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 第九十六章初吻很甜,情话很甜(沐晴和烨)


    许沐晴的声音很干脆利落,还带着点无辜的意味,“再说了,我的手放下竹筒以后,就没有再碰过了,等会揭开竹筒,你让庄家看看,我有没有作弊呢?”

    “好了,点数你还猜不猜了?你要是不猜,就算我赢了哦。”

    旁边的人早就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了,忍不住催促道,“张公子,那么多人盯着呢,许沐晴她不可能作弊出老千的啦,你就赶紧猜点数吧,都这时候了,你就算不猜也没有办法了对吧?”

    张明熙的确是骑虎难下,他犹豫着将点数给猜了出来,“三点,一点,一点。”

    许沐晴看着他的眼神,就好像在明明白白地说着,“你输了。”

    金一把竹筒给拿开,脸上流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来,“张公子,你猜错了,是三点,三点,三点。”

    骰子稳稳地,竹筒里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再正常不过了。

    周围的看客再次惊呆了,不敢相信张明熙竟然在最后的时刻猜错了,他们看向许沐晴的目光充满了惊恐。

    这个女人才是魔鬼吧,连张明熙都败在她的手里了。

    张明熙整个人犹如浸泡在寒冷的水中,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还没到最后一刻,我还没有输,许沐晴你别高兴得太早。”

    没想到明媚又漂亮的少女只是眨了眨眼睛,一如既往地镇定,“我没说你输了啊,我只是说你猜错了。现在轮到你了,张公子。”

    张明熙将骰子放进竹筒里,摇着竹筒的手都控制不住地颤抖得很厉害,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滴落在赌桌上。

    骰子叮叮当当地响着,到了最后的时候,张明熙还将竹筒翻转了两个优美的弧度,重重地扣在赌桌上。

    “里面是多少点。”

    他直勾勾地盯着许沐晴,心里升起了强烈的希望,他已经将杀手锏给使出来了,许沐晴绝对不能赢,她一定要猜错。

    许沐晴小声地提醒道,“请将你的手拿开,身体也不要碰到赌桌。”

    年轻又骄傲的男人不情愿地退开了一些距离,眼神仍然像锐利的鹰隼一样看着她。

    许沐晴嘴角翘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将她的结果念了出来,“一点,一点,两点,四点,三点,三点。”

    周围的人群再次爆发出喝倒彩的声音来,“她怎么又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语,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点,不会的。”

    张明熙在听到她的答案以后,已经面如死灰,他明白这一次是他输了,输得很彻底。

    许沐晴语气很谦虚,听在某个男人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欠揍,“麻烦把元宝山的别院的房契地契都拿出来了,承让了,张公子。”

    周围的人却觉得眼前的姑娘狂妄至极,都没开出结果,就讨要房契地契了,实在是太过分。

    这时候金一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小心翼翼地将竹筒揭开,赫然看到原本的三颗骰子从中间离开了,变成了六颗骰子,点数就是许沐晴之前报的那些。

    这一次,所有的人都对许沐晴的本事有了彻底的了解,看她的眼神狂热得跟什么一样。

    “没想到许沐晴竟然打败了张明熙,她才是实实在在的赌神,现在的女人简直太可怕了,怎么会这么厉害。”

    “张明熙被打败了,败给了他曾经的未婚妻,非但婚约没能要回来,还搭上了一座别院,真是亏大发了。”

    前一刻还志得意满,觉得一定能将许沐晴打压得这辈子都翻不了身的男人,面如死灰,眼睛通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我愿赌服输。”

    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办法赖账,但是心里就跟被锐利的刀子捅了很多下一样,那种从云端被踹入地狱的感觉,那种被狠狠地打耳光的感觉,让他怒火中烧,根本没有脸再待下去,直接把房契和地契推到许沐晴的面前来,带着他的随从灰溜溜地离开了。

    人群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来,“许小姐,你真的好厉害啊,竟然赢了张明熙。”

    还有些狂热的赌徒直接冲到了许沐晴的面前,“许小姐,我想拜你为师,你把那出神入化的赌术教给我吧,我十赌九输,输得都快倾家荡产了,要是我像你这么厉害,我一定能把以前输掉的家产再挣回来。”

    许沐晴只是淡淡地看了那些赌徒两眼,平静地说道,“赌博不好,你还是戒了吧,老老实实地挣钱养家比较实在。”

    所有围观了这场赌局的人被她这话弄得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明明你刚才赌得那么厉害的好吗?

    还赢了人家一座别院呢,至少值上万两银子了,这样太虚伪了啊。

    “白薇,茱萸,我们走吧。”

    许沐晴心满意足地拿着房契地契,带着两个丫鬟走出了招金赌坊。

    她对于赢来的这座别院不怎么感兴趣,也不在乎,不过能杀一杀张明熙的锐气,顺便在他的身上放点能让他情绪失控的香粉,回去大发脾气一通的手段,还是很让她开心的。

    走在人流涌动的集市上,许沐晴忽然感受到有一道强烈又怨毒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像是要将她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她回过头去看,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就在她即将要走到她马车前面的时候,忽然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瓷白色的砂锅,发狠地朝着她冲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砂锅里才烧开的热气腾腾的油朝朝着她的脸上泼了过去。

    “小姐小心——”

    白薇和茱萸在感觉到杀气的时候,已经反应迅速地将她往旁边推过去。

    滚烫的油泼在地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不敢想象要是真的泼在了许沐晴的脸上,她是不是这辈子就毁掉了。

    然而,她刚躲过了这边的袭击,另一个穿得脏兮兮的女人,猛地从一个摊位后面给冲了出来,手里同样是一口砂锅,滚烫的油再次朝着她的身上泼了过来。

    白薇发出一声惊叫,“小姐,右边也要小心。”

    两个丫鬟发狠地冲到了她的面前来,想要用身体挡住扑面而来的滚烫的油。

    下一刻,有素白的绸缎分别缠住了她们三人,直接把许沐晴连同她的丫鬟往空中提了大约有半丈多的距离,然后,热气腾腾的油直浇在了她们身后的墙上,冒起了阵阵的白烟。

    白薇和茱萸气得快要疯了,发狠地冲上去,将那两个想要泼许沐晴一脸油的妇人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顿。

    “你们怎么那么狠的心,谁让你们用滚油去泼人脸的,我打死你们。”

    两个丫鬟都是练过武功的,连打带踢的,毫不手软。

    害人的那两个妇人害怕地捂着头,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也不反抗,嘴里发出痛苦而惊恐的声音。

    旁边有不少人也目睹了这一切,纷纷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不敢想象那些油泼在身上,人是不是直接被烫死了。

    “谁指使你们来害人的,快说,不说你们别想离开。”

    白薇和茱萸气势逼人,将害人的罪魁祸首打得鼻青脸肿,嘴角都出血了,还是没能从她们的嘴里套出任何一个字来,更是让她们郁闷坏了。

    “别再打了,把她们送到官府去。这两个女人看起来就像是傻子,想必她们是被人给利用了,从她们的嘴里问不出有用的信息的。”

    许沐晴心里气得要死,然而面对两个傻子神经病,她哪怕再恨,总不可能当街杀人,不得不将满腔的怒气给咽了下去。

    “我在悠然楼里面等你们,你们把人送到府衙里就去找我。”

    许沐晴她低头看着腰间素白的绸缎,忍不住朝着悠然楼的方向看过去,如果她没猜错,应该是萧霖烨的人救了她。

    “可是小姐,你一个人能行吗?”

    白薇不放心地说道,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有人拿滚烫的油来泼她,万一再出什么差池,回去神医都能把她们的皮给扒了。

    许沐晴想了想说道,“我在悠然楼包个雅间就行了,你们去吧。”

    在悠然楼她的安全应该还是能够保障的,倒是白薇和茱萸,必须要把人送到府衙去,她必须要查出究竟是在还害她。

    “那小姐你自己小心,待在悠然楼里别乱跑了,奴婢把人送到府衙里去,很快就回来。”

    许沐晴走到不远处的悠然楼,那道怨毒而强烈的视线依然落在她的身上没有移开。

    她不由得回过头去四处搜寻着,还是没能找到可疑的人选,正准备踏进客栈的大楼的时候,一辆遮挡得严严实实的马车从不远处离开。

    女人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那道仇恨又怨毒的视线就是从马车里传出来的。

    没等她看清楚,马车已经拐进了另一条岔路上,消失不见了。

    许沐晴有些失望地踏进了悠然楼,态度殷勤的店小二已经把她领上了二楼最宽敞最豪华的雅间,体贴地关上门出去了。

    下一刻,她被人用力地掐住了腰,高挑纤瘦的身体一转,整个人被压在了墙壁上,紧接着,熟悉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许沐晴,你真是够能耐的啊,今天在赌坊风头出得很大啊。”

    萧霖烨周身散发出阴恻恻的寒气来,深邃的眼底有着陌生的,她看不懂的光芒,那架势,就像是要把她给活活掐死一样。

    她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腿都软了,不由得谄媚地笑道,“太子殿下,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我看着有点害怕。”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太强大了,那绿油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然而,她的话音还未落下的,有炙热的双唇覆盖在了她的嘴唇上,随后,毫不客气地侵犯着属于她的领地。

    许沐晴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直接不会思考了,她身体剧烈地挣扎着,想要挣脱开萧霖烨的禁锢,还有他那带着强势和霸道的吻。

    然而男人直接将她的手举过头顶,暗哑在墙壁上,另一只手搂着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修长而有力的双腿紧紧地压着她的,让许沐晴根本动弹不得。

    许沐晴眼睛里涌上了薄薄的雾气,发出“唔唔”的意味不明的声音来,男人清冽又霸道的气息将她的口腔给填满了,不管她怎么挣扎,他都不愿意放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身体也软成一滩水一样靠在了萧霖烨的怀里,男人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额头亲昵地抵着她的额头,眼底有着深邃而专注的迷恋。

    许沐晴脸色绯红,凭空多了一层妩媚的颜色,她的嘴唇也红肿,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强烈的暧昧。

    她满脸羞愤地从萧霖烨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往后退开了安全的距离,“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她做了什么事情刺激到他了,直接狼性大发了,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没想到萧霖烨身体轻轻一闪,再次来到了她的身边,不由分说地把她搂在怀里,贴在她的耳边,强势又霸道地啄吻着她小巧精致的耳垂,纤长而指节分明的手指也在她柔嫩细腻的腰间轻轻地摩挲着。

    这样亲密又暧昧的举动,让许沐晴背后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太子殿下,有话好好说,你别这样行吗?”

    她要被吓死了,她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让萧霖烨爱她爱得无法自拔。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子上,让许沐晴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剧烈地挣扎着,这一刻,萧霖烨总算没有再禁锢着她,将她按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绿油油犹如饿狼的眼睛就那么瞪着她,许沐晴被他看得心惊肉跳,差点就拿出了毒药来将他给放倒了。

    “许沐晴,我今天真想掐死你。”

    面对清贵优雅的男人压抑着怒意的声音,许沐晴也委屈得都要哭了,“太子殿下,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你对我发那么大的脾气做什么?”

    她还被强吻了,嘴唇到现在还又麻又疼呢。

    许沐晴害怕得跟什么一样,萧霖烨竟然跟她发疯,难道就应为她和张明熙打了个赌吗?

    萧霖烨眯着眼睛,有危险的光芒迸射了出来,“你没对不起孤?看来你是从来没有把孤的话放在心上。孤说过会娶你的,你倒好,转头就拿你的终身大事去跟张明熙打赌了。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嗯?”

    他居高临下地将她困在椅子上,俊美无俦的脸离她只有半寸的距离,威胁的意味十足。

    许沐晴谄媚地讪笑着说道,“太子殿下,你不用替臣女担心。今天的事情臣女心里有数,张明熙他赌不过我,我不会输的,因为有十足的把握我才敢跟他打赌的。”

    她又不是脑子被撞坏掉了,怎么可能嫁给张明熙,任由他折磨践踏。

    萧霖烨却对她的说法很不满意,脸色依然很难看,竟然用力地捏了一把她粉嫩嫩的脸,疼得许沐晴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别掐了,好疼啊,太子殿下,我以后再也不跟别人打赌了,你就别再生我的气了,真的对不起,让你替我操心了。”

    许沐晴眼睛水汪汪,雾蒙蒙的,仰起头来略带着委屈地看着萧霖烨,更是让男人的心里起了邪恶的念头,想要将她压在床上狠狠地欺负。

    还有,她的皮肤光滑细腻,手感很好,萧霖烨爱不释手般地又掐了她一把。

    “你心里有什么数?张明熙赌得那么厉害,逢赌必赢,万一出点什么差池,你输了呢?那不是要赔上你的一辈子的。你以为张明熙把你娶回家去就真的会善待你吗?他喝醉了酒的丑态你又不是没看到,你要是真的嫁给了他,究竟怎么被折磨死的,恐怕你都不知道。”

    萧霖烨更气的是,她要是被别的男人娶走了,那他怎么办?

    “还有张明熙的母亲,那么爽利泼辣,你嫁过去还有你的好果子吃吗?许沐晴,你做事情一点都不考虑后果,我真想把你的腿给打断,然后再养着你算了,你太让我操心了。”

    许沐晴被男人眼底实实在在的心疼和在乎给震慑住了,他对她是真的喜欢,是那种纯粹的,没有带有丝毫的杂质的。

    不像是萧霖策,嘴上说着对她好,不过是想要利用她爹和她哥哥卖命罢了。

    她心一颤,神色也变得凝重又慎重了起来,“殿下,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真的。宫里马上就要选秀了,很快你就会有温柔贤淑的妻子,你现在身体很好,未来的太子妃一定会很爱你,你们今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萧霖烨哪怕对她的爱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她和萧霖烨不可能在一起的,皇上不允许他自己在还这么身强力壮的情况下,让儿子的势力比他的还要壮大。

    更何况,萧霖烨根本就不是皇上的儿子,而是萧落的儿子,那就更会被皇上当成是眼中钉肉中刺。

    而她是许奕融的女儿,她爹是最忠心于皇上的大臣,很多时候,皇上信任她爹比信任那些皇子还要多。

    萧霖烨看到许沐晴满脸抗拒的样子,直接被气笑了,“沐晴,你又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谁说我马上要娶太子妃了?我说要娶了吗?你凭什么决定我的终身大事?”

    许沐晴在萧霖烨的怒火中,硬着头皮地说道,“然而你的婚事你自己说了也不算啊,皇上说了才算,他绝对不会让你娶我的,你爱慕我又有什么用?”

    想到前世的那些事情,她内心有一种强烈的酸涩涌上了心头,“我也不想嫁给皇室的男人,你们一个个都太精了,我脑袋不好使,真的很害怕哪一天被人算计了还傻乎乎的。”

    萧霖策留给她的阴影实在是太深刻了,这辈子她都不想再和萧家的男人有感情上的纠葛了。

    她拒绝得那么干脆,好像这些事情都没有过她的脑子一般,再次把萧霖烨气得够呛。

    “我的婚姻大事只有我能做主,哪怕是皇上,也休想让我娶我不愿意娶的女人。沐晴,既然你撩得我心动了,你就休想逃离开我的身边。”

    萧家的男人,血脉里流淌的自然是强势霸道,“以前我身体不好,随时都可能死,那时候你不愿意嫁给我就算了。但是现在,既然你已经把我的身体的毒给解了,并且把我调养成了健康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把我爱的男人放在一边,而要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

    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也就算了,既然已经有了想要守护一生的女人,他这辈子就不会再去勉强和将就。

    许沐晴气得眼眶都红了,情急地跺了跺脚,“你那么死脑筋干什么?什么情啊爱啊,哪有权势地位和财富重要?我看你是想要害死我。你拒婚,到时候皇上盛怒之下直接把我弄死了,或者直接强硬地拉我去嫁人,我的一辈子才要毁了。”

    萧霖烨看她满脸焦急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由得对她产生了怜惜之情,他将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半蹲在她的面前,直视着她流光溢彩的眼睛,几乎要看到她灵魂的最深处。

    “沐晴,我不会让你置身于危险之中的,你相信我。除了你以外,我也不会娶别的女人,你等着我,好吗?我萧霖烨对天发誓,这辈子只会娶许沐晴一个女人,如果我背叛了她,害得她伤心欲绝,让我遭受天打——”

    他的话还没说完,许沐晴气得直接拿出帕子塞进了他的嘴里,阻止他继续发誓,“你瞎发什么毒誓啊,好好地活着不好吗?谁要你发毒誓了。不要再说娶妻这件事情了,我不想听,一切顺其自然,随着时间走吧。”

    “不,我要说。沐晴,我要让你看到我的诚意,我向来不轻易地许诺,跟你告白这件事情,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才跟你说的。我爱慕你,想要跟你成亲,以后我要是有孩子,那孩子的娘亲也会是你。我不会要别的女人给我生的孩子。除了你,那些女人我碰都不想碰,只想和你行鱼水之欢,做男人和女人之间那件最亲密的事情。”

    这么热烈而又直接的告白,让许沐晴面红耳赤,心砰砰地跳着,几乎要蹦出嗓子眼来。

    更让她觉得羞耻和控制不住的是,内心深处竟然有一丝丝,一缕缕甜蜜的味道蔓延开来。

    “你别再说了,太子殿下,让时间来考验一切吧,真的别再说了。”

    萧霖烨看她紧张羞涩得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双手紧张得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心里不由得觉得好笑。

    “以后别再任性地拿着终身大事来做赌注了好吗?沐晴,我承受不起失去你的痛苦。你知不知道,当张明熙把你们打赌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的时候,我吓得魂儿都快要飞走了,真的害怕你要是输了,真的要嫁给张明熙,我要怎么办?”

    许沐晴脸又热又烫,心里一阵暖一阵酸,她略带愧疚地说道,“我跟他打赌是有原因的,我想要借着他的手回去狠狠地将张紫杏和张紫菱教训一顿。”

    “谁让那两个女人推我下水的,要不是我会游水,恐怕已经被淹死在池子里了,不然就被萧霖策衣衫不整地从水里抱出来,被迫嫁给我压根不想嫁的人了。”

    萧霖烨听着她的话,心底堆积着的那些怒火和不快顿时烟消云散了,再次宠爱地将她搂在怀里,愉悦至极地笑了起来。

    许沐晴的脸被他按在胸膛里,他胸腔一震一震的,让她觉得不舒服,忍不住皱着眉地说道,“你别再笑了,震得我全身麻麻的。”

    男人却觉得她记仇的样子,瑕疵必报的样子都那么的可爱。

    “张明熙遇到你,也算是他倒了大霉了,没事惹你干嘛。沐晴你这样的脾气性格,我真的很喜欢,我觉得你注定是要成为我的妻子,我们是最般配的一对。”

    许沐晴被揶揄,一直很热的脸就没有褪去温度过,她气得直接用手去捏萧霖烨的下颚,恼怒地说道,“别再笑了,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不应该报仇吗?”

    萧霖烨宠溺地任由她捏着下颚,配合地说道,“当然应该报仇了,谁也不能惹我心爱的姑娘不开心。”

    “想不想去张家看热闹?如果想,我带你去。”

    许沐晴嫌恶地撇了撇嘴,“算了,我懒得去看她们,省得又让我来气,只要她们被打得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对了,这些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你拿着吧。”

    她将从张明熙那里赢来的房契和地契交到萧霖烨的手里,“你想办法把这个别院给脱手了,卖的银子你留着,你以后用到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她的这个举动大大地取悦了尊贵的太子殿下,男人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你这是在养我吗?沐晴,我很开心,你愿意这样替我考虑。”

    这样全心全意护着他的姑娘,他怎么能不爱?

    许沐晴羞恼地瞪了他一眼,“我只是觉得拿着这些房契地契扎手,我也懒得和张明熙计较,当然是交给你比较放心了。”

    萧霖烨脸上带着笑,直接将东西塞到了怀里,暧昧地对她笑着说道,“既然是夫人的嫁妆,我当然要收好了。”

    许沐晴要磨牙了,这人,不对她耍流氓会死啊?

    男人握住了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肩并肩地在贵妃榻上坐下,整个人就像是神仙眷侣一样,要多般配就有多般配。

    感觉到萧霖烨丝毫不掩饰的缱绻的爱恋和宠溺,她浑身不自在,想要挣脱开萧霖烨的手,男人却怎么都舍不得放开。

    “你别动,我们好好地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时光。”

    许沐晴坐立不安,整个人觉得很难受,想到了之前很重要的那件事情,忍不住问道,“对了太子殿下,刚才那些白色的绸缎是你放下来的吗?”

    除了萧霖烨,她实在想不出来究竟还有谁会对她那么好了,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救了她的命。

    “除了我,还有谁那么在乎你?沐晴,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竟然有人当街想要毁了你的容貌。”

    面对萧霖烨的质问,许沐晴也觉得有些心虚,“我哪知道啊,张明熙家,我那几个堂姐堂妹,还有季莹月,心里恐怕都已经恨死我了吧。除了这些,还有嫉妒我的美貌的,想要毁我容的人我就不知道是谁了。”

    “太子殿下,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都不敢想象现在是不是已经毁容了。”

    她是个女人,自然很爱惜她的容貌,要是真的毁容变成丑八怪,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恶心,那她不敢想象这一世的又会走向怎样的道路。

    “怎么谢?不然就亲我一下。”

    萧霖烨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容,指了指他的脸,期待面前的少女主动的表达亲密。

    许沐晴没有动,低着头害羞地说道,“太子殿下你怎么这样啊,明明以前的你是不近女色的那种人啊。”

    “那是因为没有遇到让我动心的女人,自然能保持清心寡欲。然而现在我已经有了想要厮守终身的女人,我自然想要得到心上人的爱慕和亲密。”

    看她一直没有动,萧霖烨也知道不能把她逼得太急了,把她吓到了,缩进壳子里,以后再也不敢表露真心了,反倒是他得不偿失。

    他飞快地凑到她的脸颊边,啄吻了一下,带着笑意地离开了。

    “你不愿意亲我,那我亲你好了。”

    许沐晴捂着脸,彻底地对萧霖烨无语了,这人怎么那么厚脸皮,怎么那么孩子气,她现在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一定要抓住想要毁我容的人,狠狠地报复回去,让他尝一尝什么叫做痛不欲生,后悔莫及。”

    竟然想要毁掉一个女人的容貌,真的太歹毒了,这种人的心理已经扭曲了。

    “我之前看到一辆黑色的很可疑的马车,已经让人去追了,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沐晴,你也别太生气了,气坏了身体真的不值得。以后出门的时候多带几个丫鬟保护着你,尽量不要去男人多的地方,那些男人都是见到美色都被迷得走不动路了的,你这么漂亮,万一被人欺负怎么办?”

    萧霖烨对她越是爱慕上心,就越是害怕她会被别的男人给欺负,光是想到那个画面,他都已经狂躁得想要杀人了。

    许沐晴带着满腔心事地说道,“我以后尽量少出门好了,这年头怎么那么累,连出个门都要担心被人杀,被人毁容。”

    萧霖烨搂着她的腰,让她紧紧地贴在他的身边,很享受这种肌肤相贴的亲密感觉,甜蜜又宠溺地哄道,“好了,别不开心了。以后你实在待得闷了,就喊我出来,我陪你去逛,这样保准没有人敢再欺负你。”

    许沐晴却不赞同,“你手头上的事情那么多,还有那么多的公务要处理,我就不去烦你了。算了,以后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要出门算了,省得飞来横祸,我还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的。”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吐槽道,我哪里能跟你走得那么近,表现得那么亲密,等皇上给你赐婚了,太子妃定下来以后,再看到我和你这么暧昧亲近,不光是皇上想要弄死我,恐怕连未来的太子妃都要想办法把我卖到青楼里去,彻底地把我毁了。

    谁料萧霖烨却对她深情缱绻地说道,“哪怕再忙,抽空陪你的时间还是要有的,你想我了,就让人到悠然楼去传话,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到你的身边。”

    许沐晴凝视着他,忽然感慨万千地说道,“太子殿下,以后你的妻子一定很幸福,你真的是个很好的男人,有担当,耐心又温柔,皇后娘娘把你教得很好。”

    “我的妻子就是你啊,以后一定会是你。沐晴,我不会辜负你,不会让你伤心难过的,你相信我。”

    有些话已经到了她的嘴边了,又被她硬生生地咽下去了。

    你说要娶我,那皇上给你定下的那个妻子呢,她也是无辜的,你不爱她,不想娶她,却不能违背皇命和她有了婚约,你就这么肆无忌惮地伤害她吗?

    她知道这样想是不对的,可是她心里就是长了一根刺,很不舒服。

    许沐晴她不是心地善良的那种女人,甚至她很记仇,谁伤害了她,她就会双倍地报复回去。

    可是她也不想主动地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哪怕萧霖烨为了娶她,他对她是真心的。

    内心才升起的那点旖旎之情,再次当然无存,许沐晴她甚至不敢再想下去,越是想,心情就越是不好。

    “太子殿下,你的人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果打探不到那辆黑色马车的消息,那我想先回去了。”

    越是和萧霖烨待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她担心以后想要和他划清界限就越难,哪怕她现在想到他会娶别的女人,心里已经有强烈的酸味涌了上来,心里隐隐地不舒服。

    “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你不要着急,我的人既然出去,对于这等小事就绝对不会空手而归的。”

    萧霖烨怕她等得无聊,走了出去,让等在外面的随从去拿了很多的零食小吃上来给她解解馋,顺便打发这无聊的时光。

    不过许沐晴现在并不想吃零食,萧霖烨想了想,又让人去拿了很多有趣的话本,还有笔墨纸砚,古琴,古筝和长笛等乐器都拿来了。

    这样的温柔体贴,更是让许沐晴黯然神伤。

    他这么好,处处考虑她的感受,而她相较于他的勇敢执着,却处处退缩,连尝试的勇气都不敢。

    没错,哪怕萧霖烨对她许诺得再认真,她都不相信自己和他能有个好的结果,她就是那么悲观。

    许沐晴拿着话本翻看着,却完全都没有看进去。

    萧霖烨却觉得她怎么都好看,侧脸漂亮,端坐着的坐姿也好看,就连心不在焉的样子都将他迷得神魂颠倒。

    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那么爱一个女人,热血沸腾般的,失去了所有的神智一样,就是想要不管不顾地和她在一起,做一切最亲密的事情,和她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以后,去打探消息的暗卫回来了。

    “主子,那辆马车在顺天府尹季大人家的后门停了下来,随后那位季小姐戴着斗笠从马车里下来了,还不停地四处张望,看起来鬼鬼祟祟的样子。”

    许沐晴听了这番话就明白了,心里的怒气蹭蹭地上涌着,“竟然是她!她怎么那么恶毒,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上辈子的仇她没报,想要就这么算了,偏偏季莹月这个女人不肯放过她,总是不长眼地上来惹她。

    许沐晴要是再咽得下这口气,那她就真的不是个人了。

    萧霖烨脸上布满了冰冷的寒霜,眼底有着嗜血的杀气在涌动着,只差一点点,要不是他反应快,他最爱的姑娘,放在心尖上的姑娘可能这辈子就毁了。

    “沐晴,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将季莹月好好地教训一顿。”

    那个女人真的是惹到他了,她不跟萧霖策好好地谈情说爱,买凶想要毁掉他的姑娘的容貌,这女人心思究竟有多么歹毒扭曲,沐晴又从来没有惹到她。

    谁料,许沐晴却拒绝了他的提议,“太子殿下,季莹月的事情交给我自己来处理,有些仇,我要自己报。多谢殿下处处替我着想,你对我的好,我全部都记在心里了。”

    她和季莹月之间,还有夺夫之恨没有算呢,还有她哥的死夹在中间,季莹月那个狠毒的女人欠了她两条性命!

    “沐晴,我很多时候真的很好奇,你和萧霖策,季莹月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仇恨?难道人真的是有前世的,你在前世的时候被他们害得很惨,所以才会对他们恨之入骨吗?”

    萧霖烨想到他断断续续做着的那个梦,那么梦很真实,就像是所有的一切都发生过的一样,她难道真的曾经切切实实地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