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负二代 > 第九十五章 承诺
    明明在深城属于是属于有房一族,但怀里揣着一千两百万银行汇票的郑光威离开海鹏信托便直奔跑了银行,将海鹏信托开出来的汇票入了帐、重新开了银行本票出来,又换了两辆出租车才回到了酒店。

    小心无大错。

    在酒店附近的面馆里解决了午餐、郑光威休息了一会便退了房,打个车回到了湾槐花园,将行李扔进了卧室、开了门窗通风,将挂在墙上的月历翻了页、郑光威这才注意到自己是上个月二十五号离开、这个月十一号又回来,这三周不到的时间里他的个人财产又增加了一千万,虽然还比不得全球首富比尔五秒钟的收入就能买兰博基尼跑车,但这期间他五秒钟所赚到的钱、怎么也够一天的伙食费了。

    大餐,除外。

    所以,仍需努力。

    烧水、泡了杯茶,郑光威坐下来开始梳理未来的行程安排。

    大民服装厂的财务审计至今还未能完成,不过问题显然比想象的还要严重,销售科这几年的销售费用列支相当的高,假发票的情况格外严重。

    当然了,厂办、也就是路斌近一年以来的报销凭证里的假发票已经统计出来了,不过想要把证据完全固定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关于企业产权问题的报告、区里依然是不批复、不表态,市里面也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消息,显然需要等省里面的文件下来了,邗山市才会开始着手。

    外贸订单的情况得益于唐胖子的高效,外贸公司是真的、但给大民服装厂订单的那家美国公司却是个皮包公司,以大民服装厂名义发出去的律师函、让外贸公司闭口不提什么赔偿金了,显然这就是一场骗局,但想要挽回厂里的损失、基本上是不现实的。

    因为这种骗局涉及到了海外的公司,调查、取证都很难展开,但郑光威可不觉得这事儿到底就算结束,了不起就是多花点钱……

    “郑先生?您回来了?”

    正琢磨着呢,听见声音、郑光威转过脸见马凌潇站在门口,拎着两个旧脸盆、怀里还抱着两个大枕头,也是便问她这是在做什么?

    “这房子是精装修的、租出去的话可以比刚装修完的房子多收一百五呢,你上个月走的急、我都没有你的联系方法,今天售楼部事儿少,我就准备开始往那边搬……”

    “哎呦,之前说了我这边的房子可能经常没人住、你住在隔壁要帮着顺便看个门的,你搬走了一年也才能让我多收个千把块钱的,可问题是万一我这屋里进了贼,那损失可就不是这么多了吧?”

    马凌潇怔住了。

    她只想着精装修的房子租出去能多收点房租、倒是真的忘了自己还有看房子的职责,苦着脸说自己还是偷偷溜出来的,早知道就不折腾了。

    “得了、得了,赶紧把东西扔屋里上班去吧,省的让你们的柳总给逮住了、再扣你的工资和奖金。”

    “我倒是不怕被柳总给逮住扣钱,曹总上次回去还没回来、柳总周末去了港城也还没回来呢,湾槐花园一期的房子只剩下两百多套了、我们售楼部的任务也就轻松的多了,何况这个点儿过来看房的客人本来就比较少,轮也轮不到我接待的,所以我才敢偷偷溜出来的……”

    解释完、马凌潇可就把东西放回了屋里准备去继续上班,得知另外两栋楼的那十二套简装房已经装完了、钥匙都放在了这边的抽屉里了,郑光威拿着钥匙去看了两套房子、这才想起来答应朱旭东的尾款还没付、提供给他们父女俩免费公寓的承诺忘了兑现,打了个传呼、让朱旭东赶紧过来。

    尾款终于到了手,朱旭东兴奋且激动,等被郑光威带着走进了一号楼刚装修好的公寓里、可就惊呆了。“这真的是给我和九儿住的?”

    “水电煤气自理,想住多久随便。不过我倒是觉得以你的模仿技巧而言,怎么会找不到一份能发挥能力的好工作呢?”

    “我也想找啊,可问题是谁肯用我呢?没学历,还带着个孩子……”

    当收入只够糊口,梦想、艺术追求就都成了扯淡,更何况九儿在这边上学还需要交赞助费,朱旭东宁愿打三份工也不肯继续制假,本性不坏但运气不佳,郑光威觉得等服装厂产权归属解决了,这家伙倒是应该能够胜任某种工作……

    钥匙给了朱旭东、郑光威一身轻快的回到了三号楼的公寓,正琢磨着是明天联系唐胖子还是后天跟他联系,唐成仕的电话倒是打了进来,询问他是否已经到了深城、准备什么时候过去?

    “双程证还没有办下来呢,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了……”

    “郑大师,要不然我想想办法、让您先过来?”

    “不许叫什么大师!还有啊,万一给逮住了、可不是什么闹着玩儿的事儿!”

    唐成仕乐呵呵的说可不是无证过关,外地人在深城也是可以办理短期双程证,他的公司出个手续、安排深城那边的旅游公司去办,当天就能拿到了。

    港城一日游都需要提前几天呢,郑光威大感意外。“当天就能拿到?你确定?”

    “真的啦,我马上就带着手续过来,等着我啊,晚上咱们去渔村吃海鲜……”

    郑光威记得外地人在深城办理双程证的时间很长,但要是真的能当天就能搞定、他倒也未必需要死等,因此挂了电话也就拨给了赵德喜,得知支行的高杉已经通知他后天一早可以拿双程证、下周二就能去拿护照了。

    察觉到郑光威有些惊讶,赵德喜便解释道。“高行长跟市局里的人都很熟,听说他妈就是市局什么课的科长。对了,我妹跟我说怎么都打听不到祁红的去向,要不是邮政所的所长见她好几天没去上班、去她爷爷家里问情况,就连她爷爷都不知道祁红已经走了……”

    这事儿可就蹊跷了!

    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有正经工作的情况之下、会玩离家出走的戏码?

    再说了,自己之前可是答应会给她一笔代管费的,但那天她爷爷把包扔过来就开始撵人,不像是晓得有代管费这回事儿的模样啊?

    郑光威不解,不过随着唐胖子打电话过来说他准备过关了,这才认真考虑起了双程证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