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鱼跃沧海 > 第一百零三章:邪修秘闻
    原来,这面大旗的名字叫做“炼魂幡”,乃是以玄冰蚕、人面鬼蛛、六眼冥蛛等十几种灵虫,所产丝线为主原料编织而成。

    此幡本身的强度和韧性,就可以匹敌上品法器的程度,在经过特殊手法编织,和加入许多阴寒属性的灵液浸润处理后,足可达到晋升法宝的层次。

    玉简记载中还说,同样以选择其他阴寒属性的材料编织和浸润,其要求并非固定不变,只是做成之后的韧性强度不同,还有对其内所养魂体的加成不同而已。

    而这面“炼魂幡”的材料,也是在其主人多年搜寻积攒下,有一样是一样,只要符合阴寒特性且等阶不算太低的,都会想办法搜罗一些,这才最终凑够数量编织此幡,并使其勉强达到晋升法宝的层次。

    这“炼魂幡”最为独特的一点,便是其内无需刻画阵法,而是通过炼魂邪法,将人或兽的魂魄融入幡内,并不断投以生魂喂养使之成长,从而带动“炼魂幡”进阶法宝层次。

    而且此宝一旦进阶法宝,其内魂体便可凭幡身化为实体,无惧寻常雷火等手段,而且根据其内魂体本身的魂资优劣,还能进一步持续成长,可谓是潜力无限。

    在玉简的最后部分,除了记载御使此幡的口诀外,还有炼魂入幡之法和全套的制作过程。

    此外还包括了三道炼器阵法,分别是拘魂、固魂、困魂,而且还特意注明了,根据被拘魂之人的实力强弱,三阵可叠加炼制。

    单独的三阵,只可以拘引凡人或者凡兽生魂,若对方是练气、筑基甚至金丹修为,则需要将三阵叠加到不同层次的灵器、法器水准。

    若是可以将此三阵,叠加到法宝或以上层次,那就连元婴也同样可以拘来。

    当然,所拘魂魄的强弱,还要根据幡内魂体的强弱来定,不能是实力超过幡内魂体的,否则有可能会被反噬。

    .......................................

    看完此幡的炼制要求,江川就觉得此番太过阴毒,竟要喂以生魂,实在是过于邪恶。

    有心想要毁了此物,可转念一想:“此物也可用妖兽魂魄代替,何不留待日后,为琳儿也准备一件护身之宝。”

    此念头一起,便迅速占满了江川的脑海,这才又仔细检查了两遍“炼魂幡”,确认其中没有魂物残留后,这才将其摄入塔内,存到了第一层空间内。

    此后,江川又分别查看了其余两枚玉简,其中一枚记录的是功法,可直抵元婴,算得上是一门上乘功法。

    还有一枚玉简,则是记录了许多杂事,不过细心浏览下来,江川还是发现了许多隐秘信息。

    其中有提到员外多年苦修的心得,还有金丹之后,于一处古修士遗迹内发现的秘宝“炼魂幡”的炼制法门,以及多年搜罗的,关于古时邪修的一些资料。

    根据员外的玉简记载,江川整理归纳后,可也以勉强推断出一些东西。

    其一、秘宝“炼魂幡”为数万年前邪道阴魂宗所独有,且神通诡异,每幡各有其独到之处,而且越到后期越是强大,为各方势力所忌惮。

    这一点,是员外得到的唯一玉盒内提到的,被其记录在了玉简之内。

    其二、万余年前的正邪大战过后,邪修各方势力仿佛凭空消失,大路各地再也不见踪迹,彻底断了传。

    只是偶有修士得到古修遗泽,才会偶尔冒出一两则邪修传闻。

    就如同胖员外一般,其本身所修的是正统道家功法,却偶然得到邪修秘宝的炼制之法,一时没能把持住,对“炼魂幡”的威能起了贪念,这才偷偷摸摸的暗中行事,最终也为此身死道消。

    其三、江川在此前两人神魂中发现的魂禁,查遍员外所留的各种资料,却都不曾提及。

    而且在员外身死之时,江川也有特别留意,却并未发现有何异样。

    这样的结果在此刻想来,要么是员外没有记录相关秘法,要么便是这员外的身后,还另有其人?

    不过这也有些说不通,因为典籍资料都在员外身上,而且从资料上也能看出就是胖员外所记,若是另有他人,又怎会如此叙事,又怎会放心让其保管。

    想了许久不得要领,江川也不再费神,收拢阵法后便向着县城的方向而去,打算再去探上一探,顺便搜罗战利品。

    毕竟,员外身上的灵石储备,与其修为不成正比啊!

    就算幕后真的另有高人,只要修为不超过元婴中期,那自己也都有一博的机会,就算不敌,那自己也可以脚底抹油。

    不过必须得小心谨慎还是要有的,上次的教训现在都还没好彻底,却是需要多多留意啊!

    江川一路返回,隔着县城还有百里便不再前进,而是躲在附近山中,神识悄然观察城内一切动静。

    员外府内还有十几名仆役杂工,虽有好几天没见到员外老爷,可这些人也都各行其事,好像早就习惯了员外老爷的时常消失不见,而且有意无意间,都会绕着后院的独立小楼走,不愿意靠近分毫。

    江川观察了三天时间,为了小心起见,神识也始终都在外围徘徊,并没有贸然深入。

    就在其准备冒险一探之际,却是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小修士,始终在城边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是在找寻那种即便消失,也不会引起他人注意之人。

    在江川的神识特别留意下,即便是此人的储物袋,也起不到多少遮掩的效果,被轻易突破后,果然在内部发现了一杆黑色小旗。

    而再将此人解决之后,看着一丝即将消散的黑气,江川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将大旗也取了出来。

    这一丝黑气在大旗取出的瞬间,便立即停止了消散之势,转而向着大旗飘来,并最终慢慢融入其内。

    见到此幕,江川愣神的同时,心中的疑虑也尽皆通透。

    原来这黑气,乃是幡中魂婴所为,可能是为了控制其他修士才打入的魂禁,能干扰搜魂,或许也只是其附带效果而已,可笑自己还一直疑神疑鬼,猜测其有幕后黑手。

    心中有了结果,江川便不再耽搁,神识全力向员外附中深入,一寸寸的仔细探索,最终还是在一块地板上,发现了一丝端倪。

    这块地板虽不起眼,却能让神识感知出错,其下方明明是一条垂直通道,在神识中却变成了厚厚的土层。

    而且这土层十分怪异,初时看上去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可在江川入微观察下,竟然发现这块土壤内的砂砾大小和布局都一模一样。

    要不是江川神识特异,已经达到了元婴初期甚至中期修士的层次,而且还能入微观察,还真发现不了这一情况。

    石板被江川收起后,下面只有一条垂直幽深的通道,没有任何阵法痕迹。

    直到下降到地底近千米距离后,江川神识中才出现了一座覆盖着遮蔽阵法的地下洞窟,此遮蔽阵没有丝毫攻击和防御效果,唯一的作用便是隔绝一切气息,让外界无从查探。

    不过在江川看来,此阵虽然效果不错且价值不菲,可比起先前得到的石板,效果还是要差了不少。

    这座阵法的里面是一座聚灵大阵,而且范围颇广,其内聚集的灵气化作灵雾,在阵内四处翻滚。

    在洞窟的中心位置有一处地缝,其内股股灵气不断冒出,正是一处灵气脉眼所在。

    “没想到在此城中,还有一块如此宝地,真不知道那胖员外是如何寻到这里的,还留下了如此多的物资,等我来收取,呵呵...!”江川看了一眼脉眼旁边堆积的灵石,和几排石制的架子,心中不无感慨。

    “这还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对于此地灵气,江川虽有不舍,可权衡再三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将所有物资包括阵法都搜刮一空后,江川便迅速离去,任由灵气自由蒸腾,逐渐弥漫了整座县城。

    至于还剩下的那两个筑基修士,和一部分练气小修士,江川也没打算多管,毕竟,幕后黑手身死,这两人不用多久便会察觉,想来他二人也不敢再行那杀人拘魂之事了。

    至于那些小修士,也算是受人逼迫,暂且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变作一名白发老者的江川,再次路过那间茶肆。

    喝了一碗淡茶后,沙哑自语道:“谢谢你的雨伞,一路走好!”

    看着渐渐远去的老者,穿一身皂布粗衣的中年茶肆老板,收了桌上留下的铜钱后,最终还是忍不住小声打趣道:“这病的不轻啊!也没个家人在旁照料。唉...!”

    其前一句还有些打趣的味道,后面则是转为了对老者的同情之意,最后的一声叹息,更是道尽了世道沧桑,生活不易。

    江川嘴角露出笑意,继续佝偻着背,一步一步的往前迈去。

    只是看这天色,似乎又要下雨了啊!

    “唉...!走的急了些,也没跟老板借把雨伞,也好挡风遮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