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230章:伊阙之战前夕【二合一】
    魏王遫三年二月,魏将公孙喜率领八万魏军于大梁城启程,逆大河而上,先后经过荥阳、成皋,穿过韩国最终抵达周国的雒阳一带,且在雒阳一带与公孙喜直属的十万河东魏军汇合,共计十八万魏军。

    记得在跟随大军经过「巩」城时,蒙虎曾站在战车上眺望着远方的城池,颇有些憧憬地说道:“远处那座城池,莫非就是周天子所居住的「雒阳」城吗?”

    听到这话,蒙仲、蒙遂、乐毅、武婴、荣蚠等人无不眺望远处的那座城池。

    这也难怪,别看周国如今已名存实亡,但终归是传承了八百年的国家,即是如今已衰弱到跟卫国、鲁国等小国平起平坐的地步,但不可否认在天下仍有不小的影响力,哪怕是蒙仲、蒙虎、武婴、向缭等商国子姓之后,也都知道他们的祖先商人是被周王师所灭。

    然而,就当蒙仲、蒙虎、蒙遂等人正停下战车眺望远处那座城池时,曹淳、魏续、蔡成等人却在暗暗偷笑。

    最终,蔡成笑着说道:“几位,那是巩城,并非雒阳。”

    “不是雒阳?”

    蒙虎吃了一惊,不解问道:“方才吕闻不是说,远处那座城池就是周国的王都么?”

    听了这话,吕闻赶忙摆摆手,笑着说道:“卑下只说那座城池是周国的王都,可没说就是雒阳。……正如蔡成所言,那是巩城。”

    蒙虎、蒙遂等人面面相觑,就连蒙仲亦有些困惑。

    见此,曹淳便向蒙仲等人简单解释了一番。

    原来,传承了近八百年的周国,传承到如今时非但已衰弱到只能与卫、鲁等小国平起平坐的地步,甚至于国内亦分裂成东西两部分——姑且就称作西周国与东周国。

    西周国仍居雒邑,以雒阳为都城,由西周公治理,靠讨好诸国、亲近秦国得以存活;而东周国则以雒阳的陪都「巩」城作为都邑,由东周公治理,因为与西周国不合且两个周国时常开战的关系,偏向于亲近三晋,尤其是魏韩两国。

    至于蒙虎口中所说的那位周天子,早时候就已经投奔西周国,投靠西周公去了,毫不夸张地说,周王室传承至今早已经颜面扫地,只能算是苟延残喘。

    “居然有两个周国?”

    在听了曹淳的解释后,蒙虎表情着实古怪,立刻对远处那座巩城失去了兴趣。

    要知道,雒阳非但是周国的王都,也是商国的王都之一——当时称作「西亳」,是故商人之后的子姓子弟,无不对雒阳抱持一种复杂的心情。

    至于巩城,那是什么地方?从未听说过。

    片刻后,八万魏军抵达了巩城城下,公孙喜传下命令,大军暂时于此驻扎。

    驻扎的目的很简单,即与他麾下直属的十万河东魏军汇合,重新整顿军队。

    这道命令,使得共计十八万魏军有了短暂而宝贵的战前歇整机会,期间,亦有不少魏军的将领跑到巩城内找地方喝酒享乐,对此公孙喜倒也不禁止。

    毕竟就连公孙喜本人,亦被巩城内的东周公请到城内,设宴款待。

    而蒙仲作为师帅,更是这段时间风头不亚于军司马的一名师帅,他当然也有资格入巩城享乐一番,但就跟蒙虎、向缭等人一样,他对于巩城也没什么兴趣,最后只是吩咐向缭带人到巩城内兜兜转转,看看是否能弄点酒水,犒劳他麾下的两千五百名魏武卒。

    虽然被公孙喜罚了半年军俸,但蒙仲手头还有不少钱,一部分是他从宋国带到魏国时的钱,即他成婚时宋王偃、太子戴武赠予的宋刀币,还有一部分则时他跟随公孙喜出征前,段干氏暗中资助他的几箱铜。

    不夸张地说,就魏军中而言,他此刻随身携带的钱财,绝对是师帅一级中最富有的,哪怕是军司马级别的将领,都未必有他富。

    当然,只限于在军中,毕竟每名军司马在其驻守当地就有许多的田地与房屋,这是初到魏国的蒙仲所无法比拟的。

    待等黄昏后,向缭带着百余名武卒从巩城内返回,带回来不少酒水,蒙仲大手一挥,用这些酒水犒劳麾下的兵将,引来麾下兵将一片欢呼。

    还是那句话,只要主将大方,其麾下的士卒就乐意为其卖命,而蒙仲在这方面就很大方,以至于只不过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麾下两千五百名魏武卒,就逐渐对他死心塌地。

    甚至于就连原本明面上叫唤“师帅”、背地里却喊着“那小子”的曹淳、魏续、蔡成等人,也逐渐发自肺腑地以“师帅”称呼蒙仲,军队的凝聚力日渐上升。

    随后近十日,就当公孙喜率下魏军驻扎于巩城时,前后有三波韩军使者前来此地,求见公孙喜。

    至于说的什么,蒙仲当然不得而知,不过据他猜测,大概是催促公孙喜尽快率军前往战场。

    次日,公孙喜便在巩城城外的魏营帅帐召见了麾下军司马级别的将领们,与他们商议军情,具体商量的什么,蒙仲亦不得而知,因为他并没有受到邀请,毕竟他的军职只是师帅,而并非军司马。

    可话是这么说,但蒙仲心中多少亦有些不快,因为他很担心公孙喜会随便将他打发到某个战场后方,让他彻底与这场战争无缘——虽然战后公孙喜肯定会看在段干氏的面子分他一点功劳,可问题是蒙仲并不稀罕。

    他蒙仲这次加入公孙喜麾下的目的,就是希望在战场上得到足够的功劳,使他能在魏国立足,甚至成为「魏宋之盟」中足以影响魏国态度的臣子或者将领。

    当晚,蒙仲与蒙遂、乐毅、向缭三人合计了一番。

    向缭对他说道:“既然公孙喜明摆着要将我等闲置,不如阿仲表现地再强势些,哪怕不惜为此搬出段干氏与西河之儒……”

    听闻此言,乐毅皱着眉头说道:“如此一来,或许难免要与公孙喜撕破脸皮……”

    向缭压低声音说道:“只要不被公孙喜拿出把柄,纵使与他撕破脸皮,他亦不敢做得太过火。……但倘若我等一味忍耐,待等到公孙喜正式传下命令,令我等驻守某地,远离战场,介时我等再反抗,就成了抗令不遵,到时候公孙喜就能名正言顺地收拾咱们……”

    “这倒也是。”乐毅点点头,沉声说道:“如此看来,还是要想办法挤到军议当中,这样才能弄清楚公孙喜到底将如何安置咱们这帮人……”

    “挤到军议当中么?”蒙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日之后,蒙仲便将军队交给乐毅、蒙遂二人代掌,自己则带着荣蚠一干人,时常在中军一带溜达,打听公孙喜几时召见麾下的军司马。

    虽然中军内的魏军兵将也很纳闷蒙仲为何时常来到他们中军溜达,但也没人去干涉,毕竟前一阵子蒙仲擅闯后营那件事,已经让他的名字传遍了军中,以至于大部分魏军兵将都已得知这个小子不好惹。

    纵使是公孙喜麾下直属的十万河东魏军,多多少少也知道蒙仲的后台乃是段干氏与西河儒门,且这个小子胆大妄为,倒也没有人闲着没事因为一点小事就与蒙仲结怨。

    当然,这件事还是瞒不过公孙喜的耳目,没过几日,就有近卫公孙度对公孙喜禀报道:“犀武,据军中士卒所言,近几日蒙仲时常在中军闲逛,不知有什么目的。”

    “哼!”公孙喜闻言冷哼一声道:“大战在即,可这小子倒是闲着很。……不必管他,待过几日,老夫就把他给打发了。”

    有公孙喜这话在,中军的魏军兵将自然更没有人去理睬蒙仲,任凭他在中军兜兜转转。

    三月中旬,公孙喜率领十八魏军,拖拖拉拉地抵达了伊阙一带,在伊阙山的北面约十里处驻扎,命士卒就近砍伐树木,建造营寨。

    在魏军于此建造营寨的期间,韩军主帅暴鸢仅仅带着十几名近卫,亲自来到了尚未建成的魏营。

    暴鸢与公孙喜,可谓是老相识了,毕竟前些年田章率领齐、魏、韩三国军队讨伐秦国时,公孙喜与暴鸢就担任田章的左右副将,协助田章一举攻破了秦国的函谷关,迫使秦国割地求和。

    自那场战争之后,田章固然名扬天下,成为当今世上屈指可数的名将,而公孙喜与暴鸢二人,亦因为这份功劳而在本国声望上涨,深得两国君主的信任。

    然而,即便是老相识,可公孙喜与暴鸢此番单独会面时的谈话过程,气氛却丝毫不见轻松。

    原因就在于,明明两国相约一共抵挡秦军、讨伐秦国,可公孙喜却故意姗姗来迟,甚至于还在巩城驻扎了近十日之久,这让暴鸢相当不快。

    要知道,在魏军没有抵达时候,可是他韩国军队与东周的军队一同在抵挡秦国军队。

    东周的军队能起到多少帮助?

    虽然暴鸢很承情,但东周国的军队人数不过万人,士卒的实力亦颇为羸弱,如何抵挡得住秦国的军队?

    但考虑到此番魏军是援助他韩国而来,暴鸢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快,向公孙喜简单介绍当前秦军的情况。

    “……我麾下有韩兵十万,另东周的援兵近万,主要部署于伊山西侧的伊阙山南侧一带,抵挡从南部「新城」方向而来的秦军……据我打探,秦军的兵力约在十二万到十五万之间,统兵主将乃是「向寿」,只要你我两方合力,合计三十万军队,定能一举击溃秦军,顺势进攻秦国。”在公孙喜的帅帐内,暴鸢对公孙喜介绍道。

    “向寿啊……”

    在得知秦军的主帅乃是向寿后,公孙喜心中唯一的一丝担忧顿时烟消云散。

    秦国不是没有名将,比如樗里疾、魏章、司马错等等,皆是哪怕公孙喜都为之忌惮的猛将。

    樗里疾即嬴疾,此人不用多说,于丹阳、蓝田之战中击溃楚国的倾国之兵,随后又立刻转战濮上,击败齐国名将田章,但是令中原诸国都感到惊恐,幸运的是,这位秦国名将早早便病故了。

    至于魏章,那是张仪的“心腹之将”——秦国素来有朝内执政大臣推荐亲信将领在外统兵的传统,在张仪担任秦国国相的期间,便是由魏章配合张仪的一切“游说”行动,其中就属魏国在这方面吃的亏最多:先由张仪出面游说魏国,要求魏国臣服秦国。魏国不肯听从,张仪立刻命令魏章出兵攻打魏国的城池,击败魏国,随后张仪再次出面游说魏国臣服。

    不得不说,这是相当强势的游说方式,逼得当时的魏惠王亦不得不暂时屈服,罢黜了国相惠施,而任命张仪为魏相。【PS:正因为这个传统,当张仪被驱逐的时候,魏章也被秦国驱逐。】

    至于司马错,则是前些年秦国与楚国争抢巴蜀之地时绽放光芒的秦国将领,当时司马错在巴蜀之地击败了楚国,继而采取逐一击破的方式,攻覆了巴、蜀、苴三个国家,助秦国一举吞并巴蜀之地,在当地设立了「蜀郡」,占领了这片土地肥沃的土地。

    前年,司马错被调到东线,率军攻占了魏国的襄城。

    倘若问公孙喜如今最忌惮的秦国将领是谁,那么自然就是这个司马错。

    至于向寿,在公孙喜看来倒只是一个马马虎虎的对手,不过是仗着其乃是秦国宣太后的娘家亲戚才得以成为秦国的上将,带兵打仗的本事确实稀疏地很,公孙喜丝毫不放在眼里。

    “秦军居然是向寿统兵,而并非司马错?”

    为了保险起见,公孙喜特地向暴鸢求证了一番。

    仿佛是猜到了公孙喜的想法,暴鸢点点头说道:“没错,此番秦军的主帅确实的向寿,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确实并非司马错。”

    “会不会……这是秦国的诡计?”公孙喜皱着眉头问道。

    “你是说,对外宣称是向寿带兵,实则却是司马错么?”暴鸢想了想,摇头说道:“应该不会,据我所知,司马错的用兵方式非常猛,若此番秦军主帅果真是司马错,他一定会趁贵军尚未抵达时,对我军采取猛攻,设法先击溃我军,然后再与贵军决战,然而迄今为止,秦军只采取过一次像样的进攻,这不像是司马错的用兵方式,应该是向寿无疑了……”

    『原来如此!』

    公孙喜恍然地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偷乐。

    他也没想到秦国此番居然会弃司马错那等猛将不用,而任命向寿那种懦弱无能的人担任主将。

    当然,平心而论,秦将向寿并非如公孙喜所认为的那般不堪,但相比较樗里疾、魏章、司马错,这个向寿确实是差距太大,不足以与以上三位秦国名将相提并论。

    眼珠微微一转,公孙喜笑着说道:“既是向寿带兵,想必纵使仅凭韩军,暴鸢军将亦足以抵挡秦军吧?”

    听闻此言,暴鸢微微色变,皱着眉头问道:“犀武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犀武欲坐视我韩军与秦军厮杀?此番虽是我韩国向贵国求援,但犀武要明白,秦国素来有东进的野心,若我韩国被秦国击溃,难道犀武以为魏国就能落得到好处?”

    见暴鸢越说越激动,公孙喜连忙说道:“暴鸢军将且莫激动。……魏韩两国素来联手抵抗秦国,此番贵国遭到秦军进攻,大王特地命我带十八万魏军前来援助……”

    一听说公孙喜此番带来了十八万魏军,暴鸢面色稍霁。

    毕竟此番秦国攻打韩国的军队,也不过十二万到十五万之间而已,魏国能一下子派来十八万军队,这份情义确实没的说。

    见暴鸢面色稍霁,公孙喜这才接着说道:“但是这十八万魏军,优劣不齐,除十万军队是我从河东调来的军队外,其余八万魏军,乃是从邺城、郾城等地调来的,再加上多日长途奔波,我军中的士卒们早已精疲力尽,需要一点时间整顿军队……不如这样,先由贵军与东周军队一同抵挡秦军,消磨秦军锐气,待等时机成熟之际,我再率十八万魏军猛攻秦军,一战而胜,随后你我合兵一处,共同进兵秦国。”

    “……”

    暴鸢微微皱眉看着公孙喜。

    他又不傻,岂会猜不到公孙喜心中的想法,无非就是想利用他韩军先消耗秦军罢了。

    想到这里,他苦笑着说道:“虽我麾下仍有十万韩军,但这些兵卒自去年起便与秦军苦战,恐怕难以挡住秦国的军队……”

    “暴鸢军将这话就过于自谦了。”公孙喜笑着说道:“当今天下谁不知道,韩国以兵弩之利闻名于世。贵国锻造的兵器(剑类)、弩具,纵使是最坚固的甲胄亦不可抵挡,至于暴鸢军将本人,除非秦国启用司马错,才能堪堪与暴鸢军将相抗衡,似向寿之辈,何足挂齿?”说到这里,他面色一正,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当然,倘若期间有何变故,我当立刻派兵增援贵军,毕竟魏韩两国唇亡齿寒,在下岂会坐视贵军遭秦军重创?”

    听了公孙喜的话,暴鸢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

    虽然他已猜到了公孙喜的目的,但他也明白,公孙喜那最后一句话倒还真是出自内心,即魏国绝不会坐视韩国遭秦国重创。

    道理很简单,因为当前的局势,乃是魏韩两国分别牵制着一部分秦国的军队,但倘若韩国的军队遭到重创,那么秦国势必将所有兵力都集中于魏国这一个,无论是魏王遫还是魏相田文,都不会坐视这种事情的发生,包括犀武公孙喜。

    换而言之,公孙喜此番保留实力,不排除有希望秦韩两国相互消耗的目的,但绝对不敢坐视韩国被秦国消耗地太厉害,关键时候他还是会立刻派兵援助。

    想到这里,再考虑到此番终归是魏国仗义来援,不可奢求太多,暴鸢只能点点头,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若我军失利,恳请犀武立刻派兵来援。”

    “军将大可放心。”

    随后,公孙喜吩咐军中士卒准备了一些酒菜,招待暴鸢。

    暴鸢随便用了些酒菜,旋即便告辞公孙喜,返回其军营去了。

    待等暴鸢离开之后,公孙喜立刻下令召见麾下的所有军司马。

    毕竟,虽说他有意先让韩军与秦军拼个你死我活,但该安排、该吩咐的事,他当然也得事先落实,毕竟对于秦国「不用司马错而用向寿为将」这件事,他多多少少有点怀疑。

    而当时,蒙仲就在中军营地。

    因为他先前打听到韩军的主将暴鸢亲自来到军中与公孙喜商议军情,以此猜测公孙喜事后多半会召集麾下的军司马,是故一直在中军一带游荡,眼下果然打听到公孙喜召见麾下军司马级别的将领,他立刻直奔公孙喜的帅帐。

    在前往公孙喜帅帐的途中,他碰到了唐直、焦革二人。

    当时焦革对于竟然在此地看到蒙仲感到颇为惊讶,对唐直说道:“这小子来这里做什么?”

    唐直亦不明究竟,微微摇了摇头,索性上前喊住了蒙仲,问道:“蒙仲,你来这里做什么?”

    可能是在前一阵子的“后营事件”中看到了蒙仲的“本性”,且当时蒙仲又“义释”了焦革,唐直现如今对蒙仲的印象倒也不坏,于是上前搭话。

    见来人是“后营事件”后与自己井水不犯河水的唐直、焦革二人,蒙仲想了想,倒也没有隐瞒,平静说道:“来参加军议。”

    “参加军议?”焦革惊诧地问道:“你不是师帅么?又不是军司马……犀武派人邀请你了?”

    “并没有。……不介意的话,能让我跟在两位身后么?”

    “……”唐直、焦革对视一眼,隐隐猜到了几分。

    “你小子,胆子可真大啊……”焦革上下打量着蒙仲。

    “有点意思……”唐直似笑非笑地看着蒙仲半响,随即淡淡说道:“倘若被帐外的卫兵拦下,我二人可不会帮你说话。”

    “到时我自有办法。”

    “嘿!那就跟着吧。”

    于是乎,蒙仲就跟在唐直、焦革二人身后,一同径直走向公孙喜的帅帐。

    然而遗憾的是,此刻在公孙喜的帐外充当卫兵的,正是公孙喜身边的近卫,这些都认得蒙仲,怎么可能会让蒙仲混入帐内。

    这不,就有一名近卫拦下蒙仲问道:“蒙师帅,你来帅帐,不知有何要事?”

    唐直、焦革二人果然没有帮忙,面带几分莫名笑意看了一眼蒙仲,自顾自走入了帐内。

    见此,蒙仲倒也不气,毕竟唐直、焦革二人确实没有帮他的理由,更何况,他俩也未必帮得上他。

    “我有要事见犀武。”

    “这……犀武正欲在帐内召见诸军司马,蒙师帅不能待会再来请见犀武么?”

    “哦,那我到帐内等候吧。”

    淡然说了句,蒙仲迈入走向帐内。

    那几名卫兵岂能如此轻易放蒙仲入内,当即有人一把拉住蒙仲的肩膀。

    此时,就见蒙仲回头用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那几名卫兵,冷冷说道:“我有要事欲见犀武,你等可是要阻拦我么?……放手!”

    “呃……”

    瞧见蒙仲那冰冷的眼神,那名卫兵下意识缩回手,与其余几名卫士面面相觑,一时间亦有些手足无措。

    毕竟他们都清楚,眼前这位师帅可不是好惹的。

    而趁着这个空档,蒙仲闪身走入了帐内,待等那几名卫兵反应过来想要阻拦之际,却见荣蚠等人已经笑眯眯地拦住了他们。

    进得帐内后,蒙仲迎着帐内许多军司马级将领的目光,随便找了一个靠近帐口的席位坐下了。

    从始至终,他面色自若、泰然处之,就仿佛他也是一位军司马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