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你在万丈荣光中 > 第四十三章:许俏的怀疑
    许婧昨晚回去后想了一晚上,许俏的存在,对她很不利。白天排练时,同事小姐妹又嘀嘀咕咕议论隔壁独一处帅气的老板。

    她假装不在意的听了会儿,越觉得她们议论的人就是昨晚在大排档和许俏在一起的男人们。

    下午下了班,找了个借口请同事孙晓过来吃饭。

    孙晓也好奇同事口中的极品男人长什么样,不过看到独一处小小的门脸,挂的牌匾有些陈旧。心中有些不屑,这样的小店,老板就算是个极品帅哥又怎样?

    她是个比较现实的姑娘,深谙贫贱夫妻百事哀的道理,所以仅剩的好奇心也没了。

    看见顾承川和周燕生也没什么反应。

    许婧就不一样了,看着许俏跟顾承川坐的很近,两人的膝盖都快碰在了一起。心尖酸涩难忍。

    周燕生还端着芙蓉鸡片,看见许婧了然一笑,垂眼看了眼顾承川,笑着过去招呼:“两位吃点什么?”

    许婧见顾承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而许俏看她的眼神带着莫名的轻视,在她看来就是轻视。

    心里的怨毒又多了一分,冲周燕生强笑了下:“好巧,没想到这是你的店啊,俏俏在你这里打工?”

    许俏也起身过来,笑的三分假:“姐,你要是工作忙就不用过来看我了。我在这里挺好的。”

    而且以后也不要来了,既然重生了。得了最好的先机,为什么不想着发财致富,做个有钱独立的女性呢?非要往一个连正眼都不看她的男人身上缠?

    偏执的有些可怕啊!

    所以她看许婧的眼神,七分惋惜,三分可怜。

    好好的重生,恐怕又要过的一塌糊涂。

    许婧却觉得许俏这句话里藏了太多的心机,原本心里就不平衡,这会儿更甚了。和孙晓连饭都没吃又匆匆离开。

    孙晓却有些不解,出了独一处的门忍不住问:“许婧,你怎么了?不是要吃饭吗?”

    许婧脸色阴了阴,笑的勉强:“没事,我请你去吃砂锅丸子。”

    快到歌舞团门口,孙晓停下了脚步,拽了下身边还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许婧:“杜长华来找你了。”

    许婧猛的停下脚步,重生回来后,只想着跟顾承川有交集,尽然忘了杜长华出差马上回来,想想日期就是今天!

    上一世的惨状闪过,忍不住惊惧起来,看着不远处笑的斯文的男人,周身如掉进了三九天的冰窟窿里,冷的刺骨,牙关打战。

    孙晓察觉许婧有些不对经,关心的问了句:“你怎了?”

    杜长华已经拿着一束玫瑰花,笑的看不见眼的走过来……

    许俏不知道许婧和上一世的情债又纠缠在一起,抽时间去办了健康证,又忙着反复练习做芙蓉鸡片。

    顾承川有回宿舍住的想法,却被周燕生拦住,不能留他和许俏,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啊。这对小姑娘名声不好。

    顾承川就这么又被忽悠的住了下来,每天要帮许俏尝菜。

    一周后,周燕生忍不住了,苦着一张脸坐在餐桌前,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许俏:“许俏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不吃鸡肉了?连着吃了一周了,我打嗝都是鸡屎味。”

    许俏正搅着蛋清和鸡肉糜,听了周燕生的话,十分嫌弃的瞪她一眼:“顾承川都没说什么啊。再说要是店里生意好,鸡肉还怕卖不出去?所以根本原因还是你这个老板的不作为。现在正是饭点,你不去店里待着,在这里坐着干嘛?”

    周燕生被教训的一愣,好像有点儿道理啊。

    顾承川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书。

    许俏满意的继续去做芙蓉鸡片,蛋清和肉糜里又加了点虾泥,不能用筷子或者打蛋器搅拌,会打出劲儿,就会失去了鸡片入口即化的感觉。

    所以要用手轻轻的搅动均匀再加水淀粉。

    单单这个简单的动作,没有几年的功力,都搅不出理想的状态,最后炸鸡片时,很容易又厚又小。

    许俏和顾承川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个星期,也算是有点儿了解顾承川。他好像不会生气,也没有什么太在意的事情。

    白天偶尔会出去一下,去医院换绷带,或者回中队处理些事情。

    许俏忍不住想,这样的一个人,如果真掏心掏肺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会是什么样?

    分神中,把盐当做糖倒了两次进去。

    出锅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端着盘子去找顾承川,依旧让他做第一个品尝者。

    周燕生撑着下巴叹气的看着许俏从眼前过,却无视他!

    这个丫头过分啊!没良心!

    顾承川尝了后,依旧反应正常的点头:“比上次好多了。”

    许俏眉开眼笑的拿回筷子,端着盘子往厨房走,边走边顺手夹了块鸡片放进嘴里,苦涩的咸让她皱眉。

    什么比上次不错?这么难吃叫不错?

    她知道顾承川绝对不会是个故意说好听话的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顾承川的味蕾有问题。

    想想最近这段时间,每次让顾承川尝菜,都是非常吝啬的说出几个字:“不错。”“有进步。”

    很多意见还是周燕生尝后提出来的。

    开始以为是顾承川不喜多言,现在看来是他根本吃不出好吃不好吃啊。

    周燕生还眼巴巴的等着许俏让他尝菜呢,结果小丫头又无视了他,直接端着进了厨房,边走边把盘子里的鸡片往嘴里扒拉。

    “哎,哎……我还没尝呢?”

    许俏咽下最后一口鸡片,笑着回头:“你不是都吃出鸡屎味了?所以今天你不用吃了。”

    周燕生拍拍额头,有些夸张:“可以啊,小丫头,会欺负我了,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许俏去清洗厨房顺便做晚饭,还不停想着顾承川是不是味蕾失常?如果是!是天生的还是后天造成的?要是天生的,他为什么没有说过?后天的,又是经历过什么呢?

    晚饭后,顾承川传呼响个不停,他看了眼号码,眉头皱紧,下楼去回电话。

    许俏趁机去周燕生房间,直截了当的问正在打游戏的周燕生:“顾承川味蕾失常,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