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250章:不退反进的秦军【二合一】
    『PS:从魏国篇起,因为主角的影响力逐渐增大,文中的历史便将逐渐偏离原来的轨迹,当然,这种改变都有迹可循的,不会莫名其妙地改变。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在本章说留言,讨论一下与真实的历史究竟有多少出入,让本章说稍微活跃一点。』

    ————以下正文————

    “白帅,营寨东南方向发现魏军的踪迹,许是伊阙山的魏军主力已抵达此地。”

    “唔……”

    白起点点头,旋即又凝视着雒水西岸的魏军片刻,这才返回了营寨内的帅帐,即此前魏将唐直的那顶帐篷。

    由于昨晚唐直为了支援窦兴离开地颇为匆忙,以至于连行军图都依旧摆在帐内的矮桌上没有收拾,白起以这份行军图对照着己方的行军图,以此了解当前的状况。

    『……西、南、东南,三个方向皆有魏军,南边是窦兴以及此营原本的魏国驻军,西边不知是谁,东南是那个姓(氏)蒙的家伙……似乎只有北面可以突破。』

    对照着两份行军图看了半响,白起颇感头疼。

    平心而论,纵使此刻三面被围,但白起认为暂时倒也不必很担心,毕竟魏军就算要对他所在的营寨采取攻势,最起码也得准备个一两日,更何况北面还有生路,最糟糕的结果,也不过是陷入魏军的战略步骤,被对方逼向北方,继而开始一段你追我赶的追歼战。

    严格来说,白起并不认为魏军能在追击他们的途中占到什么便宜。

    但问题是,他并不希望被逼向北方。

    北方确实很安全,因为那是西周、东周两个周国的国土,跟当今最弱小的诸侯国卫国差不多,皆只有寥寥几座城池,毫不夸张地说,要不是碍于名分,秦、赵、魏、韩这些国家随随便便派些军队就能将西周、东周这两个国家覆灭——但没有必要,毕竟这两个周国仍代表着周王室,仍在名义上统治着整个天下,贸然进攻这两个周国,难免会被其他诸侯国以「以下犯上」、「羞辱周王室」的罪名联合讨伐。

    而反过来说,西周、东周这两个周国,也不敢过分招惹天底下强大的诸侯,只要白起不进攻这两个周国的城池,纵使他率军闯入两国境内,这两个周国也基本上不敢有何异动,他白起只需防备背后追击他们的魏军即可。

    唯一的一个问题是,往北撤离绕至宜阳,需要更久的时间,并且,对面魏军那个姓蒙的家伙,未必会放任他撤回宜阳——对方提前一步派军队驻守雒水西岸,切断了他秦军撤回宜阳的退路,这显然意味着对方已经猜到了他那「准备撤回宜阳」的打算。

    『……既然西面不让我走……』

    白起的目光落在行军图上,徐徐往东侧移动,逐一掠过「荥阳」、「宅阳」、「东虢(成皋)」等一系列的城池,最终在「郑城」定格。

    “嘿!”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白起不由得轻哼了一声,神色带着几许戏虐。

    而与此同时,蒙仲与魏青、焦革两位军司马,也已回到了临时的营寨,商讨着围剿秦军的策略。

    期间,他还召集了费恢、郑奭、蔡午等几位军司马。

    正如白起所预测的那般,蒙仲并不打算立即对秦军发动进攻,确切地说,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他在商议中对魏青说道:“这股秦军的主将,似乎并非向寿,而是一个以「白」作为姓氏的年轻人,年纪似乎与我相仿……我曾在伊阙山上碰到过此人,此人当时带着一些秦卒渡过伊水,冒险登上伊阙山,居高临下窥视我军的主营,是一个胆子非常大的家伙……”

    魏青大概也听说过蒙仲的这段经历,闻言带着几分笑意说道:“若早知这姓白的家伙,我想蒙师帅当时就算是游过伊水,也会提前把这厮给宰了吧?”

    蒙仲苦笑着摇了摇头。

    的确,他当时并不清楚白起的底细,哪怕是眼下,他也只知道对方姓(氏)白,甚至还不知这位姓白的秦将,即是秦军目前的主帅。

    “那么,如此胆大的家伙,他接下来会有何行动呢?”焦革在旁插嘴道。

    “大概是最出人意料的行动吧……比如说,偷袭我军。”

    蒙仲随口回答道。

    “我军?”

    魏青闻言愣了一下,不解地问道:“蒙师帅是指咱们这边?”

    他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在他跟焦革二人与蒙仲汇合后,他们这边的兵力有足足四五万,是目前几路魏军中兵力最多的一支,而对面的秦军兵力则在五万左右——不是说五万秦军一定不敢偷袭他们四五万军队,按理来说,不应该选择兵力最弱的其余两路魏军么?

    比如,雒水西岸的梁习军,雒水秦营南侧的窦兴军与唐直军,相比较蒙仲他们这边,明显是前两者的兵力更弱,更容易被秦军单独击破。

    “未必。”

    在听了魏青提出的困惑后,蒙仲摇摇头说道:“率先击破较弱的敌军,这是一般情况下的常规兵法,但我相信对面那个姓白的家伙不会那么做,因为他有所顾忌,顾忌我军会伺机反制……因此,转换一下思路,他未必没有可能决定先攻破我军。毕竟,只要击破了我军,再击破剩下的几路魏军就容易多了。”

    这正是蒙仲不敢贸然进攻雒水秦营的原因。

    《孙子兵法》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通俗地说,就是先让己方处于不败之地,然后再去思考如何击破秦军,这样一来就能做到百战不殆。

    而先让己方处于不败之地的具体方式,最常见的无非就是建造营寨,这也正是世间的将领每到一处势必会先建造营寨的原因。

    而反过来说,倘若蒙仲此刻贸贸然进攻雒水秦营,取胜还好,倘若战败,待夜里秦军趁胜展开一波夜袭,蒙仲一方的魏军立刻就炸,被秦军彻底击破乃至全军覆没都不是没有可能。

    “我明白了,立营的事就交给在下吧。”焦革抱拳说道:“在下无勇无谋,但建营之事还是可以胜任的。”

    “焦司马过谦了。”蒙仲笑着说道。

    他才不会相信焦革这种过于自谦的话。

    开什么玩笑,魏国的军司马,岂当真有无勇无谋之辈?

    不过话说回来,按照蒙仲所了解的有关于焦革的事迹,这位军司马似乎一名偏向于防守的将领。

    而相对地,唐直就是一名擅长进攻的将领,据说勇猛的程度不次于河东军的窦兴。

    在一番商议过后,蒙仲做出了安排:由焦革负责建造营寨,由魏青、郑奭、蔡午三人负责对秦军的封锁,以及防备秦军偷袭己方。

    至于费恢,则协助蒙仲坐镇中军,暂时按兵不动。

    待魏青、焦革、费恢、郑奭、蔡午五位军司马离去之后,蒙仲又召见了蒙遂、蒙虎等一干弟兄。

    一见到蒙仲,蒙虎便当即叫嚷起来,询问蒙仲几时与秦军开战。

    唔,目前乐毅并不在军中,他在韩军交割给魏军的那座营寨内驻守,充当着魏将梁习的副将——眼下梁习率军驻守雒水西岸,乐毅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那座韩营,不,是「(伊阙)山南魏营」的主将。

    蒙仲如今需要指挥诸路魏军,而乐毅又得留守魏军目前的大本营,因此,蒙遂便成为了蒙仲麾下两千五百名士卒的代理师帅,被蒙仲划入中军。

    所谓的中军,其实就是蒙仲直接执掌的魏军,名义上归属魏军如今的假帅公孙竖,但公孙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擅长带兵打仗,便将兵权全部托付给蒙仲,自己则镇守伊阙山,保护着「山南魏营」与「(伊阙)山北诸营」,算是替蒙仲照看着大后方,使蒙仲可以毫无顾虑地追击秦军。

    顺便提及一句,前两日驻军在伊阙山时候,蒙仲便重新整顿了麾下的魏军,毕竟在秦军夜袭魏军主营的那次夜袭,魏军中河东一系、河内一系、河南一系的军司马皆出现了阵亡,而佐司马、旅帅、师帅等级别的将领更是伤亡惨重,考虑到混乱的军队编制不利于与秦军作战,蒙仲便重新整顿了军队。

    首先,将河南军系的魏军全部编入郑奭、蔡午这两位仅剩的河南军军司马麾下。

    其次,河东军亦重新整顿,将失去军司马的河东军重新规划,最后重新分为五军,分别由窦兴、魏青、费恢、梁习四人统率,最后一支,则交给公孙竖用于镇守伊阙山。

    再加上唐直、焦革二人麾下的军队,魏军总共约还有八万左右。

    若不是考虑附近一带魏方的散兵游勇,这八万人,即是目前魏军的全部兵力,不得不说相比较曾经十八万魏军,眼下的魏军兵力着实缩水了不少,但胜在军心凝聚、上下团结,士气亦颇为可观,只要准备充分,未尝不能一举击破秦军。

    当日,在军司马焦革的指挥与调度下,万余魏卒就近砍伐林木,建造着军营与防御设施。

    期间,秦军主帅白起假装斥候,带着几十名秦卒远远窥视魏军的军营选址,以此作为依据修改着自己的战术。

    晚上,不出蒙仲预料,秦军果然对他们发动了夜袭。

    但在魏青、郑奭、蔡午三位军司马的守备下,秦军非但无功而返,还被魏军的士卒们嘲讽了一番,被坐实了「只敢偷袭」的恶名。

    魏军的嘲讽,让秦军的将领们感到颇为恼火,似季泓、孟轶、童阳等秦将,纷纷在白起面前请战,恳请与蒙仲所率领的魏军主力正面交锋,但却被白起阻止了。

    平心而论,白起虽然忌惮蒙仲,但并不畏惧,并且白起也不畏惧蒙仲麾下的魏军主力。

    他秦军不是不能与秦军正面交锋,只是没必要——相比较常规的兵法战术,白起更倾向于“出奇制胜”,毕竟出奇招的回报更大,比如他之前在一夜之间击破了二十余万魏韩联军,期间击杀、击溃魏韩士卒超过十万人,自身伤亡两万不到,似这般酣畅淋漓的大捷,在白昼间作战几乎是办不到的。

    因此,当蒙仲率领主力魏军抵达此地时,白起也想试试是否能通过夜袭击破这股主力魏军。

    但很可惜,他没能得手。

    不得不说,蒙仲不清楚白起的底细,但白起也同样不清楚蒙仲的底细——蒙仲,那也是一个极其擅长夜袭、偷袭的将领,又岂会轻易被白起偷袭得逞?

    毫不夸张地说,倘若白起知道蒙仲当初在赵国时带兵打仗的经历,得知蒙仲亦曾通过一次夜袭就击溃了数万齐军,他绝对不会再想着如何通过夜袭来击溃蒙仲。

    只能说,白起在公孙喜身上尝到了太多的甜头,有点收不住了。

    一次夜袭,两次夜袭,在短短两日间,秦军就对蒙仲麾下的魏军发动了整整两次的夜袭,但一次也未能成功,这使得白起终于放弃了夜袭的打算。

    而这两次的夜袭,亦叫蒙仲麾下的魏军颇为懊恼,他们恳请魏青、费恢、郑奭、蔡午等军司马出面,希望能尽快进攻雒水秦营,但最终被蒙仲否决了。

    因为蒙仲认为没有必要。

    他对魏青等军司马解释道:“唐司马与焦司马的这座营寨,本来就不曾储蓄多少粮草,最多足够两万余军队吃上半月的储粮,而对面的秦军有五万之众,粮草根本维系不了多久……”

    “确实。”

    焦革在旁点点头附和道:“自我军主营那晚遭到秦军偷袭之后,那座营寨就不曾补充过粮草,五万秦军的话……最多勉强支撑五六日,不能再多了。”

    “那就等上五六日。”

    蒙仲环视帐内诸军司马道:“眼下,暴鸢想必正在猛攻新城,着急的应该是秦军,而不是咱们,咱们有什么好着急的?何必急着与秦军决战?咱们只要拖着秦军即可。”

    诸军司马深以为然,纷纷点头附和:确实,他们魏军的确不需要着急。

    于是乎,魏军进攻雒水秦营的进程就缓了下来,采取围而不攻的战术,目的自然是借此消耗秦军的粮草,待秦军粮草耗尽时再采取进攻——虽说魏军的粮草其实也不充足,但谁让秦军在这方面更糟糕呢?

    唯独唐直与窦兴这两位军司马颇为心急,在几日内接二连三地派人请示蒙仲,希望蒙仲下令所有魏军对秦军发动总攻,蒙仲自忖不好回绝,索性便叫魏青、焦革二人代为回绝了,反正魏青与窦兴关系亲近,而焦革与唐直关系亲近。

    就这样被魏军拖了几日,白起军中的粮草逐渐耗尽,迫不得已,白起只能采取他前几日思考得出的策略。

    奇袭郑城!

    向北面撤离是不可能的,虽说撤到东周、西周两国周国境内其实也很安全,但同时,这也意味着他白起被魏军彻底逐出了这场「秦韩之战」——只要魏军接下来扼守雒水,他白起根本没办法返回宜阳、新城。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韩军主帅暴鸢就能得到足够的时间收复宜阳与新城,除非咸阳再派援军赶来,否则秦国就将失去这两座关键的城池,日后进攻韩国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既然能预见这件事,白起又如何甘心?

    在他看来,与其被魏军逐出这场「秦战之战」,还不如径直杀到韩国腹地,大肆破坏一番,既能趁机削弱韩国,同时也能伺机而动,看看能否有击破魏军的机会。

    于是乎,白起在四月十七日的晚上,第三次对蒙仲麾下的魏军采取了夜袭。

    唔,确切地说,这次夜袭只是佯攻,白起故作夜袭蒙仲麾下的魏军,稍稍遇到魏军的阻碍,便立刻撤兵。

    值得一提的是,他撤兵后并不返回营寨,而是直奔东面。

    这一点,就连蒙仲也没有想到。

    他只是觉得秦军的行动有点诡异。

    秦军对他们采取一次夜袭,蒙仲可以理解,那只是秦军想趁他们初到此地、尚未站稳脚跟,看看能否以夜袭击破他们。

    秦军对他们采取两次夜袭,蒙仲也可以理解,可能是秦军觉得首次的夜袭有什么不足之处,也有可能是秦军利用人的反向思维。

    但毫不变招地,在三个晚上连续夜袭魏军三次,这就很不正常了。

    他召来魏青、费恢二将,吩咐道:“包括今夜,秦军连续三个晚上夜袭咱们,这事很不正常,我怀疑秦军可能准备向北撤离了,立刻派出斥候,死死盯着秦军的一举一动。若秦军果真向北撤离,则立刻命唐直、窦兴二人率军追击,我军亦立刻跟上,至于梁习,则叫他进驻雒水营寨。”

    “喏!”

    魏青、费恢二人抱拳而去。

    随后,蒙遂便在帐内等待消息,期间翻看他西河儒家的师叔公公羊平赠予他的《公羊春秋传》打发时间。

    一个时辰后,即四月十八日的丑时前后,魏青急匆匆地来到了蒙仲的帐篷,皱着眉头说道:“蒙师帅,有斥候称,秦军似乎向东突围了……”

    “东?”

    蒙仲愣了一下,从草铺上翻身坐起,随手将手中的书册递给近卫荣蚠,叫其保管,继而翻出行军图,皱着眉头观瞧着。

    他的目光先定格于雒水营寨的位置,然后徐徐向东移动,皱着眉头掠过「荥阳」、「宅阳」、「东虢」等城池,最终停留在「郑城」。

    “糟糕……”

    他喃喃自语道。

    “怎么?”魏青闻言一惊,赶忙凑到面前,见蒙仲的目光死死盯着地图上的郑城,他心中当即闪过一个念头,皱眉问道:“蒙师帅是怀疑,秦军有可能偷袭郑城?”

    郑城,即韩国的都城,自韩国覆亡郑国后,便定都至此,据亦是不亚于大梁、商丘、陶邑等地几分的富饶之城。

    “有可能……”

    蒙仲点了点头,旋即苦笑着说道:“秦军那个姓白的主将,比我预想的要倔强……”

    可不是倔强么?

    他蒙仲为何独独不在秦军的北面设下包围?除了围三厥一的战术外,就是希望秦军向北撤离,远离「秦战之战」的主战场,就像当初「齐宋之战」中田章对蒙仲所做的那样——“逼阳的嬴疾”很厉害不是么?我绕过逼阳,直奔你宋国的都城彭城,直接开辟第二战场,你“逼阳的嬴疾”再厉害也给我老老实实呆在逼阳。

    而蒙仲这次就准备采取这招,他知道对面那个姓白的秦将很厉害,自己未必可以击败对方,既然如此,索性就将其逼出「秦韩之战」的主战场——即「伊阙战场」,使其无法回归,无法阻扰暴鸢攻打新城与宜阳。

    一旦暴鸢打下新城与宜阳,那就是魏韩联军的胜利。

    这是一种从战略上压制对手的手段。

    但显然,对面那位白姓秦将并不希望他自己被蒙仲牵着鼻子走,明知北路有生路,但偏偏往东,不得不说,这着实出乎了蒙仲的意料。

    他曾经反复考虑过秦军会向北撤离、向西突围、向南突围,但唯独没有想过秦军是否有可能向东突围——毕竟秦军若向东进兵,就意味着秦军已经决定要“玉石俱焚”了。

    因此也难怪蒙仲会说对方“倔强”。

    “呃……要派人通知暴鸢么?”魏青表情古怪地说道。

    说实话,得知秦军准备偷袭郑城,他倒也不是很惊慌,毕竟郑城是韩国的都城,而他,却是一名魏人。

    “通知暴鸢做什么呢?”

    蒙仲摇摇头说道:“暴鸢目前应该在新城,根本来不及回援,你派人将此事通知他,反而会影响暴鸢攻打新城与宜阳……”说到这里,他问魏青道:“韩国,还有足够的军队么?”

    魏青闻言回道:“军队肯定是有的,但是否精锐嘛……暴鸢麾下的军队,是韩国最后的精锐了。”

    “也就是说,未必挡得住这五万秦军的袭击?”蒙仲皱了皱眉。

    “倘若有防备的话,短时间内应该可以抵挡,但若没有防备,再者时日一场,恐怕郑城也挡不住……”魏青如实说出了他的想法。

    “我明白了!”

    蒙仲点点头,立刻吩咐道:“立刻派人查看雒水营寨,倘若秦军果真弃营东进,便叫梁习进驻此营,其余几路军队立刻启程向东,尾随秦军。……切记,这股秦军很擅长沿途伏击,叫诸军吸取窦司马昨日的教训,小心提防秦军的伏击。另外再派人前往荥阳、宅阳、郑城等地预警,叫韩人加固防守,别轻易就丢掉了城池。……告诉他们,这股秦军自会由我魏军来击溃,叫他们好生防守城池即可,顺便,再筹备一批粮草,咱们军中的粮草亦不充足了。……魏司马还有什么补充的么?”

    “不。”魏青摇摇头,笑着说道:“蒙师帅已经考虑地非常周全了。”

    四月下旬,秦将白起袭荥阳,趁韩人不备夺下城池,在城内大肆屠杀抢掠,破坏城内的建筑与城外的农田,使荥阳蒙受了沉重的损失。

    仅相隔半日,蒙仲便率六七万魏军赶到。

    没想到秦军在得知魏军追来后,立刻提前撤走,直奔下一座已被他们偷袭得手的城池「宅阳」,不与魏军正面交锋。

    见此,蒙仲也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