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619章 不敢
    “魇灵无法察觉到我在时间回溯?”周凡微微挑眉,他有些不解道:“你这话有何根据?”

    “只有本座这等层次的生灵才有可能察觉未来会有生灵在窥视,如果一个念魇恶念所化的魇灵都这么强……这世界早已经被念魇毁掉了。”黑龙冷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那幼犬不是魇灵?”周凡脸露异色问。

    “这个本座可不敢肯定,但本座认为它只是借用了魇灵的身躯,至少它实质不会是魇灵,你不是说它诞生之后,一直在用爪子在铭刻什么符号吗?你还记得哪些符号吗?”黑龙想了想问。

    “记得一些。”周凡点头道,当时他看不明白,但努力记了下来。

    黑龙随手掐了一个印记,一团雾气飘到了周凡身前,“你看着这团雾气,认真回想就能让雾气把那些符号具现出来。”

    周凡盯着这团雾气集中精神回想那些玄奥的金色符号,很快灰雾缓缓散开,凝成了一个个他记得的玄奥金色符号,足足有三四十之多。

    这些金色符号笔画繁复,三四十已经是周凡短时间能记住的上限。

    黑龙随意瞥了一眼金色符号,她哼了一声道:“这是推衍常用的玄奥符文,现在本座可以肯定那幼犬本体绝不会是魇灵,就连怪谲都算不上,只有修炼的生灵,才会使用这些玄奥符文。”

    “那它究竟在推衍什么?”周凡连忙问。

    “你只记得这么多的符文,本座怎么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开始推衍的符文而已,而且每家每派的推衍术法都不一样,就算你真的全部记下来,本座没有亲眼看见那幼犬的施法轨迹,也很难看得出它在推衍什么。”黑龙摇头道。

    “推衍术法能推衍过去未来,它能使用这等术法,又能察觉到未来的你在用时间回溯,它的实力应该还算不错。”

    周凡苦笑一声道:“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我家那条狗,也就是老兄,它一直跟着我,之前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就是有一次生命垂危,吃了一颗犬胎丸,从而完成了一次生命进化。”

    “为什么它的魇灵……呃,你说不是魇灵,它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子?”

    黑龙沉吟了一下道:“本座对魇灵了解不多,但本座对此倒是有一个猜测,你要不要听一听?”

    “但说无妨。”周凡道,他心里想自己可是出了钱的,不听白不听。

    “你认为你的狗之前会不会一直在伪装?”黑龙问。

    “不可能,它伪装了有什么意义,它有一次就快死了,后来被救活,这次更是直接受到了恶念侵蚀,我想要是它似你说的那么强,应该有办法规避恶念侵蚀吧?”周凡否认这个说法。

    “似那等层次的强者,有太多的办法规避恶念侵蚀。”黑龙肯定地道,“也就是说可以排除了它伪装的可能,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它的身体内一直有什么东西在沉睡,直到它彻底死亡,那东西才被刺激苏醒。”

    “在宿主死了之后,它苏醒的瞬间就明白过来,是念魇所为,于是它将计就计,借用了念魇的魇灵,重塑了身体,才在宿主的身体内走了出来。”

    “当然也有可能它本来就是那个存在转世,只是之前记忆一直被封印,死亡使得它记忆复苏了过来。”黑龙想了想又补充道。

    周凡露出了思索之色,觉得黑龙说的很有道理,他沉默了一下道:“它留给我的那句话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他之前向黑龙述说的时候,特地将那句话重复了一遍,黑龙自然还记得,提到那句话,她脸上露出感兴趣之色回想念道:“老哥,我想起了很多事,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下次重逢,我应该能告诉你更多的事情。”

    “你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黑龙反问。

    “你觉得这句话会不会是不留给我的?”周凡问。

    “这个可能不大,毕竟它知道你在用时间回溯窥视它,但是它依然留下了这句话,还利用术法设定了只有你能触发,这句话应该是留给你的。”黑龙道。

    周凡点头道:“那就对了,我先说这句话存在的第一个疑点,老兄的年龄比我还大,要不是借着犬胎丸完成一次生命进化,它可能活不了几年,单就年龄而言,它也不可能唤我为老哥。”

    “如果它记忆复苏,以那个东西的修为,我想它活的岁月比老兄还要长,称我为老哥的概率就更低,如果它叫为老弟或者直呼我的名字,那我不会觉得奇怪。”

    “第二个疑点如果它不是老兄,那又会是谁?如此熟稔的语气,应该与我很熟悉才对。”周凡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

    “那你有怀疑对象吗?”

    “有,但完全对不上。”周凡苦笑道。

    黑龙有些遗憾道:“可惜了,要不是你的命运被遮蔽住,你给一万几千条大灰虫,本座肯定能用龙神语天赋看透你的过去未来,替你识别出它究竟是谁?”

    一万几千条大灰虫……周凡嘴角扯了扯,就算他的命运没有被遮住,他也舍不得。

    “本座倒是从这句话看出了一个以你的境界想不到的信息。”黑龙言归正题道。

    “什么信息?”周凡关心地问,他知道一个人的思维终究有其局限性,这也是他寻黑龙帮忙的原因。

    “话中说它想起了很多事,这说明它的记忆有段时间是被封印住的,嗯,这印证了之前本座的一个猜测,本座知道,你肯定觉得这事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它明明感应到你会来找它,它却只给你留了这样一段模糊不明的话,对吗?”黑龙笑问。

    周凡脸色凝重点头,这是心中最大的疑惑。

    “重点在于要你原谅它的不辞而别,下次重逢,它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事情,也就是说它现在既不能见你,甚至无法告诉你更多的事情。”黑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这肯定不会是因为有急事不得不离开,因为即使有急事,以它的本事,想瞬间找到你或者给你留下足够的信息,这又有什么难?”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它因为某些原因,不敢见你,也不敢将具体的事情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