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349章:再见乐毅
    片刻后,待齐军主帅田触主持的会议结束后,乐毅便带着赵奢、荣蚠二人,在一队燕军的保护下,骑乘战马返回他燕军的营寨。

    不得不说,在返回燕军营寨的途中,荣蚠恨不得立刻与乐毅聊聊那有关于魏国援军的事,毕竟有种种迹象表明,此番秦魏两国驰援宋国的魏军将领,正是他们的兄弟蒙仲!

    是的,鉴于蒙仲曾经对荣蚠说过‘我亦将你视为手足兄弟’,因此荣蚠理所当然地将蒙仲视为兄弟,只不过在跟乐毅提到蒙仲的时候,他还是难免会称呼蒙仲为‘蒙司马’——这是他曾经习惯的称呼,并且,也不打算更改。

    但遗憾的是,虽然荣蚠急切想要跟乐毅聊聊蒙仲,然而此时身边却有赵奢在。

    赵奢这个人怎么说呢,为人重情重义不假,但一来此人对宋国并无特殊的感情,二来据说始终对赵国念念不忘,终归不是与他们一个圈子里的手足弟兄。

    因此荣蚠只好忍着,准备回营后找个赵奢不在旁的时机,再与乐毅聊聊魏军的事。

    然而出乎荣蚠意料的是,在返回军营的途中,赵奢却主动聊起了这件事。

    他对乐毅问道:“大司马,方才田触在说到秦魏联军时所提及的蒙姓魏将,恐怕就是蒙仲、蒙司马吧?”

    听到这话,乐毅微微转头瞥了一眼赵奢,不置与否地说道:“在未曾亲眼见到之前,某不敢认定。……说不定是其他人呢?”

    赵奢摇了摇头,笑笑说道:“蒙氏这个姓氏,出自宋国,本就不多见,更何况那位蒙氏魏将,还是一位至少手握一军兵力的军将,绝非寻常之辈……再联想到大司马曾经投奔燕国时,曾提及从魏国而赴燕,想来当时蒙司马就已经投奔了魏国,总之,除了蒙司马,在下实在想不出魏国还有哪位蒙姓军将。”

    赵奢这话,让乐毅无从抵赖,因为他与荣蚠最初投奔燕国的那会儿,确实跟剧辛、赵奢透露了不少,毕竟那会儿,他与荣蚠初来乍到,不比剧辛已贵为韩国的国相、兼大司马之职,而赵奢也已被燕王职封为上谷守,手握一军兵权。

    只不过两年下来,乐毅已愈发得到了燕王职的信赖,被任命了燕国的大司马。

    其中原因,无非就是乐毅与燕王职利害一致——乐毅心系宋国,不希望宋国再受到齐国的侵犯,而燕王职,则更是对齐国恨之入骨。

    于是乎,君臣二人一拍即合,以至于乐毅这位后来人,如今相比较剧辛、赵奢更加受到燕王职的信赖。

    至于他的唯一任务,那便是完成燕王职的毕生心愿,即覆亡齐国!

    这也正是前一阵子齐将田触威胁乐毅时,乐毅丝毫不惧的原因,因为燕王职根本不会因为这点事就罢免他,若非眼下的时机不合适,燕王职早就命令乐毅攻打齐国了,还轮得到秦人在他燕人面前耀武扬威?

    正因为所处的位置与两年前有所不同,因此乐毅对待赵奢的态度也难免有所改变。

    倒不是什么趋炎附势,只不过他受燕王职的信赖,亦逐渐适应了燕国大司马的职位,在这种情况下,乐毅自然要为燕国的利益考虑,这也正是他近两年逐渐疏远赵奢的原因,谁让赵奢始终对赵国念念不忘呢。

    如果说剧辛投奔燕国是为了荣华富贵、施展报复,如果说乐毅、荣蚠投奔燕国是为了借燕国的力量削弱齐国,那么赵奢,他纯粹就是到燕国避难的,毕竟他在沙丘宫变那件事中,亦属于叛逆的角色。

    说白了,赵奢是畏罪潜逃,而不是心甘情愿投奔燕国。

    或许,等到日后奉阳君李兑在赵国失了势,赵奢就会向燕王职请辞上谷守的职位,就此返回赵国。

    平心而论,乐毅并不讨厌这样的人,毕竟他的好兄弟蒙仲,也跟赵奢一样对自己的故国宋国抱有强烈的感情,只不过站在燕国臣子的立场上,乐毅自然不能接受赵奢这种身在燕国心在赵的行为。

    总而言之,赵奢与他乐毅、荣蚠,绝非一路人。

    因此有很多事,乐毅会跟荣蚠商量,但却不想透露给赵奢,比如说苏秦的事,再比如说眼下这件事。

    想了想,乐毅淡淡说道:“或许吧。……你提及此事,是怀疑乐某会私通魏军么?”

    赵奢愣了一下,旋即摇头笑道:“怎么会?我只是觉得,倘若果真是蒙仲、蒙司马率领魏军驰援宋国,那么,不止是齐军要遭殃,或许,我军也需要对此提高警惕。”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看着乐毅说道:“大司马,在下以为,你应该更多地信任在下……”

    乐毅盯着赵奢看了片刻,直接了当地说道:“只要你肯对天发誓,终身为燕国所用,绝不返回赵国,我就给予你最大的信任,将所有一切都告诉你。”

    赵奢张了张嘴,旋即脸上露出了不失礼貌却又十分尴尬的笑容。

    他也没想到,乐毅会毫不客气地说破这件事。

    见赵奢几番欲言又止,但始终不肯发誓,乐毅心下暗暗叹了口气,旋即放缓语气说道:“并非乐某不信任你,就连你也在迟疑日后是否会返回赵国,让我怎么信任你?因此,莫要怪乐某在一些事上瞒着你……”

    问题出在自己身上,赵奢也不好说什么,默然地点了点头。

    回到燕军的营寨后,赵奢识趣地离开了,于是乐毅便带着荣蚠来到了他的帅帐。

    此时帐内四下无人,而守在帐外的乐毅近卫,也皆是中山国出身的乐氏子弟,因此乐毅、荣蚠二人自然无需再掩饰什么。

    这不,一走入帐内,荣蚠便迫不及待用欢喜的口吻说道:“没想到,魏国的援军居然是我方城军……”

    “咳。”乐毅轻咳一声,提醒道:“你这话说得极为不妥,须知你如今是燕国的大将……”

    荣蚠不以为然的说道:“此处又无外人,有什么要紧?”

    乐毅摇摇头说道:“平日里多加注意,关键时才能避免口误……似我方城军这样的话,日后莫要再说。”

    跟与赵奢说话时的态度不同,乐毅对荣蚠规劝态度十分平和,也难怪,毕竟彼此是相互信赖的手足兄弟。

    “好好好,乐大司马。”

    考虑到乐毅的唠叨,荣蚠只好改变了说辞:“方城军,蒙司马的方城军,这样行了吧?”说着,他舔了舔嘴唇,忍不住感慨道:“真想见一见那支方城军啊……当初我二人离开方城时,方城贫困破旧,不亚于齐灾后的燕国……”

    他口中的齐灾,即暗指燕国子之之乱时,齐国趁机攻打燕国,且在燕国境内到处屠杀抢掠的那场灾难。

    听到荣蚠这么说,乐毅亦不禁回想起他当初在方城时的情景。

    记得那时初见方城、叶邑、舞阳时,乐毅是十分失望的,毕竟那里是魏国的南境边界,远不如国内腹地富饶,在乐毅当时看来,魏国给予蒙仲的赏赐,根本配不上他们在伊阙之战中为魏国挽回的损失。

    要知道,如果不是他们,当时公孙竖以及其麾下的约四五万河东军,就会在秦将白起的进攻下全军覆没。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十万河东军,十万河东魏武卒全军覆没。

    在这种情况下,次年秦国挥军攻打河东,魏国根本挡不住秦国的攻势。

    也就是说,他们在伊阙之战中非但为魏国挽回了数万魏武卒的损失,还变相保护了魏国的河东郡。

    魏国失去河东郡是什么概念?

    那不仅仅只是失去了一片土地那么简单,还意味着魏国失去了接近一半的财富与国家税收。

    毫不夸张地说,魏国拥有河东郡,那么魏国还能有财力养活魏武卒,可一旦失去了河东郡,魏国可能就连军队都养不起,还拿什么来抵御秦国?

    然而,在这等功劳面前,魏国却将方城派到了国家的南境边界驻守,仅仅赐予了叶邑、舞阳两片封邑,这让当时的乐毅感到极其的不满。

    倘若说,假如当时有更好的选择,乐毅肯定会劝说蒙仲另投国家——凭他们兄弟几人的才能,到哪个国家不能立足?

    只可惜,当时实在是没有别的选择。

    如今,一晃眼将近两年过去了,蒙仲居然能代表魏国率领援军支援宋国,这着实有些出乎乐毅的意料。

    要知道,在这两年里,他乐毅是因为有着燕王职的鼎力支持,才能训练出一支远远超过以往的军队,可蒙仲在魏国,却不见得能得到魏王遫的鼎力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乐毅亦迫切想要看看方城军。

    只要看一眼方城军,从这支军队的面貌、士卒的武器甲胄,他就能大致判断出蒙仲这两年在魏国过的如何。

    当然了,如果有机会的话,那当然还是跟蒙仲那些人见上一面更加直接,到时候有什么事当面说就是了。

    而从旁,荣蚠显然跟乐毅想到了一处,兴致勃勃地说道:“咱们得想个办法,与蒙司马他们见上一面。……不知这次除了蒙司马以外,来了几个弟兄。”

    听到这话,乐毅亦有些心动。

    确实,除了蒙仲以外,他们还有好些思念的兄弟,比如总自称自己是第一猛将的蒙虎,还有总是跟蒙虎抢夺这个好笑自称的华虎,看似稳重但总老是动不动傻笑的穆武,还有看似仁厚实则非常阴险的向缭……

    一想到这些阔别多时的旧日兄弟,乐毅脸上亦不由地露出了几许笑容。

    他很怀念那种感觉。

    在燕国,只有荣蚠称得上是他的兄弟,其余,似邹衍、苏秦、秦开、苏代、剧辛、赵奢等燕国的臣子,彼此不过是碰到后随便聊几句的同僚而已,根本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

    想到这里,乐毅打消了阻止荣蚠的念头,低声对后者说道:“以阿仲的性格,他明后几日必然会派麾下士卒监视齐燕两军,介时,只需如此如此……”

    他附耳对荣蚠说了几句,只听得荣蚠连连点头。

    而与此同时,在郯城城内,太子戴武秦魏联军诸将接风的宴席,也已进入尾声。

    跟在彭城时拒绝与宋王偃喝酒的态度不同,蒙仲今日在郯城倒是放得很开,毕竟像太子戴武、戴不胜、戴璟、惠盎,都并非外人。

    相比较蒙仲,蒙虎、华虎那是表现得毫不见外,喝到最后,居然跟戴不胜一同脚踩案几拼起了酒,看得晋邝、乌荣那些秦将面面相觑——这帮人,真的是魏国的将军么?你们跟宋国的将军如此亲密,魏王不管么?

    而在此期间,穰侯魏冉也一直关注着蒙仲等人与戴武、戴不胜等人的互动,捋着胡须笑而不语。

    可能在他心中,蒙仲等人与宋国越亲密,对他秦国越发有利,毕竟必要的时候,他秦国可以借这件事来解决蒙仲这个阻碍,要么对宋国施压,迫使宋国将蒙仲召回国;要么离间魏国与蒙仲,使魏王遫对蒙仲心生怀疑。

    不得不说,对于蒙仲这个连司马错与白起都无法保证能取胜的魏将,穰侯魏冉亦是颇感顾忌。

    筵席之后,秦军的将领们纷纷告辞,继而在惠盎的带领下,到府衙的客房歇息,至于太子戴武,则果然找到了蒙仲,向后者询问了困惑他多日的疑问:“蒙卿……不对,蒙司马,乐毅怎么会在燕国?就连荣蚠也是……”

    太子戴武,自然是可以信赖的人,因此蒙仲也不隐瞒,如实将当年他与乐毅分别时前后的事跟戴武说了一遍。

    戴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乐毅、荣蚠二人竟是我方的内应么?怪不得燕军这些日子攻打我郯城时消极怠战……”

    说着,他也将近些日子燕军攻打他郯城的情况跟蒙仲说了一遍,只听得蒙仲摇头苦笑不已。

    也是,毕竟乐毅这放水放得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放了一个北海。

    这个比喻并不夸张,倘若乐毅认真起来,宋国上下根本无人挡得住,迄今为止蒙仲所见过的最擅长用兵的同龄人,即白起与乐毅。

    告别太子戴武后,蒙仲来到了给他安排的住所,一推门就看到华虎、乐进、曹淳、蔡成、於应几人坐在屋内等他到来,至于蒙虎,则连靴子都不脱就躺在榻上呼呼大睡,显然是跟戴不胜喝了不少酒的关系——记得当时戴不胜似乎也是被戴璟扶着离开的。

    “跟太子聊完了?”在蒙仲进门的时候,华虎打着哈欠问道。

    “啊。”蒙仲应了一声,旋即笑问诸人道:“怎么,都不去歇息么?”

    华虎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旋即解释道:“这不是等你指示嘛。……对面的燕军,可都是老熟人啊,我想你应该想要交代咱们几句了……”

    说着,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在榻上呼噜声大作的蒙虎,骂道:“谁去把这厮的嘴给堵上?”

    听到这话,众人哄笑不已,期间曹淳有些尴尬地为自家司马求情,毕竟他也知道,蒙虎、华虎这些人关系紧密,也因此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说不定华虎真会扛着蒙虎径直将其丢到屋外去。

    “好了好了。”

    蒙仲笑着摆摆手,旋即走到床榻旁,见蒙虎连靴子都不脱就躺在他床榻上,他的表情亦变得有些玩味。

    只见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蒙仲俯下身,在蒙虎耳边轻声说道:“阿虎,你祖父来了,说是要揍你……”

    瞬息之间,就见蒙虎整个人在榻上坐了起来,睁着朦胧的双目机警地扫视四周,直到等看清楚四周后,他这才逐渐放松下来,打着哈欠说道:“隐约我好似听到有谁说我祖父来了……”

    “肯定是你做梦了。”

    蒙仲笑着说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这几日,是不是在想羑长老啊?”

    “别提了。”蒙虎懊恼地说道:“老头子催促我赶紧成婚,还说什么,想在他入土之前抱上曾孙,我当时就说,我瞧他那身子骨再活十年没问题,结果就被他举着拐杖敲地满头是包,痛死我了……”

    听到这话,华虎、曹淳、蔡成几人亦忍不住笑了出声,毕竟他们几人都是亲眼目睹的。

    谁能想到,在战场上勇猛难挡的蒙虎,居然会被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追得到处跑,甚至被拐杖敲地满头是包呢?至少晋邝等秦将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待一个有趣的小插曲过后,蒙仲与众人皆在屋内坐了下来。

    此时,蒙仲环视了一眼诸人,低声说道:“有些事,你们心里也都清楚,我就不提了,免得泄露……明日,太子应该会召集诸将商议破敌之策,待会议之后,阿虎,华虎,你二人便率领骑兵出城,在齐燕两军的营寨四周游荡……相比较齐军,多加关注燕军,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蒙虎、华虎、曹淳、蔡成几人点了点头。

    他们当然明白蒙仲这番暗示,无非就是想办法跟乐毅、荣蚠取得联系呗。

    此时,冷不防蒙虎开口问道:“阿仲,你说,阿毅还是咱们认得的那个阿毅么?”

    听闻此言,华虎、乐进等人不约而同看了一眼蒙虎,但却什么都没说,转头又看向蒙仲。

    “……”

    蒙仲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也难怪,毕竟乐毅与他们分别近两年,期间因为魏燕两国路途遥远,毫无书信往来,就连蒙仲也不知乐毅在燕国过地如何,甚至于像蒙虎所说的,是否还是他们曾经熟悉的那个乐毅。

    但考虑到这次燕军在攻打郯城时的严重放水,蒙仲更倾向于乐毅还是他们了解的那个乐毅。

    “我相信他。”他正色说道。

    听到这话,华虎点点头说道:“明日,我就不去参加军议了,反正有你在就足够了,我先去燕军那边看看情况……倘若乐毅还是咱们熟悉的那个乐毅,他得知我等来到,必然会想方设法与咱们取得联系。”

    “唔。”

    蒙仲点了点头。

    次日,太子戴武果然在城内的府衙召集了秦、魏、宋三方的将领,商议破敌之策。

    鉴于昨晚蒙仲提醒过太子戴武,因此戴武也没有提什么“对面的燕将乐毅、荣蚠是咱们的内应”,只说集秦、魏、宋三方的军队,击破齐燕联军。

    值得一提的是,太子戴武本来希望蒙仲来指挥这场反击战,只不过看到蒙仲用眼神示意,这才改口希望由司马错来指挥——也是,否则实在是太不给司马错这位老将面子了。

    以司马错的阅历,他当然看得出内情,不过既然太子戴武与蒙仲都给他这个面子,他当然也不会推辞。

    毕竟蒙仲实在太年轻了,总算他辞去了太子戴武的邀请,联军主帅的位置还是很难落到蒙仲的头上,尽管秦魏宋三方的将领皆对蒙仲颇为佩服。

    这是资历的问题,没办法。

    而在太子戴武召集诸将商议破敌计策的时候,蒙虎与华虎则率领三千骑兵离开了城池,直奔齐燕两军的营寨。

    为了掩人耳目,蒙虎、华虎二人命曹淳、蔡成二人带着两千骑兵在齐军营寨四周游荡,而他们自己,则仅带着千名骑兵来到燕军的营寨外,远远窥视着这座营寨。

    燕军又不是瞎子,当然会发现这支打着方城旗号的骑兵,于是立刻禀报乐毅。

    得知此事后,乐毅便带着荣蚠来到营门一带,登上哨塔眺望营外的骑兵。

    不得不说,以敌对方的立场看到这支方城骑兵,乐毅、荣蚠二人的心情不禁有些复杂,哪怕他们的敌对方身份只是表面的。

    此时,对面的骑兵中忽然传来了蒙虎的声音:“对面的燕军听着,我乃方城第一猛将蒙虎……”

    “以前不是魏国第一猛将么?怎么越说越小了?”荣蚠嘀咕了一句,颇有些忍俊不禁,直到被乐毅暗中用手肘撞了一下,这才立刻收敛笑容板起脸来。

    “……是故,我军奉魏王之命前来支援宋国,识相的,便速速退离宋国的土地,否则,接下来就由我方城军作为贵军的对手,我方会追击任何看到的燕军……”蒙虎在远处喊道。

    听到这一番话,乐毅与荣蚠对视一眼,皆听懂了蒙虎的深意。

    其余的都是废话,连宋国军队都没把他燕军当做敌人,没理由魏国的军队初来乍到就这么针对燕军吧?

    重要的,仅仅只是那一句:会主动追击任何看到的燕军。

    这不就是在暗示他乐毅与荣蚠,假扮成燕军的斥候与他们私下见面么?

    『事不宜迟,就在今晚吧……』

    乐毅暗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