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大唐好伙计 > 第八十六章:无神论者
    “这.....”一边的小荷突然开口道,“是我让大家不要碰宋少爷的尸体的。”

    见众人看向自己,小荷有点胆怯,声音越来越小道:“我....是经常听评书先生说的,案发现场一定要保护起来,所以我就自作主张了。”

    纪渊恍然大悟,朝小荷竖起一个大拇指,一脸赞誉道:“小荷姑娘,你做得很对!”

    “其实.…..”小荷犹豫了一下,贝齿轻咬薄唇,终于还是开口道:“其实即使我不阻拦,大家也不会进这个辟邪园的。”

    “为什么?”纪渊这时也才注意到,这些围观的吃瓜群众,确实一直都站在辟邪园的门口,根本没有一个人踏进这院子里半步,似乎这院子里有让他们忌惮的东西。

    纪渊话一出,宋府的家丁丫环们个个脸色古怪,有的甚至脸露惊恐,却没有一人开口回答。

    “那是因为…...”还是小荷开口了,不过说到这里,她略带深意地看了看辟邪园的深处,“那是因为这个辟邪园一直都在闹鬼。”

    “闹鬼?”纪渊哭笑不得,他这才想起来,这个时代的人,对鬼神还是心存敬畏的,一说到闹鬼,他们都是非常忌惮的。

    小荷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对的,这辟邪园闹鬼已经很久了,平时大家都不敢靠近这个园子,偶尔有人路过这个园子,就会听到里面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然后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声音肯定不是人声,听着就很怪,就像这样,呜.....呜……”小荷说着竟然还模仿地叫了几声。

    “好了,小荷你别叫了……”孔若神情紧张地打断她道,“听着怪瘳人的。”

    纪渊一脸坏笑道:“孔女侠,你该不会是害怕鬼吧?”

    孔若已经脸色苍白,但是兀自嘴硬道:“我又没有做亏心事,怎么会害怕鬼。”

    “哦…...”纪渊认真地点了点头,但是马上一指辟邪园的深处,脸色大变道:“你看,那是什么,怎么有个白影子在动?”

    孔若“啊”地一声,吓得躲到了纪渊的身后,而且还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纪渊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孔女侠,真的怕……嘭!”

    马上反应过来上当的孔若,自然没有让纪渊反应过来,就一脚把他踹飞了出去。

    纪渊捂着火辣辣的屁股,恼羞成怒道:“说好的约法三章呢?还能不能好好开个玩笑了。”

    孔若兀自心有余悸,理直气壮道:“活该,让你戏弄本女侠!”

    纪渊却洋洋得意道:“所以啊!这世上根本没有鬼,都是人吓人而已。

    “不是的,这……这园子里真的闹鬼……”胖丫鬟巧儿这个时候却惊恐地说道,“我今晚听到惨叫声,跑到这园子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那种怪叫声,还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所以我吓得根本不敢进园子,要不是小荷赶了过来,硬拉着我进去,我....我.....我肯定不会进去的。”

    “各位大人…...”小荷这时却突然小心翼翼地说道,“会不会杀人的根本不是......而是那个恶鬼……”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人均都脸色大变。

    确实,干净的现场,消失的凶器,来无影去无踪的凶犯,不可能的逃脱,说是恶鬼杀人,倒是真有几分道理。

    纪渊注意到小荷说是恶鬼杀人的时候,众人的表情个个惊恐无比,显然这些人都相信这辟邪园闹鬼,那宋元必然也不例外,可是他为什么会来这个园子呢?

    当然,纪渊还注意到,小荷自己也是一脸惊恐,看来她也是相信这园子闹鬼的,但是她的胆子倒是很大,明知园子闹鬼,还敢跑进园子里,去察看宋元的尸体。

    这时老荆已经给狼狗大黄验完尸,开始汇报道:“这狗死得时间比宋少爷要早很多,尸体已经冰凉,应该有两个多时辰了,死因是中毒,后腿的伤流血不多,应该是死后被人再砍伤的。”

    纪渊冷笑起来:“如果真是恶鬼杀人,这恶鬼也太差劲了,杀个人轻而易举,但是杀个狗却还需要用毒。”说到这里,纪渊马上问老荆:“这狗中得什么毒?”

    老荆脸露难色,一脸无奈道:“额.....这.....恐怕得问问你家的孙姑娘了。”

    纪渊一脸黑线,这孙宁什么时候成了他家的了。

    谁知这时,小荷又小声地说道:“纪公子,我好像知道这大黄中得什么毒?”

    “哦,那说说看!”纪渊马上鼓励道,

    小荷底气足了点道:“我刚才查看宋少爷尸体的时候,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这香味我很熟悉,就是夹竹桃的香味。”

    纪渊心中一动,他知道夹竹桃虽然是一种花,但也是剧毒之物,“所以姑娘你认为这狼狗大黄是中了夹竹桃的毒而死的!”

    小荷点了点头。

    纪渊不得不对眼前这个丫鬟小荷另眼相看,他由衷地赞叹道:“小荷姑娘,我现在发现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

    孔若上前拉住小荷的手,自豪地说道:“那是当然,本女侠的朋友,可是个个都是人才。”说着小声对小荷说道:“小荷你好厉害,这个家伙可很少夸人的。”

    就在这时,一个捕快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并马上向林英禀报道:“老大,不好了,那个洪波逃了!”

    原来这洪波是前来长安求学的学子,就读于长安城的鸿儒学院。

    他家境并不是很富裕,所以并没有在长安城租住房子,而是就住在了鸿儒书院的学生宿舍里。

    铁无私带着京兆府的捕快直奔鸿儒学院,却扑了个空,据和他同住的书生所说,半个时辰前,洪波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然后就马上收拾行李,说家中突遭变故,他得马上回家一趟,便匆匆离去。

    铁无私倒也果断,马上带人去追了,并派人前来向林清汇报。

    纪渊心中暗想,莫非这洪波还真的就是凶手!

    本来林英对洪波是凶手也不是很确定,现在他居然仓皇逃了,可见心中必定有鬼,他当机立断,马上也带着人前去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