看看你做的好事。”

    照片砸在脸上,身上。宋金燕扫了一眼,脸色灰白!

    为什么会有她和江正南的私密照。

    江正南的妻子汪虹撕心裂肺的哭骂着:“你们两个还是人吗?你一个小寡妇不好好带着孩子!你勾引别人老公,贱丨人!”

    说着又要伸手去打,被匆匆赶来的江正南拦住。

    汪虹更恼了,转身就给了江正南一巴掌:“畜生!就是个畜生!你们两个都不得好死!”

    善良的女人,更恶毒的话也骂不出口,今天已经是极限了。

    江正南面如死灰的看着地上的照片,一切都完了……

    周燕生环抱着胸,站在马路对面不远处的树下,笑的有些邪恶。

    照片是他寄的,深藏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