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337章:先声夺人【二合一】
    五月二十五日晌午前后,翟章与司马错二人率秦魏联军抵达陶邑城西,于陶邑西郊徐徐排列阵型。

    刨除掉各自留下负责建造营寨的一万军队,目前秦魏两军的兵力还是非常趋近的,秦军五万余,魏军为五万六千左右,不过考虑到已得到自由行动权限的华虎、华虎麾下四千骑兵,因此总得来说还是魏军的兵力较多。

    可论士卒的素质,除方城军以外的魏军,那就不如秦军了。

    哪怕是隔着老远,蒙仲仿佛亦能感受到秦军那种磅礴的求战欲,用一句话来形容秦军颇为贴切:不用告诉我敌人是谁,只要告诉我敌人在哪里。

    反观翟章麾下的魏军,甚至于包括蒙仲麾下的方城军,此刻的士气,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战斗热情,就远不如秦军炙热。

    见此,乐进私底下对蒙仲说道:“秦国两年发动三场战役,纵使牺牲十几万人却仍有源源不断的兵力,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蒙仲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是卫鞅提出的军功爵制使秦国上上下下充满了攻击性,且使秦国成为了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国家,论秦人对外扩张的执念,这是中原诸国所无法达到的。

    片刻后,蒙仲骑着马到了阵中的空地,只见在那里,司马错麾下的大将晋邝正站在战车上,颇显不耐烦地等着蒙仲。

    原来,蒙仲与晋邝是分别由翟章、司马错任命的中军大将,简单地说,这场仗除了翟章、司马错二人以外,就数蒙仲与晋邝拥有次级指挥权。

    为了更好地配合作战,翟章与司马错将各自的本阵设在一处,而蒙仲与晋邝,也需要在彼此可以沟通的距离下来指挥此地的秦魏联军,免得出现指挥上的混乱。

    “晋邝将军。”

    “方城令。”

    二人彼此见礼。

    说起来,尽管晋邝前一阵子还能蒙虎、华虎等人在商议军议时发生了冲突,但是对于蒙仲,晋邝还是颇为尊重的,其中原因不难猜测,无非就是蒙仲几次挫败了秦国的对外战争,使晋邝等秦国的将军感到忌惮罢了。

    见秦魏两军皆已准备就绪,晋邝便派了一名将领前往前方齐赵联军的营寨搦战。

    而此时,住在陶邑城内的奉阳君李兑,也早早就收到了秦魏联军袭来的消息,于是带着随从立刻来到城西的营寨,即赵将赵希、廉颇二人驻军的营寨。

    在这座营寨西营门一带的哨塔上,奉阳君李兑带着赵希、廉颇、董叔等人,登高眺望着远处的秦魏联军,待看到密密麻麻多达十几万的秦魏联军时,李兑亦感觉头皮发麻。

    诚然,他麾下确实有十万赵军、五万齐军,但这并不表示他愿意跟十几万秦魏联军交战。

    这不奇怪,虽说他在赵国确实是权倾朝野的权相,发出的命令现如今比赵王何还要管用,但无论如何,他终归是赵国的臣子,自然不希望他赵国的实力在这场仗中受到太大的损害。

    因此如果允许的话,他倾向于跟秦军的主帅好好谈谈,劝说对方退兵,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面秦军的主帅似乎铁了心站在魏国那边。

    “报!”

    片刻后,底下有李兑的近卫急匆匆奔来,抱拳说道:“启禀李相与诸位司马,秦魏联军的将旗已打探清楚,秦军的主帅乃秦国汉中郡守司马错,魏军的主帅乃魏国大司马、邺城令翟章。”

    听闻此言,奉阳君李兑的面色变得愈发深沉。

    翟章,那可是他的老对手了,当初赵主父还在世时,李兑与安平君赵成就驻军在中牟,时不时地就曾经跟邺城的翟章发生一些摩擦,彼此知根知底。

    而司马错,作为秦国硕果仅存的老辈名将兼三朝元老,司马错在中原的威名虽远不如魏章、嬴疾等人,但也不失名将的赞誉。

    今日这两位联手来讨伐自己,纵使是奉阳君李兑亦感到颇为棘手。

    此时,廉颇愤愤地说道:“秦魏两军好是狂妄,初至此地,不先立寨,竟敢率众前来搦战……”说着,他转身对李兑说道:“李相,在下恳请作为先锋,为李相击破这两支军队!”

    李兑压了压手,示意廉颇稍安勿躁。

    他知道廉颇有勇有谋,倘若换做在平日里,他多半会同意廉颇的建议,但这次,实在是利害太大。

    想了想,他问赵希道:“赵希,依你之见,我方可有出营应战的必要?”

    赵希闻言思忖了片刻,摇摇头说道:“秦魏联军人多势众,且我等对其并不过多了解,依在下之见,还是先观望几日为好……”

    从旁,廉颇皱眉说道:“赵司马,秦魏联军前来搦战而我方拒不应战,恐伤士卒们的士气……”

    正说着,原本在营外搦战的那名秦军军官退了回去,换了一名魏军的将领,正是乐进的副将於应,只见此人带着寥寥数十名魏卒在营寨外破口大骂,其中大概,无非就是嗤笑齐赵联军胆怯无能,不敢出战。

    见此,奉阳君李兑虽心中恼怒,但还是忍着怒气安抚诸将道:“彼未曾携带任何攻城器械,必然不敢就此进攻我军的营寨,我等先静观其变……”

    除廉颇对此有些不满外,其余诸赵将皆点了点头。

    此时,远远看到赵营在魏将於应的羞辱与挑衅下毫无反应,秦将晋邝略带几分笑容对蒙仲说道:“赵人比我想象的要懦弱……彼据守不出,如之奈何?”

    蒙仲盯着远处的赵营看了片刻,平静地说道:“先设法挫伤赵军的士气……”

    晋邝点点头,转身对身边的近卫吩咐了几句。

    片刻后,五万秦军陆陆续续地开始示威的行为,即军中士卒用手中的兵器敲击盾牌,以此发出整齐而响亮的巨声。

    “梆梆梆——”

    “梆梆梆——”

    不得不说,那声势,就连蒙仲亦忍不住转过头,略带惊诧地打量秦军的阵列。

    说起来,似这种方式的示威,似乎是秦国军队特有的威慑方式,记得当初白起在方城、阳关前也曾用过,效果绝佳,唬地当时方城军的新卒们面色发白、手足无措。

    所谓的先声夺人,大概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很不错的示威方式。”

    蒙仲点点头称赞了一句,旋即亦下令他魏军效仿秦军的做法,这使得那梆梆的巨声更是强劲了一倍有余。

    见此,晋邝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蒙仲,但也没有说什么。

    平心而论,似这种示威方式真的有用么?

    事实上是有用的,而且非常有效。

    这跟两头猛兽在山林中遇到一样,它们并不会立刻就撕咬起来,而是会相互吼叫,一方的吼声更响、更大,就难免会让另一方感到畏惧——这是动物的本能。

    而人,其实也是一种动物,他们习惯于顺从“气势”。

    就好比此刻,秦魏两军的士卒纷纷用手中的兵器敲击盾牌,声势彻底盖过了赵营那边,渐渐地,他们心中便不再迷茫、不再胆怯,因为他们觉得,己方的气势如此浩大,岂有不胜不理?

    没错,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暗示。

    反观赵营内的士卒,此刻就像曾经的方城军新卒那般,在秦魏联军那气势浩大的兵戈敲击声中,一个个面如土色、脑门发汗。

    纵使有些赵军士卒气不过,朝着营外的魏将於应等人大骂,但这些骂声,也被秦魏联军那敲击盾牌的洪流所彻底淹没。

    『我军的气势……被彻底压制了。』

    奉阳君李兑发觉了不对劲,皱着眉头打量底下的赵卒,且见这些士卒一个个面露惊慌、不知所措。

    “原来如此,示威……这就是你二人的目的么?翟章,司马错?”

    他喃喃自语道。

    倘若说此前李兑就没有什么把握击败对面的秦魏联军,那么眼下,他就更加不敢出战了,毕竟对面秦魏联军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叫人望而生畏。

    足足过了一刻辰,秦魏联军那敲击盾牌的声音这才渐渐停下,此时,蒙仲盯着远处的赵营看了片刻,对晋邝说道:“看样子,赵军应该是不敢出战了,你我两军继续留在这里,只是徒然消耗士卒们的体力,且会让赵军有机可趁,不如先退……”

    『这样就退了?』

    晋邝愣了愣,不解问道:“那接下来呢?”

    只见蒙仲瞥了一眼远处的赵营,平静说道:“今赵军气势被你我两军所夺,短时间内不敢与我方正面交锋,倘若他想要扳回气势,就很有可能会在今晚夜袭我联军,趁我联军初到此地,尚未站稳脚跟,伺机偷袭……介时,你我可以将计就计,设下伏兵,等待赵军自投罗网。”

    晋邝恍然大悟,点点头说道:“好计策。不过……赵军今晚真的会来夜袭么?”

    蒙仲平静说道:“只要李兑想要扳回气势,他就一定会选择出奇制胜,若他今晚不来,明晚也绝对会来……哼,倘若他连这点勇气也没有,接下来,我会派骑兵截断其粮道,只要齐赵两军粮道被截断,纵然有十几万之众,亦不足为惧。”

    晋邝没想到蒙仲已经想好了后续几步的计策,略微有些发愣。

    回过神后,他当即说道:“容我禀告国尉与贵国的大司马。”

    说罢,晋邝便派出了自己的近卫,将蒙仲所说的话跟司马错与翟章二人一说。

    在听完这一切后,司马错颇为感慨地说道:“看来赵军,已陷在方城令的策略中了……”

    翟章微微一笑。

    其实他二人都知道,此番蒙仲建议他们率大军直奔陶邑,并非是为了与赵军决战,似这种莽夫行为,根本不符合蒙仲的性格。

    说白了,蒙仲是料准奉阳君李兑不敢出营应战,是故故意带着他秦魏联军前来示威,目的就是为了摧毁赵军的士气。

    这不,拜蒙仲所赐,他秦魏两军的士卒此刻明明已停止了敲击盾牌的行为,可对面赵营内却仍然一片安静,丝毫没有回骂的声音,这像是一支刚刚击败了宋国军队的得胜之师么?

    说白了,赵军攻陷陶邑后的士气,就在方才,被秦魏联军截断了。

    司马错不至于因此耻笑奉阳君李兑无谋,轻易就中了蒙仲的计,毕竟换他处于李兑的位置,骤然得知秦魏联军携手前来讨伐,他也会先观望一阵,看看局势再说。

    而蒙仲,恰恰就算准了李兑的反应,使赵军一开始就陷入了气势上的劣势。

    正所谓一步落后、步步落后,跟蒙仲打过交道的司马错很了解这小子的用兵方式:只要你开局被这蒙仲压制住了,那么接下来,蒙仲就会想方设法牵着你的鼻子走,让你一步步陷入他的节奏。

    无论是白起还是他司马错,此前就是吃亏在这一点上。

    就拿今日的奉阳君李兑来说,他应该率军出战,他有十五万齐赵联军,而秦魏联军也不过十三万,且魏军大部分还不是什么精锐,真要打起来,秦魏联军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只要李兑有足够的胆量,拖着秦魏联军交战,打到入夜,再继续派兵偷袭,两日之内,暂时还未立下营寨的秦魏联军,就会被齐赵联军拖得不得不后撤重整旗鼓。

    但是很可惜,奉阳君李兑选择了据守不出、静观其变,白白被秦魏联军占据了气势的上风,在这种情况下,纵使李兑率军出战,军心已受到影响的赵军,短时间内怕也很难发挥出应有的实力了。

    想到这里,司马错与翟章不禁有些感慨,感慨于这场仗,可能无需他们两个老辈出面了,单单蒙仲、晋邝二人,就足以对付齐赵联军。

    当然,这并不出乎他们的意料。

    至少就翟章来说,他此番前来就没打算要亲自指挥作战。

    他在这里,只是因为他是魏国的大司马,可以帮助威慑齐赵联军,顺便防着司马错与他麾下的秦军耍什么花招。

    不错,相比较蒙仲在带兵打仗方面的才能,他其实更担心蒙仲会被“自己人”给阴了。

    想想齐国的名将田章,他毕生唯一的一场败仗败在哪里?是败在嬴疾手上么?说白了不就是败在暗通秦军的宋国军队这个自己人手中么!

    因此,盯着司马错,防止秦军耍什么花样,这是翟章需要亲自来确保的,至于跟齐赵联军交战,翟章相信以蒙仲的才能定能很好地解决。

    而此时,奉阳君李兑在亲眼看到秦魏联军撤退后,亦立刻带着赵希、廉颇、董叔等将领到军帐商议对策。

    此时,廉颇忍不住说出了他心中的不满:“李相,您方才不应该据守不出,倘若说此前我齐赵两军与秦魏联军交战,尚有五分胜算,那么眼下,恐怕就只有三分了……”

    听到这话,奉阳君李兑沉默不语。

    事实上,他也是曾经带兵打仗的赵臣,当然懂得士气的重要性,又哪里会不知他赵军已被秦魏联军夺了气势?

    在旁,董叔打圆场道:“其实李相的顾虑也没有错,魏国的军队素来强悍,秦国军队更胜一筹,兼之翟章与司马错皆当世名将,倘若冒犯与其决战,万一……”

    他没有说下去,但相信在场诸人都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此时,赵希开口解释道:“我之所以劝李相据守,主要还是考虑到那些……方城骑兵。”

    他环视了一眼诸将,沉声说道:“骑兵的作用,相信无需在下过多解释,此次我军之所以能顺利拿下陶邑,似张嵇等人频繁袭截景敾的运粮队伍,着实功不可没。但论步卒的实力,诸位以为相比较秦军与魏军,孰强孰弱?”

    听到这话,廉颇亦默然不语。

    不得不说赵希说的也确实是实情,现如今赵国军队的优势,主要在于骑兵,可说到步军,其实魏赵两国的军队差距并不大。

    当然,这里的魏国军队指的是魏国的普通军队,而不是魏武卒,毕竟魏武卒连秦军都可以压着打,赵国军队又岂是对手。

    而秦国军队就更不用说了,近几十年来,拥有最强军队魏武卒的魏国,几次击败过秦军?又有几次被秦军所败?

    就连魏武卒都无法挽回魏国屡屡失利的惨痛现实,可见秦国军队的实力。

    而如今秦魏两国的军队联手,与他们为敌的诸赵国将领,有几人能为此感到忌惮?

    “好了。”

    压了压手,奉阳君李兑正色说道:“事已至此,再说这些也无济于事,眼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击败这支秦魏联军……对此你等可有什么计策?”

    听到这话,廉颇率先开口道:“在下以为,当趁秦魏联军初到此地,立足不稳,率先发动攻势,但……”

    他啧了一声,欲言又止。

    在座诸人都明白廉颇的意思,无非就是他赵军吃了秦魏联军一个下马威,眼下士气浮动,对秦魏联军有些恐惧,不利于主动出击,需要想办法消除士卒们对秦魏联军的恐惧。

    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想办法使秦魏联军受到一些损失。

    见此,董叔建议道:“能否派骑兵去骚扰秦魏联军呢?……我赵国在训练骑兵这方面沉浸数十年,方城骑兵未必是我赵国骑兵的对手吧?”

    然而听到这话,似奉阳君李兑、赵希等人,却是默然不语。

    是的,他赵国骑兵很厉害,换做是其他势力的骑兵,丝毫不在话下。

    比如林胡、匈奴这些异族,曾几何时是赵国北方的重患,可自从赵主父施行胡服骑射改革之后,赵国与匈奴两方骑兵之间的交锋,反而是赵国占据上风,毕竟赵国的军队制骑兵,比匈奴的部落制骑兵更具执行力。

    但偏偏这次对面的骑兵,是蒙仲麾下的骑兵。

    蒙仲啊,说此人一度是赵国将领这丝毫不成问题,甚至于,赵主父还曾亲自教授其骑术、武艺、谋略,可以说,他赵国在训练骑兵方面的知识,那蒙仲都通通学了去,而如今,此人效仿他赵国骑兵训练了一支骑兵,谁敢说他赵国的骑兵就一定能取胜?

    但……

    “……姑且可以试试。”

    奉阳君李兑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叫张嵇、常勇等人率骑兵去骚扰秦魏联军看看。”

    倒不是他对他赵国的骑兵有多么信任,关键在于他很清楚骑兵的战略意义,倘若己方的骑兵不敌于对方的骑兵,那么他齐赵联军接下来恐怕就会处处受到掣肘。

    片刻后,赵将张嵇、常勇二人接到奉阳君李兑的命令,各率一千骑兵从营寨出动,尾随秦魏联军而去。

    期间,有秦军的士卒听到身背后传来的马蹄声,立刻将此事禀告于晋邝。

    不得不说,秦军对骑兵着实有些心理阴影。

    白起麾下的旧部就不说了,毕竟那些秦军士卒基本上死绝了,而司马错麾下的秦卒,他们则是在被困于宛城时候,对方城骑兵产生了恐惧。

    毕竟那会儿,方城骑兵时而偷袭他们的粮道,像狩猎野兽那般撵着落单的秦卒杀,以至于这些秦军士卒此刻听到身背后的马蹄声,就难免浑身打哆嗦。

    “看来赵营派出了骑兵追击我军。”

    晋邝转头对就在身边不远处的蒙仲说道。

    蒙仲回头瞧了两眼,平静说道:“无需担心,叫士卒们徐徐撤退即可,我军的骑兵会截住他们。”

    正如蒙仲所言,此时蒙虎、华虎二人率领的骑兵,就游荡在秦魏联军的身侧,确保大军在撤离时不至于遭到赵军的趁机偷袭。

    而眼下,他俩瞧见有约两千左右的赵国骑兵竟然赶来追击,他们立刻便率众阻截,挡住了赵军骑兵的去路。

    看着远处赵国骑兵中那面“张”字的将旗,蒙虎与华虎都知道对面正是张嵇,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手下留情。

    与此同时,张嵇看着远处迅速阻截于前方的方城骑兵,心中亦暗暗苦笑。

    纵使蒙虎、华虎等人曾经与他关系亲近,但将令难违。

    深吸一口气,张嵇沉声下令道:“传令下去,提高警惕,对面的方城骑兵,是效仿我国骑兵而训练的,将对方视为我骑兵迄今为止最强劲的对手即可!……先做一番试探,看看对方的骑术。”

    将令下达后,

    张嵇、常勇二人故意挑衅方城骑兵,引诱方城骑兵追赶他们。

    意识到赵国骑兵的挑战,蒙虎与华虎二话不说,径直追了上去。

    虽然是被四千方城骑兵追赶,但张嵇与常勇二人并不惊慌,在率领骑兵绕了一个圈后,便不急不缓地吊着方城骑兵。

    在追击战中,他们故意挑树林这种复杂的地形,故意绕弯,甚至于时不时地紧急拐弯。

    倘若是骑术不佳的骑兵,或有可能在追击这些赵国骑兵时不慎掉下马背。

    然而,追击这些赵国骑兵的方城骑兵,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名骑兵掉队,稳稳当当地追在赵国骑兵身后,反而是赵国的骑兵自身,出现了几个不慎掉下马背的倒霉蛋。

    见此,张嵇惊地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率领的,那可是已故赵将牛翦麾下的旧部,皆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卒,骑术自然无需多说。

    可身后的那些方城骑兵,骑术竟还在他们之上?

    这怎么可能?!

    不得不说,只是初步的一番试探,张嵇就被方城骑兵们那精湛的骑术所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