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你在万丈荣光中 > 第六十三章:虐狗现场
    周燕生毫不客气的找了家非常有档次的饭店.——佘记饭庄。

    点菜也毫不心慈手软,边点菜边跟对面的许俏说:“老顾有钱,他的工资都没地方花。还在京城有投资。”

    许俏去了趟洗手间回来,非常自然的坐在了顾承川的身边,这会儿听了周燕生的话,扭头看着顾承川,有些惊讶:“你们军人还能搞第二职业?”

    顾承川也不隐瞒:“只是把钱放在柳医生那里,他负责管。”

    周燕生看着许俏看顾承川的眼神都带着光。就算和喜欢无关,那顾承川也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想着忍不住有些自嘲,他可能很久没有女人了。对许俏竟然有了别样的心思?

    许俏虽然好奇,却也没再多问。

    周燕生一直是话题的活跃者,这会儿开始跟顾承川说许俏比赛时的表现,各种夸赞。当然还不忘了自夸:“当然还是我当初慧眼识珠啊。”

    许俏白了周燕生一眼,没吱声低头喝水。

    周燕生对顾承川不满的抗议:“看看这丫头,现在多没大没小。每天不是指使我这个老板干这干那,就是对我横眉冷对的。”

    顾承川莫名觉得含在嘴里的茶水有些发酸,一路酸到喉间,像小时候家里吃的酸菜。

    有些惊讶,难道自己的味觉恢复了?

    菜上来时,顾承川看着一桌子菜有些犹豫和期待。

    许俏倒是很仔细的给顾承川夹了一块糖水梨:“这个看着挺好吃的。”

    顾承川没吱声,夹入口中慢慢咀嚼。

    一如既往的寡淡无味。

    看来刚才恢复味觉了,完全是个错觉。

    一顿饭,周燕生负责聊天。

    许俏一直细心的给顾承川夹菜,都是自己尝过后才又夹给顾承川,还凑在他跟前小声说着每道菜的不足之处:“这个咸鲜适口,就是火候过了。”

    “这道菜火候不错,把鲈鱼的鲜提了出来……”

    声音很柔和,如小溪潺潺而过,悦耳舒服。

    顾承川边听许俏说着,边品着菜,仿佛真的吃到了菜的香味。

    还有鼻尖传来若有似无的甜橙味,让他竟然有些想吃甜橙了。

    周燕生在对面看着两人的互动,那份顺其自然的亲昵,像是生来就有。外人根本插不进去。

    还有许俏小女儿的姿态,可能只有在顾承川面前才这样吧?

    轻抿了口茶水,本来骚动那颗心慢慢平复。

    他是谁?他可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周三公子!

    饭后许俏没忘了正事:“我现在已经进了决赛,你能在月底的时候,能给我弄一些回春草到石市吗?”

    顾承川回答的简练又痛快:“好。”

    周燕生心思就转了那么一下,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老顾,你太偏心了啊。我当初找你办事,你可没这么痛快。”

    顾承川冷哼一声:“主要你从来没有办过什么正事。”

    周燕生气的瞪眼,捂着胸口装受伤。

    许俏笑看着两人斗嘴,觉得这种友谊真好!

    心里却好奇另一件事,下午的时候,她回忆了上一世顾承川牺牲的事,自然努力想了顾承川追悼会上的一些人和事,好像没看见周燕生?或者是见过,她忘记了?

    想想柳净池都会过劳死,那周燕生呢?

    想到这里,忍不住心里呸了好几下,这样想太不吉利了!

    一周后,顾承川在电视看见了许俏的半决赛,因为男俊女俏的,给的镜头也特别多。

    看着许俏和周燕生默契的配合,顾承川又觉得有股酸味在舌尖绽开,顺着喉咙慢慢而下,酸遍了整个胸腔……

    江正南在一旁直感叹:“好看啊,这两人都可以当演员了。比那些男女主角还好看,话说这个周燕生长得还挺白啊!以前怎么没注意?”

    顾承川掩下眼角,无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

    江正南的传呼又响了起来,赶紧掏出来一看,又是熟悉的电话号码。有些叹气:“金燕那边肯定又有麻烦了,你陪我去一趟?”

    顾承川眼睛看着电视:“不去。”

    江正南就觉得顾承川特别没有人情味:“大牛以前跟我们关系多好,现在人没了。咱们帮衬点儿怎么了?你说孤儿寡母的,多不容易?”

    顾承川不为所动:“帮忙是好事,过界就是麻烦。我不喜欢任何麻烦。”

    江正南摆摆手:“行行行,你怕麻烦,我去行了。”

    说着有些生气的出去,找了辆自行车骑着去了牛志伟家。

    宋金燕带着孩子在家,这会儿正抱着孩子在楼下焦急的等着,看见江正南过来。才松了一口气:“江大哥,你总算来了。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只好又麻烦你了。”

    江正南下了自行车,擦了把汗,停好自行车过去:“不麻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出什么事了?”

    宋金燕有些不好意思:“家里煤气没了。我公公婆婆这两天回老家去卖房子。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也没法去灌煤气。”

    江正南一听觉得这事女人干不了:“这事就该找我们。我跟大牛那都是生死兄弟,以后不要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一提到牛志伟,宋金燕眼圈就红了:“大牛不在了,多亏还有你们。真是谢谢你们了。”

    女人柔弱的泪水,就像是一把无形的武器,让男人瞬间心软。

    更何况是漂亮的女人,哭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

    江正南更觉得自己就该多帮帮这个家,不能像顾承川那样冷血无情!

    想着伸手接过宋金燕怀里的孩子:“来,我们先上楼,你们在家等着。我去换煤气。”

    宋金燕原本就是个依赖感很强的女人,现在抓住江正南,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主心骨。有点儿事就想找江正南。

    见江正南没有厌烦的意思,心里多少有些放心。

    要不以后她自己怎么撑起这个家?

    江正南跑到楼上拿着空煤气罐下楼,又风风火火的去灌了煤气给宋金燕送上楼。

    宋金燕看着满头大汗的江正南,心里不忍,去接了杯温水递过去:“江大哥,辛苦了。喝点儿水吧。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呢。”

    江正南接了水一饮而尽,笑的憨直:“谢什么?以后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传呼。我要是不在,你找队里任何一个兄弟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