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风阴沉沉的看着姜玉茹,嘴角露出残忍的冷笑。“姜玉茹,你怕是没搞清楚吧?你嫁给了我,生就是我苏家的人,死也是苏家的鬼!想离婚?没门儿!”

    说完,他就大步的走了出去。“给我把这道门封起来,每次除了给她些食物和水,不许她走出房门一步!”

    门外的下人应了一声,上前将门关上了。

    姜玉茹听说要把她关起来,顿时就慌了,不停地捶打着门板。“苏南风,你这个混蛋,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苏南风对身后的谩骂充耳不闻,脸色却阴沉的可怕。“少爷找到了吗?”

    管家摇了摇头。“还没有。”

    “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苏南风心气不顺,骂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下人们一个个低垂着脑袋,生怕被牵扯进去。

    苏南风在客厅里发了好一通脾气才渐渐地冷静下来。“派人去学校附近盯着。那小子一心想着考B大,绝对不会退学的!”

    “是,先生。”管家应了一声,匆匆的退了出去。

    苏南风闭着眼睛躺在沙发里,脑袋一阵阵的闷疼,就好像被人瞧了一棍子一样。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他之前光顾着生气并没有怎么理会,如今静下来,疼痛愈发明显,都快让他有些撑不住了。

    “先生,您没事吧?!”

    苏南风捂着头,好一会儿才吩咐道:“去把家庭医生给我找来。”

    半个小时后,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踏进了苏家的大门。

    “赵医生,你可算是来了。”负责开门的女佣人说道。“先生头疼得厉害,您快帮忙瞧瞧吧。”

    赵医生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快速的往楼上跑。

    苏南风此刻,正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赵医生头一次看见他这么虚弱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拿着器械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他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

    “老赵,我这是怎么了?”苏南风欲裂开的脑袋问道。

    赵医生表情肃穆的答道:“现在还不好说,最好是去医院做一个全方位的检查。”

    “很严重?”苏南风不悦的皱眉。

    赵医生不敢瞒他。“根据我的经验,很可能是脑袋里面长了什么东西,压迫到了神经。不过,您也不要太过担心,先去医院做了检查看看情况再说。”

    苏南风叱咤风云这么多年,却也是怕死的。听了赵医生的诊断,二话不说,就命司机送他了去全市最好的肿瘤医院。

    仗着是苏家的家主,他找来了最好的医生,用最精密的仪器。一番折腾下来,果真确诊患了脑瘤。而且,位置还比较特殊,就算是手术也处在极大的风险。

    对于这个结果,苏南风自然是无法接受的。“去年体检的时候还好好儿的,怎么说有瘤子就有瘤子!是不是你们故意危言耸听!”

    大夫们无奈的叹气。

    “苏先生,去年的脑CT的确没任何问题。但瘤子这种东西,真的不好说。生活习惯的改变,加上用脑过度,都有可能引起病变……”

    苏南风大手一挥,不想听这些废话。“你说,手术治愈的几率有几成吧。”

    大夫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伸出三根手指。“不到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