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小说 > 战国大司马 > 第92章:阳文君赵豹(二)
    平心而论,阳文君赵豹亦是“出可为将、入可为相”的赵臣,哪怕是如今年过六旬,但也不至于如此轻易就被蒙仲控制住,关键还是在于他根本没有防备。

    他哪里料到赵主父身边的近卫蒙仲,居然敢这么胆大妄为呢?

    这不,他被蒙仲用剑控制住的时候,手中还端着一碗热酒。

    但不得不说,阳文君赵豹亦是陪伴赵主父经历赵国诸多风风雨雨的老臣,纵使此刻被蒙仲用剑架在脖子上,他脸上亦无半点惊慌失措,甚至于,就连端着酒的手也没有抖一下,只见他凝视着蒙仲半响,忽而诡笑道:“小子,你不敢的。”

    “何以见得?”蒙仲平静地反问。

    只见赵豹将碗中的酒水饮下,旋即抬手用袖子擦了擦嘴边的酒渍,目视着蒙仲笑道:“老夫乃赵国重臣,你若敢杀死老夫,你以为你还能活么?……包括此刻屋外你的那些同伴,都要给老夫陪葬。用老夫一命,换你等七八条性命,呵呵,这可不是一桩值得的事啊。”

    听闻此言,蒙仲微微一笑,旋即摇头说道:“我觉得,阳文君算得不对。……此番蒙某乃是奉赵主父之命而来,然而阳文君却这般怠慢,此事传扬出去,赵主父心中定然不悦。倘若此时我与阳文君发生冲突,导致彼此双双而死,你觉得赵主父对君侯的不满,会发泄在谁身上呢?岂不就是君侯的子嗣身上么?……介时,君侯已故,赵主父想要收回君侯一系的爵位与封邑,易如反掌,相信就算是安平君、奉阳君几位,恐怕也不会就这件事袒护君侯……谁让君侯不尊重赵主父在先呢?是故,我与我的同伴,非但能换到君侯的性命,还能换到君侯的爵位与封邑,这样一算,似乎是君侯更为吃亏?”

    “……”

    阳文君赵豹闻言皱了皱眉。

    仔细想想,蒙仲说得倒也没错,今日这件事若传到赵主父耳中,赵主父肯定会认为是他有意怠慢——更关键的是,若他死了,自然也就无法庇护子孙了。

    但想归想,阳文君赵豹却又不希望向蒙仲这个小小少年服软,依旧梗着脖子摇头说道:“老夫还是认为你不敢。”

    蒙仲闻言摇摇头说道:“终日打鹰的人,难免有朝一日会被鹰啄瞎双目;善于水性的人,往往更多地溺死于江湖之中。为何?只因为过于自信。……在下实在不明白,阳文君何以要用自己的性命与身家,来赌在下敢不敢对您不利呢?若您胜,则只是意气之胜;可若你输了,却是有可能失去性命,失去爵位,失去封邑,且让子孙一无所有。……这样的赌局,您觉得有益么?不如这样,你我各退一步,我收回剑,您让这位甲士退到屋外,此后我与君侯好好谈谈赵主父嘱咐的这桩事,将先前彼此的对与错皆揭过不提,您看意下如何?”

    “彼此的对与错?”

    阳文君赵豹不满说道:“老夫有什么错?你仗剑闯入老夫的府邸,难道还是老夫的过错了?”

    “然而此事的起因,却在于阳文君不尊赵主父,故意叫在下在府门外等候。难道这不是错么?在下心紧于赵主父的嘱咐,不敢耽搁,是故才强行闯入,可阳文君您呢,假称身体不适,实际却是在屋内饮酒,故意怠慢由赵主父派来的在下……倘若君侯坚持此举并非是错,不如你我此刻找赵主父与君上评评理,看看究竟谁对谁错?”

    “……”赵豹哑口无言。

    毕竟蒙仲所说的句句确凿,他哪敢将这件事捅到赵主父与赵王何那边去?

    “你小子……老夫记住你了。”

    看着蒙仲放了一句“狠”话,阳文君赵豹挥挥手对那名卫士道:“退下,没有老夫的允许,之后谁也不得擅自闯入!”

    “……喏。”

    那名卫士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蒙仲,但最终还是听从了赵豹的指示,在抱了抱拳后,躬身而退。

    见此人退出屋外,且关上了屋门,蒙仲这才收起利剑,抱抱拳说道:“阳文君,方才有所得罪了。”

    “哼!”

    阳文君赵豹哼了一声,用酒勺在铜炉上的酒壶中舀了一勺酒到碗中。

    旋即,他在瞥了一眼蒙仲后,也给了他一只碗,顺便给他舀了一勺酒,期间他口中淡淡说道:“尝尝我府上的酒,莫要说老夫又怠慢了主父的人。”

    蒙仲微微一笑。

    赵豹的这个举动让他感觉,这位赵国老臣脾气坏归坏,倔强归倔强,但为人其实倒也还算不错。

    于是他端起酒碗喝了一口。

    当代的酒水,大概分类只有两种,一种是果实酿造的果酒,一种是粮食酿造的酒(黄酒)——因为粮食的不同,所酿造出来的米酒亦有色泽上的区别,大抵有米色、黄褐色、红棕色这么几种。

    而阳文君赵豹府上的酒,即是用稻米酿造的酒,由于当代酿酒工艺的不完善,因此酒水中仍有诸多杂质没有沥除干净,因此也称为浊酒。

    至于之所以要煮烫后再喝,那是因为这种经过简单发酵的酒水中存在细菌,如果直接饮用生酒很容易会让人腹泻,是故一般都需要煮熟、煮沸后再喝。

    “很不错。”

    喝了一口温热而微微有些烫嘴的酒水,蒙仲称赞道。

    “呵呵呵呵。”

    阳文君赵豹满意捋着胡须笑了笑,点点头说道:“看在你这句称赞的份上,此前的事,就如你所言,揭过不提。”说罢,他捋了捋胡须,忽而沉声问道:“主父为何要建立新军?难道是对我等族人产生了疑心么?”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蒙仲想了想,索性就承认了:“这个是自然的。”

    赵豹似乎没料到蒙仲竟然会承认,在微微一愣后问道:“主父对你说的?”

    “这哪里需要说呢?”

    蒙仲轻笑一声说道:“赵主父在位近三十年,带领赵国到今日这种强盛的地步,就算在下这样来自宋国的外人,都晓得赵主父乃当世雄主,然而在赵国,却仍有安平君、奉阳君,包括阳文君您,与赵主父意见相左……比如赵主父力主「联合秦宋」,几位非要坚持「联齐抗秦」,难道齐国当真是一个可靠而值得信赖的盟友么?”

    阳文君赵豹瞥了一眼蒙仲说道:“你是宋人,当然会替宋国说话。”

    “举贤不避亲仇,昔日乐羊之子乐舒杀死了魏相翟璜之子翟靖,但魏相翟璜还是向魏文侯推荐乐羊担任主帅,攻伐中山国,只因为乐羊是他认为最合适的人选。……在下主张维护「赵宋同盟」,也并非是因为我乃宋国出身。讲道理,赵宋同盟维持了近三十年,宋国可曾背弃过赵国?从未有!但齐国呢?据说当年齐国约魏、韩、赵几国共同讨伐秦国,可他自己却不出兵,甚至于,在赵国与秦国开战时,于后方趁火打劫,趁机攻打赵国。放着可靠的宋国不联合,却非要联合曾经背叛过赵国的齐国,在下实在不明白贵国的想法。”蒙仲平静地说道。

    “……”阳文君赵豹捋着胡须不说话。

    蒙仲说得句句在理,他无法反驳。

    说实话,就连阳文君赵豹也想不通,安平君赵成、奉阳君李兑等人为何就一定要坚持「联齐抗秦」。

    要知道,眼下的秦王嬴稷,那可是他赵国的赵主父扶持的,此举使得秦赵关系现如今达到非常稳固的程度,实在没有理由要去破坏这层关系。

    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前段时间的秦国实在太强势所致——即张仪出任秦相的那段时期。

    那时,口似悬河、胸有万策的张仪,简直是将诸国玩弄于鼓掌之上,以至于中原诸国对秦国产生了极大的忌惮与警惕。

    是故在中原诸国,秦国的威胁才会远远高过齐国。

    “好,这件事老夫允了。”

    半响后,阳文君赵豹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老夫允许你到军中抽选兵卒……待会老夫会派人到军中,叫士卒集结于营内。你待明日再来,介时老夫带你到军中,任你挑选兵卒。”

    “多谢阳文君。”

    蒙仲抱拳谢道。

    片刻后,蒙仲起身告辞,看着此子离去的背影,阳文君赵豹端着酒碗若有所思。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二人的耳中。

    当晚,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二人便联袂前来拜访赵豹,在三人一同喝酒谈聊时,赵豹将蒙仲所传达的赵主父的意思告诉了赵成与李兑。

    听了赵豹的讲述,奉阳君李兑皱起了眉头,问赵豹道:“阳文君能否想办法弄几个内应混入其中?以便我等掌握主父的意图。”

    “恐怕不易。”阳文君赵豹端着酒碗说道:“蒙仲那小子虽然年幼,但我观他有勇有谋,怕是不好糊弄。”

    “那就想办法阻扰此事。此子与公子章、田不禋关系亲近,留他在主父身边,终究是个祸害。”眯了眯眼睛,安平君赵成沉着脸说道:“赵豹,介时你选几名锐士,待那蒙仲抽选兵卒,令这些人趁机发难,此子小小年纪,难以服众,其余士卒定然不会听从他的命令,到时候,看此子如何收场。”

    “……若此事不成,相信主父亦会对此子失去信任。”奉阳君李兑捋着胡须在旁说道。

    听着安平君赵成与奉阳君李兑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话,阳文君赵豹端起酒碗抿了一口,脑海中却浮现出蒙仲当时手持利剑挟持他的情景。

    『若我当时不予和解,那小子会怎么做呢?』

    他暗暗猜测。

    虽然他至今都猜不透蒙仲当时的想法,但他可以肯定,那小子绝对不会放下手中那柄剑。

    因为当时那小子的眼神,是那样的坚定。

    坚定到他赵豹最终决定顺势下坡与其和解,而不是两败俱伤。

    那样的人物,会被安平君赵成的计谋所阻么?

    阳文君赵豹并不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