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383章:纠结【二合一】
   『PS:用了五年的笔记本电池膨胀,鼓起来了,所以今天拿去修了,说是最快也需要一星期的时间,现在用不顺手的键盘在台式机打字,码字速度大打折扣。唔,其实我想说的是,这星期的章节字数或许有所减少,直到我的笔记本修好……溜了溜了。』

    ————————————以下正文—————————————————

    “郾城君?郾城君?”

    奉阳君李兑的几声轻唤,终于使蒙仲从遐思中回过神来。

    “唔?”

    蒙仲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抬头一瞧,旋即便看到了略有些不满之色的李兑,以及满脸似笑非笑表情的暴鸢。

    他向李兑道歉道:“抱歉,在下方才想到了些事,不慎走神了。……不知奉阳君方才……”

    见蒙仲向自己道了歉,李兑自然也不会再追究这种小事,只见他捋着花白的胡须,重复方才的话道:“方才老夫言道,虽说那条隐秘的小路或许正如郾城君所猜测的那般,是对面的秦军主动透露给我方,但郾城君你也说了,函古道相比较函谷关更是易守难攻,不管那白起有怎样的诡计,我等也必须试试从门水那边打开局面。”

    “唔。”

    蒙仲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虽然他看透了白起意图,但白起也未必不能猜到他蒙仲能看穿前几日那次夜袭背后的真正目的,可即便如此,白起还是毫无顾虑地将那条小路以及门水秦营的存在泄露了他联军,其原因就在于,这条小路对于联军而言确实是难以拒绝的巨饵。

    说白了,无论联军是否猜到白起的真正意图,都会尝试分兵去攻打门水秦营。

    所谓的阳谋,亦不过如此。

    在旁,暴鸢亦摸着下颌附和道:“无论怎么想,攻打门水秦营都比强行突破函古道更为容易……问题在于,就像老弟方才所说的,白起故意引开老弟,对你我麾下的军队下手……我倒不是畏惧那白起,但那家伙确实诡计多端,叫人防不胜防。”

    说到这里,他转头问蒙仲道:“老弟,你对此有何建议?”

    听闻此言,蒙仲想了想说道:“不如……叫田触去攻打门水秦营。”

    “田触?”

    李兑与暴鸢闻言一愣,颇有些面面相觑的意思。

    不得不说,蒙仲的这个回答,还真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但仔细想想,蒙仲的这个建议确实不无可取之处。

    要知道现如今,齐将田触以及其麾下的齐国军队,对于联军来说也相当于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别说蒙仲,就连李兑与暴鸢这些日子都时不时地盯着田触军的一举一动,防止那些齐人耍什么花招,倘若可以打发田触去攻打门水秦营,不得不说这是一石二鸟之策。

    但问题是,田触未必能攻下门水秦营啊。

    要知道对面那可是白起率领的秦军,先不说齐将田触是否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就算他真心帮助联军,暴鸢也不认为那小子能够对付地了白起的暗算——换田章来还差不多。

    想到资料,暴鸢表情古怪地对蒙仲说道:“田触?老弟,我没听错吧?虽说若你继续坐镇此地,白起未必敢轻易离开函谷关而前往门水秦营,但凡事总有例外,我可不认为田触可以招架地住白起。”

    想想也是,虽然田触据说是齐国名将田章一手培养的接替者,但他与他的老师相比实在差距太大,暴鸢甚至不清楚田触迄今为止是否打过胜仗,反正田触碰到蒙仲的那几场仗,几乎都败地很惨。

    说实话,如果推荐田触去攻打门水秦营,暴鸢个人倒是倾向于推荐窦兴、魏青、晋鄙、廉颇。

    “奉阳君,你怎么看?”他问李兑道。

    “老夫……”奉阳君李兑捋着胡须,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蒙仲。

    『这蒙仲,莫非是想借秦人之手,削弱齐军?』

    他心中暗暗想道。

    不得不说,他与暴鸢一样,都不认为田触是什么好的选择,但他也并不反对蒙仲的这个提议。

    毕竟他联军中的齐燕两军,乃是一股不稳定因素,尤其是齐军,要知道,在背后给盟国捅刀子,齐国近几十年来可没少做,在这件事上,哪怕是偏袒齐国的李兑,都不敢掉以轻心。

    考虑到齐国在他联军讨伐秦国这件事上前后态度暧昧,李兑并不介意假装不知蒙仲的真正用意,叫那支作为不稳定因素的齐军去跟秦军拼个你死我活,为他联军争取一些胜算。

    至于田触能否攻陷门水秦营,这反而倒是其次了。

    想到这里,李兑捋着胡须笑吟吟地说道:“老夫觉得,田触既然是匡章一手栽培的骁将,或许我等也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暴鸢惊讶地看了一眼李兑,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也是,从联军大将的角度去考虑这件事,暴鸢认为派田触去攻打门水秦营,纯粹不过是叫他们去送死;但从一名政客的角度来说,暴鸢倒也不介意借机除掉齐军这个不安定因素。

    “奉阳君说得对。”他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见李兑、暴鸢二人脸上浮现几许诡异的笑容,蒙仲心中无奈地笑了笑。

    他知道,他这是被误会了,被李兑、暴鸢二人误会以为他要借刀杀人,借秦军的手铲除齐军,但事实上,他其实并没有这个打算。

    姑且不提田触这个人还不错,哪怕蒙仲厌恶田触,他也不会在彼此并肩作战——至少名义上并肩作战——的情况下去坑害友军,既然他推荐田触,那么就肯定是他认为田触有机会攻陷门水秦营。

    乐毅!

    不错,其实蒙仲真正想推荐的,正是他曾经多年的好兄弟,现燕国大司马兼燕军统帅,乐毅!

    在他看来,乐毅完全有可能匹敌白起。

    但问题就在于,他不好推荐乐毅。

    为何?

    因为乐毅一直在隐藏其真正的才能,免得引起齐国的忌惮,去年的郯城之战,乐毅暗中授意其麾下燕军对宋国军队放水,也正是这个道理。

    现如今齐国将燕国视为附庸国,视其为小弟呼来唤去,就是因为燕国弱小,不值得齐国加以提防,但倘若乐毅忽然展现出了不亚于他蒙仲、不亚于秦将白起的打仗才能,齐国还会像现在这样对燕国毫无警惕么?

    当然不会!

    因此,为了不破坏乐毅乃至燕国覆亡齐国的大计,蒙仲也不能揭穿乐毅的伪装,免得引起田触,引起齐国的警惕。

    于是他才推荐田触,继而顺理成章地再叫乐毅作为田触的副将,一同去攻打门水秦营,这样一来,他的目的达到了,而乐毅也不至于被人怀疑其才能。

    只是这样一来,就弄得好像他蒙仲故意叫齐燕两军去跟秦军拼个两败俱伤似的……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叫齐燕两军一同前去攻打门水秦营?”

    在听到蒙仲的建议后,李兑与暴鸢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几许古怪的表情。

    显然,这两位误会了,这不,暴鸢还压低声音问蒙仲:“老弟,这样是不是过于明显了?”

    蒙仲摇摇头说道:“虽然我推荐了田触,但仅田触一人,怕是招架不住白起,但倘若有乐毅在旁辅助,田触就未必不能攻陷门水秦营……”

    “哦,原来如此。”奉阳君李兑笑吟吟地说道:“也是,燕国的那位乐大司马,乃是郾城君曾经的挚友,想来郾城君比我等更了解……对此老夫没有异议。”

    别看他好似说得头头是道,但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其实根本不相信蒙仲的这番解释,依旧误以为蒙仲准备借此机会叫齐燕两军与秦军拼死我活。

    他并不知道,其实蒙仲说的都是实情。

    而相比较李兑爽快地支持这件事,暴鸢则显得有所迟疑,他忍不住对蒙仲说道:“老弟,你不再考虑考虑么?”

    说实话,蒙仲坑害田触,暴鸢一点也没有异议,但蒙仲陷害其曾经的兄弟乐毅,暴鸢很担心蒙仲日后会后悔。毕竟在他看来,此事若被乐毅得知,蒙仲与乐毅曾经的交情或将一刀两断。

    更何况当年在伊阙之战中,乐毅也曾作为一名魏将帮助过他韩国。

    然而蒙仲却摇了摇头:“对于我联军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暴鸢微微点了点头,欲言又止地说道:“只要你日后不后悔就好……我没有异议。”

    “既然如此,那暂时就这么决定。”

    看了一眼蒙仲与暴鸢,奉阳君李兑压低声音说道:“劳烦郾城君加紧打造更多的楼车与投石车,筹备进攻函谷关,田触与乐毅那边,由老夫与暴帅前去劝说。”说着,他拿起了矮桌上的那份地图,说道:“这份行军图,老夫也一并带走了。”

    “唔。”

    蒙仲点了点头。

    由于时间紧迫,李兑与暴鸢并未在蒙仲的道中魏营做更多的停留,在随便用了些水米后,便乘上战车,在一队赵国骑兵的护送下立刻返回其坐落于三门峡一带的主营。

    次日晌午,李兑与暴鸢回到了他联军的主营。

    回到主营后,李兑立刻就派人请来了齐将田触与燕将乐毅二人。

    片刻后,待田触与乐毅二人来到帅帐后,李兑沉声对二人说道:“两位,老夫与暴帅刚刚从郾城君的军营返回,从郾城君的口中大致得知了眼下的战况……好消息是,郾城君已有了攻陷函谷关的办法,且老夫与暴帅也认为可行;坏消息是,郾城君暂时还没有突破函古道的办法……”

    听到李兑这话,田触满脸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头,继而好似服气般点了点头:“不愧是郾城君,如此短的时日,便已想出攻破函谷关的办法,果然章子说的没错,郾城君的才能,绝不亚于他……”

    在他身旁,乐毅倒是丝毫也不吃惊,可能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

    相比之下,他更在意李兑、暴鸢二人这会儿召见他与田触的用意——他可不信李兑、暴鸢二人召唤他们前来,就只是为了告诉他们这件事。

    果不其然,在田触一番感慨后,李兑笑了笑,旋即压低声音说道:“老夫还未说完,老夫与暴帅这次去见郾城君,郾城君告诉了我二人一件大事……原来郾城君麾下的士卒已打探到,在其道中主营的东南侧,有一条隐蔽的小路可以通往函古道的后方……”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份地图,正是从蒙仲那边拿来的那份,只见他将地图平铺在帐内的矮桌上,详细地讲述那条隐秘小路的路线。

    见此,乐毅也就明白了:李兑今日召见他与田触,怕就是想让他们沿着这条小路去偷袭秦军。

    果然,在讲述完那条小路的路线后,李兑目视着田触、乐毅二人,正色说道:“经老夫、暴帅以及郾城君三人的商议,一致认为两位可以负责此事……”

    此时田触正低头看着矮桌上的地图,在听到李兑的话后忽然一愣,下意识地抬起头来,面色微变。

    “呵、这……”只见田触稳定了一下情绪,勉强笑道:“由在下与乐司马一同率军去攻打这座门水秦营?在下不明白……为何是在下与乐司马?”

    “这难道有什么问题么?”李兑故作不解,摊摊手说道:“倒不是轻视触子,事实上老夫更倾向于叫郾城君去攻打这座门水秦营,奈何函谷关那边需要郾城君坐镇……触子也知道,对面的秦军统帅白起,此人很不简单,唯有郾城君可以压制对方,总不能叫郾城君同时负责攻打两处吧?传出去,岂不是叫世人笑话我联军无人?”

    对此,田触也无法反驳。

    但旋即,他的目光便投向了一旁的暴鸢,笑着说道:“在下觉得,暴帅身经百战,或许比我等更合适……”

    听到这话,暴鸢冷哼一声,刚要发作,却见李兑抬手阻止,旋即笑着对田触说道:“暴帅虽勇谋兼具,但怎么说也已年过半百,更何况老夫对暴帅另有安排……”

    “什么安排?”田触不识趣地问道。

    听闻此言,暴鸢按捺不住,冷笑着说道:“田触,明明相约共同讨伐秦国,而你推三阻四,不肯为联军出力,莫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田触皱皱眉说道:“暴帅这是说的哪里话?”

    “哼!”暴鸢冷笑道:“背信弃义,落井下石,你齐人还做的少么?”

    田触闻言气地面色涨红,正要发作,此时李兑却适时地说道:“触子息怒,暴帅为人耿直,有时言语伤人其实并非他本意。……老夫觉得,我五国联军,本就是为共同讨伐秦国而聚拢在一起,倘若不能同心协力,必然会给秦国可趁之机……眼下我赵、魏、韩三国精锐皆在函谷关前奋战,然而两位却……呵呵,老夫觉得,这或许会让秦国误会,误以为我联军并非同心协力……”

    “可是……”

    田触本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见从旁伸过来一只手阻止了他。

    手的主人,正是乐毅。

    只见乐毅朝着田触微微摇了摇头,旋即淡然对李兑与暴鸢二人说道:“请奉阳君与暴帅放心,此事就交给我二人吧。”

    有什么好推脱的?

    在乐毅看来,李兑、暴鸢、蒙仲三人明显已达成了意见,魏、赵、韩、齐、燕五国联军,人家三人支持,纵使他与田触反对又能如何?

    与其再次加深李兑、暴鸢、蒙仲三人对他齐燕两军的怀疑,还不如爽快些答应下来,毕竟这已经是无可更改的既定事实。

    除非他齐燕两军立刻退出讨伐秦国的联军行列,但这样一来,必然会引起魏、赵、韩三国对他齐燕两国的仇视。

    魏、赵、韩三国仇视齐国,乐毅无所谓,但仇视燕国,这就有点麻烦了,暂且不提燕国单凭一己之力无法覆亡齐国,势必得借助住中原诸国的力量,万一魏、赵、韩三国放弃攻打秦国,联合起来攻打齐燕两国,他燕国岂不是无辜遭殃?

    他乐毅的目的是让齐国得罪中原诸国,可不是他燕国。

    见乐毅应下了此事,田触虽然心中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他当然不是气愤乐毅。

    他可不傻,他当然看得出李兑、暴鸢、蒙仲三人是希望他齐燕联军与秦军拼个你死我活,好坐收渔翁之利。

    见田触低头默认了此事,并未再做推脱,乐毅微微点了点头,旋即,他忽然抬头问李兑道:“奉阳君,有件事在下不明白,敢问,这是您的主意么?”

    李兑眼珠微微一转,笑吟吟地说道:“是郾城君推荐的两位。”

    听闻此言,暴鸢、田触、乐毅不约而同地看向李兑,神色各异。

    『这老家伙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暴鸢暗自骂了几句,当即替不在场的蒙仲解释道:“乐司马,请莫要误会,郾城君绝无歹意,他相信两位的才能,才会推荐两位……”

    话虽如此,他的语气却显得有些心虚。

    “是郾城君么?”田触神色复杂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显然,他并不是很相信暴鸢的解释。

    但与田触恰恰相反,乐毅却相信暴鸢这句看上去有些心虚的解释——不管暴鸢自己相不相信,他乐毅是相信的,因为他很清楚,蒙仲了解他的才能。

    然而,问题就恰恰出在这里。

    蒙仲相信他乐毅可以攻陷门水秦营故而推荐,但他乐毅能这样做么?

    帮助联军攻陷门水秦营,进一步胁迫秦国,这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对他燕国覆亡齐国的计划又是否有利呢?

    种种难以预估的变数,使得乐毅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乐毅与满脸阴沉的田触一同离开了奉阳君李兑的帅帐。

    在踏出帅帐的那一刻,他抬头看向隐阴雨密布的天空,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明明对我已有所怀疑,但仍假意推荐田触而叫我去攻打那座门水秦营,这就是你给我的、能挽回你信赖的机会么,阿仲?』

    他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