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家族财阀 > 48、老乡聚会(感谢麻家超级大帅跟法西鲁老哥打赏)
    (感谢“感动中国”老哥书单)

    由于袁方国来的比较晚,因此赖小军又是重新给他介绍了一下,江南市下属五个县,两个区,基本上每个区县都有老乡。

    男生太多,不太好记,倒是女生很是好记。

    矮个的女生叫张晓燕,跟赖小军是一个地方的,个子稍微高一点的叫史敏,是市区的。

    不过组织者的名字他还是记了下来,叫刘文波,是新闻系的,他跟史敏一样,是市辖区的,只不过两个人并不在一个区罢了。

    老乡会的初衷便是建立起友谊,大家都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老乡会这样的团体里面来寻找大家庭的温暖。

    往往一个成熟有组织的老乡会,从象牙塔出了社会之后,大家的社会资源便是会相互共享起来。

    晚上喝的是白酒,因为都是江南市的人,所以专门挑了四瓶江南特曲酒。

    两个女同学都不会喝酒,刘文波给每人点了一瓶椰汁。

    刘文波是组织者,也是主持人,等着酒菜上的差不多后,只见他端起酒杯,站了起来。

    “兄弟们,姐妹们,今天是我们江南市1993届老乡第一次相聚的日子,咱们在这省会城市是过来拿文凭的,不过我们现在却是要拿起酒瓶,文凭是用来吃饭的,而酒瓶则是用来喝酒的,我希望咱们的友谊能够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暖洋洋地照在每个人的身上,我提议大家都举起酒杯,为了咱们的友谊,干杯……”

    刘文波是新闻系的,人也比较活泼,几句话之后,便是能看出来他的嘴皮子不错。

    在他的号召下,大伙儿齐刷刷地站了起来,举起酒杯或者饮料,觥筹交错中,他们中间的多数人喝下了第一口辛辣的白酒。

    赖小军跟王强都是第一次喝酒,辛辣的白酒呛得他们脸色都红了起来。

    “吃几口菜,压压惊。”刘文波赶紧说道。

    第一杯下去之后,组织者刘文波再次提出了他的建议,大家每一次喝一杯酒之后,就4个同学自我介绍,12个人刚好是3杯酒,这也与“酒过三巡”不谋而合。

    自然,刘文波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咱们就从方国那里开始吧。”刘文波笑眯眯地说道。

    袁方国点点头,开始了自我介绍。

    介绍完之后,按照顺时针的方向依次轮下去。

    袁方国之后便是赖小军。

    赖小军过了之后就是张晓燕。

    张晓燕介绍完之后,他们刚好过了这一轮,根据这个规则,下一个开头的提议举杯。

    刚好是史敏。

    在史敏的提议声下,大伙儿举杯站了起来。

    有了第一回的教训,赖小军他们几个对白酒有些不感冒的同学没有大口大口喝酒了,而是小口地喝着杯中的酒。

    这样的话,他们的胃能稍微好受一点。

    接下来按照回合开始了。

    一番介绍下来,这回袁方国基本上都能记住了。

    酒过三巡之后,大家便是像是个成熟的大人一样相互敬酒起来。

    在老乡面前,袁方国觉得这与他们寝室一样,是一个温暖的组织。

    大伙儿热热闹闹地吃喝着,直到晚上八点半的时候,这才散去。

    刘文波结完账,告诉大伙,还剩3块钱。

    “让张晓燕保管。”数学系的张晓燕似乎是里面最有资格来保管他们聚餐经费的人了。

    “行,我保管,争取把每一次账都做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张晓燕一脸笑着从刘文波手里接过了余下的三块钱。

    出门的时候,天空还在飘着雨,不过这有些寒冷的秋雨似乎并不能阻止他们心中的热火,大伙儿有说有笑地走进了校园里面。

    回到寝室之后,好几个男生又聚在了一起,这其中就有袁方国、刘文波、赖小军、王强。

    反正就是瞎吹牛,天南海北地吹着,肆意地欢笑着,仿佛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

    直到快要熄灯的时候,他们这才散去。

    回到宿舍里,所有的人都在。

    袁方国一身时髦的牛仔装一下子引起了室友们的注意。

    “这衣服好看。”孙克俭忍不住赞道。

    “方国穿起来比特么的周润发都要帅,要是给你买一件风衣,你都是小马哥了。”易军涛点点头道。

    “小马哥是谁?”高大鹏也逐渐跟着大伙儿有说有笑起来了。

    ……

    “哪里有你们说的那样夸张,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衣服都淋湿了,刚好碰上打折的,就买了。”袁方国一脸的轻描淡写。

    “改天我也整一身去,再配副墨镜,留个郭富城的发型。”易军涛说道。

    一想到易军涛说他自己也要整一副墨镜,袁方国猛然间一下子想到了易军涛那天晚上他拉二胡的样子。

    忍不住地噗嗤一笑。

    易军涛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简单的洗漱之后,袁方国倒头就睡。

    第二天,星期天。

    袁方国跟李春丽继续着周六的日子,他们这回进了两千个月饼,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的时候,差不多还剩500个。

    这回袁方国没有坚持下去了,因为他还要去给纺织厂送货,这500个月饼刚好冲抵了其中的一些数量。

    等着全部忙活完回到李春丽店里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李春丽在屋子里熬着稀饭,两人今天在外面被秋风吹、秋雨淋,急需靠稀饭的热量来补充身体的热量。

    这两天,两人差不多卖了3800个月饼,每个月饼能赚3毛钱,抛开成本,包含给那老乡的油钱,他们差不多一人能分500块钱。

    虽说不如夏装来的快,但是销量确实不错,袁方国跟李春丽都一致认为,下个礼拜将会是月饼销售的黄金时间。

    晚上吃饭的时候,李春丽问起了袁方国,下周的课程是怎么安排的。

    “周一全天,周二全天都没有,周三下午才有课,周四、周五全天,周六下午有课。”袁方国早已经把下周的课程给打探清楚了,下周一过,差不多就要过中秋节了。

    “那咱们周二全天都去。”李春丽想了想说道,“然后周日再去一天,你看怎么样?”

    其实袁方国知道李春丽还是很想周三跟周六也去的,只不过那个老乡那个时候也是要用车,自然也不好借车。

    “行,就这么说定了。”袁方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