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141章:筵席间的争执【二合一】
    『PS:求订阅~推荐票~月票~』

    ————以下正文————

    『这个小子……他说这话可真毒啊。』

    在薛公田文身后,他的幕僚「魏处」、「冯谖」二人看向蒙仲的眼神中,闪过几丝异色。

    他们必须承认,事实上他们的主上——薛公田文,说话也很刻薄,将人家「五百兵成功夜袭数万齐军营寨」这件壮举,戏称为侥幸,但没想到,眼前那名叫做蒙仲的少年,对方说话更刻薄,竟隐晦地表示田文之所以能站在这里,完全是凭着他乃靖郭君田婴之子的缘故。

    “小子,你说什么?!……你好大的胆子,还不速速向薛公致歉?”

    在田文身后,有一名穿着打扮很奇特的侠勇怒声斥道。

    听闻此言,另外几名有幸赴宴的侠勇亦叫嚷起来,甚至于对蒙仲怒目而视,然而蒙仲根本懒得搭理这些人,目不转睛地直视着田文,直视着这名举世闻名的贵公子。

    良久,田文抬手制止了身边那几名侠勇的叫嚷,面无表情地目视着蒙仲,冷冷说道:“蒙司马,你方才所说的‘侥幸’,是什么意思?”

    蒙仲毫不退让,争锋相对地说道:“田相方才口中的侥幸是什么意思,在下所说的侥幸,它就是什么意思!”

    听了这话,田文脸上闪过几丝愤怒,而他身后的那几名侠勇,亦一个个眦目欲裂,凶狠地瞪着蒙仲,似乎要冲上前来教训蒙仲。

    见此,武婴、蒙虎二人当即从从席中站起,亦摆出凶神恶煞的样子,甚至于蒙虎还怪叫道:“怎么?要以多欺少?我这就去叫人……我五百名信卫军弟兄就在殿外守着呢!”

    “阿虎!”

    乐毅赶忙制止蒙虎,同时略带幽怨地看了一眼蒙仲。

    『说好的不冲动呢?』

    见蒙仲一说话就把薛公田文这等名下闻名的贵公子往死里得罪,乐毅暗自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乐毅倒是也能理解蒙仲,谁让田文一上来就用“侥幸”来概括他信卫军夜袭齐营这件事呢,这话就算是他乐毅听了,亦让他心中火大。

    “这位……蒙虎小兄弟。”

    安平君赵成忽然插嘴,似笑非笑地说道:“薛公乃是我赵国的贵客,是蒙司马言语冲撞了薛公,蒙虎小兄弟不劝说蒙司马向田相道歉,竟还要召入殿外的信卫军,呵呵,不知是信卫军,到底是赵主父的近卫,还是你等的私军呢?”

    蒙虎闻言毫不客气地骂道:“谁他娘的是你小兄弟?我跟你很熟么?不要脸的老东西,叫我蒙卒长!”

    “……”安平君赵成瞠目结舌,指着蒙虎气地浑身发抖。

    要知道,他赵成那可是赵肃侯的兄弟,赵主父的叔父,赵国上下谁不是对他毕恭毕敬,然而今日,他却被一名十几岁的少年骂做“不要脸的老东西”,赵成何曾遇到过这种事。

    从旁,奉阳君李兑嘴角扬起几丝冷笑,对蒙仲说道:“蒙司马,你就纵容你的属下对安平君如此无礼?”

    “哦?”蒙仲转头看向李兑,平静问道:“我的属下做了什么对安平君无礼的事吗?”

    “呵呵呵。”李兑笑了两声,指着蒙虎对蒙仲说道:“这位小……唔,这位蒙虎卒长,目无尊卑,当众辱骂安平君为……呃,不要脸的老东西,这话在场众人都得一清二楚,蒙司马还要狡赖么?”

    “哦。”蒙仲故作恍然地点了点头,旋即拍了拍蒙虎的肩膀,淡淡说道:“我不觉得我兄弟这话有什么问题。”说着,他环视了一眼,旋即看着安平君赵成,淡淡说道:“我蒙仲,现如今怎么说也是赵国的臣子,我方才,薛公田文一上来就羞辱在下,在下反羞辱之,然而,安平君却无视了薛公对在下的羞辱,硬是要我蒙仲,一名赵国臣子,为了莫须有的事而向薛公道歉,视赵国的颜面于无物,我请问安平君,您这样的做法,称得上是‘要脸’么?……所以我兄弟骂你不要脸,并没有错,对么?”

    安平君赵成闻言,脸上浮现浓浓的愤怒,咬牙说道:“那‘老东西’呢?!”

    蒙仲笑了两声,说道:“老,这是敬称啊,至于东西嘛,不如就由你自己来决定吧。安平君,你说你是不是东西?”

    “你……”安平君赵成脸上涌现浓浓的震怒之色,但又不敢发作。

    也是,他怎么敢承认自己“不是东西”呢?

    虽说“是东西”也不好听,但总比“不是东西”好太多了吧?

    而见此,蒙仲暗自冷笑一声,故意露出笑容说道:“所以我说嘛,‘不要脸的老东西’,这并非是我兄弟在羞辱安平君,只是陈述一件事实而已。”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奉阳君李兑,笑道:“奉阳君,这个解释你满意了吗?”

    “……”

    看了一眼敢怒不敢发作的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勉强笑了笑,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他也怕当面骂他老东西——他可辩不过这个蒙仲。

    此时在不远处,赵王何面露担忧之色地看着蒙仲那边,频频用眼神示意赵相肥义。

    见此,肥义便假意劝酒,端着酒樽来到了赵王何身边。

    “肥相,您不出面制止吗?”赵王何低声说道。

    肥义微微摇了摇头,低声对赵王何说道:“君上,对于蒙司马的才能,老臣稍稍了解,无论是赵成、李兑还是田文,未见得能让蒙司马吃亏……您不是想看看蒙司马的本事么?这是一个好机会啊。”

    “……”赵王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旋即忍不住又问道:“真不会有事吗?”

    “君上且放心吧。”肥义低声笑道:“您看赵主父。”

    赵王何偷偷回头瞧了一眼赵主父,却发现赵主父正端着酒樽,饶有兴致地看着蒙仲那边,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可能是注意到了肥义、赵王何二人的目光,赵主父看了一眼肥义,二人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平心而论,赵主父对于薛公田文也没有什么好感——首先,赵主父对任何齐人没有好感,无论是田朌、田章、还是田文;其次,田文那近千人的排场,让赵主父对这个浮夸的家伙更加没有好感;更别说,田文昨日初到邯郸后,就跟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那些人凑到了一起。

    要知道,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那可是赵主父如今想夺回王权的最大阻碍。

    至于赵相肥义,他想的问题则比赵主父更多。

    他一方面需要仰仗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来遏制赵主父与公子章,但另一方面,他也要遏制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自然不能坐视赵成、李兑二人借田文的名气做出什么他所不喜的事来。

    另外,他也不介意拿赵成、李兑、田文等“磨砺”一下蒙仲,毕竟在解决了赵主父与公子章的问题后,他还想要重用蒙仲,到那时候,蒙仲势必要跟赵成、李兑有一番冲突——今日先给蒙仲“练练手”,肥义觉得这个主意并不差。

    至于薛公田文嘛,肥义也觉得这位贵公子过于傲气了,并不介意借蒙仲的手挫一挫田文的锐气,让田文能明白,终归这是在赵国,且齐国如今臣服于赵国,田文应该用更加尊敬的态度来对待赵国。

    也正是这些原因,无论是赵主父还是赵相肥义,暂时都没有制止事态的意思,任由蒙仲几人单独应对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与薛公田文——他们也想看看,蒙仲这几名少年,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而此时在蒙仲那边,安平君赵成已经被蒙仲、蒙虎二人气地浑身发抖,而奉阳君李兑,则是害怕自己也受到蒙仲几人的羞辱,不敢过分逼迫,故意对田文说道:“薛公,您看这事……”

    很显然,他这是故意挑唆田文出面针对蒙仲。

    田文压了压手回应奉阳君李兑,旋即目视着蒙仲,冷冷说道:“小子,田某周游诸国,无论到何处,皆被奉为上宾,却从未碰到过像你这么狂妄无礼的人……”

    蒙仲平静地说道:“不,在下觉得,田相是见惯了阿谀奉承的人,以至于当有一名正直的人无视你的威严时,就被你认为是狂妄无礼。……你真觉得,你被各国奉为上宾,这全然都是你自身的才能么?既然如此,足下不妨说几件生平的得意之事,让在下敬仰敬仰。”

    听闻此言,田文冷哼一声道:“我有数千门客……”

    “那是令尊靖郭君的功劳,与您何干?”蒙仲淡然的打断道:“若非您是靖郭君的爱子,得到了富饶的薛邑作为封邑,你哪里养活地起数千门客呢?”

    田文闻言面色一滞,咬牙又说道:“我曾前赴秦国为相……”

    “哦。”蒙仲点点头,再次打断道:“我听说过这事,这个秦相,大概没当多久吧?然后就险些死在秦国,最后还是靠着您身边一名门客,替你盗取了已经赠送于秦王的白狐皮裘,将其转赠于秦王的宠妾,这才得以被秦国释放,然后又连夜逃回齐国,在路遇秦关时,又全靠一名门客学鸡叫,才让那座秦关提早开启关隘,以便您能逃回齐国……啧啧,自负才能的薛公田文,最终靠着鸡鸣狗盗之徒才得以从秦国逃回,难道这件事对于田相来说,竟然是一件值得赞颂的功绩?”

    “……”

    田文恨得咬牙切齿。

    不得不说,其实蒙仲是故意混淆了这件事。

    首先,田文的秦相之位,是被赵主父设法弄掉的——赵主父当初得知田文赴秦为相后,生怕秦齐两国联合起来对赵国不利,于是便让身在秦国的赵国遣臣「楼缓」设法向秦王、宣太后进谗,最终让楼缓代替田文成为了秦相。

    至于田文险些死在秦国,这也是秦国、赵国都知道田文的才能,不希望他返回齐国,因此才想设法将其除掉,以至于逼得田文连夜仓皇出逃。

    似这般,也难怪后来田文在逃回齐国的途中,在经过赵国时,让身边的门客屠戳了赵国一个县城——他本来就恨赵国差点就让他死在秦国,再加上有些不知死活的赵人笑话他矮小瘦弱的身材,田文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而这,也是赵国事后掩盖了这件事,并没有追究田文的其中一个原因。

    是故,田文被秦国罢相,甚至险些死在秦国,这反而是他有才能所导致,但是蒙仲用充满嘲讽的话说出这段经历,这就很难让人细细琢磨其中的缘由,大多都嘲笑于田文险些死在秦国这个事实,以及他身边蓄养的那些门客——当时田文身边有数百名门客,但是帮助田文从秦国逃回齐国的,却是两名鸡鸣狗盗之徒,不得不说,这是莫大的讽刺。

    这不,就连田文的客卿魏处、冯谖二人也忍不住了。

    魏处与冯谖二人,皆是田文身边最倚重的客卿之一,与一些在田文座下为食客混饭吃的人不同,这两位是真正有真才实学,且有远见的人。

    在这二人当中,冯谖最为有名。

    当初冯谖为田文在薛邑收取“息钱(高利贷)”时,冯谖询问田文:“债收回后,要买什么东西回来?”

    田文就很随意地说道:“看我家中缺少什么,你就买什么回来。”

    冯谖点点头表示明白。

    后来冯谖来到薛邑后,将薛邑所有欠田文息钱的邑民召集起来,当众烧毁了一箱箱债据,让薛邑的邑民大呼“薛公仁义”。

    次日,冯谖便从薛邑返回了临淄,向田文复命。

    当时田文很惊诧,便问冯谖:“你买了什么回来?”

    冯谖便回答道:“我观您家中丰衣足食,犬马美女皆有,便为您买了‘义’回来。”

    田文很不解:“什么是‘买义’?”

    冯谖便解释道:“您不善待你的邑民,而加以高利(贷债),邑民苦不堪言,于是我违反了您的命令,将所有的借据都烧毁了,邑民皆称颂您的仁义,这就是‘买义’。”

    田文很不高兴,就将冯谖驱逐了。

    结果一年之后,当田文返回薛邑后,邑民夹道欢迎,田文这才意识到冯谖的良苦用心,连忙又派人寻觅冯谖的踪迹,将后者请回来担任客卿。

    这即是「冯谖市义」的典故。

    而魏处,他与冯谖做了一样的事,也为田文买到了‘义’,并且也同样曾被田文驱逐,直到田文认识到‘民心’的珍贵后,才把冯谖与魏处重新请回来担任客卿。

    不过与冯谖不同的是,魏处长于内政,而冯谖善于辩论,因此魏处虽被尊称为“魏子”,而名声却不如冯谖响亮。

    但不管怎样,魏处也好、冯谖也罢,皆是田文身边门客中有真才实学,值得令人尊敬的人才。

    而今日,见蒙仲似乎有嘲讽田文身边门客的意思,善于辩论的冯谖就忍不住了,他站出来与蒙仲争辩道:“蒙司马所言,冯某不敢苟同。”

    说着,他向蒙仲拱了拱手,正色说道:“薛公身陷秦国,那是因为某些缘故所导致,蒙司马不明其中究竟,便做出武断的认为,这是不可取的。……请蒙司马向薛公与诸门客致歉。”

    见对方彬彬有礼,蒙仲的面色亦缓解了许多,闻言平静地说道:“先生说得对。同理,薛公不知我信卫军夜袭齐营的凶险,便认为全然是侥幸所致,这也是不可取的,请先生您先说服薛公向在下与五百名信卫军士卒致歉。”

    冯谖愣了愣,旋即摇头说道:“蒙司马此言诧异……在下并不否认,薛公对蒙司马或有几分偏见,只怪近年来的宋国。宋国近几年来,先是覆亡滕国,随后又发兵进攻我薛邑,你知道,薛邑正是薛公的封邑,要论冒犯的话,不正是宋国冒犯在先么?”

    蒙仲闻言笑着说道:“那薛公就去找宋王理论啊,跟在下何干?”

    听闻此言,冯谖笑着说道:“换而言之,蒙司马亦觉得宋国进犯薛邑,非仁义之举?”

    “……”

    蒙仲微微皱了皱眉,在深深看了一眼冯谖后,微笑着说道:“仁义或不仁义,那要看薛邑的民心,当初齐国进犯燕国时,孟子便曾规劝齐王,倘若燕国的国人欢迎齐国军队,那么齐国就吞并燕国吧;倘若燕国的国人抵制,齐国的军队便撤回来吧。……今宋国占据薛邑,也是这个道理,仁义或不仁义,我说了不算,田相说了不算,先生说了也不算,得看薛邑的邑民是什么态度。……先生以为呢?”

    冯谖皱着眉头看着蒙仲,旋即笑道:“薛邑邑民,人人称颂薛公的仁义。”

    “包括放息钱?”蒙仲轻笑着说道:“我曾听说,薛公为了蓄养数千投奔而来的食客,大肆在封邑收刮钱财,用息钱剥削邑民,为了满足薛公「蓄养门客」的欲望,而收刮邑内的民众,这怎么谈得上仁义呢?”

    “非也。”冯谖摇头说道:“蒙司马所说,已是许多年前的事了,近些年,薛公时常将一些无力偿还息钱的邑民免除息钱,这份宽厚,难道还不能称作仁义吗?”

    蒙仲哈哈大笑道:“我先给先生讲个故事吧。……我听说这世上一人好养猕猴,但由于养得猕猴太多而家财匮乏,于是养猴人便对那群猴子道:早上给你们三个橡子,晚上给你们四个。众猕猴大怒。于是养猴人又说道:那早上给你们四个橡子,晚上给你们三个,那群猕猴这才欢喜。……薛邑的邑民,本来就是因为税收繁重,无力交付,这才从薛公这边借了息钱以养家糊口,且因此欠下了薛公大额息钱,以利滚利,最终到了无力偿付的地步。薛公免除了一部分本来就不该收取的息钱,竟让薛邑的邑民称颂他为‘仁义’?……啧啧,薛公真的是很擅长治民啊!呵,在下反问先生,这种诈术,也称得上是仁义吗?”

    “……”冯谖哑口无言。

    此时,蒙虎见冯谖被蒙仲说得哑口无言,哈哈大笑道:“我兄弟集道、名、儒、兵四家学术之长,足下与他辩论,简直是自取其辱!”

    “阿虎……”

    蒙仲低声示意着蒙虎。

    『集道、名、儒、兵四家学术之长?』

    冯谖、魏处等人听了皆大感吃惊,就连满脸阴沉的田文,亦忍不住上下打量了蒙仲几眼。

    此时,赵相肥义这才徐徐走到蒙仲身边,似有深意地代蒙仲介绍道:“薛公,此子年纪虽小,但却是庄子、惠子、孟子的弟子……”

    “我不是……”

    蒙仲本想解释自己并非孟子的弟子,奈何肥义的声音完全把他盖了过去:“宋国的惠盎、齐国的匡章,皆与此子兄弟相称……”

    『田章?』

    田文看向蒙仲的眼神中,闪过几丝异色。

    不得不说,田文虽名声享誉天下,但就像蒙仲所说的那样,他田文的名声,大多都来自他蓄养数千门客,而这,乃是他父亲靖郭君田婴的遗泽,倘若田文没有他父亲留下的家业,哪里有能力蓄养数千名门客,并因此闻名于世呢?

    但田章不同,田章虽然也是出身士大夫家族,但他的功绩那是确确实实的,初次破秦让秦国向齐国俯首陈臣,继而灭燕,五十日攻占燕国全境,然后败楚,打得楚国再向齐国称臣,前两年都又联合魏国、韩国,攻破了秦国的函谷关。

    虽然田章经历的战阵的确不多,但每次都能影响整个中原的格局。

    与田章相比,不得不说田文还逊色不少。

    本来,肥义有意提起田章,是为了缓和蒙仲与田文二人的矛盾,同时尝试将田文拉拢到赵王何这边——毕竟,虽然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已经与田文建立了不错的关系,但“旧贵族派”,并不能与赵王何为首的“新君派”混淆。

    两者的利益立场是不同的。

    但很可惜,心高气傲的田文,并没有理会肥义的圆场,他在凝视了蒙仲片刻后,耻笑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敢羞辱田某的仰仗么?”

    一听这话,蒙仲就猜到他新结识的兄长田章,与田文的关系并不融洽,或者说,田章与田文的关系,还没好到让田文能笑释这场争执的地步。

    于是蒙仲淡淡说道:“从头到尾,在下并未羞辱田相,只不过田相自己这么认为罢了……”

    “好,你很好。”

    田文点了点头。

    此时,他身后闪出一名侠勇,指着蒙仲说道:“我看不下去了!那个小子,你何德何能,胆敢羞辱薛公?你既然说你率五百兵夜袭数万齐军并非侥幸,那好,你可有胆量与我用剑术一较高下?”

    “小子,你敢么?!”

    “小子,是个男儿的话,就用剑术一较高下!”

    在田文身后,那些侠勇纷纷开口挤兑道。

    “……”

    蒙仲冷淡地扫视了一眼那些侠勇。

    怒气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