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443章 做准备
    进了城,清舒马不停蹄往家赶。

    邬易安看着她这急切的模样,笑着说道:“不过两个多月没见顾外婆跟安安,不知道的还以为好几年没见着呢!”

    清舒没搭理她。

    回到家,清舒没见着顾老太太:“外婆呢?去哪里了?”

    花妈妈说道:“姑娘,老太太去祁府找姨太太,这段时间老太太时常去祈府。”

    清舒哦了一声道:“烧水,我要沐浴。”

    泡澡的时候,邬易安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要去祈府找人呢?”

    “不急在这一时。”

    顾老太太听到清舒回来,当即辞了祁夫人赶了回来:“清舒,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外婆了。”

    顾老太太板着脸说道:“你怎么能回来,还将邬姑娘也带来。清舒,你太胡闹了。”

    她防备安安受到伤害,赶紧将人送到福州去了。却没想到清舒竟跑回来。

    邬易安听到这话,笑着说道:“顾外婆你别怪清舒,是我执意要跟了来。顾外婆,清舒也是想念你跟安安。你上次急匆匆离京,她难过了好久。”

    顾老太太瞪了清舒一眼,倒是没再骂了。人都回来了,再骂也没用了。

    邬易安想起之前清舒说的话,不由问道:“顾外婆,顾外公的坟真的塌了吧?”

    “嗯,塌了。一棵大树正巧砸在坟上,坟塌了一半,不过我已经让人修好了。”

    不仅邬易安,就是清舒也目瞪口呆。

    吃过饭,顾老太太说道:“你姨婆一直惦念着你,你与我过去看望下她吧!”

    邬易安也跟着一起去了。

    将清舒抱在怀里,祁夫人笑骂道:“你这丫头,回来也写信提前告知一声,我也好派人去接你。”

    “我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

    祁夫人看着邬易安,笑着说道:“五姑娘长得很像国公爷。”

    邬易安有些诧异:“夫人见过我爹?”

    以祁夫人的身份见过她祖母跟娘不稀奇,可见过她爹就挺让人诧异的。因为她爹,回京的次数屈手可数。

    祁夫人点点头:“当年去国公府做客,碰见过一次。国公爷的风采,我相信凡是见过的人都难以忘记。”

    那一身的气势,就算是她都有些心慌。

    邬易安与荣有焉:“那是。我爹英明神武,见过的人没不夸的。”

    清舒抿嘴直笑。平日里总抱怨国公爷太严肃,在外人面前一提他爹尾巴就抖起来。

    询问过在京城的事,祁夫人问道:“清舒,你外婆说你梦见整个桃花村淹没在水中,可有这回事。”

    清舒点头道:“有呀!那滔滔洪水朝着我汹涌二来,将我生生吓醒了。”

    “你外公托梦给你外婆,说平洲将会连下一个多月的大雨,然后他的坟会给大雨冲垮。为此,你外婆请人在山的四周修了很多的沟道。”

    看了一眼顾老太太,祁夫人又道:“你外婆还将家底都拿出来买粮食购置药材等物,说灾后都无偿捐赠给灾民。清舒,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邬易安震惊得张着嘴巴,半响说不出话来:“顾外婆,不过是个梦你怎么还当真了呢?还拿出家底置办粮食药材等物。”

    “在京城,清舒外公托梦说坟塌了,结果坟真塌了。所以,这大雨肯定也是真的。”

    邬易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清舒笑着说道:“买就买呗!要没洪灾,不过就是亏些钱。只要人好好的,钱总归能赚回来。可若真有洪灾,那这些粮食就能救无数平洲百姓的性命。”

    祁夫人看着清舒:“那可不是三五十两,是三十万两。清舒,你就没一点舍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这是外婆的钱,她想怎么用我无权置啄。”说完,清舒笑道:“再者我自己也开了几家铺子,赚的钱养活我们祖孙三人没有问题的。”

    邬易安赞叹道:“这话很对。只有没本事的人才总盯着家里的那点东西,有本事自己就能挣下一份家业。”

    “我家老祖宗留下家训,说与其留给子孙家财万贯,不若让他们有一技在身。”

    所以镇国公虽然在外名声最响亮,但家财并没多少。

    祁夫人心头欢喜:“都是好孩子。”

    邬易安问道:“顾外婆,你买了多少粮食呀?要数额太大得注意了,若不然飞鱼卫跟按察司盯上你。到那时,会有大麻烦的。”

    顾老太太说道:“定了二十万石,不过如今只买了三万多石。若是官府的人找上门,我们到时据实以告。”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不要等到官府找上门,我们得找人将这事宣扬出去。”

    祁夫人看向他:“宣扬什么?若现在宣扬出去,引起恐慌官府的人会追究的。”

    清舒并不害怕:“追究什么?追究外婆想要存粮救人?不过,这事我们不能自己做,得别人帮着宣传出去。而且,传得越广越好。”

    祁夫人有些迟疑。

    邬易安搓搓手,说道:“清舒,要照你说的干,这事会闹得很大的。”

    清舒看向邬易安,说道:“若是这个梦是真的,那受灾的就不仅是平洲而是整个江南。整个江南有上千万的人,我外婆就算买着了二十万石粮食那也是杯水车薪。”

    祁夫人脸色微变,说道:“这只是你的推测,并不能当真。”

    “姨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我们能给她们示警,也许就能就救许多条命。”

    祁夫人摇头说道:“可要这么做,商人会囤积物资民众会哄抢物资,一旦造成民众恐慌,很可能就会引起动荡。清舒,往官府追究下来,那可是谋逆诛族的重罪。”

    清舒说道:“姨婆,大明律令我倒背如流,没有哪条律令能定我们谋逆之罪。”

    “一定要这么做?”

    清舒点头道:“是。”

    祁夫人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既如此,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

    回到顾宅,邬易安才问道:“清舒,我能帮上什么忙?”

    清舒笑着说道:“这事你我都不适宜插手。不过若是可以,我希望你能让闫叔他们保护我外婆。这事传扬出去,我怕有人见财起意打我外婆的主意。”

    “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