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冥河钧天 > 二六四,斩获颇丰
    毒龙尊者用他化自在天子魔幡收了双首银鳌,当真可谓是意态悠闲,轻松自在。

    一旁,万妙仙姑许飞娘见得如此,心中的那份儿震撼,就不用提了。她有心问上一问,但是,却也明白,这肯定是毒龙尊者的最大秘密之一,即便是说出来,也肯定会有很大的保留。问与不问,差别不大,问了还徒惹别人心生挂碍,反而不美。

    就在这时,数百声呼喝响起,夹杂着刺耳的剑鸣、剑啸。各种各样的剑光、宝光,冲霄而起,划过而过,朝着那逆流而来的水中精怪、凶兽飞冲过去。万妙仙姑许飞娘与毒龙尊者都行明白,这是通天盟其余诸派的小辈弟子,出来历练了。当下,两人的心神紧了几分。

    虽然说,这些弟子的背后,肯定有师门长辈进行看护,但是,若是让他们就此在眼皮子底下被精怪、凶兽给杀死,那他们的面子,也就全掉了。

    见得那些精怪、凶兽靠近,万妙仙姑许飞娘与毒龙尊者,当时不再留手,齐齐的,将自己的法力,轰入了九嶷鼎之中。刹那之间,兽口出现,清凉如水的光华从中弥撒而出,显现出了盈虚世界。

    一瞬之间,第一波洪峰之中,但凡是戾气不重的精怪、凶兽,都行被盈虚世界给收摄了去。如水光华立时收了回来,但紧接着,便再度放了出去。

    这一收一放之间,那些刚刚被纳入盈虚世界的精怪、凶兽,完全的被炼化,成为盈虚世界的一部分。灵苏香对他们,在没有丝毫的诱惑力,一个个的,尽出全力,朝着第二波洪峰中的精怪、妖兽冲击而去,辅助盈虚世界,进行收摄,炼化。

    诸般变化,说起来虽然甚长,但其实,一切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

    被灵苏香诱惑而来的精怪、凶兽,虽然灵智都不甚高,但是,这般的异变,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即时间,有的精怪、凶兽便放缓了速度,进行观察;有的则匿迹云端,准备待机而变;

    有的自持实力高强,则继续向前冲击,想要将灵苏香这诱饵给吞掉;

    有的,则胆子甚小,对于自我安全的考量,压过了灵苏香的诱惑,于是,即时便调转方向,返回三峡自己的老巢。

    这一刻,方圆万丈左右的江面之上,一片混乱,到处都在厮杀。有修士与精怪之间的,也有精怪与精怪之间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丝毫不曾或停。那洒落的鲜血,如雨纷纷,落入江水之中,立成血河。

    “谁也不准跟我抢,这头龙鲛是我的!”

    “三星美人蟒于我有大用,各位道友给个面子,日后必定有报!”

    “那头鳄象一身是宝,那位道友有心,我们可以一同出手。斩杀了之后,再行按出力大小分配!”

    大江之上,到处都是修士的呼喝之声。或许,因为知道背后有着无数长辈护持,死亡的可能性不大,故而,一个个的,都是心气儿甚高,只考虑自己需要与否,甚少考虑自己的实力是否足够。

    病维摩朱洪口中大喝着,放出了新得自广成金船之中的飞剑——圆缺双钩。圆钩近似满月,缺钩则如新月,各自绽放着璀璨之极的白色光辉,冷冽之气,弥撒长空。

    病维摩朱洪,乃是晓月禅师门下首徒,当初,晓月禅师尚未从峨眉派破门出教之时,便已经入门了。故而,一直以来,修习的就是峨眉派的根本法——《九天玄经》。《九天玄经》虽然包罗万有,但是,其中最为强横的,便是炼剑、御剑之术。朱洪最擅长的,也是如此。

    龙鲛乃是世间少有的优良坐骑和护洞灵兽,朱洪一眼便看中了,自然不希望被别人给抢了去,故而,圆缺双钩却是威能全开,合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剑环,一下子,便将龙鲛给圈在了其中。璀璨寒光,朝着四面八方迸射,阻止他人的靠近。

    大多数人见得如此之情形,都自觉的避让开来,选取别的目标。倒不是说怕了他,只是不想伤了和气。

    毕竟,这里比龙鲛价值高的精怪、凶兽,也有的是,实在是犯不上。

    不过,也有一些人,和朱洪一样,就是青睐龙鲛,故而,却是一边作势在旁边与精怪厮杀,一边留意着朱洪这边的情况,等待着机会的出现。

    朱洪,倒也不愧晓月禅师多年的栽培,一身剑道根基,扎实无比,即便是有着周遭无数精怪、妖兽的袭扰,也不曾有丝毫的慌乱。稳稳的,控制着圆缺双钩,放出一道道剑气,凝化成丝,如同绳索一般,朝着龙鲛的身躯之上缠绕而去。

    龙鲛虽然性情温和,但是,却也不代表就心甘情愿的做人坐骑,不会反抗,龙角之上,金灿灿的光线如刀剑一般,往来纵横,将那剑丝纷纷拦下。

    与此同时,口中呼喝连连,身躯不停的扭动,以其庞然的力量,匹配天赋的控水神通,搅起漫天洪涛,朝着四外冲击。

    那强横无比的力量,一波波的汹涌而至,渐渐的,朱洪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剑环的封禁,越来越松,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崩开。

    值此之时,朱洪再也不敢托大,又行取出了一件钟形的法宝,悬于身前,法诀连恰,猛烈的震荡着。

    “嗡、嗡、嗡、......”

    青湛湛,近乎实质一般的音波形成一道匹练,直直的朝着龙鲛冲击了过去。

    此钟,名为荡魄钟,音波对任何生灵的魂魄、元神,都有非常大的冲击作用。若是能够将其威力发挥至极致,一声之下,将一位初阶的天仙变成白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朱洪,现而今也不过地仙中阶的修为,自然难以将荡魄钟的威能催发至极限。不过,即便如此,那钟音,也足以让龙鲛大受影响,时而迷糊,难以全力的进行抵抗。不片刻,万千剑丝,纵横交织,如同网络一般,将龙鲛捆了一个结实,丝毫动弹不得。

    这时,朱洪飞速的掏出一件黑铁环,口中念念有词,刹那之后,铁环的中央,骤然冲出一道黑色的流光,击打在了龙鲛的身上。

    黑色流光击中的那一刹那,瞬息之间,散化开来,弥漫了龙鲛的全身,下一刻,流光回收,与此同时,龙鲛也行跟随着消失不见。

    一声朗笑,朱洪收了剑环,重新御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如是般的情况,在幅员万丈的江面之上,处处上演。不过,并非是每一个人都如同病维摩朱洪一般顺利。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提到了铁板,不仅没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反倒是弄了一身的伤。有的,甚至受创甚重,若非是暗中护持的长辈出手,只怕,真个会死在这里。

    如此之时,他们方才明白过来,这历练,也并没有想象的那样轻松。这时候而,他们心中的那份儿兴奋、倨傲方才收敛了起来,在接下来的行动之中,开始谨慎。

    高空云海。

    骤然之间,高空云海之中,探出了一只金灿灿,密布细麟,却没有犄角的硕大龙头。

    这只龙头一现,便行张口,喷出了一张漆黑如墨,却晶莹通透的落网,覆盖了方圆近百丈的空间,直直的,朝着万妙仙姑许飞娘和毒龙尊者,盖压了下来。

    万妙仙姑许飞娘与毒龙尊者,是何等人物,一有异动,便有所感应。双眸俱个湛湛生辉,仿佛四道实质的光柱,直透九重天外。

    “九头金鳌!”

    毒龙尊者再一次呼喝出声。不过,这一次,他的口吻之中,却不是兴奋,当然,也不是惊恐,而是充满了浓重无比的惋惜。

    因为,九头金鳌乃是双首银鳌的大成之体,对他的效用更大。可是,根据最初的约定,这一次,却是轮到万妙仙姑许飞娘“收获”了。

    “许道友,这九头金鳌,能不能......”略作踟蹰之后,毒龙尊者还是开口了。不过,面色之上,却是颇有尴尬之色。

    然而,即便是如此,万妙仙姑许飞娘也没有让其说完,便即开口截断,“毒龙道兄,这九头金鳌,我也很有用,所以,不能让出。”

    听得这儿,毒龙尊者心中正失望,突然间,万妙仙姑许飞娘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这九头金鳌已然大成,实力凶横以极,我等另有任务在身,却是不能长久与之争锋。若是毒龙道兄肯助我一笔之力的话,我倒是可以将九头金鳌身上的材料,分给道兄一些!”

    “此言当真?!”毒龙尊者立时间喜出望外,不由得确认道。

    “这个当然!”

    万妙仙姑许飞娘话音刚落,毒龙尊者便迫不及待的再次放出了他化自在天子魔幡。

    这一次,却是与上次的声势大不相同,魔云滚滚,铺天盖地。那无有定相的魔相飞速的从幡面之中冲出,显化出了一个类人,却头生三只尖角的魔相。

    这尊魔相一行显化,当时,便一掌遥空拍出。当时,虚空之中弥漫的魔云,飞速的凝缩,瞬息之间,便行聚合成为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

    这手掌通体晶莹,宛如玉石铸就,却是指节分明,纹理清晰,让人看去,不像是神通法力之凝合,倒像是真正的手掌一般。

    这只巨掌一行成形,虚空一震,便消失不见,再现之时,却已然出现在了高空云层之中,九头金鳌的上空。

    一掌拍下!

    “嘭!”

    一声惊天的爆响,那猝不及防的九头金鳌,硬生生被这只手掌从高空云层打落,朝着下方坠落。

    骤遭如此之变故,九头金鳌自然是恼怒非常。它身形虽在下坠,但九只硕大的龙首,却齐齐的仰天嘶吼,浩大的音波,化作实质的波纹,朝着那只巨掌冲击而去。

    可是,音波如剑光一般,斩开那浓厚的云层,却是并没有轰中那只巨掌,因为,它早就没影儿了。

    原来,这一次毒龙尊者用他化自在天子魔幡显化的,乃是空魔法相,那巨掌,正是域外空魔的独门神通——空魔大手印。

    这空魔大手印,力量虽然算不得多强,但是,却胜在可以通行诸方空间,出没无影,来去无踪,诡异莫测,最是难防。他此时,非是强攻之主力,只是助益,施展此番,却是再合适也不过的了。

    那九头金鳌,忙着还击那偷袭的巨掌,对于自己身形的控制,不免就疏忽了一些,当其稳定下来,想要转向,朝着万妙仙姑许飞娘和毒龙尊者冲击之时,却是发现,周遭空荡荡的空间,仿佛一下子成了粘稠的湖水,行动起来,分外的困难。

    十八只神目,俱个绽放出夺目神光,进行观察,方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身周,却是出现了五根烟柱,按青、黄、赤、白、黑,结成了一个阵势,将自己封禁在其中。

    如此情形,自然是让其大怒,九只龙首,俱个展动天赋之神通,喷出烈火、金光、烟尘、毒雾、......意欲一举毁灭那五根烟柱。

    这五根烟柱,正是万妙仙姑许飞娘的随身至宝——五遁神桩。他在发现了毒龙尊者的意图之后,即时的便将之放出,进行配合。

    为此,许飞娘还延误了抵挡那落下来的晶网。不过,她却也是艺高人胆大。她已然看出,那晶网乃是一张雷网,早就定下了相应的策略。百灵斩仙剑冲霄而起,剑光分化,如绽莲华,生灭之间,雷网便被剑光剿灭于无形。

    破灭了雷网之后,百灵斩仙剑继续冲天而起,朝着九头金鳌劈斩了过去。

    这时,空魔大手印再现。这一掌,却是没有像之前那般,拍向背部的龟壳,而是自下而上,拍向了腹部。

    不过,很显然,吃了一次亏,九头金鳌便长了一次记性,却是甚为机警,四只巨足,即时的挥动拦截,与之对撞在了一起。

    这一掌,虽然没有起到上次那般好的效果,却也使得九头金鳌身形再次不稳,原先明明可以当下百灵斩仙剑,却因此,出现了那么一丝偏差,被其在脖颈之间,划拉开了一道伤口,鲜血如喷泉一般,狂涌而出。

    毒龙尊者与万妙仙姑许飞娘,一剑一掌,配合的默契非常,不片刻,九头金鳌便已然是遍体鳞伤。

    这些伤势,换做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怕早就呜呼哀哉了。可是,九头金鳌却是生机强大,依旧生龙活虎,咆哮连连,各种神通法术,不停的从口中倾泻而出。

    不过,这些神通法术的施放,与先前想必,虽然威力并不逊色太多,但却失误连连,完全的没有了章法。显而易见,九头金鳌,已然被刺激的完全处于暴怒状态,分毫冷静也没有了。

    万妙仙姑许飞娘,要的就是这种状态。

    这时,她右手凭空一抓,一直尺长的青铜圆筒出现在手中。

    此圆筒,名叫一气神光弩。它的功效,非常之单一,就是让其中装盛的弩箭,展现出非凡的速度,如光似电,就是看见了,也难躲开,只能够硬接。

    单只如此,若无上佳的弩箭,也算不得什么厉害法宝。不过,它里面,却还有三枚与之匹配的水火风雷箭,可发水火风雷,威能浩大之极。两相配合,堪称顶级。

    这件宝贝,乃是许飞娘从广成金船之中分到的最好法宝。稍稍有些可惜的是,那水火风雷箭,都只是一次性的,三次用过,便完了。

    万妙仙姑许飞娘将一气神光弩取出之后,并没有当时去射。倒不是她认为,水火风雷箭对付不了九头金鳌,而是担心一箭将其轰没了。她要的是其身上的材料,最好的结果,就是将其庞大的身躯,尽数保留下来。

    “咔!咔!咔!”

    三声机括之音,三只半尺长短的水火风雷箭从中取了出来。随之,许飞娘有取出了六根半尺长的细针,安装了进去。

    一行装好,许飞娘即时便将一气神光弩对准了九头金鳌。事实上,也用不着对准,因为,他那庞大的身躯,实在是不用怎么瞄准。

    “咔——”

    又一声机括强音,只见得,六道精光从弩口爆射而出,下一刻,便不见影儿了。那速度,连毒龙尊者,也骇了一跳。

    不过,许飞娘却是清楚的很,因为,他发射的六根细针,并非是普通的针,而是她一件得意的法宝——六贼无形针。

    六贼无形针,顾名思义,可以勾动生灵心中六贼,吞没元神。此时此刻,六根细针,一根不少,全部都透入了九头金鳌体内。

    九头金鳌,暴怒之下,根本就没发现什么不妥,不知不觉间,六贼魔念飞速的壮大,当其有所感应之时,六贼魔念,已然势大难制,齐齐侵袭之下,不过刹那功夫儿,元神便即失手,为六贼所吞噬。

    感应到九头金鳌元神气息的消失,许飞娘却是不慌不忙,取出了一只口袋,迎空一甩,一股狂风呼啸而出,瞬息之间,便将九头金鳌庞大的尸身给席卷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