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113章:赵军迫退【上架第三更求首订】
    『PS:新书上架,求订阅,增加首订成绩』

    ————以下正文————

    “报!河对岸西南方向,疑似齐将匡章率齐、魏、韩三国联军赶来驰援!”

    很快地,便有传令兵将河对岸的变故禀报于赵主父。

    不过早在片刻之前,赵主父就已经注意到了那支三国联军。

    就跟赵将许钧一样,一看到齐、魏、韩三国的旗帜,赵主父亦立刻联想到了齐将匡章,毕竟近两年,匡章正是担任齐魏韩三国联军的统帅,猛攻秦国的函谷关,以至于不少人一提及「齐魏韩联军」,便第一时刻联想到匡章。

    “怎么会?”

    蒙仲注意到,就连素来稳重的赵主父,此时脸上亦流露出几许惊骇之色。

    这也难怪,毕竟匡章的威名实在太过于响亮,此人两度击败秦国军队、五十日占领燕国全境,垂沙之战中甚至连楚国的令尹(国相)「唐昧」,引发楚国内乱,使楚国反被其国内的叛乱军攻破国都「郢都」。【PS:此时楚国的国都在江陵那边,而不是寿郢(寿春)。】

    至于赵国,赵国与匡章倒没怎么打过交道,与赵国打过交道的是齐国的田朌,即公孙衍首次尝试合纵,说服齐国联合魏国攻打赵国的那次,即是由齐将田朌担任主帅。

    在那场战事中,雄才伟略如赵肃侯,亦被齐魏打地节节败退,最终只能掘开大河河堤,放水淹没了赵国东部一大片土地,这才迫使齐、魏联军见好就收,撤兵罢战。

    而匡章,被誉为继田朌之后肩负宿将之名的名将,就连赵主父,亦不敢掉以轻心。

    “赵主父?”

    蒙仲低声提醒道:“河对岸的许钧军将,正遭到两面夹击。”

    “……”

    赵主父闻言看了一眼蒙仲,旋即立刻将目光投向河对岸。

    果然如蒙仲所言,由于匡章所率领的三国联军及时抵达,非但使得齐将田触麾下的齐军士气大振,反身对赵军展开猛攻,亦使得赵将许钧率领的赵军因此方寸大乱。

    若赵军这边不及时作出什么应对的话,许钧那边必败无疑。

    赵主父再次转头看向河上的桥梁,只见桥梁此时已快搭建到对岸,距离河对岸约只剩下不到十丈左右的距离。

    说实话,这个距离,赵军已经可以下令全军总攻,强攻到河对岸,毕竟不到十丈的距离,士卒们哪怕游到对岸也是颇为轻松的。

    但是……

    对方是匡章,其率下的军队,是刚刚击败了秦国的军队,士气正高涨至不可思议的地步。

    就在赵主父犹豫之际,安阳君赵章领着田不禋、赵希、牛翦等人前来,显然他们也已经得到了「齐将匡章率援军抵达」的消息。

    赵希对赵主父说道:“主父,匡章去年于函谷关击败秦国,兵锋正盛,况且其率魏、韩两国军队一同赶来救援,恐我军不能力敌,不若暂时退兵,另思良策。”

    『这家伙在说什么?』

    听了赵将赵希的话,蒙仲感到很不可思议,毕竟据他目测,河对岸的“匡章联军”,充其量也不过万余人而已,将此人与齐将田触的兵力加到一起,也不过三四万人,而赵军这边却有十余万,在两军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这赵希居然提及暂时撤退,另寻良机?

    这岂不是贻误战机么?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开口道:“赵主父,就算是匡章及时率军来援,我观其麾下兵力也不过万余人,而我赵军有十余万,何必惧之?”

    听了蒙仲的话,赵希顿时皱着眉头呵斥道:“蒙仲,你小小年纪,岂敢在此时胡言乱语?!你可知匡章乃是何人?”

    蒙仲正色说道:“赵希军将,我亦知匡章乃当世名将,但此人仅率万余军队来援,齐方军队远远不如我赵军,纵使匡章再足智多谋,也无法掩盖此事。……眼下,河上桥梁已即将搭建至河对岸,若我军下令总攻,强行渡河,齐方军队根本抵挡不住……”

    “愚子!”

    赵希打断了蒙仲的话,骂道:“你见河对岸援军仅万余,就断定匡章麾下仅万余兵力?我告诉你,匡章率领攻伐秦国的军队,有十万之众!这还不包括魏、韩两国的军队……若我军下令强渡大河,介时匡章余下的兵力抵达,我赵军在南岸无营无寨,如何招架得住?介时齐军发动反攻,则我十余万赵军,皆将葬身于此!”

    蒙仲闻言反驳道:“纵使匡章有余下兵力赶至,其长途跋涉,士卒体力必定不支,若两军厮杀,我赵军必胜!”

    “你……愚子愚见!”

    见说不过蒙仲,赵希大怒,强忍着怒气对赵主父说道:“主父,休要听此子胡言乱语,此子年幼,即便看过几部兵书,又哪里懂得什么用兵之法?若我赵军强渡大河,介时必定陷入进退两难之境,不若暂时撤退,再思计策。”

    赵主父看了一眼蒙仲,旋即环视诸人问道:“你们觉得呢?”

    田不禋为人圆滑,闻言看着蒙仲笑道:“蒙仲阿弟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惧名将匡章,勇气可嘉,在下个人倾向于蒙仲阿弟的建议。不过,两国征战,非同小可,凡事皆需谨慎,因此相比之下,还是赵希军将的观点更稳妥些……终归单单匡章麾下,就有十万齐军,更遑论魏、韩两国的军队。”

    听闻此言,安阳君赵章歉意地看了眼失望的蒙仲,点点头附和了田不禋的观点。

    而赵希、牛翦二将,亦连连点头。

    见此,赵主父思忖了片刻,最终还是下达了暂时撤退的命令。

    “叮叮叮——”

    “叮叮叮——”

    击钲之声在大河北岸响起,听到这代表退兵的消息,河对岸的赵将许钧当即下令撤退。

    在他的率领下,约六七千赵卒迅速撤退,在付出了尽半士卒的代价后,终于撤回了北岸。

    而与此同时,齐、魏、韩三国联军与齐将田触率领的齐军一起杀到河岸,放火箭烧掉了约一半的桥梁,这才徐徐撤退。

    在返回赵营的途中,蒙仲借故身体不适,让蒙虎为赵主父驾驭兵车,而他在另外一辆兵车上,与乐毅议论此事。

    他失望地对乐毅道:“魏王嗣新丧,魏太子遫继位,魏国岂会在这时候派大军协助匡章回援齐国?……既匡章率军从秦、魏、韩边界撤离,韩国必定会严防秦国报复攻伐,又怎么可能会派重兵协助匡章回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齐、魏、韩三国联军,最多就只有匡章十万齐军而已,十余万养精畜锐的赵军,难道还无法打败匡章麾下十万精疲力尽的齐军?”

    “好了。”

    乐毅拍了拍蒙仲的肩膀作为安慰。

    相比较赵希那种“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的建议,乐毅当然更倾向于蒙仲的观点,就像蒙仲所说的,即使对方是匡章又怎么样?昔日魏国的庞涓难道不是名将么?不照样因为下令士卒急行而被齐将田忌、孙膑击败?

    但只可惜,蒙仲、乐毅二人虽然贵为赵主父的近卫司马与佐司马,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见解会受人重视——尤其是在赵主父亦对此犹豫不决的情况下。

    说到底,还是人微言轻。

    回到赵营后,蒙仲因为心中不忿,回自己的帐内闷头歇息去了。

    而乐毅,则担心蒙仲任性的举动会引起赵主父的不满,便代蒙仲请见赵主父,将蒙仲在途中对他所说的那一番话,通通告诉了赵主父。

    赵主父听完后,沉思了许久。

    不得不说,赵主父方才也是被“齐魏韩三国联军”给吓到了,但是在听了乐毅所传达的蒙仲的观点后,他却忽然发现,魏、韩两国的军队确实不太可能在这个时候援助齐国。

    显然,是匡章借了魏、韩两国军队的旗帜,意在助涨己方的威势而已——这个人,确实很擅长利用旗帜在做文章,想当年在桑丘之战中,匡章就曾借旗帜辨识之物,设计击败了秦国。

    想到这里,赵主父对乐毅说道:“我命人准备一些酒菜,你且代我去安慰一下那小子。”

    见赵主父没有怪罪蒙仲的“任性”,乐毅心中欣喜,一口应下。

    片刻后,乐毅带着赵主父赐予的酒菜找到蒙仲,又叫上武婴、蒙虎、蒙遂几人,一干小伙伴在蒙仲的帐内畅快吃喝了一顿。

    酒足饭饱,蒙仲心中的不满倒也纾解了不少,再加上乐毅在旁劝说,于是次日又回到了赵主父身边担任近卫。

    此后两日,赵军时刻关注着对岸齐军的动静,尤其是赵希、许钧等人,暗中派细作混到对岸,死死盯着齐营的一举一动。

    在第三日,当赵主父召诸将展开军议,商量对策时,赵希神色严肃地对赵主父说道:“主父,这两日我命人紧盯着对岸的齐营,发现每日皆有军队抵达,或是齐军、或是魏军、或是韩军,据我估测,河对岸怕是已有不下二十万兵力。”

    说罢,赵希又瞥了一眼站在赵主父身侧的蒙仲,略有些自得地说道:“若当日听从了某个黄口孺子之言,恐我十五万赵军,或已覆亡……”

    “二十万兵力……”

    听到赵希的话,别说安阳君赵章、田不禋、赵袑、许钧、牛翦等将领,就连赵主父亦露出凝重之色。

    毕竟那可是二十万兵力,论兵力已经超过了赵军。

    就在帐内诸人一片寂静,正思索着对策时,却有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

    “容我插句嘴,依我之见,此或许是齐军虚张声势之计……我怀疑,匡章很有可能其实还未率军抵达!”

    “……”

    听闻此言,帐内诸人纷纷抬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说这话的蒙仲。

    包括赵主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