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421章:序幕
    『PS:今天我那同学喜酒,就是前几天说的那位,回到酒店已经九点多了,没办法,这章只能稍微少码点了。』

    ————以下正文————

    随着时间慢慢迈入二月,奉阳君李兑的儿子李跻,带着他的二子李恪抵达了河东郡,紧接着准备从河东郡渡河来到阴晋。

    可让他们经过风陵时,李跻、李恪父子却看到风陵的魏军防守极其森严,仿佛有一股战争的气氛笼罩着这座城池。

    见此,年仅十五六岁的李恪不解地询问父亲道:“父亲,这次由我赵国会盟的五国联军,还在与秦国交战么?”

    李跻亦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

    他前段时间收到了其父李兑的书信,李兑要求他立刻带着二子李恪前来阴晋,以便李兑将孙儿立刻介绍给秦国的国相魏冉,好让李恪能在秦国谋个一官半职。

    根据当时李兑在书信中的说法,李跻还以为这场‘五国伐秦’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呢。

    想了想,李兑对儿子说道:“为父亦不知,可能其中出现了什么变故,未免节外生枝,你我先径直去见你祖父。”

    李恪自然不会有所异议,点点头表示认可。

    鉴于李跻乃是赵国奉阳君李兑的儿子,尽管此刻风陵渡已经全面戒严,但驻守的魏将费恢还是派了一艘船,将李跻、李恪父子送到了河对岸的阴晋地域,并告知了奉阳君李兑的所在。

    得知父亲所在位置的消息后,李跻亦不敢停歇,李恪带着儿子来到了阴晋城南近三十里处的赵军营寨。

    得知自己的儿子、孙儿终于来到了军中,李兑自然欢喜,虽然不曾出营迎接,但却也等候在帐外,笑吟吟的等候着自己的儿孙。

    想来对于李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除了一个好名声,恐怕他更多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儿孙考虑。

    “祖父。”

    远远瞧见祖父李兑站在军营中的帅帐外,李恪连忙紧走几步,上前与祖父行礼:“孙儿见过祖父。”

    “哈哈哈哈,好,好。”李兑连声道好,宠溺地摸了摸孙儿的脑袋,笑着夸赞了几句诸如‘又长大了’之类的话。

    而此时,李跻也已紧步走了上前,恭敬的向父亲行礼:“父亲。”

    在他身后,父子俩随行的随从们,纷纷拜称奉阳君。

    对于儿子李跻,李兑自然不会像孙儿那般宠溺,待点了点头后,便又是对孙儿一阵嘘寒问暖,问李恪途中是否劳累呀,可曾吃好睡好呀,看得从旁的赵卒们心下暗笑:这当真是‘儿不如孙’。

    片刻之后,李兑将儿孙二人领到了帐内,在得知李跻、李恪二人因急着赶来见他,是故未曾在风陵渡歇息后,他立刻吩咐身边的近卫去准备饭菜。

    期间,李跻问李跻道:“父亲,我与恪儿经过风陵时,驻守风陵的费恢正在积极备战,却不知是什么缘故?父亲在信中不是说,联军与秦国的战争不是结束了么?”

    听到儿子的困惑,李兑捋着胡须解释道:“本来,联军与秦国的战争确实已经结束了,唯一的争执仅在于蒙仲、暴鸢二人向秦国提出了苛刻的割地要求,而秦国并不愿意接受,但这种事你也知道,只要双方都不想再继续打下去,双方最终还是会相互妥协的,可坏就坏在,翟章为转达魏王的命令而来到了阴晋,叫蒙仲取代公孙竖担任河东守……”

    “……”

    李跻愣了愣,略带几分惊讶地说道:“父亲的意思是,这件事刺激到了秦国?”

    “你觉得呢?”

    李兑瞥了一眼儿子,冷笑着说道:“蒙仲,这小子比昔日的公孙喜以及庞涓更猛,秦国的军队迄今为止还未能在蒙仲手中讨到什么便宜,相反却多次被蒙仲用巧计击败……魏王这次为了迫使秦国割让西河,以任命蒙仲为河东守来威胁秦国,这已触及了秦国的底线。”

    “秦国居然如此忌惮蒙仲?真是想不到……”

    吃惊之余,李跻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往事。

    在他的记忆中,他对蒙仲最深刻的印象仍停留在当年蒙仲以五百名信卫军折辱田文的那一日,当时的蒙仲,还仅仅只是赵主父身边的近卫司马,手下只不过五百名信卫军,但因为田文的关系,蒙仲与其麾下五百名信卫军得以初扬名于邯郸,成为邯郸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当时的信卫军,亦被一些好事之徒笑称为‘赵武卒’。

    一晃眼八九年过去了,当年以十五岁之龄被赵主父任命为近卫司马的那名少年,如今已贵为魏国的郾城君,手握五万兵权,且如今更是因为准备接任河东守之职,而遭到了秦国的忌惮甚至是恐惧。

    李跻还记得,当年沙丘宫变后,蒙仲被迫逃回宋国,当时赵主父身边的侍从,纷纷做鸟兽散,正是在那时传出了一个消息,即赵主父原本欲大力栽培蒙仲、待蒙仲长大成人后任命其晋阳守的职位。

    对于这个消息,当时支持赵成、李兑的那些赵国贵族们,皆不以为然,甚至于好笑于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李跻记得当时他父亲李兑并没有取笑。

    而近些年来,蒙仲在魏国的强势,俨然是打了那些人的脸……

    想了想,李跻问李兑道:“父亲,倘若秦国与魏韩两国继续这场战争,您觉得哪一方的胜算更大些?”

    “为父亦吃不准。”

    李跻捋着胡须摇头说道:“秦国此番对抗我五国联军,虽伤筋动骨,前前后后折损了数万士卒,但归根到底,秦国的底蕴仍在,纵使由蒙仲统帅魏韩两国的军队,也未见得能就在短时间内轻松击败秦国……但反过来说,秦国想要击败蒙仲也不简单。按为父的猜测,这场仗怕是要两败俱伤……”

    “那……”李跻心中微动,用带着几分期盼的目光看向李兑。

    李兑当然能猜到儿子的想法,笑着说道:“你怕是觉得,若秦国与魏国两败俱伤,我赵国或可趁此机会取代两者的地位?”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惋惜说道:“想法是不错,但你可莫要小瞧了魏冉与蒙仲二人。……这两人都不是善于之辈,且都沉得住气,比如魏冉,明明这两个月秦国那边在积极备战,甚至于做出了调兵至临晋威胁河东郡的举动,但魏冉却仍然敢留在阴晋,继续与蒙仲、公孙竖、翟章几人交涉,这份胆魄,着实令人佩服!……而蒙仲那小子也不差,他一边叫公孙竖与翟章若无其事地与魏冉继续交涉,一边下令其麾下方城骑兵于西河骚扰,试图攻击秦军的粮道……”

    说着,他简单地向李跻讲述了一下近段时间秦军与魏韩两军的对峙,只听的李跻冷汗直冒——这岂非就在正式动手的边缘了?

    “老夫觉得也快了。”

    思忖了一下,李兑捋着胡须说道:“最迟到三月,秦国与蒙仲,肯定会有一方忍不住先动手,而一旦有一方率先动手,那么这场战争就将立刻爆发,从魏国的河东郡到秦国的西河郡,从阴晋到郑县,甚至波及秦国的都城咸阳,这片广达数百里乃至千里的土地,将彻底沦为秦军与魏韩两军交战的战场……”

    李跻闻言惊道:“那……父亲继续留在此地不是很危险?父亲,秦国与魏韩两军交战,与我赵国无关,父亲为何迟迟不撤兵回国?”

    『回国?那也得让蒙仲、暴鸢二人允许我等离开啊。』

    想到这里,李兑心中就有些无奈。

    就像李跻所说的,李兑根本不想介入秦国与魏韩两军的交战,但问题是蒙仲、暴鸢二人不肯放他走啊——明面上,蒙仲表示他李兑是联军的统帅,如今其魏韩两军与秦国谈判破裂,他李兑作为联军主帅理当留下来劝和;而私底下,魏军虽然迄今为止都愿意给赵、齐、燕三军提供粮草,但却拒绝提供三军足够返回赵国或者各自国家的粮草,美其名曰前线粮草不足,若赵、齐、燕三军一下子带走巨量的粮草,恐会影响到魏韩两军与秦军的交战。

    正是这一明一暗的两个软招,使得赵、齐、燕三军被蒙仲死死钉在阴晋一带,无法抽身事外。

    更可恨的是,蒙仲还试图以‘五国联军当共进共退’的名义,拉拢他赵、齐、燕三国共同攻击秦国。

    齐燕两军那边情况如何,李兑无心关注,至少他赵军这边,还真有一些蠢蛋被蒙仲那所谓的‘同进同退’主张所说动,比如廉颇,前一阵子就好几次主动请缨,希望能作为进攻秦国的先锋大将,气的李兑将这位爱将狠狠骂了一顿。

    助魏攻秦?一旦魏国击败了秦国,下一个倒霉的岂不就是他赵国么!

    别忘了,魏国可是有过试图战争强行融并三晋的前例,只不过那两次,负责此事的魏将庞涓最终没能成功罢了。

    而如今那个蒙仲的威胁,可还要在庞涓之上!

    姑且静观其变,待魏韩两国与秦国正式交战,且交战至正激烈的时候,再强行撤兵返回赵国,这即是李兑目前的决策。

    至于秦国与魏韩两国,他更希望谁胜谁败,其实李兑心中也拿不定主意。

    原因很简单,若秦国胜,秦国或许就能在短时间内吞并魏韩两国,继而踏足中原,对他赵国造成威胁;而倘若秦国败,则魏国就能分出一部分曾经用来对抗秦国的精力,再次尝试恢复其旧日中原霸主的地位,这同样会对赵国造成威胁。

    而最最郁闷的是,他赵国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避免日后与其中一方直接为敌——要么是吞并了魏韩大量国土的秦国,要么是击败了秦国的魏国。

    基于这一点,其实李兑心里是倾向于劝和的,维持当前秦国与魏韩两国的平衡,可问题是,魏冉与蒙仲都不听他啊:魏冉的要求是魏国取消蒙仲的河东守之职,无论把蒙仲打发到那边都行,只要别在他秦国的家门口;而蒙仲的要求则是秦国割让西河郡近两百里的土地,试图延后秦国挥军中原的进程。

    总而言之,双方最终还是谈不妥,于是最后还是决定武力相见——先打一场再说!

    二月二十八日,被调至临晋的秦军,突然对隔河相望的蒲板发动攻势,驻守蒲板的魏将梁习率领军队严加防守,借助大河天险,最终将这股秦军击退。

    仅过半日,秦军试图强渡大河攻打蒲板的消息,便由魏卒送到了阴晋城。

    得知此事后,蒙仲立刻对驻扎于郑县的窦兴、魏青、乐进三将发布了命令,命乐进进逼骊邑,摆出欲进攻骊邑、威胁咸阳的架势,又命窦兴率军尝试从郑县地段横渡渭水,兵锋直指秦国西河郡的枢纽城池,栎阳。

    期间,蒙仲又命华虎率两千方城骑兵协助窦兴。

    至于阴晋这边,蒙仲留暴鸢守阴晋,率领魏韩两军试图渡渭水攻打大荔,这明摆着就是切断临晋秦军的退路,配合河东的梁习、费恢等人,对临晋的秦军发动前后夹击。

    面对蒙仲的全线进攻,秦国的反应也很迅速,咸阳立刻下令由司马错镇守骊邑,阻挡魏将乐进,将白起调往栎阳,确保栎阳不会落入魏韩联军的手中——毕竟栎阳失陷,大荔、临晋等西河郡的城池就会被蒙仲分割孤立,且河东的魏军就能大举攻入西河,直接导致秦国的战线被迫收缩。

    甚至于,还有可能葬送调临晋的那数万秦军。

    除了白起被调往栎阳,为了确保栎阳不会被蒙仲攻破,华阳君芈戎移军至渭水下游的北岸,同时牵制郑县与阴晋的两支魏韩联军——即窦兴与蒙仲分别率领的这两支,防止这两支魏韩联军突入西河郡。

    然而就在西河郡即将拉开一场大战的帷幕,就在全天下的注意力都投在西河郡这边时,在遥远的东边,齐王田地得知五国伐秦之战正打得如火如荼,自以为其他国家无暇顾忌他齐国,悍然出兵数十万,发动了试图吞并宋国的第三次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