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你在万丈荣光中 > 第一三二章:冰皮石榴鸡
    许俏看着麦依依气愤的模样:“你用周燕生的手机号发短信,别人知道你是谁吗?而且你署名没有?”

    麦依依顿了下,她好像忘了,傻狗不懂电码,估计以为周燕生逗他玩呢!

    傍晚周燕生又给送了汤来,麦依依让许俏分一些去送给吴雅玲。

    顺便带回来一个消息,李志勇死了!

    这是唯一一个活口,就这么死了?

    麦依依听了后面无表情:“我就知道他活不长,看他人中那么短,就知道是个短命鬼。”

    许俏好心的提心她:“你是一个无神论者,不要搞封建迷信啊。”

    麦依依古怪的看了许俏一眼,倒也没有反驳。

    经历了两天两夜的绑架,许俏晚上累的趴在床边睡的香。麦依依身体素质好,执行任务时经常两三天不睡也没事。

    再加上晚上喝了点儿大侄子熬的骨头汤,这会儿有些尿意,又不忍心喊醒许俏,只能忍着。早知道就插个导尿管了。

    麦依依胡思乱想着,听到门外走廊有脚步声,动了动耳朵,发现脚步声有些沉重,不像是小护士们走路,脚步轻快。

    这个脚步声,像个男人故意放轻了步伐。

    动了动脑袋,朝门口看去。

    不大会儿,果然看见病房门上玻璃窗口露出一张脸,戴着帽子口罩,只有一双眼阴恻恻的看向室内。

    显然没有想到病房里还有人醒着,对上麦依依的眼睛慌了一下。

    麦依依不但不怕,还咧嘴冲门口的人笑了下,露出一嘴白森森的牙齿。

    看着男人落荒而逃,非常满意的收回视线。这事难道还没完了?

    许俏一觉睡到天亮,直到脖子僵硬,才揉着脖子爬起来,睡眼松醒的看着麦依依。

    “你可醒了,快!我要上厕所。”麦依依松了口气。

    许俏脸一红,十分抱歉:“你怎么不喊我啊,不好意思我,我睡觉有些死。”

    赶紧去锁好病房门,拿了小盆过去给麦依依接尿。

    麦依依稍微别扭了下,哼哼着说:“你可是把我看光了啊,回头要对我负责。”

    “好,负责。”

    麦依依抓了抓脑袋:“对了,你说那个药咱们正常人吃了会什么样?我看你好像有点儿懂得样子。”

    “正常人吃了,会出现反应迟缓,记忆力退化。如果药性不稳定,也可能会让性情大变……”许俏说着突然想起上次的蛋黄酥事件。

    那件事和这次这些人有没有关系呢?

    麦依依见许俏动作停了下来,喊了一声:“我好了……许俏,我好了哦。”

    许俏才回神,赶紧帮许俏把裤子整理好,心里却不停的想着刚才的问题。

    等周燕生带着早饭来时,许俏顾不上吃早饭,跟两人说了一声,匆匆去找顾承川。

    在去找顾承川之前,许俏先回独一处了一趟,没想到周燕生又小崔和小丁找了回来,两人看见许俏。自然拉着一顿好奇和关心。

    许俏简单的说了这两天的经过,又安抚了下小崔的紧张的情绪:“好了,我现在没事了,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说着去后厨,打算给顾承川做点儿吃的带去。

    小崔跟着进去:“又是顾中队长救了你?”

    许俏弯眼笑的甜:“嗯,这次算是两个人救了我,还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女特种兵。”

    想想麦依依的样子,看着不着调,其实胆大心细还有谋略。

    在性格上和周燕生其实有些像,藏巧露拙。

    小崔惊讶了一下,又把话题转到了顾承川身上:“许俏,你和顾中队长真有缘,每次出现危险都能被他救了。”

    许俏笑了下没说话,低头拿了块熟鸡肉出来放着。又去拿了些冰皮粉用沸水拌匀,揉成面团备用。

    接着利落的拿了鲍鱼,元贝,香菇,豌豆,火腿等出来,清洗后都切成丁。

    小崔在一边看着,忍不住咽了烟口水,这五颜六色的菜混在一起真好看。

    许俏将这些材料放在一起拌匀,把冰皮面团搓成小剂子后再擀成面片,包入拌好的各种菜丁。

    一个个小巧可爱,状如福袋的冰皮石榴鸡放入锅中蒸熟。

    小崔在一旁看着出神:“许俏,这个看着真好看,肯定很好吃。”

    许俏摇头:“这个啊,不是重在它的味道,而是这个菜的寓意很好,福寿安康,多子多孙。所以叫石榴鸡。”

    说着又快速利落的做了个凉拌芹菜。

    小崔莫名其妙的看着许俏,为啥不送个好吃的呢?炖牛肉,炖红烧肉,多实惠!

    石榴鸡这个就名字好听,味道连许俏都说不一定好不好吃。

    许俏笑着将一个个白胖胖可爱的石榴鸡放进饭盒里,又拿了个小饭盒把凉拌芹菜装进去。

    小崔就这么看着许俏打好包,拎着饭盒出门。还是想不通,这么远送个凉拌芹菜?是什么意思啊。

    许俏到消防队时,顾承川正好刚从外面回来。

    陈述带着许俏去顾承川办公室,路上小心叮嘱:“顾中队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情不好啊。”

    顾承川倒不是心情不好,而是昨晚柳净池在电话里说龚艳萍有参与假药的嫌疑。而且当初许俏怀疑的蛋黄酥里的药物成分,和许俏绑架后看见的药名可能是一样。

    单就龚艳萍的能力,还不至于做这么大的案子出来,背后难道还有人?

    柳净池同时还提到了顾承川母亲和妹妹遇害:“如果阿姨看见或者听到了龚艳萍的什么秘密,所以才让她起了杀心呢?按理说,阿姨和小妹她们完全不会影响她的生活。而且背上杀人的罪名,总是活的要艰难很多,她没有道理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非常不合理。”

    顾承川没有怀疑柳净池的分析,原本母亲和妹妹的死就有很多疑点。当时现场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母亲和妹妹死于他杀。

    所以案子定性为用火不当引起火灾,造成死亡。

    如今看来龚艳萍的嫌疑更大了!

    而柳净池还提醒他,许俏这次死里逃生,可能会被盯上。

    许俏轻轻的敲了下门,推开个门缝露个小脑袋进去,笑眼明媚如春光:“你在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