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 第859章 月满则亏
程娇娥脚步很快,但毕竟没有武功,所以郑询元还是很容易追上程娇娥的脚步,但郑询元不知该说什么,看程娇娥去向又不像是回程府,郑询元开口提醒道,“娘娘,还是回程府吧。”

    程娇娥不开口,却是快步朝前走去,郑询元没有办法,见程娇娥神色也知程娇娥其实已经相信了,只是一时片刻难以接受,毕竟是谁也很难接受自己身边的热呢突然离开。

    程娇娥突然停住脚步,“我娘的尸体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

    郑询元虽然担忧程娇娥,但见程娇娥有了别的心思,还是立刻道,“娘娘不先去休息么,这些事情可以交给臣等解决。”

    “我想去看一看,我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程娇娥心思难定,突逢变故郑询元也知晓自己难以劝慰程娇娥,尤其是两人身份也略显尴尬,郑询元便不再强求。

    “既然娘娘坚持,便随臣来吧。”郑询元带着程娇娥朝事发之地走去,此地早已重病把守,时不时的还有些好奇的百姓朝此处指指点点,张望不断,但内中情况却是无人知晓的。

    郑询元的身份众人都知晓,侍卫们让出一条路来,郑询元便带着程娇娥进入,那是一处偏僻的巷子,巷尾堆积着一些破旧的垃圾,依稀可见地上的血色。

    程娇娥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早晨见郑询元的脸色便知虞缳汐恐怕死相恐怖,“我娘是怎么死的。”

    “被人一剑封喉,流血过多而死。”

    程娇娥闭了闭眼,朝前走了两步,她缓慢的曲下身子抚摸着地上的鲜红,“我娘死之前痛苦么?”

    郑询元顿了顿,亦是觉得话说不出口,虞缳汐可以说是死状惨烈,一剑封喉不过是结束了她死前的惨状,到底是什么人做出如此可怕之事,甚至是对一个妇人能够用出如此手段,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

    “为什么不说话?”程娇娥看出郑询元的不对劲,“我娘到底还遭遇了什么?”

    郑询元突然跪下,程娇娥拧眉不明所以,但郑询元还是不曾起身,“虽然臣不愿告知娘娘真相,但一路走来臣知晓娘娘的本事,也相信娘娘有面对事情的能力,臣便如实告知了。”

    这小巷子内血腥味极大,虽然是露天的,但却还是混杂这一股子难言的让人恶心的味道,程娇娥心神一动,却是有了不好的想法。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夫人生前应是遭到了侮辱,甚至有可能不止一个人,但具体发生了什么臣下并不知晓,这些也只是推测。”

    程娇娥后退一步,几乎站立不住,但还是扶着墙站稳了脚步,一瞬间程娇娥甚至都不知该做何反应,脑海中都是虞缳汐的笑脸,曾经带给她温暖的母亲,如今却不知被何人侮辱,甚至身死,自己作为女儿却浑然不知。

    眼睛发热,但程娇娥却见不得一滴眼泪,只是看着那片血色缓慢的握紧了拳头,“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我娘她只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妇人,为何要这么对她。”

    程娇娥语气颤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郑询元起身试图扶着程娇娥,但还是觉得逾矩,只得安慰道,“虽然臣无法安慰娘娘什么,但是事已至此,娘娘还是不要太过激动,否则只会伤害自己。”

    “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线索?”程娇娥根本听不进去别的,此时的程娇娥除了报仇之外便没有任何想法,眼中一片血色,就算是不曾看见虞缳汐的身体,但程娇娥还是能够想到虞缳汐死前有多绝望。

    一辈子被程胥保护的这么好的人,却因为自己遭逢此难。

    “抱歉,臣不曾找到什么别的线索,此事沈大人已经接手,想来沈大人必然会全力调查。”

    程娇娥却突然摇头,“我娘受难,此事必然和我脱不了干系,整个京城中若说非要对我下手,无非是安平侯或者是西江残余的党羽,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余人会对我母亲动手。”

    郑询元凝神,却听程娇娥继续道,“安平侯那边我不清楚,但是沈祁愿和月倾城之间本就牵扯不清,暧昧难言,兄长走之前便让我多加注意月倾城此人,可惜我并未真的警惕,甚至是忽略了我身边的人。”

    “娘娘,这些都只是猜测,您先冷静一下,臣先送您回程府。”

    “我要去沈府。”

    程娇娥根本顾不得什么别的,心思一转便想到了月倾城,月倾城和程娇娥之间早就断情断义,她难以相信月倾城也不知自己母亲的事情是否真的和西江有关系。

    “娘娘。”郑询元担忧程娇娥会和月倾城起冲突,纵然郑询元不知程娇娥和月倾城这一段日子的牵扯,但月倾城西江人的身份的确是难以摆脱,现在的程娇娥做事更为冲动,也让郑询元难以放下心来。

    “这件事不如交给臣下。”

    “不可,我要亲自前去询问,若是和西江有关,我必然不会饶过西江人。”

    程娇娥分明就是失去了理智,郑询元见状只得拦在程娇娥身前,“娘娘此时前去,若这件事真的和倾城公主有关系,她也定然不会承认的,娘娘何必打草惊蛇。”

    “什么打草惊蛇,若是一直如此,恐怕这辈子我都不需要做什么了,我只能看着我身边的人因为我遭难。”

    程娇娥知晓郑询元不会真的拦着他,便饶过郑询元继续朝前走去,郑询元跟在程娇娥身后继续劝道,“而且皇上也不会任由此事如此的。”

    “商裕么,之前我的孩子不在了,难道他有为我的孩子报仇么,如今我的母亲不在了,对于他来说会有什么影响么,他从来不知道我失去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在这个位置还会失去什么,若是我父亲回来知晓我母亲的事情,他要如何接受,如何接受啊。”

    纵然心中悲痛难抑,但程娇娥眼中却始终流不出一滴眼泪,眼眶热的像是快要爆炸了一般,却也无法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