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全球影帝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剧本角色分析
    昏暗的房间,键盘在噼里啪啦的直响,烟卷燃烧在台灯的照射下飘着淡蓝色的烟,拿起来吸了一口,打出最后一个句号。

    从下午五点多钟收到剧本后,陆泽连饭都没吃就投入了工作,完善新剧本的脉络和主角的人物设定。

    不得不说,庄羽写故事的能力很强,但人物的设定上就差了一点意思,甚至有些地方还有点模糊,这是需要陆泽来完善补全的。

    揉了揉眼睛,起身活动活动筋骨,进入到工作后,他觉得身体很轻松,没有一点乏累感,跟之前身体沉重,大脑迟缓有很大的区别,陆泽也不知道这是错觉,还是真的跟自己猜想的一样。

    把电脑调成监控页面,他起身离开书房,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的啤酒已经被他喝完了,有些扫兴的把冰箱门关上。

    这是他自己染上的坏毛病,在两个多月的治疗期间里,因为病情对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和不安全感,但他又不能或者说是不敢出门,于是开始借助外力来缓解这种压力,没错,就是酒精。

    但他也没有到酗酒的那种程度,不会每天都喝的烂醉如泥才肯罢休,只是喝到酒意微微上头,脑子刚有点眩晕感就停下不在继续往下喝,在这个状态下,他能保持自己的清醒,又能释放出压力,他每天最喜欢做的就是在这个状态下看着天花板发呆。

    不过今天没有就算了。

    打开电视看了一会综艺节目,他希望综艺节目能带给他快乐,哪怕乐一声也值得,虽然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

    一直看到有点困了,才去卫生间洗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检测到宿主进入休息,已接收新剧本,开启教学空间,准备进入教学模式,欢迎回来......”

    已经很久没有开启的教学模式再次启动,陆泽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这系统总是喜欢悄咪咪在隐藏起来,却又什么都知道。

    瞬间陆泽进入睡眠,呼吸声开始舒缓,平稳,而意识则再次进入了他熟悉的地方,这白茫茫一片的空间。

    说道现在陆泽对系统的情感,真的非常复杂,按照陆泽的猜想来看,那么陆泽的的确确对系统是厌恶的,但是陆泽要想完成十部八点零分以上的作品,至少现在来看,陆泽还需要它。

    况且陆泽也不可能进入系统空间,却不进入教学,因为在系统空间中,其实是跟梦一样的,时间被无限的延长,外面一晚上,系统空间中就是几年。

    陆泽选择课程超时后会被惩罚这个事先不提,光是让陆泽呆在这里几年,没人说话,看哪都是一片白,别说是陆泽,换做是谁,谁也受不了。

    放下这种憋屈的感觉,陆泽伸手点开了导入功能,向下翻了翻,选择了“导入《活着》林钦角色剧本。”

    “正在提取《活着》剧本......1%......50%......100%,开始自动匹配第一阶段课程,请宿主自主拼接。”

    翻了翻第一阶段课程栏里的分项,陆泽开始思考,他现在对林钦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但由于庄羽的人物设定的水平一般,导致人物脸谱模糊化,陆泽虽然已经开始完善林钦的小传,可毕竟还没有写多少不是?

    首先可以确定的,就是林钦是一个高端的上班族,收入不错,在帝都虽然买房是妄想,但生活水平还是非常不错的。

    所以陆泽第一个选取的是金领陆泽的收入分项,再混合白领陆泽的年龄,上空巨大的0%跳到了百分之27。

    其次林钦患癌,可求生欲望非常强烈,强烈到了不理智的地步,所以陆泽接着选择了癌症陆泽的分项,匹配度再次跳到了百分之64%。

    再者林钦在患病前是一个情场老手,且自身形象不错,经常去酒吧找美女约·炮,基本隔几天就要跟一个新认识的女孩共度一夜春宵,但总会有女人约着约着就喜欢上他。

    那么陆泽提取了“渣男陆泽”的拔吊无情分项,以及“室内设计师陆泽”的暖男分项,匹配度上升到了七十一。

    这两个分项仅仅只增加了百分之七的匹配度,这让陆泽很纳闷,仔细想了一下,林钦这个人后期爱上了女主角沈梦熙,两人的感情在后期也是个催泪的点。

    所以陆泽再次加上了“室内设计师陆泽”的爱情观,这下匹配度又猛的上升了一截,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七。

    这让陆泽对于林钦这个角色有点感兴趣了,毕竟男人这种生物一旦在花丛中飘的时间久了,确实很难再认真的爱上一个人,但林钦不一样,似乎他在“玩”的时候,依旧为自己的爱情保留了一份净土,当一个真正他爱的女人进来后,他依然和初恋一样对女友报以热爱,这点真的很难得。

    其实这个角色的细腻程度真的比不上贾贺龙,毕竟贾贺龙是一个真实存在过的大佬,而且整个剧本的时间跨度非常大,足足长达二十几年,详细描写了贾贺龙二十几年的心态变化,所以贾贺龙在剧本中也是活的,想要完全了解是非常困难的。

    而《活着》的时间跨度并不大,只是短短几年时间,而且人物是虚构的,导致支撑人物框架薄弱,需要陆泽自行去填补,这样的角色,又怎么能比得过贾贺龙呢?

    但简单不一定就好演,就像演个傻子,不是说你眼神空洞,露个傻笑,嘴角淌哈喇子你就是把傻子演活了,如果真要想演好,那你还得了解他的家庭环境,为什么傻,病因是什么,受到了什么刺激,平日里有什么习惯,犯病是什么样的,这些你都得考虑到,在简单里追求复杂,把单一演绎成多样化,是一种挑战,而这种挑战往往是陆泽喜欢的。

    而林钦,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简单,但演绎起来会很复杂的人物,在陆泽看来,不会比贾贺龙好演到哪去。

    最后一点,就是林钦的家人这方面,剧本中没有提及家人,所以陆泽添加了一个孤儿设定,最终匹配度达到了93%。

    陆泽想不到还可以再添加点什么,也许再写几天自传后,会有新的想法,但现在,陆泽觉得没什么了。

    “正在进行人物、场景建模,已加载0.01%......0.02%......预计加载时间为八小时二十分钟,请耐心等待,正在退出系统空间,请宿主休息,晚安。”

    或许是今晚真的困了,从系统空间中退出来之后,陆泽只是翻了个身,就接着睡去,在梦中,来到了一座城里.......

    这座城市依旧是那么的寒冷,依旧是灰色的,毫无一点生机,风声在两栋高楼中间,吹出像是哭泣一样的呜呜声音。

    陆泽走在街上,路上有不少人,他们看着陆泽,有些人淡漠、有些人不怀好意,但这次跟以往不同的是,陆泽能看到他们的脸,以及听到他们的声音。

    “呜啦啦啦!Rua!哈哈哈哈~”

    不远处传来了与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的笑声,一个陆泽非常熟悉的“陆泽”背着一个长相普通、眼睛却很大的长发女孩跑过。

    女孩手里是一个纸叠的风车,被她举得很高,在“陆泽”跑动的时候,风车被吹的转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一直跑到陆泽面前,和陆泽对视了一眼,“陆泽”露出笑容,对陆泽点了点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女孩背的更往上一点,然后跑着离开,那个像是铃铛一样悦耳的笑声也离陆泽越来越远。

    “你怎么又来了?”

    陆泽一转头,一个留着络腮胡的“陆泽”,他和刚才跑过去的“陆泽”一样,他是很少见的对陆泽没有表现出敌意的“陆泽”。

    “你能送我一套效果图,我就不能来这儿转转吗?”

    此刻的陆泽知道这是哪里,也明白了自己遇到的都是谁,面无表情的看着络腮胡,质问了一句。

    “可你不是也没用嘛,算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吧,这里是不会死人,但跟系统空间里一样,该疼还是会疼的,小心遇到硬茬子扒了你的皮。”

    “所以你们果然都是系统圈养着?用来折磨我的?”

    “我说了,你跟我来,而且,我很讨厌你说的圈养这个词,我理解你,但不代表我不会揍你。”

    陆泽和络腮胡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是一致的,或许两人的差别除了穿着和胡子,没有任何差别,最终陆泽跟上了他的脚步,来到了一栋楼的天台上。

    这里只剩下了两人,络腮胡给陆泽发了一根烟,掏出来烟盒后,陆泽注意到,空缺的位置又被新的香烟给填上。

    “所以陆楠过的怎么样?她谈恋爱了?”

    “跟你有关系吗?”

    “她也是我妹妹。”

    “你妹妹十五岁上初一,我妹妹十三岁上初一。”

    “.......或许吧。”

    “陆泽”沉默,走到天台的栏杆边上,天台的风更大,吹的两人头发都散乱了,“陆泽”抽了口烟,看着远处。

    “这里冷吗?”

    “是挺冷的,风大。”

    陆泽走到他身边,也扶着栏杆向下望去,回应了一句。

    “我们在这被吹了好久,我都已经忘记时间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络腮胡扭头看着陆泽,表情很严肃,陆泽也没有惧意,两人互相干瞪眼,直到络腮胡咧嘴一笑,把烟头扔了下去。

    “我知道你讨厌我们,所以我们也同样讨厌你,但“我们”里不包括我,和其他理智的人,我在努力的不去讨厌你,所以请你给我一个良好的印象。”

    陆泽真的很生气,他一个正常人,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却在这几个月里被折腾的差点嗝屁,换谁能没有怨气?

    “我只想正正常常的活着,我有错?我不想变成精神病,我有错?谁他吗规定我必须得是个精神病!系统把你们弄出来祸祸我,我还得笑脸相迎?”

    “没错,我们是系统造出来的,但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问题?”

    “我的问题?”

    “你还没意识到你的问题吗陆泽?那我们没的聊了,我们不是系统圈养的狗,所以我们不是听从命令去祸害你,只是单纯的因为讨厌你而已,算了,不聊了,你该走了,不,最后处于朋友的角度,我给你的启发。”

    风把“陆泽”的头发吹乱,他把头发向后背好,望了一下身后,突然天台的门被打开,一帮人闯了进来,其中带头的拿着一把刀,盯着两人。

    “没错,这座城是系统建造的,但让这里变成这样的......是你啊。”

    说完“陆泽”弯腰拽住陆泽的双腿,把他从天台上扔了下去,然后点了根烟,转身对一群人报以微笑,并举起了双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