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225章:摩擦【二合一】
    片刻后,蒙仲等人来到了公孙喜派人给他们安排的几座兵帐。

    在其中一座兵帐内,蒙仲趁着暂时歇整的空档,向乐毅、蒙遂、向缭三人讲述了方才他与公孙喜之间所发生的事,听得乐毅、蒙遂、向缭三人皆皱起了眉头。

    期间乐毅苦笑着摇头说道:“也亏得你敏锐,否则那公孙喜指不定就塞给我等两千五百名弱卒,打发我等我远离战场的某处驻守,到时候那可真是有苦难言……”

    而蒙遂则询问蒙仲道:“阿仲,不曾与那公孙喜撕破面皮吧?”

    听闻此言,蒙仲微微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当最初听到公孙喜那番话时,蒙仲心底着实有些生气。

    要知道如今的他,可不再是十五岁初到赵国时的那个他,当年的他,说实话心中其实也没多少底气,因此哪怕当时赵主父任命他出任五百名信卫军的司马,他仍感觉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自己搞砸;可现如今的他,已亲身经历过「赵伐齐国」、「沙丘宫变」、「齐宋之战」,麾下指挥过的兵卒数量一度超过两万人,对带兵打仗之事也有了自己的见解。

    然而公孙喜却只任命他为「师帅」,仅拨给他两千五百名兵卒,虽然蒙仲倒不至于有受辱的感觉,但当时心中的情绪着实很差,恨不得仗着段干氏、田黯、西河儒家的势力与公孙喜争论一番。

    不过,公孙喜终归是魏国此番支援韩国的主将,他初到魏国,还未建立寸功就与公孙喜结怨,不利于日后,考虑到这些,蒙仲这才打消了当时心中的念头,退而求其次,巧妙地从公孙喜那边争取了两千五百名魏武卒。

    虽然蒙仲也明白这个举动必定会让公孙喜有所不渝,但终归二人还并未撕破脸皮,公孙喜应该也不至于公然针对他。

    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意味着公孙喜终归还是偏向田文多一些。

    在一番商量后,向缭压低声音说道:“依我之见,我等只要尽到自己的职责,莫要被公孙喜抓到把柄即可……只要不被公孙喜抓到把柄,适当的时候,阿仲可以稍微显示一下锋芒。咱们在赵国的时候,就是因为过于内敛,故而被人看轻……”

    听向缭提及他们在赵国时的经历作为例子,蒙仲微微皱了皱眉,但他必须承认,向缭的这番话并没有错,若他当初更表现地更加强势些,赵主父可能就不仅仅只将他视为一个“有潜力的少年”,可能会听取他的建议——虽然对不住赵王何,但倘若赵主父当时肯听取他的建议,王室派当时绝对无法成为最后的胜利方。

    “适当地显露锋芒……么?”

    在沉吟了片刻后,蒙仲皱着眉头说道:“这难保不会与公孙喜撕破脸皮。”

    向缭闻言冷笑道:“就目前来看,公孙喜明显偏向田文多一些,既然注定是敌非友,何须在意?……只要别让公孙喜抓到把柄,难道他还能以莫须有的借口驱逐我等?段干家主那边也不是好惹的。”

    “也不至于一定要与公孙喜撕破脸皮,但正如向缭所言,稍微强硬一些是不会有错的……”在旁乐毅亦低声说道。

    蒙仲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正要说话,忽见荣蚠撩帐走了进来,抱拳说道:“蒙司马,公孙喜派了几个人过来,说是带你去接管军队。”

    “唔。”蒙仲点点头说道:“请他进来。”

    荣蚠抱拳而出,片刻后便领入一名目测二十几岁的年轻士卒,蒙仲发现,此人正是他在请见公孙喜时站在后者帐内的那两名近卫之一。

    “在下公孙度,奉犀武之命前来,带师帅前往接管武卒。”

    『公孙?』

    听罢此人的自我介绍后,蒙仲心中有些好奇。

    公孙这个姓氏,按字面理解就是各国君主之孙的后人——无论是郑某公或晋某公,其孙辈的后人都有资格以「公孙」作为氏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公孙鞅(卫鞅)与公孙衍、公孙喜兄弟,别看都是公孙氏,但公孙鞅乃是某一代卫国国君的后人,而公孙衍、公孙喜兄弟,则是魏国某一代君主的后人,两者并非是出自一支。

    这也正是全天下姓公孙者比比皆是的原因。【PS:相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王孙”。】

    出于心中的好奇,蒙仲忍不住问道:“不知足下与犀首、犀武是什么关系?”

    听闻此言,公孙度淡淡说道:“犀武乃是在下的叔父。”

    说罢,他也不再细作解释,抱拳说道:“不知蒙师帅是今日前往接管军队,还是等到明日?若是后者,在下明日再来。”

    看得出来,这个公孙度对待蒙仲等人的态度也很冷淡,与公孙喜差不多,似乎都不希望与蒙仲等人接触过多。

    既然对方如此冷淡,蒙仲也没心情主动凑上去攀交情,闻言抱抱拳淡然说道:“那就有劳足下此刻带在下前去……有劳了。”

    “不敢。”

    简单几句话后,蒙仲便带上自己一干同伴以及荣蚠率下的二十名宋兵,跟着这个公孙度前往接管军队。

    途中,蒙仲询问公孙度道:“此营的魏兵,莫非即是支援韩国的全部兵马么?似乎数量并不多的样子……”

    公孙度稍稍迟疑了片刻,这才解释道:“不,这座营内的兵卒,乃是从郾城、陈城、襄陵、邺城等地抽调的军队,除此之外,还有河东的军队将一同前往韩国。不过,河东的军队是径直穿越周国前往韩国,因此并不与这边的军队同路。”

    『原来这边的魏军是从魏国各地抽调而来,怪不得实力感觉参差不齐……』

    蒙仲闻言恍然大悟。

    记得方才他初入这座军营时就感觉营内的魏卒甲胄兵器并不完全统一,实力感觉亦是参差不齐,心中很纳闷魏国竟然就派这样的军队前往救援韩国,直到此刻听罢公孙度的解释他这才知道,这里的魏军只是魏国救援韩国的其中一路兵马而已,除此以外还有一路来自河东的魏军。

    河东,那是魏国抵御秦国入侵的主战场,不用想也知道那边的魏卒肯定要比这座营寨的魏卒精锐地多。

    但很可惜,以目前蒙仲与公孙喜的关系来说,蒙仲是没指望统率那些魏卒的——河东的魏军,想必才是公孙喜最倚重的军队。

    片刻后,公孙度便领着蒙仲等人来到了营内北侧的一片营区,来到了其中一座兵帐前。

    “师帅稍等。”

    对蒙仲说了一句,公孙度迈入走入那座兵帐,片刻后便从兵帐内带出一名身披甲胄的将领,目测四十岁上下,体魄魁梧、长相粗狂,甚至带有几分凶相。

    公孙度为蒙仲介绍道:“这位,乃是邺城一带的军司马「唐直」。唐军司马,这位乃是大王新册封的中大夫蒙仲蒙大夫,如今在军中担任师帅。犀武有令,请唐司马拨出两千五百名武卒于蒙师帅……”

    “……”

    听了公孙度的话,那名为唐直的军司马倒也毫不惊诧与意外,只是冷冷地上下打量着蒙仲,看来犀武方才已另外派人转告过他。

    “就是你小子么?”

    上下打量着蒙仲,唐直冷冷说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竟敢夺我麾下的武卒……”说罢,他脸上带着愤怒之色,竟突然伸手抓向蒙仲的咽喉。

    蒙仲当然不至于如此轻易被对方制助,抬手一把抓住了唐直的手,神色淡然地问道:“唐司马,你想做什么呢?”

    此时,唐直又使出几分力,企图掐住蒙仲的脖子,但奈何蒙仲的右手亦死死抓着他的手腕,在一番角力后,他发现他竟然无法在短时内压制对方。

    『这小子,没想到还有劲的,真是没瞧出来……』

    唐直带着几分诧异暗暗想道。

    “喂,你做什么?!”

    蒙虎、蒙遂、乐毅、荣蚠、乐进等人纷纷大喝,同时将手伸向腰间的佩剑,唯独最年幼的蒙傲因为初次碰到这种军中的摩擦,此刻面露惊慌之色,颇有些不知所措。

    “做什么?”

    唐直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却见公孙度伸出双手推在唐直与蒙仲二人的胸口,同时转头对唐直说道:“唐司马,此乃犀武的将令,唐司马莫非要抗命么?”

    听闻此言,唐直眼眸中闪过几丝计较之色,数息过后,他冷哼一声,啪地甩开了蒙仲的右手,甩了甩被蒙仲捏地微微有些刺痛的手腕,阴阳怪气地说道:“既是犀武的将令,唐某岂敢违抗呢?……唐某这就去召集士卒。”

    说罢,他冷冷瞪了一眼蒙仲,看那眼神仿佛是在无声地述说:小子!走着瞧!

    『……无端端又得罪了一个人呐。』

    看着唐直离去的背影,蒙仲暗自叹了口气。

    但他也明白这是无法避免的,毕竟魏武卒并非寻常魏卒,哪有可能没有主将,就算是换做他蒙仲,恐怕也不会心甘情愿将麾下两千五百名悍卒交割给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家伙。

    只不过,公孙喜作为魏国的上将,不从自己麾下直属的军队拨出魏武卒给蒙仲,而是下令叫这个唐直拨出两千五百名士卒,怕也是没安好心——或者干脆说,这是他对蒙仲的报复。

    大概过了一刻时左右,唐直去而复返,面色阴沉地领着蒙仲等人与公孙度前往北边营区的一块空地,只见那里已整整齐齐地站立着两千五百名魏卒——当然蒙仲并没有细数,但他相信数量不会有错。

    就在蒙仲暗自打量那两千五百名魏武卒时,公孙度则继续面色冷淡地对他介绍道:“唐直军司马麾下的军队,此前一直部署在邺城一带,主要是对抗赵国,曾经与赵国的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二人麾下的军队打过几场,军中士卒的实力非同一般,绝非寻常魏卒可比……”

    对此,蒙仲略有了解,毕竟他在赵国时就曾听说过,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二人麾下的军队,起初就部署在赵国南部的「中牟」一带,目的就是为了牵制魏国部署在「邺城」一带的军队,如今看来,当时赵国军队警惕防范的魏军,想必就有魏将唐直麾下的军队。

    “不知蒙师帅满意否?”公孙度问蒙仲道。

    听闻此言,蒙仲缓缓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犀武确实没有在这方面耍什么花招,他蒙仲开口索要两千五百名魏武卒,犀武便拨给了他两千五百名魏武卒,且蒙仲细细打量面前那两千五百名魏卒,只见他们一个个站姿挺立、神色肃穆,一看这气势就知道是久经征战的老卒,恐怕论实力相比较当初的信卫军只高不低,因此单论这些士卒,蒙仲颇感满意。

    只是……

    他瞥了一眼此时满脸阴沉的唐直,心下亦有些无奈。

    不错,这两千五百名魏武卒确实称得上精锐,但却是从唐直这位军司马手中硬生生夺来的,唐直不敢为此记恨犀武,相信肯定会把这笔账算在他蒙仲的头上,这就意味着蒙仲刚到军中,就得罪了一名军司马。

    甚至可能得罪更多——谁晓得这唐直在军中有没有亲近熟悉的同僚呢?

    但没办法,魏韩两国与秦国的战争即将爆发,他蒙仲没有时间重新训练一批可以匹敌魏武卒的精锐,因此哪怕为此得罪唐直这位军司马,他也必须得到这两千五百名魏武卒,只有这样,日后上了战场他才有建立功勋的资本。

    想到这里,他假装没有瞧见唐直那张阴沉的脸,笑着对后者以及公孙度道:“我观这些魏卒无愧武卒之名,多谢犀武,多谢唐司马。”

    “哼!”唐直冷哼一声,看也不看蒙仲,转身离去。

    见此,公孙度亦抱拳对蒙仲说道:“营内西北还有一片空着的营区,师帅可以将这些士卒带往西北角的营区,驻扎操练,除此之外若有何需要,可命令军中的军需官,在下还有些事,暂且先告辞了。”

    蒙仲当然明白公孙度这是什么意思,但此刻他亦只能捡好听的说:“有劳了。”

    “不敢。”

    带着公孙度离开的背影,乐毅走到蒙仲身边,淡淡说道:“看来这就是犀武对咱们的考验了,或者干脆说是报复……”

    “谈不上报复。”蒙仲微微摇头说道:“他乃魏军的主将,自然没有空闲、也没有义务事事帮咱们安排妥当……先把这些士卒带往西北角的营区吧。”

    说罢,他朝着那两千五百名魏武卒走上前几步,沉声喝道:“正如诸位所见,按照犀武的命令,今后尔等两千五百名,归我蒙仲统率,尔等可有异议?”

    话音落下,那两千五百名魏武卒鸦雀无声。

    见此情形,纵使是蒙仲、乐毅等人,亦忍不住在心中称赞一句:不愧是魏武卒!

    其实他们也明白,这两千五百名魏武卒此刻根本不信任他们、不了解他们,但即便如此,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质疑蒙仲,这就是魏武卒对上官的服从程度。

    从吴起到庞涓,再到如今这一代的魏国将领,魏国始终按照着当年吴起的方式训练魏武卒,非常注重武卒的服从,说得难听点,哪怕是一头猪手持令符,这些魏武卒在大多数情况下也会服从其命令。

    所谓的大多数情况,指的就是死伤并不严重的情况下,至于想要这些魏武卒真心降服,不惜为了上将的命令豁出性命,那还看统兵将领自己的能耐。

    同样是魏武卒,吴起率领的魏武卒,可以凭五万兵力击溃秦国五十万军队,以一敌十;但当吴起离开魏国后,十万魏武卒却无法击败秦国十几万军队,这无疑就是主将的差距所导致的结果。

    “很好!”

    见两千五百名魏武卒并无异议,蒙仲点头说道:“现在,立刻带上兵器、甲胄与随身物什,前往此营西北角的空营区报道!……解散!”

    听到此令,那两千五百名魏武卒这才解散,在纷纷用各异的目光看了几眼蒙仲等人后,议论纷纷地散开了。

    约半个时辰后,这些魏武卒带上兵器甲胄与随身的物什,纷纷前往营地西北角的空营区集结。

    此事,自然引起了整座魏营的注意。

    当晚黄昏前,有一名将领拜访了唐直。

    待此人撩帐走入后,见唐直正独自一人在帐内喝闷酒,遂笑着打趣道:“我听说今日你麾下的士卒被打发到了西北边的营区,怎么,得罪了犀武?”

    “哦,是焦革啊。”

    唐直抬头一瞧,才发现是自己相识已久的友人,此前驻守在防陵一带的军司马焦革。

    在邀请焦革在矮桌对面坐下后,唐直没好气地说道:“别提了,今日也不晓得从哪冒出来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仗着犀武的命令,硬生生从我麾下夺走两千五百名武卒……他娘的!”

    “哦?”那名叫做焦革的将领闻言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皱眉问道:“何人?莫非是犀武的族中后辈?”

    “应该不是。”唐直摇摇头说道:“那小子叫做蒙仲,我看犀武身边的近卫公孙度对那小子也挺冷淡的,但不知什么原因,犀武却派人命我拨出两千五百名武卒给那小子……”

    “蒙仲?”

    焦革摸着下颌的短须沉思了片刻,旋即皱眉问道:“此前不曾听说过啊……”

    “可不是么!也不晓得从哪冒出来的!”

    唐直闷闷地又灌了一口酒水。

    不得不说,其实蒙仲在魏国大梁一带还是有点名气的,大梁城内的公室贵族,不少人都听说蒙仲,当然,这只是单纯因为蒙仲曾经在赵国使薛公田文大失颜面,但似唐直、焦革这些魏国地方上的军司马,对于蒙仲自然无从得知,毕竟田文也不会到处传扬在赵国的丢脸之事,那种事他掩饰还来不及。

    “两千五百名武卒啊……”

    焦革颇有些替唐直不值,想了想低声说道:“要不要设法教训一下那小子?”

    “这……”

    唐直久在军中,当然懂得如何排挤一个人,但在仔细一想后,他却摇头说道:“我倒是想教训一下那小子,可他麾下的武卒原先是我率下的兵卒,我怎么下得了手……”

    “我帮你出面怎么样?”焦革笑着说道。

    唐直犹豫了一下,旋即还是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怨气说道:“算了,终归是犀武的将令。……只要那小子之后莫要胡来,好生带领那些士卒,这事……就算了吧。”

    “就这么算了?”

    焦革颇感惊诧地说道:“换我是你,可咽不下这口气。”

    “……”

    唐直闻言默然不语,端着酒盏若有所思。

    要说恨的话,他当然深恨那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子,但事已至此,他亦无力挽回,毕竟那是他魏国上将犀武的命令,相比较报复那个叫做蒙仲的小子,唐直更加在意那两千五百名魏武卒所托非人——虽然那根本不是他的本意。

    『那小子……真有资格统率我麾下的武卒么?』

    想到这里,唐直抬头对焦革说道:“喂,焦革,你方才说,要替我出口气?”

    听闻此言,焦革脸上露出几许笑容,会意地笑道:“没问题,只需待这场仗结束后,你请我吃一顿酒,我就出面帮你教训一下那小子。”

    “不要伤及他麾下的武卒,终归是我亲自训练出来的兵。”唐直低声提醒道。

    “放心。”

    焦革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我有的是手段,绝不会伤及你那些兵,我只会设法让那小子颜面大失。一旦其丧尽颜面,我看他还怎么带兵……”

    说着,他便低声向唐直说出了他的计策。

    “嘁!”

    唐直听罢后轻笑道:“还真是卑劣的手段。……就这么办吧。”

    “你这家伙……”

    随后二人又喝了几碗酒,旋即焦革这才告辞离去。

    待等焦革离去后,唐直独自坐在帐内思忖了片刻,旋即招来两名近卫,吩咐道:“派人盯着蒙仲那小子的营区,我要了解那边的一举一动。”

    “喏!”两名近卫抱拳而退。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一边皱着眉头暗暗思忖着,唐直一边端起酒碗抿了一口。

    无意间,他的目光不禁看到了手腕处,即今日他盛怒之下伸手向去掐住那小子的咽喉,却反被那小子捏住右手的部位。

    此时唐直这才想起,那小子似乎力气不小,以至于当时居然连他都无法一度压制对方。

    当然,力气大小,并不足以作为衡量一个人的标准。

    『就让焦革去试探一下那小子,看看那小子的反应,顺便也能试探一下犀武与那小子究竟有什么关系……』

    唐直暗暗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