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召唤梦魇 > 040 隐晦 1
    林盛面色平静,走到窗边,和夏茵并列站立。

    “这次的事,你心底什么感受?”

    他越是神色平淡,心头的火气便越是汹涌热烈。

    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居然遇到这么点小麻烦,就被逼得差点走投无路。

    是的。

    走投无路。

    他一个人确实很能打,来四五个人,都没问题。

    但若是来十几个呢?二十几个呢?或者上百人呢?

    能逃掉就算不错了,更别说打败这些人。更别说人家还有枪。

    而且他还有亲人。

    以白牌帮的势力,这样的盘踞整个市区的大帮,一旦动手,他的亲人家庭全都会被彻底影响。

    到那时,就算他一个人再能打,又有什么用?

    夏茵抿着嘴,注视着林盛。

    她不明白林盛想说什么。

    对于这个林老师,她一向是很佩服的,但这趟的事,已经不是个人武力能够起作用的程度了。

    “老师,这次的事已经过去了.....白牌帮已经答应不找我们麻烦了。这事就让他过去吧,到此为止。”

    夏茵的声音透着一种淡淡的成熟。或许这次的事件,也让她真正明白,在关键时刻,最值得依靠的是什么。

    林盛感觉到了这种变化。

    经历了这次意外,他的这三个学生或许都成熟了一些。

    但他想看到的不是这个。

    “是,这次的事是摆平了。靠着罗素的祖父,我们暂时安全了。

    但是.....下次呢?我们再遇到不能解决的麻烦,是不是还要去找罗素祖父?”

    林盛平静道,只是语气里隐隐透着一股莫名的气息。

    “这只是个意外,不会经常遇到的,老师。”夏茵摇头。

    “我只是想,尝试一下,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摆平麻烦。而不是以后只能找你们长辈。”林盛淡淡道。

    “我们自己?”夏茵一怔。

    “是的。不看家族,不看背景,只是我们自己的能力。”林盛点头。

    夏茵一时间僵住了。

    这句话如同魔音一样,不断在她大脑里来回震荡。

    她忽然回忆起,自己从小到大,几乎每次遇到麻烦,都靠着家里的势力影响力解决。

    很少很少有一次是靠着自身能力解决。

    这几乎都已经形成习惯了。

    不只是她,或许罗素和马迪兰,他们一个圈子里的人,都已经习惯如此了。

    他们很少去想依靠自己闯出名堂。

    不是不想,而是太难。无论他们做任何事,背上都打着家里的烙印。很多时候不自觉的就在借用家里的实力。

    “老师想怎么做?”夏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道。

    “先比赛拿奖,然后借名气,开培训班。我擅长实战剑术,罗素可以教导近身格斗搏击,马迪兰擅长管理,你负责采购渠道。”

    林盛按照几人的长处分别安排。

    夏茵张了张嘴,她在人脉上确实很广,很早便跟着家里打点生意,负责采购确实很简单。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林盛居然这么快便给出具体安排。

    “可是现在的怀沙市,不大可能有太多人,愿意花钱培训。我们很难办起来。”她不是热血少年,几句话一忽悠就立马答应加入。

    她很理智现实,一旦谈到经营,从不会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林盛笑了笑。

    “我们只收很少的学费,教导大家学习保护自己的技术,这些学费也用来花在他们自己身上,提高饮食。不靠这个赚钱。”

    “那我们的盈利...”夏茵一愣。

    “暂时只要能自给自足就够了。”林盛笑道,“席琳虽然算是稳定,但治安同样不太好。

    而且港口城市,人流量大,只要学费不太高,想必愿意学学看的人还是不少。”

    “我们怎么宣传呢?”夏茵再问。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不需要宣传,我们没必要扩张太快。一开始人数少点也没问题。”林盛没打算一口吃个胖子。

    他现在马上高考,也没工夫教导太多人。何况每天还要分时间尝试冥想灰印。

    灰印庇护所拿到后,他冥想了几次,还没看出有什么效果。

    夏茵有些不清楚林盛怎么想的。

    但如果一开始规模小点的话,倒是没问题。

    “我持观望态度,老师如果想做的话,会所这边可以提供免费场地。”她想了想,回答道。

    在她看来,林盛这是很明显的被白牌帮的这次事件影响到了。

    可势力不是培训几个学员就能养成的。

    学员不是帮派,人家有家庭有父母,年纪轻轻,谁愿意跟着你打生打死?

    没能说服夏茵,林盛也不介意,他让夏茵给其余两人电话转达一遍。自己则施施然在休息室坐下喝茶等待。

    很快,在他预料之中的罗素和马迪兰急匆匆赶到。

    两人几下冲上二楼。

    “老师,这事我看成!我们一起搞!”罗素第一个大声嚷嚷。

    “我他么早就想自己创业了!这边会所场地随便用!我自己可以出面教格斗和打枪!”

    他神情激动,显然被林盛的提议撞到了兴奋点。

    马迪兰倒是很务实,仔细和夏茵在一旁讨论起来细节。

    林盛坐在椅子,面色平静的喝着茶。

    罗素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而这个提议,最核心的也就是罗素。

    他是这家会所最大的股东,只要他同意,很多杂事都能轻松解决。

    至于其余两人,同意最好,不同意也无所谓。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半小时后,夏茵和马迪兰同时都表示同意,一起合伙创办培训班。

    “林老师,既然我们一起合伙办班,这制度就得先划分清楚。股份和分成怎么分?”夏茵认真道。

    “还有,虽然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但至少不能我们自己亏本,这些方面都得仔细考虑。”马迪兰赞同道。

    “这些方面,看出力吧。”林盛简单道。

    “这样也好。”夏茵点头。“我们如果办班,真正的核心就是林老师您的实战能力。只要这次比赛能闯出名头,之后开局就好办了。”

    几人迅速开始拟定安排,首先去注册公司商标等,然后确定招收学员条件,如何招收,学费多少,教导课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