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偷爱 > 第八百二十九章
这一刻,整个大殿就剩下高牧和顾长老,而高牧叫住我后,将大殿的门一关,在四周打下了一个禁制。
随着高牧的动作,我有些惊讶,而顾长老的表情却是有些激动起来。
“怎么了高长老?”我忙问道。
“林长老,我暗月宗掌门位置的空缺是暂时的,未来肯定要选出一位担任掌门的弟子,老夫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你贵为独臂前辈的弟子,并且法武双修,修为在门派弟子中出类拔萃,是否有意在未来接替这个位置?”高牧忙说道。
一听这话,我尴尬一笑。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暗月宗的掌门,对我来说,只有在仙武界到处行走才是我喜欢做的,固守门派,并非我的意愿,况且我也不喜欢争名夺利,执掌这等大权。
“弟子从来没考虑过这事情,也不想担任这个职务。”我忙开口。
“高长老,你就别为难林长老了。”顾长老忙说道。
“这--”高牧脸庞有些僵硬。
“高长老,我觉得暂时这样,挺好的。”我开口道。
“行吧,既然林长老你如此说,那老夫就略过此事,只是老夫很想知道你之前离开老夫飞行法宝后,遭遇的事情,虽然大概猜的七七八八,但是还希望你告知老夫两人那炼尸门的狂徒后续的下场,最好能够有细节。”高牧话峰一转。
“是呀林长老,那申屠老匹夫是不是逃逸了?”顾长老激动地问道。
申屠和顾长老本就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年申屠还偷袭顾长老,毁了顾长老的丹田,否则顾长老也不会在外门如此颓废,虽然时过境迁,但是对于顾长老来说,他还是极为在意那申屠的下落的。
见到顾长老和高牧那模样,我单手一翻,随即那申屠的头颅,立马出现了我的手中。
“这、这是申屠,申屠被你杀了?”高长老脸色一变。
“申、申屠你个老畜生终于死了!”顾长老双眼死死盯着申屠的脑袋,咬牙切齿。
“弟子运气不错,的确击杀了申屠老匹夫。”我忙开口道。
我可不会去过多的解释暗月森林的战斗过程,既然炼尸门的高手被击杀的差不多,那么事情也该过去,至于仇恨,待得修为高了,自然要去解决。
“好,好!”高牧重重点头。
“林、林长老,多谢你帮老夫报了血仇!”顾长老浑身发抖,由衷地开口。
“弟子过一段时间要去一个危险之地,在这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门派的事物,恐怕是无法亲力亲为。”我将申屠的头颅丢在地面,接着话峰一转。
“莫非是掌门师兄之前提及过的那个地方?”高牧眉头一皱。
“嗯?”顾长老惊疑不定地看向高牧,又看向我。
“就是那个地方,之前师尊和我说了,时间一到会提前通知我。”我微微点头。
紫府仙域事情没有放在台面上,但是高牧略知一二我也没必要瞒着,而现在含糊其辞的回应,当然是最妥当的。
“原来如此。”高牧微微点头,而顾长老显然是发现我有重要的事情,他忙一把握住我的手掌:“林长老,如若你要去那危险之地,势必要小心隐忍,不可孤军奋战,一切都要以性命为重。”
“嗯。”我答应一声。
后续的时间,我和高牧以及顾长老又聊了几句,终于是身形一闪,激射而出。
离开议事大殿,我对着内门的洞天崖赶了过去。
这途径内门练武场,我见到诸多弟子在练武场切磋斗法,此刻天色早已黯淡,一般情况下,内门弟子早就已经去洞府,但是我没有想到现在练武场居然是热闹非常,恐怕所有人在经历门派的这一次大劫之后,明白实力的重要性了。
雷阳和步辰以及一些新晋的长老,他们着手指导一些低阶弟子的出招和法术,让我不免有些温馨,也许这些弟子才是暗月宗的未来,相信百年之后,暗月宗便能成就往日荣光。
并没有去打扰的众人,我对着洞天崖的范围靠近过去,接着看了看这边修缮的洞府,对着我的洞府一闪而入。
将洞府大门一关,我在四下打下了一个禁制,随后单手一翻,一个玉盒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这个玉盒上贴着一张符箓,至于里面,当然是申屠老匹夫和那红袍老者的魂魄了。
手指一个掐诀,这玉盒上的符箓弹飞开去,接着我将玉盒打开。
“不、不要杀我,林道友你别杀老夫!”
“放过我两人吧道友!”
此刻申屠的魂魄被噬魂诀凝现的红色丝线包裹的严严实实,他大惊地开口,至于那红袍老者的魂魄也是紧张至极,连连求饶。
“都给林某闭嘴!”我冷声开口。
一听我的话,这两个魂魄立马不再多言,而我更是单手一把抓住申屠的魂魄,双眼一冷,就是一记搜魂术!
“不!”
啊!
随着一道惨叫声,我一下感知到那申屠的记忆碎片,至于申屠被我搜魂,他的灵魂开始溃散,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硬生生将申屠的灵魂吞入嘴中。
“你、你居然搜魂!”红袍老者的魂魄大惊。
“哼!”我嘴角一扬,对着红袍老者的魂魄同样一记搜魂。
啊!
又是一道惨叫声,这红袍老者同样记忆被我掌握,并且灵魂溃散之前,被我吞入嘴中。
这两个可都是丹境后期的魂魄,要消化干净,时间可不短,只是我现在可还没有立马要炼化这两个魂魄的意思,而是开始体悟他们的记忆。
本来这炼尸门和幽冥宗,根本就不搭边,但是自从我上次在云雾山脉遭遇炼尸门的钟海和宋伦两人后,便结下仇怨,而事情的真正脉络,和我修炼的幻影分身术有关。
想不到这钟海和宋伦都错以为我是幽冥宗的人,并且在后续死去之后,那少主血坤逃难回到门派,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魔煞老祖说了一遍。
魔煞老祖听到我的名字,便赶赴幽冥宗,其实说穿了,就是想知道我的具体身份,不过他来到幽冥宗后,才彻底知道我的身份,并且知道我就是暗月宗的弟子,真真切切的击杀过幽冥老祖的弟子南绝。
这两大化婴境的高手一拍即合,集合门派精锐,还找到了魔道散修血轮上人,商议灭我暗月宗的大事。
大致的情况便是如此,不过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我已经找到幽冥宗和炼尸门的宗门所在,这一次,这两大派毁我山门,我如果不去将他们的门派毁个稀巴烂,那就不是我林楠了!
单手托着下巴,我开始想着我的万全之策,我甚至想将这件事告诉高牧和顾长老,然后动用飞仙宗和其余两派之力,大举攻打这幽冥宗和炼尸门,只是一想到这里,我便将计划暂时搁浅下来。
狡兔三窟的道理,傻子都明白,这炼尸门和幽冥宗的人这一次遭遇独臂剑仙吃下大亏,估计就算没有人去复仇,他们都换个地方了吧,要找到谈何容易?
“估计连夜行动能够赶上。”我喃喃开口,双眼浮现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