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398章:秦军势危
    白起当然不可能冲到河对岸的门水大营,真与蒙仲来个同归于尽,那跟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

    他只是冲出了帐外,在一个无人的角落用利剑狠狠地砍着木质的营栅,一边砍一边咒骂着对面的那个混蛋,直到将某处营栅砍地面目全非,发泄完情绪的他,这才返回帐篷,思考对策。

    这一次,他又被对面那蒙仲给骗了。

    为了前几日那场看似是准备强渡门水的夜袭,蒙仲前前后后装模作样地谋划了数日,付出了至少一万余人以上的伤亡,以至于当时就连白起也误以为蒙仲的目的是想借助夜色的掩护强渡门水,而如今他总算明白了。

    蒙仲分散兵力也好,叫齐燕军队尝试强渡门水也好,叫晋鄙、廉颇、韩足三人趁机发动猛攻也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掩护那四千方城骑兵渡过门水。

    不错,那四千余方城骑兵,就是在那一晚,在蒙仲那边联军发动多处袭击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分批渡过了门水——纵使期间有秦卒发现了方城骑兵的行踪,可寻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又怎么会想到,这些骑兵渡河的目的不是为了袭击他秦军的几处驻地,而是想趁机潜过他秦军的控制区域呢?

    在当时多处秦军驻地遭到魏赵韩三军精锐猛攻的情况下,谁能联想到这件事?

    就这样,四千余方城骑兵,分批偷偷穿过了他秦军的阻截,流窜到了他秦国的腹地,以至于接下来,桃林、柏谷、华阳等地城外的农田陆续遭到这些骑兵的偷袭,被这群恶棍放火烧掉了田地的作物。

    “呼……”

    躺在帐内的草榻上,白起长长吐了口气,闭着眼睛权衡着利害。

    蒙仲想凭借那四千余方城骑兵对他秦国造成多么严重的威胁,这只是痴人做梦,但这些魏国骑兵的目的很明确,他们就是奔着烧毁田地、摧毁作物去的。

    现如今,从桃林到华阳之间的几座城池,其城外的农田皆被那些方城骑兵放火烧毁,那些本来即将成熟的谷物全部毁之一炬,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白起在秋收后无法向桃林、柏谷、华阳等地索要粮草,甚至于,这几座城池连自己城内的军民都无法供足,换而言之,也就丧失了长期守城的能力,一旦联军突破门水,这几座城池怕是很难阻挡联军的脚步了。

    再这种情况下,白起想要粮草,就必须朝更深入他秦国腹地的城池索要,比如阴晋、郑县、蕞县等等,可问题是,从那四千方城骑兵在短短几日内就前后烧掉了几座城池城外的农田来看,这股骑兵的行动非常迅速,且很有可能会继续深入他秦国腹地。

    倘若咸阳那边及时收到噩耗,派出军队驱逐这股骑兵,那或许能将损失减到最低,最怕咸阳那边得到消息的时候晚了,使得那四千方城骑兵烧毁了更多城池外的农田,那就……糟糕了。

    一般情况下,一座城池外的农田,只能在满足城内军民的情况下稍有盈余,而反过来说,倘若因为天灾人祸,使得该座城池在该年颗粒无收,那么噩梦就来了,除非咸阳及时地调集粮草赈灾,否则,相信就会出现大批难民被迫迁移的景象。

    而眼下的问题是,从桃林到临近咸阳,这数百里平川上的城池皆已成为了那四千余方城骑兵的目标,虽说这区区四千骑兵确实不可能成为秦国的威胁,但他们却可以通过间接的办法,使秦国陷入重大的危机。

    “呼……”

    白起再次长吐他一口气,脸上少见地布满了愁容。

    他知道,他这次注定要被秦王问罪了,因为他的疏忽,使得四千方城骑兵偷偷穿过了他的防区,深入他秦国腹地,对他秦国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但眼下的他,已顾及不了那么多,当务之急是思考对策。

    此时白起第一个想到的问题,即是他扼守门水是否还有意义。

    记得前几日,他之所以决定不惜代价扼守门水,那是不希望联军攻入他秦国的腹地,让他秦国遭受无法估量的损失,但现如今,已经有四千余方城骑兵在他秦国腹地兴风作浪,说实话,他继续扼守门水的意义,其实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大了。

    甚至于,在后方桃林、柏谷等城池今年粮食产收大幅度削弱的情况下,若白起不提前思考对策,说不定他麾下的军队,包括此刻驻守函谷关的司马错其麾下的军队,都会陷入粮草告罄的局面,继而被联军趁虚而入。

    『该撤兵么?』

    白起暗自询问着自己,但这件事的利害太大,他也难以抉择。

    良久,白起沉声说道:“靳,立刻派人去请晋邝将军前来,就说我有要事与他相商。”

    “喏!”

    司马靳应声而退。

    约一刻时之后,本身就在主营的晋邝,便来到了白起的帅帐。

    “国尉。”

    “晋将军。”

    在彼此见礼之后,白起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刚刚收到几个噩耗,想听听你的意见。”

    说罢,他将方才司马靳从地上拾起摆到桌案上的那几份急报递给了晋邝。

    晋邝惊疑地接过,在粗略看过那几分急报后,神色骤变。

    他难以置信地喃喃道:“这……怎么会?”

    看着晋邝满脸的震惊之色,白起吐了口气,闷闷地说道:“蒙仲……耍了我等,他假意摆出强渡门水的架势,可实际上,他瞄准的却是我大秦今年的秋收。前几日那晚,他叫晋鄙、廉颇、韩足等人趁夜强渡门水,那只是吸引我军注意的幌子而已,但是,真正肩负着蒙仲重托的那四千方城骑兵,借助那一晚西岸这边的混乱,悄无声息地穿过了我军的防区,深入了我大秦的腹地……”

    “……”

    晋邝呆若木鸡。

    要知道,那一晚他秦军在击退对面联军的攻势后,他秦军的兵将们还为此欢呼雀跃。

    可谁能想到,那一晚的胜利居然只是一个骗局,对面的联军之所以撤退,只是因为他们已经达到了目的,借混乱将那四千方城骑兵送过了对岸,仅此而已。

    亏他们当时在沾沾自喜,自以为挫败了联军的诡计。

    现在回想起来,晋邝亦感觉脸上一阵焦灼。

    『差距……居然那么大么?』

    看着手中那几份急报,晋邝震惊地说不话来。

    作为司马错的副将,他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因此理所当然会跟联军中最优秀的将军去比,比如那位郾城君蒙仲。

    当然,晋邝有自知之明,记得去年在陶邑之战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如蒙仲,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与那位郾城君的差距居然是这么大。

    或者应该反过来说,那位郾城君是如此的优秀,以至于就连他秦国现如今最优秀的将军白起,这回都没能猜到前者的真正目的。

    而在晋邝陷入深思的这会儿,白起则郑重其事地说道:“据我估算,桃林、柏谷、华阳等地的储粮,应该可以勉强支撑到今年冬季,但此间的军队,以及司马老麾下的军队,军中粮草却无法支撑那么许久……本来秋收之后,我会派人向那几座城池征收粮草作为军用,但眼下……”

    晋邝抬起头来问道:“函谷关那边的储粮,还能维持多久?”

    “一个月。”白起沉声说道。

    晋邝闻言估算了一下。

    眼下已经是九月初,倘若函谷关的储粮还能让附近一带的秦军支撑一个月,那么就意味着最多到今年十月中旬,函谷关、门水这边的秦军就会陷入粮草告罄的绝境。

    想了想,晋邝问道:“若此刻立即向咸阳禀报,求咸阳运输粮草呢?”

    “来不及。”

    白起微微摇了摇头。

    的确,一个月的时间实在过于仓促了,毕竟要养活此地近十万秦军,所需的粮草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想来咸阳也最起码筹备个十天半月左右,剩下的半个月,又怎么来得及从咸阳运到门水这边?

    甚至于,这还不包括方城骑兵的捣乱——想想也知道,那四千方城骑兵是绝对不会视若无睹的。

    听到白起的回答,晋邝沉默了片刻,旋即他低声试探道:“国尉此番召末将前来……”

    仿佛是猜到了晋邝的心思,白起直白地说道:“白某不会将自身的责任推卸给部下,我召你前来只是想问问你,在当前的局势下,还有必要死守门水、死守函谷关么?”

    白起的话,让晋邝稍稍安了安心,但同时也让晋邝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像白起这等自负的人,居然询问他的意见?

    不得不说,晋邝的猜测是准确的,此刻的白起,的确是方寸大乱,虽说强行冷静了下来,但却因为权衡利弊而出现了迟疑。

    按理来说,此时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后撤,无论是门水这边的秦军,还是函谷关那边的秦军,皆后撤至桃林、柏谷等几座城池,毕竟已经有方城骑兵杀到了他秦国腹地,死堵联军、不让联军攻入他秦国腹地的战略已经失败,在这种情况下,扼守函谷关、门水两地,其实意义并不大。

    甚至于,因为战场前线在此地的函谷关、门水一带,咸阳输运粮草路途遥远,压力更大。

    因此,此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收缩防线,让出一部分防区,一方面集中兵力,一方面缩短粮道,减轻粮草输运的压力,甚至于必要时,他还可以退守华阳,将桃林、柏谷几座城池拱手相让于联军,反正这几座城池也没有什么险峻可守,在城内粮食储藏不足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久守。

    与其被这座城池拖累,不如退守华阳,毕竟相比较咸阳与函谷关、门水的距离,咸阳与华阳的距离可就要近得多了。

    但问题是,倘若白起退守华阳,这就意味着将函谷关拱手相让,将桃林到华阳之间的数百里平川以及这块区域内的城池皆拱手相让。

    这块土地有多大?

    这么说罢,这块土地的面积就相当于秦国当年从魏国手中夺取的西河——即段干氏念念不忘,一直希望夺回的那块西河之地。

    更要紧的是,这块土地不在别的地方,恰恰就在秦国东进的路线上。

    明明打算东进中原,结果却被迫吐出几百里土地,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么?

    也难怪,就算是白起这样果断的人,在这次的抉择上都出现了犹豫与动摇,毕竟这件事实在利害太大。

    但问题是,就连白起也会犹豫、也会拿不定主意的事,晋邝就能给出什么答案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于是最终,白起还是得派人去函谷关请司马错过来,与这位老将商议对策。

    当日傍晚,老将司马错风尘仆仆地从函谷关来到了门水这边,听白起讲述了整件事的经过,继而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不得不说,倘若换做在以往,司马错必然会愤怒,怒斥白起让他秦国陷入了危机。

    但此刻,司马错却能理解白起的无奈,因为他也知道,对面的郾城君蒙仲是多么难对付的一个人。

    “向咸阳发出警讯了么?”

    沉思半响后,司马错问白起道。

    白起点了点头,其实他在召见晋邝之前,就已经派心腹人日夜兼程前往咸阳,将那四千方城骑兵的事禀告穰侯魏冉,希望他所敬佩的魏冉能够再次化解危机。

    其实严格来说,他秦国还是有弥补的机会的,毕竟这几年,穰侯魏冉在他的建议下,已加大了对骑兵的培养,虽然那些骑兵远不如蒙仲的方城骑兵优秀,但再怎么说还是可以用一用的,最起码可以减缓方城骑兵在他国内骚扰的力度,使他秦国得到宝贵的、应对危机的时间。

    “那就后撤!”

    在得到白起的回答后,司马错果断地做出了决定。

    “撤?”

    “嗯!后撤至华阳,将门水、函谷关,包括桃林、柏谷等地,通通让给联军……”

    捋着花白的胡须,司马错一边说着,一边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与其让他秦军因为粮道的路途遥远而陷入困境,不如主动退守,将这个难题反抛给联军,再伺机寻找反击的机会。

    将数百里平川拱手相让于联军,这对联军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