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449章:两极
    『PS:上一章的结尾应该是‘安国君嬴柱’,脑袋一抽写成了应该还没出生的‘嬴异人’,已修改。』

    ————以下正文————

    安国君嬴柱抵达赵国作为质子,这么大的事自然无法封锁消息,只不过一日前后,邯郸朝野便传得沸沸扬扬,尽管赵国宫廷并未对外公布秦赵两国结盟一事,但明眼人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对此,蒙仲亦无可奈何,只能默认当前的局势,暗自思考破解之策。

    在此期间,肥幼邀请蒙仲到他的封邑做客。

    在他与蒙仲单独相处时,他问蒙仲道:“想来你也听说了,现今,秦国派安国君嬴柱赴赵为质,你对此有什么想说的么?”

    蒙仲微微摇了摇头:“并没有。”

    见此,肥幼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你要理解,在多数赵人心中,秦国离赵国远、而邺城离邯郸近,魏赵两国虽是三晋之一,但以往素有仇怨,更何况当年还发生过庞涓兵围邯郸的兵祸,若非齐国派兵解围,赵国早已不复存在。……因此你要理解,赵人对魏国的警惕与忌惮,并不亚于秦国,甚至于,因为两国接壤,魏国对我赵国的威胁,犹在秦国之上。”

    蒙仲看了一眼肥幼,问道:“肥幼,这些话,赵王嘱咐你向我解释的么?”

    听到这话,肥幼撇了撇嘴,不甚客气地说道:“哼!我赵国的君上,需要向你解释什么?只是我个人……”说到这里,他目不转睛地看向蒙仲,正色说道:“蒙仲,你我虽相识多年,但我也知道其实你我交情并不算深厚,不过看在家父的面子上,还请稍稍透露你的决定……”

    “我的决定?”

    “啊。”肥幼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你如今乃魏宋两国的大司马,你的决定,或将关乎到赵国的安危,虽然……啧,总之无论如何,请实言相告。”

    听到这话,蒙仲看了几眼肥幼,笑问道:“你是担心我回到魏国后,教唆魏王兴兵讨伐赵国?……你是这样看待我的?”

    “……”肥幼一言不发,虽神色有些尴尬,但仍以缄口不言的方式表现了自己的担忧。

    见此,蒙仲带着几分怅然的口气安抚道:“放心吧,哪怕是不看在以往的情面上,我也不至于会做出如此无智的行为,兴兵讨伐赵国?这岂非是将赵国往秦国那边推?……哪怕是基于魏国的利益,我回国也会劝说魏王继续与赵国保持良好的关系。”

    “当、当真?”肥幼颇有些意外:“哪怕我赵国已与秦国结盟?……这样是否会影响到魏王对你的信任?”

    “呵呵呵呵。”

    蒙仲摇了摇头,调侃肥幼道:“肥幼啊,你的眼力,实在是远远不如肥相,倘若是肥相在此,绝不会问出这般……不智的问题。”

    说着,他瞥了一眼满脸困惑不解的肥幼,压低声音解释道:“赵国与秦国结盟,在我看来不过只是为了共同防御魏国而已,又岂是真心联合?倘若赵国明知秦国的野心,仍毫无警惕地与秦国结盟,是岂非等同于臣服秦国?既然赵国愿意臣服秦国,那臣服魏国又如何?……由此可见,秦赵结盟只不过是各取所需,似这般貌合神离的结盟,魏国何须在意?”

    “……”肥幼张了张嘴,旋即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此时,蒙仲又对肥幼说道:“姑且让你安心。……此番返回魏国后,我会如我所言,劝魏王区分看待秦赵两国……秦国,乃魏国首要的威胁,而赵国,只要赵国不协助秦国派兵进攻魏宋韩三国,魏国便不会视赵国为最直接的威胁。……因此,你也无需担心我会率军进攻赵国。”

    “那就好、那就好。”

    肥幼连连点头。

    两日后,待蒙仲赶赴赵贲的邀请时,肥幼回到邯郸,向赵王何讲述了他与蒙仲交谈的结果。

    他对赵王何说道:“臣为君上试探蒙仲,他说回国后会劝说魏王继续与我赵国保持良好的邦交,并不会轻易坐视魏国兴兵犯赵,虽然他说的很诚恳,但臣委实不知是否能够相信……”

    “相信吧。”赵王何闻言淡然说道:“因为此乃蒙仲离间我赵秦两国的计策……”

    “离间?”

    “啊。”赵王何点点头,解释道:“既我赵国与秦国结盟,本该同进同退,但蒙仲欲故意宽待赵国而针对秦国,长此以往,若我赵国毫无表示,甚至于为此沾沾自喜,那么赵秦两国必然生隙,所谓的结盟,自然也就不攻而破了……”

    “我就知道。”肥幼皱了皱眉,转身就要告辞离去。

    见此,赵王何当即将他喊住:“肥幼,你做什么去?”

    肥幼直接了当地说道:“我去找蒙仲那小子……”

    听闻此言,赵王何摇摇头,说道:“你找他准备说什么?指责他不该‘袒护’我赵国?还是说,是希望他像针对秦国那样针对我赵国?”

    “呃?”肥幼当即就愣住了。

    见此,赵王何摇摇头说道:“蒙卿说地没错,你呀,还是太急躁,寡人不是叫你得空多念念书么?蒙仲这招计策乃是阳谋,他根本不怕被拆穿,就好比此刻,你已知晓了他的意图,难道你还能去阻止他?”

    肥幼张了张嘴,一时间有些茫然了。

    也是,在秦国与赵国之间,他肯定希望蒙仲针对秦国而宽待赵国啊,哪有可能去阻止蒙仲?

    可若是置之不理,那岂不是就中了蒙仲的算计?

    “那……那该如何是好?”肥幼茫然问道。

    赵王何想了想,说道:“你替寡人传赵奢前来。”

    “诺。”肥幼应声而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赵奢便在肥幼的带领下来到了宫殿。

    说起赵奢,自从平原君赵胜在赵王何面前推荐赵奢后,赵王何随后又单独面见过赵奢几回,向后者请教强国之策。

    而颇有些出乎赵王何意料的是,赵奢明明是燕国的大将,曾经担任燕国的上谷守,但赵奢对于‘强国之策’的解释,却并非是创建强有力的军队,而是将税收视为重中之重。

    对此,赵奢还曾将他曾经在燕国的事迹举例:“……臣当年在燕国时,正值燕国百废待兴之时,是故即便北方时常有胡人入侵边境,但燕国始终处于被动,论及其中缘由,无非只是燕国在覆国之后,国力衰弱,无钱粮供养军队。……君上且观天下各国,虽然殷富的国家未必有强盛的军队,但贫穷的弱国,则绝对不会有强盛的军队,即便一时有,亦不能长久。……国家殷富,赋税稳定,国库便充盈,便有能力创建军队,甚至用赏罚激励军卒,是故,赋税之重,乃国家根本,万万不可忽视。”

    不得不说,赵王何以往对于‘国家强盛’的概念,仅局限于‘精兵猛将’,赵奢这个观点,确实是让他受益匪浅。

    而在此基础上,赵奢提出了他‘公平赋税’的理念。

    这里所说的‘公平赋税’,其实主要针对的就是赵国的贵族阶级——鉴于当年赵主父‘胡服骑射’改革的不完善,赵国只在军政上实施了改革,但国内的旧贵族势力,依旧享有着特权,且贵族们对此已习以为常。

    比如赵王何的亲弟弟平原君赵胜,他的家人就认为他们享受这份特权,可以不遵守国家颁布的法令,不需要缴纳税收。

    这即是不公平的赋税,贵族所享受的特权,既损害了赵国的利益,也损害了法令的威信。

    当然,平原君赵胜并非是不明事理的人,在经过赵奢的剖析后,作为赵王何的弟弟,赵胜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犯下了错误,但赵国享受这种特权的贵族,就仅仅只有平原君赵胜么?

    当然不是!

    而赵奢返回赵国想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推行公平的赋税,迫使国内那些以往不遵纪守法的贵族必须遵守法令,如此一来,国库就能更加充盈,国家也能有更多的钱粮拿去养活军队,这便是赵奢对赵王何提出的强国之策。

    对于赵奢的这个观点,赵王何深以为然,他当然知道他父王赵主父当年的‘胡服骑射’改革其实并不完善,但考虑到做成这件事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办到,因此他虽接受了赵奢的主张,但并未大刀阔斧地施行改革,免得引起国内旧贵族势力的反弹。

    终归,赵何并非他父王赵雍,相比较赵主父的魄力,赵王何更加谨慎。

    简而言之,正是因为赵奢的这项主张,赵王何对赵奢已愈发看重,是故今日叫肥幼请来赵奢,想听听后者的意见。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召见赵奢时,赵王何的第一句询问,便将赵奢吓了一跳:“卿可有把握抵御蒙卿?”

    “蒙卿?蒙仲?”赵奢一时间没能明白。

    见此,赵王何便将蒙仲与肥幼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奢,赵奢听罢后这才恍然大悟。

    只见他恍然说道:“……想要破解郾侯的策略,唯有与秦国保持共进共退,使赵秦两国勿生间隙;但,倘若协助秦国,又恐遭到魏国报复,是故君上才问在下,可有把握抵御郾侯……”

    在暗暗称赞赵王何眼光敏锐之余,赵奢苦笑着说道:“赵奢仅中人之资,对上旁人还有几分自信,但倘若对手是令秦国都感到忌惮的郾侯,臣怕是……”

    说到这里,他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正色说道:“虽说臣并无把握,但臣推举一人,此人足以抵抗蒙仲。”

    “何人?”

    “便是我赵国前檀卫军司马,庞煖!”赵奢正色说道:“蒙仲、庞煖,当年乃是赵主父身边最器重的爱将,蒙仲用兵奇诡,令人防不胜防;而庞煖刚柔并济,无懈可击。……想来君上曾经应该也听说过,当年的安平君、奉阳君,虽军队人数超过赵章,但却始终无法将其击败,其中原因,就因为当时赵主父命蒙仲、庞煖二人辅佐赵章……”

    赵王何微微点了点头,旋即问道:“庞煖身在何处?”

    “相传隐居在楚国。”赵奢拱手说道:“臣也知道楚国地广,想要在楚国找到庞煖,十分不易,但臣可以向大王保证,只要大王能请回庞煖,足以抵挡蒙仲……”

    “唔。”

    赵王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微皱的眉头却始终未能舒展。

    毕竟,虽然赵奢保证庞煖有能力抗拒蒙仲,但问题是,谁也不知庞煖现如今究竟隐居在楚国何处,即便他立刻派出人手,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庞煖,更别说还要说服庞煖继续为赵国效力——庞煖愿意效忠赵主父,可未必愿意效忠他赵何。

    好在蒙仲决定‘宽待’赵国,在赵秦两国生隙前,他赵国还有一些时日。

    九月初,在赵国邯郸足足逗留了将近两个月的蒙仲,终究告辞赵王何、肥幼、赵贲等赵国的君臣,返回了魏国。

    此时,魏王遫、韩王咎、宋王武这三位君王,已在宋国的陶邑会面,且在‘联合建军’这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在经过彼此的协商后,魏、宋、韩三国将在数年内联合组建一支人数为二十万的联合军,魏国出军卒十万,宋、韩三国皆出士卒五万。

    其中,魏国出军马、韩国负责弓弩、宋国负责建造战车,三国将合力打造一支最强大的联合军,交予兼任三国大司马的蒙仲统率。

    日后,这支军队将以魏、宋、韩三国的利益为根本,负责讨伐任何胆敢侵犯三国利益的敌对势力。

    而在此基础上,魏、宋、韩三国签署了‘百年结盟协定’,承诺在长达百年之内的时间内,魏、宋、韩三国相互扶持、相互协助,共进共退。

    不得不说,虽然宋国的体量比不上赵国,但魏宋韩三国的百年同盟,仍然在中原掀起了一股不亚于当初‘三晋联盟’的声势,唬地秦国频繁与赵国、楚国会晤,希望尽快达成战略同盟,以对抗魏宋韩三国同盟。

    刨除无暇他顾的燕国,以及鲁国、费国、卫国等存在感薄弱的小国,整个中原已呈现两极格局。

    论实力,秦赵楚一极自然要稳胜魏宋韩一极,可论团结,前者则远不如后者。

    当然,究竟这场抗衡最终谁胜谁负,那还得打过才知道结局。

    魏王遫九年下半年,就在蒙仲前后出使韩国与赵国的期间,秦国国相穰侯魏冉经韩国返回秦国。

    回到秦国后,魏冉便加促了吞并义渠国的行动。

    蒙仲知道,待秦国彻底吞并义渠国,彻底消灭掉这股威胁秦国的内患后,秦国必然将再次掀起战争,携赵、楚两国,对魏宋韩三国发动围攻。

    而这场战争,或许就能决出当今中原的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