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232,无名的疑惑,绝无神的决断!【求月票!】
    三分校场,迎宾楼。

    一名天下会女弟子,将无名主仆四人带进迎宾楼内,请他们于厅中落座:“无名前辈到访之事,已有弟子前去通禀帮主,还请前辈四人稍待,先用些茶水糕点。”

    说话间,又有一队天下会弟子前来,奉上茶水糕点。

    无名见这些天下会弟子,个个形貌颇佳,气质温文,态度亦是不卑不亢,让人一见便生好感,浑不似他印象中,从前的天下会帮众那般面目可憎、嚣张跋扈,不禁和声问道:“你们都是新近加入天下会的?”

    那女弟子道:“晚辈等人,加入天下会才五月有余,确是帮会新人。”

    无名点点头,又道:“我从登天道一路行来,见到的天下会弟子,都是你们这般气质。难道……如今天下会总舵,只有你们这些新弟子了?从前那些天下会老帮众呢?”

    此事也并非机密,那女弟子并未隐瞒,说道:“从前的老帮众,大多进了禁卫营,整日刻苦训练,磨砺战技。还有一些勤恳踏实的老帮众,都分派去各地,管理帮会产业了。”

    “原来如此。”无名点点头,又和蔼问道:“为何你们每个人,身上都携有一件乐器,却不带兵器?”

    那女弟子抿唇一笑,道:“晚辈们是在迎宾楼做事的,携带刀剑等兵器,未免不合待客之待。再说,晚辈们的乐器,亦是兵器呢。”

    虽不曾透露太多,但无名何等见识?略一思忖便明白过来,知道这些天下会新弟子,应当都修炼了音攻之术。

    又想起此来天下会时,一路上所见所闻,无名只觉如今的天下会,与过去已是截然不同,俨然有了几分名门正派的气质。

    “这倒是奇了……雄霸一心想要称霸武林,招收帮众向来不分良莠,多多益善。如今招收的弟子,个个形貌气质颇佳、谈吐不俗,还通乐器。照此标准,他一年又能招到几个人?唔,说来最近半年,天下会的势力范围,也确实未曾再扩张了……难道雄霸想转型么?”

    正暗自猜测着雄霸用意时,便听一把清朗男声说道:“帮主到!”

    迎宾楼里的天下会弟子们,连忙在大厅门前分列两排,抱拳一揖:“恭迎帮主!”

    无名主仆四人,亦是放下茶杯,起身离座,等待主人家到来。

    “哈哈哈……”

    一把爽朗的大笑声中,一条魁伟如山的身影,带着五个大小美女,龙行虎步进了大厅之中,老远便抱拳致礼:“无名先生大驾光临,我天下会真是蓬荜生辉啊!”

    无名一见“雄霸”,就觉这“雄霸”,与自己印象中的雄霸,似有许多不同。但究竟有哪些不同,他又说不出来,只是感觉颇有些别扭怪异。

    不过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无名压下心中那些古怪念头,抱拳还礼:“雄帮主,某与三仆不请自来,叨扰雄帮主了。”

    “无名先生太客气啦!”

    常威笑道:“无名先生昔年单人独剑,将率领五千倭寇的绝无神挡在山海关外,此等一臂擎天、卫我神州的壮举,叫雄某好生钦佩,常常心向往之,只恨当年未能与无名先生并肩作战!今日先生到来,雄某不胜欢喜。未能远迎,还望无名先生多多海涵啊。”

    “不敢。”无名微笑道:“雄帮主一战覆灭绝心及一千鬼叉罗,亦是为中原武林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为死在绝心等人手下的武林同道,报了血仇。”

    其中还有无名“中华阁”的血仇。

    中华阁诸老,在无名受伤之后,被绝心带着鬼叉罗一通好杀,死伤格外惨重。

    寒喧一阵,常威又将随他来瞻仰无名这位武林神话的黄蓉等人,一一介绍:

    “这是黄蓉,是雄某的妻子。这是阿狸,天下会禁卫大总管。独孤凤,新任神风堂堂主。婠婠,新任天霜堂堂主。石青璇,新任飞云堂堂主。”

    等他介绍完了,黄蓉等齐齐上前一步,对无名抱拳一揖:“见过无名先生。”

    “夫人客气了。”

    无名笑着还了一礼,同时心中暗道:“素闻雄霸喜欢任用年轻人,可没有想到,他用来顶替秦霜、步惊云、聂风的三位新堂主,居然都是如此年少的女孩,看起来都才十五六、十六七的模样……

    “唔,观她们的气息,功力还都不弱。其中最强的两位,当已不在龙王、凤舞之下。如此年少,便有这等修为,她们都是怎么修炼的?个个都是罕见的练武奇才么?”

    至于都已经自称“老夫”的“雄霸”,娶了个十多岁的少女做妻子,无名反而不觉奇怪——像雄霸这样的成功人士,娶年轻貌美的妻子再正常不过。在这方面,无名从来不会用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

    与“雄霸”的妻子等人见过礼后,无名也将自己的三位仆人,龙王、鬼虎、凤舞介绍给了雄霸。

    又是一番见礼后,双方终于分宾主落座。常威又请了一道茶,这才询问无名:“不知无名先生此来天下会,有何指教?”

    无名略一沉吟,道:“雄帮主一战覆灭绝心,固然大快人心,但亦会令得绝无神震怒。相信不久之后,他便会率领大军,渡海而来,攻打天下会。所以我携三仆来此,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常威在第一眼看到无名时,就已经看出他剧毒缠身,气息微弱。

    倘若是一般人,听了无名这话,就算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肯定也是不以为然的——你功力还剩下几成?有没有一成?区区一成功力,帮个屁的忙啊!不拖后腿就谢天谢地了。

    可常威不会如此,因为他很清楚,每次有大Boss要搞事情,都要先废个无名祭天。可以说,全靠无名吸收了大Boss们的第一波伤害,其余武林人士,才有机会反抗。

    然后吸收了伤害的无名,就算再残再废,照样能打得风生水起——虽然一直被打败,但他的输出真的一点都不少。

    所以常威听无名说是来帮忙的,立刻哈哈一笑:“无名先生肯来帮忙,那真是再好不过了!那这段时日,就请无名先生与贵仆,在这迎宾楼里住下,安心休养,静待决战之日!”

    跟着又吩咐下去,要准备接风宴席,亲自招待无名主仆四人。

    无名连连推辞,说是风尘仆仆,劳累奔波,只想吃些清粥小菜,再沐浴一番好生休养。

    常威也未强人所难,只说既如此,那今天就不摆接风宴,让无名主仆四人好生休养,明天再在天下第一楼,招待无名主仆。

    又交谈一番后,常威着迎宾楼弟子们好生招待无名四人,这才带着黄蓉等告辞离开。

    常威等人走后,无名主仆四人,住进迎宾楼后面的一座大院里,待天下会弟子们离开后,凤舞说道:“江湖传言,看来颇有夸大。雄霸并非传闻中那般气焰嚣张、傲慢自负呢。”

    龙王不以为然:“那是因为他害怕咱们主人,所以才会如此客气。”

    鬼虎沙哑着声音说道:“然而主人身中剧毒,气息微弱,以雄霸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来。”

    凤舞点点头,笑道:“所以他的热情客气,并非枭雄心计。”

    龙王嘴硬道:“我看未必。主人已恢复一成功力呢,雄霸未必是主人对手。”

    无名摆摆手,制止三仆争论,缓缓说道:“雄霸给我的观感,很是奇怪。我早年也见过他,他当年的气质,与如今截然不同。今天这场会面,甚至让我怀疑……”

    说到这里,他犹豫一阵,没有再说下去。

    “主人怀疑什么?”凤舞问道。

    无名摇摇头,“没什么。”

    他总不能说,他怀疑雄霸已换了个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雄霸,已被别人顶替了吧?

    虽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这种猜测,还是太过离奇,连无名自己都不相信。

    在无名主仆四人,谈论“雄霸”的种种古怪时,常威亦在与黄蓉等人谈论无名。

    “无名身中剧毒,气息微弱,绝无神前来进犯时,他真能帮得上忙么?”

    “嗯。无名就算只剩一成功力,也是非常可怕的。话说回来,若他状态全满,绝无神哪里敢踏入中原?”

    “常威哥哥,若无名身上无毒无伤,状态全满,你与他谁更强?”

    “这个不好说。无名自退隐江湖后,总有些缺乏斗志,状态完好时,剑不出尽,处处留力。非得五痨七伤,才肯全力以赴。所以若他满状态,我跟他未必打得起来。就算打起来,怕也就是切磋性质,难分高下。”

    “说起来,常大叔你为何要对无名这般客气?就算他很强,就算他只剩一成功力仍然很强,可以常大叔你如今的实力,要对付五痨七伤的无名,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呵,然而我们为什么要对付无名?我们跟无名又没有仇。人家不顾山高路远,风尘仆仆赶来助拳,咱们若是趁无名状态不好对付他,那我之前种种扭转天下会形象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最重要的是,我们迟早是要离开这方天地的,到时候天下会这个摊子,得找人接盘啊!”

    “那常大叔你打算找谁接盘?幽若么?”

    “幽若继承天下会,确是天经地义。不过她武功不行,就算有神剑禁卫,她怕也难以支撑。毕竟此方天地,经常就莫明其妙蹦一个此前不知在哪窝着的大高手出来,动不动就要先废无名祭天,再挑一个大势力祭旗……所以呀,这天下会的接盘人选,得好生斟酌一番。不过无论如何,只要与无名打好关系,那咱们走之后,天下会也算是能有个照应了。”

    “教主,我可以向无名讨教剑法么?”

    “哈,凤儿你可以向他讨教。如今绝无神即将来袭,我天下会站在抗倭第一线,无名想来不会吝于指点……唔,说起来,与绝无神一战,不能在天下会总舵开打。否则山上这些建筑,不知要被摧毁多少。到时候咱们得在山下布阵……”

    于是接下来的时日,独孤凤每天都跑去迎宾楼,找无名请教剑法。

    无名虽没有教授独孤凤具体的剑术,但在“剑道”理念方面,他并不吝于指点。

    而无名剑道境界,乃是举世无双的“天剑”。得他高屋建瓴的指点剑道,独孤凤自能获益良多,剑法又是一轮突飞猛进。

    常威亦时常于天下第一楼,宴请无名主仆,与无名谈论武道。

    他的境界,与无名相较,说不清谁高谁下,毕竟体系并不一样。

    但到了他与无名的境界,即使武道体系并不一样,亦可触类旁通,拿它山之石,印证自身武道。

    于是几次交流之后,常威固然对无名的境界十分钦佩,从中大有收获,无名亦是惊觉“雄霸”的境界,竟不知何时,达到了某种令他惊异的高度,亦在与“雄霸”谈武论道之中,获益良多。

    不知不觉,大半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一天,常威正与无名谈论剑术时,天下会探子来报:“禀帮主,据本帮探子及众多武林义士通报:三天之前,绝无神率一万鬼叉罗,于东海登陆,此后一路疾行,径往我天下会而来!”

    “三天前就登陆了?”

    常威吟声道:“如此看来,绝无神随时可能抵达天下会总舵。传我命令,神剑禁卫全体下山!天霜、飞云、神风三堂弟子,亦全体下山,于山下扎营,准备应战!”

    远处,某座山头上。

    身形巨大,宛若一尊巨人的绝无神,身披玄铁战甲,站在山头之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下方一万鬼叉罗那长长的行军阵列。

    自东海登陆以来,鬼叉罗军团晓行暮宿,每天行军超过六个时辰,饮食都在行军途中解决,一连持续了三天急行军。

    饶是如此,军团行进速度,仍未慢上半分,仍在以常人小跑的速度,向着天下会总舵快速行进。

    这便是绝无神恃之横行东瀛,威逼天皇的鬼叉罗军团。

    这样的军团,他一共有十万人!不过因运载能力有限,此行中原,便是搜刮所有战船,亦只能带来一万精挑细选的精锐。

    虽只带来一万人,但绝无神亦有信心,将天下会彻底毁灭。

    绝心与天下会之战,没有任何外人旁观,天下会内部,也没有传出这一战的具体消息。所以绝无神坚信,绝心之所以全军覆没,定是被雄霸仗着地利,施展了什么阴谋诡计。

    毕竟,天下会总舵,到处都是险峰断崖,实在太适合布设陷阱了。不熟悉环境的绝心,一时不慎中了陷阱,以至于全军覆没,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绝无神之所以认为是陷阱,主要是因为,绝心带队上山后的第三天,天下会才把他人头带下山悬挂示众。

    所以绝无神有理由相信,绝心上山的前两天,定是被困在了陷阱里面,被天下会仗着人多势众,不分日夜连环攻打、消耗了两天两夜,至第三天被耗尽油尽灯枯,方才被雄霸得手。

    所以绝无神这一次,要亲自出马,以十倍兵力,再攻天下会。

    他倒是要看看,在无神绝宫高手尽出,并且有他亲自出手的情况下,在以前次十倍兵力全力一击的情形下,雄霸能拿什么来抵挡!

    最重要的是,这一战,绝无神不能退缩。

    一旦退缩,则中原武人的反抗勇气,必将受到雄霸鼓舞。甚至可能会在雄霸号召下,源源不绝地聚集在其麾下,拧成一股绳,形成一股比无神绝宫更大更强的势力。

    所以,即使没有具体情报,绝无神也只能在雄霸借着抗倭大义,形成大势之前,先一步发起攻击,将已成中原武林抗倭旗帜的雄霸彻底打垮。

    如此一来,他绝无神入主中原的大计,才能再无障碍!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